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58 真假難辨3

第七百六十九章接下來怎么辦?
  (月底,求月票啊)
  林鎮北最終答應合作這件事,對于趙出息來說也算是預料當中,但畢竟很多事情都是充滿不確定性的,在沒有得到確切消息后,誰也不敢輕易下結論,還好,這一切終于順順利利的結束。
  接下來的事情基本不用趙出息去管了,徐林和姜知名會代表西蜀控股跟林鎮北進行談判,不過接納新股東必須要通過西蜀控股董事會同意,這點不會發生什么意外,當初西蜀控股成立的時候,徐林就給諸位股東說過有可能最終還會有新的股東加入,他會給我們帶來諸多資源,以加快西蜀控股在戰略層面的布局,這點當時徐林跟幾位大股東的大佬細聊過,他們都表示同意。
  姜知名和常宏今天就會飛回成都,他們進行具體的協商后會召開臨時董事會,到時候會宣布跟林氏投資集團合作的消息,然后得到董事會同意,最后帶領團隊飛北京跟林氏投資集團進行談判,確定最終合同后,再由董事會決議審批通過,合作才算正式達成,對外再宣布消息。徐林他們對于這種事輕車熟路,根本不用趙出息操心。
  徐林和宋青瓷離開辦公室后,趙出息主動給二胖打了一個電話,沒有像以往那樣無人接聽,很快二胖就接通電話,趙出息樂呵道“胖子,在哪呢?”
  “大連”二胖如實說道,此刻他正在大連最有名的一方城堡酒店跟本地幾位官二代富二代扯犢子,在座的便有一方集團董事長的小兒子,也是一方集團的非執行董事,夏登跟著他一起過來,以他兩的身份背.景,自然是眾人的核心,兩人一個唱紅臉一個唱黑臉,配合的越來越默契。
  趙出息能聽見那邊略微有些吵,直接道“林叔答應入股西蜀控股了”
  “他已經給我說過”二胖沉聲說道,昨晚林鎮北打電話告訴二胖這個消息,相比于趙出息知道的,二胖知道的消息更多,不僅僅林氏投資集團會入股,跟林鎮北關系莫逆的兩位大佬也會入股,他們背.景是什么,大多數人都清楚,從此西蜀控股的身上.將披上一層神秘的面罩。
  林鎮北為什么要告訴二胖這么多東西,無非是想說,我投資西蜀控股不僅僅是人情,更是正兒八經的生意,不然我怎么可能還會拉著別人一起入股,而且這次的投資額不會小,他們三家將成為西蜀控股僅次于西蜀集團的最大股東,同時還會跟西蜀集團進行全方位的合作,而不僅僅是入股西蜀控股這么簡單。
  這代表著,林鎮北不僅僅認可了趙出息和徐林,還認可了西蜀集團和西蜀控股……
  趙出息早就想到二胖可能已經知道這個消息,所以并不意外,沉默片刻后說道“二胖,這次謝謝你了”
  “你和我之間不談這個”二胖很直白的說道,只要趙出息有需求,他就會盡可能的去幫趙出息,畢竟在他心里,趙出息的地位排在林鎮北前面,他才不會去管林鎮北投資西蜀控股最終能不能賺到錢。
  趙出息知道二胖還是會這么回答,但他該說的還得說,但心里清楚自己和二胖的關系該怎么定位。
  “得,你忙吧,回頭等我去北京找你”趙出息淡淡一笑說道,想來二胖那邊還有事,所以便不再打擾。
  二胖也不啰嗦,畢竟旁邊還有外人在,點點頭道“好”
  林鎮北確定入股西蜀控股是今天第一個好消息,今天第二個好消息是臨下班的時候,五爺那邊終于傳來消息,屈文德再次約趙出息見面,這次屈文德沒有弄的那么神神秘秘,直接約了家茶樓見面,顯然是確定自己沒有被譚鴻儒監控。
  趙出息帶著周易和馬成才前往錦里西路某家茶館,屈文德單獨在包廂等趙出息,包廂里有位旗袍美女正在靜心泡茶,趙出息讓馬成才在外面等著,自己帶著周易進去。
  屈文德等到趙出息進來后,對著旗袍美女揮揮手,示意她可以出去了,趙出息樂呵道“屈哥好雅興,這地方看起來挺不錯”
  這地方確實挺不錯,古樸不失大氣,裝修很精致,應該請的知名設計師,趙出息饒有興趣的欣賞著.
