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752 柳暗花明又一村2

第七百六十三章真假難辨(上)
  很多人總喜歡用現在去給未來蓋棺定論,總覺得現在是什么樣子,以后也就是什么樣子,人生無時無刻不充滿驚喜和精彩,比如趙出息,誰曾想到祁連大山的刁民能成為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比如林靜,誰能想到以前只能當當配角的小明星如今又會紅的發紫,所以別輕易給自己的人生做結論。
  小明星和大明星,完全是兩個概念,以前的林靜如果走在大街上,肯定沒幾個人能認出來這位美女演過什么什么電影或者電視劇,除非特細膩的人才會發現,所以以前林靜上街從來不忌諱。可現在不同以往了,現在到處都是她拍的平面廣告或者代言的品牌,多家主流衛視播著她主演的當紅電視劇,誰都知道現階段最火的女明星是誰,所以林靜沒有辦法,回到成都只得小心翼翼,生怕被粉絲或者狗仔隊發現。
  兩人離開餐廳后來到錦江岸邊,沿著岸邊往前走,雖說成都對錦江的治理沒少花錢,但還是能聞到股惡臭味,大多數城市的內流河都這樣,除非人的整體素質提升。
  林靜背著包穿著風衣踩著高跟鞋,沒敢把墨鏡摘下來,跟趙出息并肩走在岸邊,趙出息沒敢跟林靜挨的太近,某個大明星說愛上她,要給他當情人,要是別的男人,早已高興的蹦到月球上,但趙出息很理智,異常的理智,并沒有失去分寸。
  “這么長時間沒見,感覺你又變了”林靜見趙出息不說話,便主動尋找話題道。
  趙出息隨意的走著,不遠處跟著馬成才和周易,和他們保持足夠的距離,趙出息好笑道“有么?我還是我,沒什么變的,可能是結婚了吧,不都說結婚前后的男人是兩個樣么?”
  趙出息有意這么說,林靜卻完全無視趙出息的話,繼續道“六哥說,你的生意越來越大,西蜀集團現在是川渝最出風頭的企業,到處都是你們的廣告和項目,你們需不需要代言人,畢竟我們認識,肥水不流外人田”
  趙出息悻悻笑道“公司的事情我基本很少過問,不過西蜀集團這一年多的發展是有目共睹的,也許再過兩年,你會看到大不一樣的西蜀集團,我們的目標不是川渝,我們的目標是立足國內,放眼世界。回頭我問問公關部,看看旗下公司項目產品需不需要代言人,反正你都是自己人,也不可能要錢”
  “你這個奸商,怎么這么摳門?”林靜被氣的哭笑不得,怎么越有錢越摳門了。
  趙出息樂呵道“我本就是市儈的商人,做生意不就是這么么?”
  林靜懶得搭理趙出息,知道他沒個正行,她倒是經常關注西蜀集團,與其說關注西蜀集團,不如說是關注趙出息,可關于西蜀集團的報道很少提到他,更多的是那個叫徐林的男人,他可是這兩年商界的風云人物。所以她想要知道關于趙出息的消息,只能問六哥陳野,或者宋青瓷。
  “那趙老板還缺助理秘書么,我要不辭職給你當秘書吧”林靜故意開玩笑道,跟趙出息在一起讓她很輕松,完全可以忘記自己明星的這層身份。
  趙出息轉頭盯著林靜道”讓大明星林靜給我當秘書,我怕我出門被打死,如果你不要錢的話,我可以考慮考慮“
  “又來,你這個奸商”林靜感覺已經快要瘋了,一臉鄙視的看著趙出息說道,不經意間抬頭,看見旁邊的香格里拉酒店,不禁想要那次香艷的場面,兩人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如果是別的男人,面對她估計早已有非分之想,趙出息倒很是正人君子,并沒有趁人之危,更是悉心照顧自己,倒是自己誤會了他,每次想到那場景,林靜便有些哭笑不得,同時又有些甜蜜,偶爾還會想,如果趙出息真的把自己怎么著了,是不是現在關系會更好點,不過想玩就會罵自己真不害臊。
  趙出息感覺到林靜的異樣,問道“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笑的這么開心?”
  “還記得那次么?”林靜指著香格里拉酒店笑著問道趙出息,她笑起來真的很好看,難怪被封為笑容女王,只是以前很少對趙出息笑。
  趙出息看見香格里拉酒店,立刻就想到怎么回事,冷哼道“還說這個,要不是大爺我,你早就完了,一個人喝那么多酒,不是作死是干什么?”
  林靜撇嘴道“不是有你么?”
  “你沒想過要是沒我,你怎么辦?”趙出息很是嚴肅的問道。
  林靜咬牙道“我想,我可能會自殺吧”
  這是真話,要是真被三個男人侮辱了,林靜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面對這個世界,與其那樣,還不如早點解脫。
  趙出息冷哼道“那以后就多注意,別再犯這種錯誤,我不是救世主,不可能再碰見你第二次”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現在很少會喝酒,六哥會保護我,平時里也有經紀人”林靜老老實實的回道,并沒敢反駁趙出息的話,知道趙出息是為她好。
  趙出息點點頭道“那就好,如果有什么解決不了的事,可以給我打電話,在外面別讓自己受委屈了”
  趙出息這話是隨口說的,如果不是六哥的幫忙,想來以林靜這種沒有背景的明星,肯定會被人欺負,何況是現在如此出名的前提下。
  林靜聽到這話,心里暖暖的,至少有人會這么的關心她。過會,林靜故意問道“出息,我問你個問題”
  “什么問題?”趙出息疑惑道。
  林靜小聲詢問道“那天晚上,你對我有沒有別的想法?”
