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75 飛揚跋扈與低調隱忍


  第七十一章生活還在繼續
  二胖難得開次半真半假的玩笑,趙出息懶得理會,要是平時說不定真會踹這貨一腳,沒辦法,老太太的心思哪是他能琢磨透的,只好跟著二胖屁顛屁顛往出走,走到護士臺值班臺的時候,剛剛那位和趙出息打趣的護士帶著自己的兩個同事起哄道“趙出息,沒想到你女朋友這么漂亮,你不怕一會被男醫生們群毆?”
  趙出息可不會為一顆太過華麗開滿鮮花自己又很難采摘的樹放棄廣袤的森林,笑嘻嘻的回道“姐姐們,你們覺得出息這窮酸樣能有這樣的女朋友,真要有這么好的女朋友,我做夢都偷著樂。她是我和二胖的老板,順便過來看看奶奶。話又說回來,姐姐們,咱們組織里有沒有長的順眼還單身的妹紙,有的話,你們別藏著捏著,給出息介紹介紹,人家看上看不上是另回事,回頭我請姐姐們吃飯”
  “這話說的乖巧,回頭我們幫你物色物色”護士姐姐們哄笑道。
  病房里,別說趙出息有些郁悶,蘇西洛一臉疑惑又坐立不安,這老太太可比她想象中有些出入,沒穿病服,穿著肅穆得體的老式旗袍,頭發梳的整齊,眼睛炯炯有神,更是透著股精光,這哪像普通人家的老太太,更像是電視劇中那種大戶人家的老祖宗。
  “丫頭,哪的人?”老太太從床上直起身,蘇西洛想扶著,老太太揮揮手自己來,隨口問道,還真沒老到手腳不麻利的時候,小事老太太從來都是自己動手,除過二胖誰都不讓幫忙,現在多了個趙出息,這和她不愿意欠任何人一樣,有些認死理。
  “蓉城成都”蘇西洛輕笑道。
  老太太輕聲道“難怪這么漂亮?天下美女出川渝,天府之國成都是好地方,早些年我帶三無在四川待過段時間”
  瞅見蘇西洛奇怪的眼神,老太太解釋道“三無就是二胖,你們現在都跟出息叫二胖,我習慣叫他三無,林三無,他爺爺還沒去世時便取好的名字”
  三無比起二胖來說,那意思不可同日而語,從老太太嘴里出來,便愈發的神秘,蘇西洛對二胖頗為好奇,能在徐少卿的人手里救出趙出息,還將他們重傷入院,二胖這身本事是誰教的?
  “當年在四川的時候沒少跑,宜賓的蜀南竹海、樂山的大佛和峨眉山、阿壩的九寨溝、青城山、都江堰、劍門關這些都去過,三無在青城山那邊還拜過一老先生為師。至于成都,前前后后我們大概住了兩年,就住在武侯祠旁邊,那會武侯祠和錦里還比較安靜”老太太如數家常,說著她獨自帶著二胖走訪名川大山的經歷。
  蘇西洛頗顯意外,沒想到老太太和二胖居然在成都待過,還去過四川這么多地方,兩年時間也算是地道的成都人,蘇西洛饒有興趣的問道“奶奶不是西安人?”
  “不是,我和三無都只不過是過客,走走停停,喜歡哪便去哪,這些年沒少跑,算得上四海為家,不過西安應該是最后一站”老太太豁達道,大有看破浮生過半,心情半佛半仙的飄逸。
  以蘇西洛的世界觀,很難理解老太太的做法,淺笑道“沒想到奶奶和我算半個老鄉”
  “算不上算不上,兩年眨眼而過,成都和四川很多地方想去都沒去,還有很多人情沒還,別人欠我的,我欠別人的”或許是因為蘇西洛和趙出息之間的關系,老太太難得如此的好說話,沒有尖酸刻薄的挖苦敲打,只是像平常老奶奶拉家常,說故事。
  蘇西洛點點頭,二胖的奶奶可謂她長這么大見過最有意思的老人,她對于老人很有感情,爺爺奶奶走的早,早些年父母忙于創業工作忙,一直將她寄養在外公外婆那,他小時候幾乎是跟著外公外婆長大的,對兩個老人的感情是無法形容的,想當初外婆走的時候,她從英國直飛過來,剛下飛機見到接她的媽媽,便哭的昏死過去。現在只剩下外公獨自生活,每想到這她便心酸不已,在成都的時候隔三岔五便去看外公,來到西安,只要有機會回成都,都會陪著外公,曾經偶然去看外公,發現外公佝僂著身子坐在院子里,盯著腳下打鬧的兩只貓發呆,頭發花白,眼神呆滯,那一刻的落寞和孤獨是她這輩子都無法忘記的場面。
