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56 真假難辨1


  顯然,屈文德亂了陣腳,這跟他們現如今的處境有關系,誰讓他們的處境很艱難,如果他們處境好點,倒有跟趙出息討價還價的底氣。其實,這是場雙贏的公平交易,可惜屈文德沒有把握住火候,由此可見屈文德的能力有限,如果是五爺親自跟趙出息談,就不會讓趙出息這樣牽著鼻子走。
  趙出息步步緊逼,屈文德只得以退為進,采取緩兵之計,答不答應趙出息的條件,不是他能做主的,他必須回德陽跟父親商量,但現在決不能跟趙出息鬧崩斷了這條路,不然回去肯定會受到父親的責備。
  趙出息的獅子大張口真讓屈文德有些惱火,他還真敢開口,怎么不把所有東西都搶了,果真這幫牲口,沒一個是好東西。
  “那我先走了,就不送屈哥了,等著屈哥的消息”趙出息心滿意足的說道,沒想到今晚會在回家路上生如此有趣的一幕,如果事情真是想象當中那樣,那么看來跟譚鴻儒的事情,就要提前擺在臺面上了。
  趙出息對著屈文德微微點頭,隨即從屈文德身邊走過去,周易和馬成才跟著趙出息上車,沒多久趙出息的奔馳g65就揚長而去,只留下還站在原地的屈文德。
  好幾天沒有回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趙出息卻覺得倍感親戚,人都是如此,在熟悉的環境待習慣以后,會有些厭煩,但要是離開段時間后,又格外的想念。
  六號別墅如今的安保格外嚴格,稍微靠近六號別墅的陌生人,都會被警告離開,住在蔚藍卡地亞的其他業主,大多都知道這里住著誰,除非認識趙出息的大佬,也沒人主動來拜訪趙出息。
  趙出息上樓后,芙蓉這會還沒休息,正在客廳打電話,趙出息上樓洗澡換衣服,沒有齊思在的六號別墅,總覺得少點什么。
  過會趙出息洗完澡下樓,芙蓉似乎在等趙出息,詢問道“聽黃土說,你把錦江俱樂部交給那個孔穎負責?”
  “嗯,孔穎我比較認可,改天你可以見見,錦江俱樂部交給她重新運營,算是對她的考驗,如果能讓我滿意,未來的天府也會交給她負責”趙出息如實說道,對于芙蓉問這件事頗為好奇,按道理來說,這不過是點小事而已。
  芙蓉的眼神有些冰冷道“她怎么樣,我沒興趣,我只想知道你知不知道她的底細?天府未來關系到很多事,你可要想清楚”
  趙出息平靜笑道“她的底細我都調查過,沒什么污點,她跟老周的關系,也沒有外界所想的那么復雜,不過是合作關系而已,所以姐你就放心吧,這里我會把好關”
  “既然你這么說,那我就不管了”芙蓉沉聲說道,對于突然加入這個圈子的陌生女人,芙蓉自然要過問,畢竟她不清楚這個女人的底細。
  薛姨端來些水果給他們,趙出息等薛姨走后說道“回來的路上,生了件有趣的事情,姐想不想聽?”
  “什么有趣的事情,說說看”芙蓉不禁好奇道,畢竟趙出息的表情有些古怪。
  趙出息剝了一個香蕉,邊吃便說道“長話短說,總結下來就是,五爺的二兒子屈文德找到我,說五爺想和我們聯手鏟除譚鴻儒,姐,你說有趣不有趣?”
  “什么?”聽到這個消息,芙蓉十分驚訝道“為什么?”
  趙出息解釋道“剛開始我也有些好奇,譚鴻儒可是五爺親手選的接班人,現在回頭又要除掉這個接班人,顯然有些不對勁,聊過之后,我才知道,五爺和譚鴻儒的關系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好像已經威脅到五爺的安全,所以他才會這么做”
  “你答應了?”芙蓉臉色微變道。
  趙出息搖搖頭道“我還沒答應,事情生的太突然,真假還不知道,我怎么可能輕易答應,我打算明天讓人好好查查川北那邊現在到底什么情況,了解事實的真相以后再作出決定,誰知道這會不會是陰謀”
  “出息,不管你調查的結果如何,你都不能答應”芙蓉等趙出息說完后,直接說道。
  趙出息看向芙蓉,有些不解的問道“什么意思?”
  “你似乎忘了一件事”芙蓉低聲說道。
  趙出息繼續道“什么事?”