  “你趙爺什么場面沒見過,看得上我這破廟,你要有興趣,這里送給你,就當我送你的新婚禮物”不得不說屈文德出手很大方,這里估計價值上千萬,說送給趙出息就送給趙出息,上周六趙出息新婚擺酒的消息不少人都已經知道,不過他沒被邀請,所以也就沒厚著臉皮去蹭酒喝。
  趙出息搖搖頭道“君子不奪人所愛,還是給屈哥留著吧,有機會經常來這里喝茶,屈哥給我打折就行”
  “你要來,終生免費”屈文德隨口說道,他知道趙出息肯定不會來也就說說而已,這里算是他的私人產業,由他一位情婦打理,平時基本不過來,也根本沒人認識他,所以很安全。
  趙出息呵呵一笑,不予置否,端起茶杯細細品味這壺烏龍茶,女人的手法還算不錯,顯然是專業出身,不然也配不上這里的規格。
  “你應該還沒吃飯,我讓人準備了晚飯,我們邊吃邊聊”屈文德隨口安排道,用力拍了拍手,那位旗袍美女立刻便進來,屈文德沉聲道“上菜吧”
  沒過幾分鐘,幾位美女服務員便端來數道美味,都是比較難吃到的野味,趙出息雖然對吃很隨意,但這些東西還是讓他有些忌諱,畢竟他跟老和尚多少信佛,所以沒打算動筷子。
  “屈哥,現在可以說正事了?”趙出息等到菜都上齊以后,喝著茶徑直詢問道。
  屈文德沒打算直奔主題,笑道“不著急,先吃飯,邊吃邊聊”
  趙出息搖搖頭道“屈哥,我這人喜歡直接點,不喜歡婆婆媽媽,回頭我還得回家陪媳婦,所以屈哥還是直接說吧”
  對于趙出息的不近人情,屈文德臉色微變,然后只得開口道“你上次提出的條件,我跟父親商量過,父親說太過苛刻,所以我們不可能答應,如果你能讓步,我們倒可以考慮”
  “原來屈哥約我來,就是告訴我你們不同意這個消息?”趙出息有些不悅道,折騰這么久,居然不同意,那倒說個毛線。
  屈文德只得硬著頭皮道“趙出息,你不覺得你提出的條件有點太過?畢竟川北地盤不僅僅是我屈家說了算,就算沒了譚鴻儒,還有那么多元老派,他們的勢力也不小”
  “哦,那就讓譚鴻儒繼續把他們趕盡殺絕吧,等到差不多的時候,我再出場那也不遲”趙出息很是冰冷的說道,那些元老的死活管他鳥事?
  屈文德臉色鐵青,趙出息這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如果真那樣,他為什么還要來找趙出息。
  “你……”屈文德又被趙出息氣炸了,麻痹怎么就碰到這個獅子大張口的流氓,惡狠狠道“如果你依舊不讓步,我們真沒什么談的了,整個川北地盤都給你了,我們屈家以后還怎么混?”
  “那意思你們屈家現在混得不錯啊”趙出息冷嘲熱諷道,緊接著又說道“你別忘了我說過,就算你們不除掉譚鴻儒,我也會聯手司徒南除掉譚鴻儒,到時候你們屈家就是我的敵人,你放心,我不會對你們客氣,同樣,你們也可以選擇和譚鴻儒和解,共同面對我這個敵人,到時候誰贏誰輸,就各安天命”
  “你還是在威脅我們屈家”屈文德告訴自己冷靜,這個年輕人的手腕不是一般的凌厲。
  趙出息搖搖頭道“不不不,我不是在威脅,我只是在實話實說而已”
  “我覺得我們還是冷靜冷靜,有話好好說,沒有談不成的買賣,只有不想談的誠意”屈文德自退一步說道。
  趙出息笑呵呵道“誠意,那我真不知道你們屈家有沒有誠意,也行,那你們說說你們的意思,我考慮考慮”
  其實趙出息也想談成這樁買賣,因為可以省很多麻煩,他一直在考慮和譚鴻儒之間該怎么辦,屈家的反水讓他看到機會,所以他確實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我們的底線是,屬于我們屈家和元老派的地盤,必須原封不動的留給我們,至于其他地盤,我們占三成你占七成,獲得的利益,我們五五對半分,你覺得這樣如何?”屈文德看向趙出息拋出自己的最終方案。
  趙出息聽完以后,不禁冷笑道“你們屈家和元老派的原封不動,剩余的你們還要占三成,產生的利益還要五五分,屈哥啊屈哥,這就是你所謂的誠意,看來我們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
  說完趙出息再次用那招以退為進的計謀,徑直起身就要離開,根本沒想再談下去,屈文德以為趙出息故意向自己施壓,所以剛開始并未在意,可是趙出息的去意已決,已經走到包廂門口,正要拉門出去,這下屈文德急了,喊道“趙出息,你總不能讓我們無法面對元老派吧,沒有他們的支持,這件事根本做不成”
  趙出息停下腳步,轉身死死的盯著屈文德道“既然屈哥這么說,那我就退一步,如果屈哥還不能答應,那我們真沒得聊了”
  “你說”屈文德咬牙道。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你們屈家和元老派的地盤,我們可以不動,但剩下的地盤必須全部由我們經營,獲取的利益可以對半分,但前提是,以后你們必須在任何時候都要聽我們的,跟我們站在同樣的立場,如何?”
  “這個……”屈文德有些頭疼道,趙出息倒是退讓了,可對他們還是不利。
  趙出息繼續說道“我再給你最后半天時間考慮,這已經是我最大的讓步,如果你還不答應,我勸你們最好還是和譚鴻儒和解,不然迎接你們的,將是我和司徒南的聯手”
  這次說完,趙出息看都沒看屈文德一眼,直接轉身離開,屈文德再次凌亂,他沒想到趙出息會如此的強勢,真是寸土必爭,沒有辦法,屈文德只得給德陽那邊打電話,將消息傳達給父親,讓他做決定,同時說明趙出息的態度。
  趙出息從這里離開后,直接回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陪媳婦吃晚飯,就在奔馳G65剛進牧馬山蔚藍卡地亞,趙出息接到屈文德的電話,五爺低頭了。
  聽到這消息,趙出息不禁露出滿意的笑容,可同樣緊接著而來的消息是,他怎么面對黃土,怎么說服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