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754 四九城的謠言

(下)
  從錦江俱樂部離開,趙出息在路上買了些水果,順便給自己媳婦買了束玫瑰花,女人向來都喜歡男人送花,不管是未婚女人還是已婚女人,這是女人的共性。除此之外,奔馳g65后備箱還有干媽胡雨嘉讓他帶的不少營養品,大多都是給齊思帶的,還有給齊建國夫妻的,齊思懷孕后,顯然成了兩家的國寶,生怕她有半點閃失,趙出息感覺自己已經被邊緣化。
  趙出息到蜀都花園的時候,齊建國夫妻已經做好晚飯,潘曉曉這丫頭下課后也跑過來了,除此之外還有齊思的專職保姆,也就是那位請來照顧齊思的月嫂,她會一直照顧齊思到孩子出生滿月,趙出息派人每天車接車送,這待遇可不一般。
  齊思家是三室兩廳,趙出息本來說給齊建國夫妻在城南買套別墅,讓他們搬過去,這樣離蔚藍卡地亞也能近點,不過被齊建國夫妻婉拒,說他們在這里已經住了好多年,周圍都十分熟悉,鄰里鄰居關系也不錯,要是搬到城南,又得重新認識街坊鄰居,太麻煩了,還是住在這里最舒服,趙出息也不好再說什么。
  潘曉曉瞅見趙出息大包小包的,還有束玫瑰花,不禁調笑道“沒想到姐夫你還挺浪漫的”
  自從趙出息和齊思結婚后,潘曉曉對趙出息的態度這才有所改變,也打算把那件事爛在肚子里,更是有時候想起,覺得可能是個誤會。
  齊思的肚子現在已經微微凸起,頗有些孕味,趙出息和周易將東西放下,周易給齊思以及齊建國夫妻打過招呼后就離開,帶著馬成才準備去吃飯。
  “謝謝老公”齊思接過趙出息手里的玫瑰花,嬌笑道,那幸福的樣子實在讓人羨慕嫉妒恨,要是沒有外人,估計已經給趙出息一個纏綿的吻。
  趙出息看向潘曉曉道“嘴這么甜,是不是又想買什么,或者又想借你表姐的車了?”
  “沒有沒有,姐夫,這次我純粹是夸你呢,你怎么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潘曉曉很不滿意的嘟著嘴道。
  已經在端菜的潘玉英好笑道“你們兩個別拌嘴了,趕快來吃飯”
  晚飯很豐盛,由潘玉英和那位保姆做的,齊建國也是剛剛下班回來,他畢竟是錦江區衛生局的二把手,平時工作應酬也不少,只是女兒住回家這段時間,他推掉了幾乎所有應酬,每天早早下班照顧女兒,不過齊建國現在已經到退休年齡,年底將正式退休,現在已經處于內退階段,趙出息為此還想跟齊建國聊聊,看他退休后是什么打算,是想去政協繼續揮余熱,還是徹底退下來?
  吃過晚飯以后,一家人坐在客廳里其樂融融的聊著天,趙出息跟齊建國夫妻說著關于周末婚宴的事情,他們該請的客人都已經邀請,地點是位于城南天府新區,西蜀集團旗下的洲際酒店。
  聊完這些瑣事后,時間也差不多了,潘曉曉開車先回家,這妮子在死纏爛打之下終于讓老爸潘岳剛給她買了第一輛車,紅色的奔馳cLs,挺適合她的風格,不過她倒是時常借齊思的阿斯頓馬丁,反正齊思現在懷孕后,基本已經不開車,每天都有任曼專車接送。
  等到潘曉曉離開后,趙出息就陪著齊思回到臥室,不知什么時候,齊思的臥室早已換成兩米寬的大床,齊思躺在床上打開電視,趙出息趴在齊思略微凸起的腹部,嘟囔道“也不知道能不能聽見這小家伙的聲音?”
  “太小了,肯定聽不見”齊思摸著趙出息的頭好笑道,這才幾個月,怎么可能聽到。
  趙出息不依不饒道“那你能不能感覺到她的動靜?”
  “那肯定了,我感覺她每天都在長大,我做夢都能夢見她叫我媽媽的聲音”齊思一臉母愛的光輝說道,她跟趙出息一樣,期待著孩子出生。
  趙出息點點頭道“孩子,快點出生吧,爸爸都有些等不及了,我要把全世界都給你”
  “傻不傻?”齊思嬌嗔道,在她面前的趙出息,從來不像在外人面前那般嚴肅,他不是那個圈子的老大,也不是西蜀集團的幕后控制人,只是一個長不大的大孩子。
  過會趙出息從齊思身上起來,舒服的躺在床上,這次換成齊思靠在他的胸口,齊思輕聲問道“你晚上還要回去?”
