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55 我說我愛上你了

第七百六十六章趁人之危,你能奈我何?
  (求點月票,月底了,大家看看賬戶有月票沒有)
  五爺的兒子跑過來告訴他,五爺要跟他合作聯手除掉五爺親手選出來的接班人,趙出息只覺得這劇情有些不對勁,五爺和譚鴻儒的關系真的已經鬧到不可開交的地步?或者說,這只不過是譚鴻儒和五爺聯手制造出的一場無間苦肉計,目的自然是針對他,以此來扭轉他們現在的不利局面。
  反正不管如何,五爺的二兒子煞費苦心的攔住他告訴這么一個消息,短時間內趙出息都不可能相信,想來大多數人也不會相信。
  “屈哥,五爺想除掉譚鴻儒,呵呵,屈哥,你沒跟我開玩笑吧,譚鴻儒可是五爺親手選出來的接班人,你對誰說五爺要除掉譚鴻儒,誰也都不會信啊”趙出息不以為然的說道,同時還想得到更多消息來作出判斷。
  月明星稀沒有烏鵲,這破地方連鬼都不不會來,距離幾百米外是處建筑工地,旁邊是雜草叢生的樹林,烏漆墨黑的兩人只能看見對方的面部輪廓。
  “趙出息,你覺得我費這么大勁來見你,像是開玩笑?”屈文德有些不悅道,直接喊趙出息的名字,不過他能理解,以趙出息的身份,自然會謹慎。
  別以為屈文德是五爺的兒子,還比自己大兩輪趙出息就會對他客氣,趙出息冷哼道“別忘了,在我沒有弄清楚情況之前,我們還是對手,并不是朋友,我為什么要相信我的對手,如果這是你們的陰謀,我要是中計了,怎么辦?”
  “我還以為被人傳的神乎其神的趙爺有多大的魄力,原來也不過是膽小鼠輩”屈文德不得不激怒趙出息,按照父親所說的,如果不能和趙出息合作,那么將沒有人再能救他們,他們會一直活在譚鴻儒的高壓政策之下。
  趙出息臉皮多厚啊,他不要臉的時候,你怎么激他都不行,絲毫不當回事道“我從來沒覺得我有多大的魄力,我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男人而已,我又不是神仙,又沒有三頭六臂,我還能拯救世界不成?你也別給我戴高帽子,更別想著激我,我根本不吃這套,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來找我,也不管你說的是不是真的,我都會對你保持警惕性,你要是想說服我,最好的辦法就是,把真相告訴我”
  “趙出息,我所說的這一切,都代表我父親,如果不是譚鴻儒忘恩負義,你以為我會來找你?”屈文德擲地有聲的說道,再次重復他來找趙出息,是他父親五爺的意思,而不是他的意思。
  趙出息似乎有意要讓屈文德自亂陣腳,所以嘲笑道“譚鴻儒是五爺選的接班人,他忘不忘恩負義,那是你們的事,跟我有關系么?”
  “趙出息,你……”頭上已經有不少白頭發的屈文德有些惱火道,卻不知道如何反駁,他只得告訴自己要冷靜,不要忘記正事。
  趙出息呵呵笑道“所以,屈哥,你別給我說這些有的沒的,這些都跟我沒有任何關系,我也不關心,你只需告訴我,你來找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如果你的目的真是你所說的,那你也得告訴我,為什么你們要這么做,為什么又會選擇我?這才是正確之舉,不然我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再談下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實力決定了一切,屈文德以前再牛掰,現如今也得低頭,識時務者為俊杰,他都活到這把年齡了,要是還沒弄懂這個社會的游戲規則,那不就白活了?
