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760 黃土怎么辦

第七百七十一章不歡而散……(下)
  黃土肯定不知道趙出息要跟他談的事情是什么,畢竟屈文德跟趙出息接觸這件事情,除過芙蓉和司徒南意外,還沒有外人知道,這自然不包括周易師叔和馬成才。
  趙出息并不著急,一桶扎啤已經被他們喝完,趙出息讓服務員又抱來一桶,給黃土和自己都接滿,趙出息笑道“來,先喝一個”
  趙出息這么做,讓黃土越來越意外,黃土喝完啤酒以后只得問道“是關于我的事情?”
  “嗯,和你有點關系”趙出息如實說道,他確實不知道這件事怎么開口,畢竟是五爺讓黃土家破人亡,黃土誓死都要殺五爺,這種大仇是不可能將就的,憑心而論,如果有人讓他放下西安的仇,趙出息自己也做不到。
  對于這件事,趙出息思前想后琢磨好久,才想出這種模棱兩可的權衡之策,那就是黃土暫時放下這些事,等到事成之后,他跟五爺的事情另算,自己不插手,就算是別人說自己背信棄義,趙出息都認了,或者可以借司徒南的手除掉五爺,怎么都可以,反正結果是五爺必須死,前提是,黃土能忍得了。
  確定跟自己有關系,黃土放下酒杯沉聲道“那你就直接說吧”
  黃土并不認為會有什么大事,畢竟這段時間圈子內外都很安靜,他這段時間基本在遂寧,跟司徒南那邊的心腹和遂寧那些頑固小勢力周旋,以表明趙出息完全支持司徒南的態度,這樣那幫人也就沒有辦法,只得臣服于司徒南之下,同時跟遂寧官場交好,表明西南實業會在遂寧投資,更若有若無的提出,西蜀集團也會考察遂寧,這點他只需給徐林打個招呼做做戲。
  所以黃土想來想去也不知道什么事,難道說,趙出息又要給他介紹對象?畢竟趙出息和芙蓉等人沒少為這事操心,可黃土發過誓,家仇不報,誓不成家,所以他根本沒這個想法。
  趙出息深呼吸,覺得自己在這件事情上有點優柔寡斷,梟雄就得殺伐果斷,于是開口道“前段時間,五爺的二兒子屈文德找過我”
  聽到五爺二字,黃土的臉色瞬變,隨即有些鐵青,五爺的二兒子屈文德找趙出息?這是什么情況,黃土不禁陷入沉思,對于這個造成他家破人亡的兇手,黃土比誰都了解,他做夢都想殺了五爺,如果不是簡姨攔著,也許他早就憑著一己之力去刺殺五爺,結果是什么,黃土不知道,也許自己成功殺了五爺報仇,也許自己失敗命喪黃泉。
  不過這件事,最終在簡姨的開導下放棄,那段時間他被簡姨安排進青城山里磨練心性,在青城山里待了半年,只能選擇另一條路,那就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簡姨也答應一定會給他報仇,于是黃土才留下來替簡姨賣命,直到今天。
  良久黃土終于回過神,死死的盯著趙出息道“屈文德?他找你能有什么事?”
  黃土知道五爺有兩個兒子,而且年齡都已經不小,他們屈家現在已經四世同堂,幾位主要人物,黃土都十分清楚。
  “川北的事情,你可能比我還清楚,譚鴻儒跟五爺鬧的很僵,還把五爺軟禁了,更是強力打壓以屈家為首的元老派,可謂是手腕陰狠”趙出息并沒有直接說出原因,而是循循漸進,也容易讓黃土接受。
  黃土低聲道“這些我都知道,他們鬧的越大,不是對我們更有利么?”
  “話倒是這么說,可現在對我們更有利的事情出現了,所以我想征求你的意見”趙出息順著黃土的話題往下牽出自己想說的。
  黃土平時話不多,但卻是智勇雙全的領導型人才,不然也不會經常被簡姨委以重任,趙出息繼任簡姨位置以后,更是成為絕對的帥才,全盤替趙出息操心,所以黃土多聰明啊,自然聽出趙出息的意思,直接道“你別告訴我,屈文德找你,是想跟你合作?”
  “你猜的很對,屈文德想找我合作,應該說是五爺找我合作,聯手除掉譚鴻儒”趙出息終于把要說的說出來。
  這就是趙出息想說的事,聽到這話,黃土雙拳已經緊握,雙眼感覺有些發紅,整個人氣勢全變,整張臉更是不敢直視,他一字一句的質問道“你答應了?”