  “我住這里不好吧”趙出息還沒在齊思家住過,所以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趙出息經常如此,所以齊思已經習慣,笑道“我們都已經結婚了,我家就是你家,怎么不能住?何況我媽給你把什么都準備好了,這么晚了,你就住在這里吧,等擺完婚宴,我就跟你回蔚藍卡地亞”
  趙出息思前思后只得點頭道“好,那我今晚就住在這里”
  于是趙出息給周易打電話,讓他跟馬成才回去休息,明天早上八點過來接他。趙出息洗完澡后,齊建國夫妻還在客廳看電視,趙出息覺得總不能一直待在房間里,于是出來跟齊建國聊聊天,雖說挺不好意思,可趙出息表現的還算淡定,齊建國夫妻都是過來人,對此沒什么感覺,覺得趙出息和齊思已經結婚,經常住在這里都沒什么問題,要是不住這里,才顯得太見外。
  期間趙出息主動聊道“爸,聽齊思說你差不多已經內退,年底就算徹底退休,你有沒有什么打算?”
  “什么意思?”對于女婿的關心,齊建國有些不解的問道。
  潘玉英都已經聽懂趙出息的意思,埋怨道“你說孩子什么意思?”
  “想知道爸是想徹底退下來,還是想繼續揮余熱,怕您退下來后,有些不適應平淡的生活,如果您想繼續揮余熱,我可以幫您走動,區政協應該可以留個位置”趙出息如實說道,沒有半點隱藏的,畢竟齊建國是自己岳父,他只需打打招呼,以齊建國的資歷,區政協副主席可以留個位置給他。
  齊建國臉色很不悅道“你這是要給我跑官?”
  趙出息知道齊建國會這么想,畢竟以他對齊建國的了解,他不是那種太精明于世故的官場老油子,很安分守己,不然可能早就不是現在這個位置。
  潘玉英忍不住嘟囔道“你怎么這么說出息,他這不是問你的意思么,你要是想徹底退下來享受生活,他還能綁著你不成?”
  潘玉英倒是挺高興的,畢竟是婦人,如果齊建國還真能繼續揮余熱,這倒是不錯的選擇,省的整天待家里,到時候兩人老拌嘴。
  趙出息連忙解釋道“爸,我不是這個意思,就是怕你不適應退下來的生活,我正在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爸你如果有意思,可以幫我照顧,或者您也可以去區政協”
  “區政協?”齊建國微微皺眉道,他退下來肯定會掛個區政協委員的職位,趙出息肯定不是這個意思。
  趙出息徑直說道“我想我打打招呼,區政協副主席應該沒什么問題”
  齊建國臉色微變,有些意外,潘玉英沒想到會是區政協副主席的位置,這等于升了一級,這可是天大的好事。
  “先不說這些,等我退下來以后再說”齊建國沒打算直接給答案,顯然是要在考慮考慮。
  趙出息也不說什么,估計齊建國也是礙于面子,或者自己的名聲等等問題,所以他也不著急。
  再沒聊什么,過會趙出息直接回臥室……
  早上趙出息起來的時候,潘玉英已經準備好早餐,齊思還在睡覺,趙出息也沒叫她,讓她多睡會,吃過早餐后,趙出息和齊建國同時出門上班,周易和馬成才在下面等著,齊建國自己開車去單位。
  這幾天趙出息在西蜀集團過的挺充實,每天有諸多高層給他上課,講關于公司的企業的各種問題,趙出息認認真真的聽著,跟學生似的,回頭忙完婚宴,他又得繼續去川大和西南財經上課,現在再上課,趙出息聽起來已經沒有那么的吃力。
  忙碌整天,晚上趙出息沒有去蜀都花園,也沒去宋青瓷的保利中心,好幾天沒回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趙出息得跟芙蓉商量點事。
  奔馳g65駛出市區的時候,天已經徹底黑下來,快到木馬上地界的時候,馬成才有所現,不禁皺眉道“趙哥,我們又被跟蹤了?后面那輛奧迪Q7”
  趙出息不禁好笑道“怎么又被跟蹤,看來我這人緣還真差,你什么時候現的?”