  “我想問問你,川北那個圈子,是誰拼死拼活打出來的?”屈文德終于松口,長嘆口氣問道。
  趙出息笑道“這誰都知道,那是五爺打出來的天下,沒有五爺就沒有后來的李公權,更沒有現在的譚鴻儒”
  “我還想問你,譚鴻儒現在的地位是怎么來的?”屈文德繼續問道,好像是在給趙出息科普關于川北圈子的某些歷史。
  趙出息雖然覺得很無聊,可還是說道“譚鴻儒的能力毋庸置疑,但是要不是五爺將他選為接班人,他怎么都不會有今天的地位,所以說白了,還是五爺給的”
  “那你看看這個狼子野心的畜牲現在是怎么對我父親的?”說到這里,屈文德徹底爆發道“我們屈家對他不薄,沒有我們屈家,就沒有他的今天,當初我父親力排眾議讓他接班,看重的就是他的能力和為人,誰會想到他會有翻臉不認人的一天,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對李哥見死不救,如果不是李哥的支持,他也不會發展的那么快,我父親對此很生氣,開始抑制他的權利,誰曾想到他變本加厲,將我父親徹底軟禁,全力打壓曾經為這個圈子付出無數心血的元老們,兩位元老死在他手里,還有一位被他設計入獄,現在人心惶惶,迫于他的淫.威,沒人敢反抗,我父親生怕自己有一天也會是這樣的結局,沒有辦法,出此下策,才讓我來找你”
  “這就是你們來找我的原因?”趙出息聽完以后,確實沒想到川北圈子居然內斗到如此地步,他只是聽芙蓉和黃土說,譚鴻儒跟元老派鬧的不可開交,還把五爺軟禁,剛開始以為這不過是敲打,現如今看來是,儼然水火不容了。想到這,趙出息心里不禁有些竊喜,但沒有流露在臉上。
  屈文德冷哼道“如果不是這個原因,你覺得我來找你能會有什么事,跟你談笑風生?我們畢竟屬于不同的陣營”
  “你也知道我們屬于不同陣營,為何選擇我合作?你們不怕我告訴譚鴻儒,不怕譚鴻儒發現?”趙出息不禁追問道。
  屈文德對此早已想好說辭,回道“正因為屬于不同陣營,你才會幫我們,放眼整個川渝,現如今能幫我們的也就你和司徒南,你比司徒南更有實力更有能力,所以我們才來找你。至于你會不會告訴譚鴻儒,我覺得你不會這么做,就像譚鴻儒想解決你一樣,你同樣想解決掉譚鴻儒”
  趙出息不禁來了興趣,笑道“那你覺得我們該怎么合作,譚鴻儒可不是普通角色啊,你比我清楚”
  “正因為知道,所以你我才會在這里見面。這件事得從長計議,我們現在不可能主動,所以只能配合你的行動,你想怎么做,我們就怎么做,里應外合,直到干掉他”屈文德眼神堅定說道。
  趙出息樂呵道“你們倒是挺聰明么,里應外合不失為最好的辦法,但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今天所說的這一切,而不是認為,這是你們聯手演的苦肉計?”
  “信不信,你自己會判斷,現在你也沒必要信我,等到到時候你開始動手,看我們會不會配合你就知道了,那時候我想你不得不信”屈文德并不著急,底氣十足的說道,畢竟雙方先前處于對立面,短時間內是不可能建立起信任關系的。
  趙出息點燃根煙詢問屈文德抽不,五十來歲的屈文德早已戒煙,所以搖搖頭表示不抽。
  趙出息抽著煙繼續道“說的也是,回頭我也會驗證你所說的話,還有最后一個問題,你們煞費苦心這么做,那你們自己想要什么,或者有什么要求?”
  “那肯定,不然我們為何要這么做?”屈文德淡淡說道,這也是最關鍵的地方,所以屈文德思索片刻回道“事情沒成之前,你必須保護我屈家上下老小的安全,特別是我父親的安全,事成之后,川北圈子的利益,你可以拿走一半,如何?”
  趙出息聽后,呵呵笑道“你們屈家打的一手如意算盤,我拼死拼活只能拿一半利益,你不怕到時候我翻臉不認人,連你們屈家一起鏟除,畢竟斬草除根不留隱患,才是一個梟雄該有的手段”
  “趙出息,你……你,你不要趁人之危,你這是威脅”趙出息的話很明顯是**裸的威脅,屈文德再傻都能聽出來,指著趙出息就差破口大罵,被譚鴻儒壓榨,現在又被趙出息威脅,屈文德真沒想到屈家會混到今天這地步。
  趙出息冷哼道“趁人之危?我就是趁人之危,你又能奈我何?哈哈哈”
  “你……”屈文德氣的怒火中燒,怒目瞪著趙出息,卻不知道說什么,沒有實力的憤怒那不是小孩子過家家么,屈文德沒那么幼稚。
  良久,屈文德終于平息怒火,只得退讓道“一句話,你想要什么?”
  “我要什么?”趙出息意味深長的說道“拿下譚鴻儒以后,川北地盤歸我趙出息負責,你們屈家那幫人以前是什么樣子,以后還是什么樣,至于得到的利益,按你所說的,五五分,如何?”
  這便是趙出息想要的,錢對他來說已經無所謂,但他想要的是影響力,以及日后全方位的滲透,特別是商業項目在那邊的發展,德陽和綿陽除成都外,現如今發展最快的城市。
  “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屈文德沒想要趙出息的胃口這么大,大聲說道。
  趙出息聳聳肩道“那你的意思就是沒得談了?別忘了,現在司徒南跟我同穿一條褲子,就算沒有你們屈家配合,我們拿下譚鴻儒,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為何要將那么大的利益讓給你們?”
  “你……”屈文德再次被趙出息氣的在風中凌亂。
  趙出息苦笑搖頭,懶得理會屈文德,呵呵笑道“就當這是個小插曲而已,有機會再見……”
  說完趙出息轉身準備離開,他必須占據主動權,以此向屈文德施壓……
  屈文德見趙出息要走,有些著急,生怕錯過這次機會,連忙道“你給我們時間,讓我們考慮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