  “你似乎忘了還有黃土?不管你什么態度,黃土一定會堅決反對,五爺是他的殺父仇人,他被五爺整的家破人亡,你覺得他會答應聯手五爺?他從小就誓要殺五爺,替家人報仇,當初加入這個圈子的時候,簡姨答應過他,絕對會替他報仇,你如果答應屈文德,聯手五爺,黃土那邊,你該如何做?”芙蓉鏗鏘有力的說道,她對黃土太了解,黃土的故事,也只有簡姨和她知道。
  芙蓉一番話直接將趙出息的熱情全部剿滅,他這才想起這茬事,五爺可是黃土的仇人,不死不休的家仇,黃土絕對不會答應這件事,而關于黃土的故事,也是芙蓉告訴他的,趙出息不禁有些頭疼,自己怎么忘記這事。
  “如果你想說服黃土,我奉勸你最好還是別開口,如果是你,你會答應?”芙蓉反問趙出息道。
  趙出息點點頭道“我沒想到這茬,是我的失誤,看來這事還得再論,多虧姐你提醒我,不然我要是跟黃土商量,他保不準會多想”
  “你知道就好”芙蓉輕聲說道“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
  趙出息搖搖頭,芙蓉隨即起身回自己臥室……
  芙蓉走后,趙出息陷入沉思當中,這件事確實有些難辦了,如果答應五爺,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不用付出太大的代價,就能達成目的。可是這樣的后果就是,可能會讓黃土不滿,近而兩人生出間隙,這是趙出息不想看到的。可如果拒絕五爺,可能會把事情陷入另一個極端,這讓趙出息一時間陷入兩難的地步。
  想來想去,也沒有破解之法,趙出息只得垂頭喪氣的去睡覺,回頭再好好琢磨琢磨……
  隔天下午,趙出息來到保利198公園,跟司徒南在那里打打高爾夫球,最近司徒南也開始練高爾夫,不過他是新手,水平不怎么樣,但勝在進步很快。同時趙出息想跟司徒南溝通溝通,畢竟他對司徒南很信任。
  司徒南別墅離這里很近,所以最近經常過來練球,現如今他已經徹底掌控唐家勢力,也順利接管唐家旗下的公司,按照當初約定的,司徒南將屬于他的利益轉移到新成立的兩家公司,而這兩家公司又由一家殼公司控股,股東是司徒南和西南實業方面。
  “屈文德找你,這倒有意思了”兩人單獨打球,其他人離的很遠,確保聽不見他們的談話,趙出息將昨晚的事情經過說完后,司徒南微微皺眉道。
  趙出息點頭回道“五爺和譚鴻儒的矛盾已經激化,譚鴻儒針對元老派的高壓政策看來觸碰到了五爺的底線,不然五爺不會這么做,這樣做等于拱手將川北讓給我們”
  “這事要是被譚鴻儒知道,他難逃一死,以譚鴻儒的手腕,絕對會痛下殺手”司徒南蓋棺定論道,從譚鴻儒敢犯眾怒軟禁五爺,實行攘外必先安內的政策就可以看出,譚鴻儒這次不是鬧著玩。
  趙出息隨口笑道“管他的,反正狗咬狗,對我們有好處”
  “這事你也說了,目前還不能確定真假,等到確定以后再說,到時候我們針對譚鴻儒制定周密的計劃”司徒南知道趙出息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譚鴻儒,到時候他可就算是徹底拿下川內,這可沒有幾個袍哥能做到。
  “我看不不像是假的,畢竟譚鴻儒和五爺現在關系很僵,他對元老派痛下殺手,元老派對他已經恨之入骨,再說屈文德也沒那個膽子和魄力,顯然只有五爺才敢這么做,出其不意,估計連譚鴻儒都想不到”趙出息越想越覺得靠譜,這里面的邏輯是可以說得通的。
  司徒南搖搖頭道“還是小心謹慎點,我們已經徹底占了上風,沒必要冒風險”
  “這倒也是”趙出息沉聲回道,不過想到黃土那邊,趙出息就有些無奈,這事到目前為止,他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跟黃土說,或許真如芙蓉姐所說,最好還是別開口。
  “不著急,慢慢來,肯定會有機會”司徒南隨手揮了一桿,淡淡說道。
  趙出息也就不再說這個話題,笑道“周末我在成都的婚宴,到時候你跟嫂子來吃喜酒”
  “她剛去上海,我估計也得去上海待幾天,都去過一次了,這次就算了,下次吧”司徒南表情嚴肅道。
  “下次?”趙出息一臉黑線。
  司徒南隨口道“開個玩笑,別當真”
  “玩笑?”
  趙出息心中十萬頭草泥馬狂奔,見過面不改色如此嚴肅開玩笑的么?估計也就司徒南能做的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