  趙出息上車后有些困,瞇著眼睛在休息,所以并沒有在意,畢竟有周易師叔和馬成才在,他也不需要擔心什么,倒沒想到會被跟蹤。
  “剛開始不確定,上了大件路后才確定”馬成才沉聲說道,隨后又說道“要不要打電話喊人過來,這里離我們城南的訓練地不遠”
  趙出息隨口說道“不用,馬上快到蔚藍卡地亞了,看看再說”
  趙出息已經這么吩咐,馬成才便不再說什么,繼續安安穩穩的開車,又隨時盯著后面的奧迪Q7,趙出息也不再睡覺,倒想看看跟蹤自己的到底是誰?
  就這樣過了數分鐘,奔馳g65已經到了牧華路,馬上就要就快到蔚藍卡地亞了,就在這個時候,后面的奧迪Q7突然加車,馬成才皺眉道“趙哥,他要我們”
  “淡定,勻繼續”趙出息絲毫不慌亂的說道,畢竟這種場面已經見了好多次,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馬成才聽趙出息的,沒有加也沒有堵奧迪Q7,奧迪Q7很順利的過奔馳g65,然后在前面突然急剎車想要逼停奔馳g65,還好馬成才注意力集中,急忙連踩剎車,這才避免撞上去,馬成才氣的不禁想罵娘,可還是忍住。
  對方只有一輛車,這里距離蔚藍卡地亞很近,所以趙出息等人并不擔心,除非對方在這里還有埋伏,不過那種可能性很小。
  這時候,奧迪Q7車門打開,出乎意料的是,車上只下來一個人,那人整理了幾下衣服,然后緩緩走向奔馳g65,外面很是漆黑,趙出息只覺得有些眼熟,但并沒有認出來,看得出來男人已經有四五十歲的年齡。
  男人到奔馳g65旁邊后,顯然很懂規矩,并沒有敲后面的玻璃,而是敲前面的玻璃,馬成才在趙出息的示意下放下車窗,男人緩緩開口道“我是屈文德,五爺的二兒子,想跟趙爺聊聊”
  沒錯,跟蹤趙出息,最后又逼停趙出息的正是五爺的二兒子屈文德,以這樣的方式見趙出息,屈文德確實有些無奈,他沒有辦法,為避開譚鴻儒的眼線,才親自開車來見趙出息。
  奔馳g65上,趙出息并沒有什么動靜,馬成才和周易小心翼翼的盯著周圍,生怕有什么意外,屈文德也覺得自己太過冒昧,繼續道“以這樣的方式來見趙爺,實屬無奈,不過你們放心,這里只有我一個人,我是代表我父親來的”
  聽到這話以后,趙出息心里已經有底,于是道“師叔,你開那輛奧迪Q7,讓他上車”
  周易點頭立即下車,快步走向前面的奧迪Q7,而屈文德緊跟著上車坐在周易的位置,并從后視鏡打量著趙出息,這算是他第一次見趙出息,雖然先前見過無數次照片,同樣,趙出息也在打量屈文德,他也是只見過屈文德的照片,沒有見過真人,當時黃土給他說過五爺的故事。
  兩人并沒打算在車上開始交談,趙出息沉聲道“成才,開車,隨便找個地方”
  于是馬成才重新啟動奔馳g65,越過奧迪Q7繼續前行,周易開著奧迪Q7則跟在后面,馬成才往前開了一段后,突然拐進旁邊的小路里,他記得那里是片荒地,沒什么人煙。
  兩輛車停穩后,都關掉了大燈,周圍瞬間陷入黑暗,趙出息和屈文德先后下車,屈文德跟著趙出息繼續往前走了百米遠,隨即轉身開口道“按年齡我得喊你聲屈叔,但我覺得喊屈哥更合適,所以屈哥,現在你可以說說,你煞費苦心的跟蹤我到底什么意思?”
  趙出息的表現讓屈文德很滿意,呵呵笑道“不愧是趙爺,這我就不奇怪為什么譚鴻儒斗不過你了”
  “屈哥如果跟我說這些,那就真沒意思了”畢竟是對立面的敵人,所以趙出息沒打算客氣。
  屈文德看出趙出息不想啰嗦,所以直說道“我剛說過,我是代表我父親過來找你的”
  “我已經知道,我想知道,五爺讓你找我有什么事情?”趙出息依舊很直白的問道。
  屈文德瞅眼趙出息,隨即壓低聲音冷笑道“他想跟你合作,聯手除掉譚鴻儒”
  合作?除掉譚鴻儒?趙出息的大腦瞬間有些當機,這什么情況,是真的,還是那邊在玩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