  趙出息已經感覺到黃土的變化,但他必須面對,所以直言不諱道“除掉譚鴻儒以后,除過他們元老派,川北地盤全部歸我們,所得利益五五分成,這是合作的條件,不過等我我們拿下譚鴻儒,游戲規則怎么玩,那得由我們說,他們沒資格也沒實力跟我們討價還價”
  趙出息不理會黃土的變化,將合作條件說出來,畢竟這個條件是可觀的,是對他們最有利的,如果跟五爺合作,加上司徒南那邊,幾乎可以勢如破竹般的拿下譚鴻儒,不管譚鴻儒再強勢,在面對這樣的實力下,也遲早滅亡。
  “我只想知道,你答沒答應?”黃土根本沒興趣聽趙出息講什么合作條件,只是如此問道。
  趙出息面對這樣的黃土,毫不退讓道“我必須答應”
  “那就是你答應了”黃土再次問道。
  趙出息直接點頭道“嗯,我答應了”
  啪的一聲……
  “你知道不知道,我跟五爺的恩怨?”黃土猛的一巴掌直接拍在木桌上,徑直起身咬牙切齒道,整個木桌被巨大的作用力拍的跳了起來,桌上的杯子碗筷等等都碰碰作響。
  如此大的動靜,導致周圍幾桌人不禁看向趙出息和黃土,更有嘴里嘟囔神經病的,飯店的老板也準備往過走,第一時間感覺到這邊異樣的周易和馬成才迅速趕過來,他們雖然不知道發生什么事,但明顯察覺到兩人的不對勁,所以直接攔住老板,讓他別過去,不然后果自負。老板聽到這話,只得屁顛屁顛的往后退,明顯感覺到這些人不簡單,畢竟能開著幾輛豪車過來吃燒烤的,反正不是窮鬼。
  黃土明顯在克制,如果這里沒人,估計他早就爆發了,其次他忌諱的是趙出息的身份,畢竟趙出息是主子,他得尊重,如果趙出息是別人,也許他早就大打出手了。
  趙出息沒有激動,依舊坐著,低聲道“知道,如果不知道你和五爺的故事,你覺得我會給你說這件事?”
  “既然你知道,那你為什么還要問我,你想讓我不計前嫌支持你跟五爺合作?趙出息,血海深仇,奇恥大辱,我黃土絕不會答應”黃土幾乎是斬釘截鐵的說道,但他還是在克制著自己的脾氣,有意壓低聲音,而不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大喊大叫。
  趙出息繼續說道“我知道你跟五爺是血海深仇,如果是我,我也會誓死殺了五爺,所以你也許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是讓你不計前嫌,我只是想讓你暫時放下仇恨,我們可以先跟五爺合作除掉譚鴻儒,到時候再回頭除掉五爺,你覺得這樣不更好么?這對我們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到時候沒了譚鴻儒,沒了地盤和地位,五爺對于我們來說,不過是刀板上的魚肉,任由我們宰割,你想怎么收拾他們屈家都行,這也不是你一直要做的事情么?”
  “這就是你想說服我的理由?”黃土不禁冷笑道。
  趙出息也來了脾氣,畢竟他是主子,所以惱火道“黃土,別忘了你的身份,把你當兄弟我才跟你商量,不把你當兄弟,我只會通知你,不管你答應不答應,支不支持,這件事我都做定了,我希望你在這種大是大非的事情上認清楚,到底哪點更重要,難道我們以后真要用弟兄們的性命來跟譚鴻儒短兵相接?”
  “讓我跟我的仇人合作,這就是你把我當兄弟?趙出息,我也告訴你,如果你不是這個圈子的老大,不是簡姨指定的接班人,就憑你今天說的這些話,我黃土絕對不會對你客氣”黃土擲地有聲的說道。
  這話充滿挑釁,趙出息聽后勃然大怒,也拍桌而起,更是比黃土剛剛的動靜還要大,周圍的客人都感覺這里充滿火藥味,怕事的都匆匆結賬趕緊離開,生怕一會打起來,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黃土,你知道你在說什么?”趙出息指著黃土暴喝道。
  老板也有些生氣,這不耽誤自己生意么,想跟趙出息他們理論,馬成才不悅道“你們敢過來試試”
  老板沒脾氣,這尼瑪難道要打架,到時候砸碎自己的攤子,別說生意做不了,這些損失怎么辦,只得繼續忍著。
  黃土冷笑道“正因為知道,我才敢說,這件事我告訴你,無論如何,我都不會答應”
  “那我也告訴你,這件事,不管你答不答應,我都會做”趙出息針鋒相對道,顯然兩人誰都沒想退步,也是,這個時候都在氣頭上,誰會退?黃土不可能,趙出息也更不會。
  黃土已經徹底暴走,大聲說道“既然這樣,那咱們就走著瞧”
  說完黃土直接轉身離開,馬成才還想問問怎么回事然后勸勸,可惜黃土直接一把將他推開,揚長而去。
  趙出息惱火道“你給老子回來”
  黃土哪還搭理趙出息,直接開車離開,只留下發動機的轟鳴聲。
  黃土見完完全不把趙出息放在眼里,更是出言挑釁,這讓趙出息怒火中燒,氣的直接一腳踹發桌子,什么時候見過趙出息如此失態過,黃土和周易這時候才敢過來,生怕趙出息亂來。
  于是,這場見面,最終不歡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