  說完林靜還故意盯著趙出息的眼睛,好像要看出趙出息是不是在撒謊,趙出息有些無語道“能不能問點別的?”
  “我只是純粹的想知道”林靜沒打算讓趙出息蒙混過關,玩味道。
  趙出息真是無法理解這位大明星的內心在想些什么,猶豫片刻回道“如果說沒想法,你肯定不信,孤男寡女**,某個大明星只穿著內衣就睡在我旁邊,我是正常男人,何況還喝了酒,都說酒后性沖動比較大,所以我當時有過想法,只是這個想法一閃而過,現在你滿意了么?”
  趙出息老老實實的交代,林靜卻笑得花枝招展,趙出息懶得理她,繼續往前走,良久后林靜追上才說道“還算你老實,我還以為你某方面你不行呢”
  林靜覺得自己說完這話,臉都有些紅,她可是萬千粉絲的女神,以前也絕不會在趙出息面前表現的如此放縱,今晚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完全沒有章法。
  趙出息氣勢洶洶道“行不行,要不你試試?”
  林靜騎虎難下,自然不打算認輸,挺起酥胸針鋒相對道“試試就試試,旁邊就是酒店,你敢跟我去開房么?反正我都說過要給你當情人,有什么害怕的”
  趙出息真相仰天長嘆,無奈道“你贏了,給姑奶奶你跪了”
  這次林靜笑的更開心,等她再次笑夠,趙出息只得趕緊轉移話題,因為覺得氣氛越來越曖昧了,好像中了這妞的全套。
  趙出息詢問林靜拍戲的時候累不累,有沒有遇到瘋狂的粉絲等等問題,林靜笑著告訴她,期間說了不少拍戲的八卦緋聞,還有哪些明星有哪些癖好,惹的趙出息忍俊不禁。
  走到橋頭的時候,趙出息知道該結束了,于是道“我送你回去吧”
  林靜并沒有拒絕,今晚能見到趙出息已經很滿意了,她并沒關系會突飛猛進,但她覺得以她的本事,趙出息肯定逃不出她的手心,唯一擔心的是,假期結束以后,再見趙出息,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了。
  馬成才和周易將車開過來,趙出息和林靜上車坐在后面,馬成才早已認出今晚跟著趙出息的女人是大明星林靜,再次被震驚,不過他也已經釋然,因為趙出息身邊的哪個女人不驚艷?
  送林靜回去的路上,趙出息不說話林靜也就不說話,車內很安靜,遠處的霓虹燈從每個人的臉上閃過,涂抹出頗為抽象的油畫。
  車停在林靜家門口后,趙出息問道“要不要我送你進去?”
  林靜搖搖頭示意不用,卻并沒有著急下車,在趙出息疑惑的眼神中,林靜突然身子傾向趙出息,準備無誤的吻住趙出息,旁若無人吻著趙出息,在趙出息還沒回過神的情況下,她略顯生疏的動作就直接攻進趙出息的嘴里,趙出息下意識的回應,卻猛然驚醒,連忙止住,前面的周易和馬成才在瞅見這幕后,便已識趣閉眼。
  林靜并沒有糾纏不止,目的已經達到,所以適可而止,在趙出息有些微怒的眼神中,林靜拉開車門,徑直離開,沒走幾步居然開心的唱起歌。
  車內的趙出息一臉尷尬,這還是自己認識的那個林靜么?
  深夜,川北德陽五爺的老宅里,五爺的二兒子屈文德傍晚過來以后就沒離開過,一直待在這里,陪著父親在書房里談事情,誰也不知道他們在談些什么,畢竟沒法靠近,姚木仁在旁邊守著,不讓任何人靠近。
  “父親,你真打算這么做,你這么做,很有可能搭上我們全家的身家性命,你要想清楚?”屈文德已經五十出頭,他比大哥曲文瀚小近十歲,現如今也是屈家的主要負責人,大哥不怎么操心家里的事情。
  老態龍鐘的五爺有些顫抖的說道“文德,我活了這么多年,從來沒有活的這么窩囊過,如果咽不下這口氣,我會死不瞑目,他這么對我,我還要忌諱什么?”
  “父親,話是這么說,可這風險太大了,如果出事,后果不堪設想”屈文德有些猶豫道,因為這件事實在是太冒險了。
  五爺態度很是不悅道“如果沒有風險,我來找你做什么,你盡管去做,按我說的跟他談,他會知道該怎么做?”
  “父親,你要想好,開弓沒有回頭箭啊,就算能拿下譚鴻儒,你能保證那個趙出息不會是第二個譚鴻儒?”屈文德依舊不想冒這次險,繼續說服著父親。
  五爺有些生氣了,氣的直跺腳道“你還是不是我兒子,我要你做什么?”
  屈文德沒有辦法,最終只得咬牙道“好,我這就去找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