  “奶奶,這些年你一定很累吧”蘇西洛動情道。
  老太太笑道“不累,人總歸是要活著,你活著才能看別人看不到的風景,經歷別人意想不到的事,走別人沒走過的路,這些都是故事。何況還有三無陪著我,看著他一天天長大,這才是活著的動力。本想說,他現在長大了,我也算放心,就算現在長眠不醒也能給他爺爺父母交代,可出息這孩子說,奶奶你可不能走,你還沒見到二胖領著什么樣的女人進林家的大門,還沒見到二胖的孩子出生,你走了,孩子的名字誰起?你得長命百歲,我想想也是,這些都是放心不下的事,只能與天爭命”
  “他說的是,奶奶您得長命百歲”蘇西洛附和道心中卻鄙夷趙出息這張嘴,真能忽悠人。
  老太太突然拉住蘇西洛的手笑道“你和出息的事情,我大概聽說過,本來都是小輩的事情,我這不該過問,可誰讓出息吃過虧,他比三無可憐,三無好歹有我這個奶奶,他卻孤苦伶仃一個人,沒人給他撐腰,只能我自己出面”
  “奶奶,我不懂你的意思”蘇西洛迷茫道。
  老太太繼續說道“懂不懂,心里知道。奶奶想說的是,出息這孩子不錯,心善,淳樸。說實話,以他現在的本事,肯定配不上你,可是龍是蟲,你得經歷風雨闖一闖才知道,你兩之間具體什么情況,奶奶不清楚,不多話。奶奶想說的是,有一天出息真要喜歡你,你又不反感他,唯一的阻力只剩彼此的身份地位時,你別一時下決定,給他兩年時間闖闖,兩年后,他是龍是蟲,你再下決定”
  “奶奶,這……”蘇西洛越聽越糊涂,不知道怎么回話。
  “奶奶知道你似懂非懂,你只管答應奶奶便是,反正以你這性子,兩三年內很難結婚”老太太不著急,這人生太多事情不是一成不變的,總歸隨著時間的推移在變化,現在再怎么確定的事情,也有可能動搖。
  氣氛有些尷尬,蘇西洛礙于情面,生怕老太太不死不休,只好點頭。此刻,蘇西洛只想逃離這里,忙起身道“奶奶,不早了,我就不打擾您了,先回去了”
  老太太心滿意足的揮揮手,蘇西洛狼狽離開,和老太太的聊天算是云里霧里,她和趙出息的關系,還沒有這么的復雜。蘇西洛走后,老太太臉色恢復平靜,嘆氣道“多少有些不合適,出息,你真要喜歡這丫頭,奶奶能做的也只有這些,或許你會遇到更合適的”
  生活還在繼續,趙出息第二天便繼續跟著耿師傅學車,蘇西洛打定主意在他沒拿到駕照之前不會讓他正式入職,偶爾有酒局才會帶上他擋酒,不過趙出息沒敢再喝醉,更沒機會入住蘇西洛的別墅。至于老太太,則在一周后順利出院,回到和平里小區后過著之前平淡如水的生活,二胖的生活也恢復平靜,繼續去南門國際公館工地當苦力。
  趙出息愈發覺得自己知識的匱乏,除過學車,剩下的時間全部用來看書看報,有空則會跟著二胖拉二胡,整個人的生活,異常的充實。山水情這邊,他再無聯系,十六號剛開始給他打過兩次電話,后來再沒打過。和伊伊見過兩次面,吃過次飯,每次伊伊都是愁眉苦臉,趙出息詢問為什么,伊伊總是笑著說太累,趙出息也不好追問。
  五月初,當夏天正式來臨的時候,趙出息終于拿到駕照,現在他開車的技術絕對是老油條,那輛比亞迪被他和耿師傅這段時間開的差不多報廢,西安大大小小的路都留下他們的足跡,反正油錢是公司報銷,正好趁著這個機會逛逛西安,在大小景點尋找歷史的足跡,在充滿韻味的小巷子里品嘗各色美食,趙出息漸漸發現,他已經喜歡上這座城市,喜歡這座城市的底蘊和厚重,喜歡這座城市不為人知的魅力。
  五一假期剛過,趙出息終于入職蜀都集團西安公司,成為蘇西洛的司機兼保鏢兼私人助理,這完全是貼身管家的節奏,趙出息不禁覺得自己拿一份工資干三分活是不是有些吃虧,還好蘇西洛約定,四千五只是初期底薪,最終的工資會按照接下來三個月的表現確定,等于這只是實習期工資,趙出息頗為滿意。
  沒曾想到的是,正式入職后第一個艱難的任務便是陪著蘇西洛參加徐少卿的生日聚會,這讓趙出息有些意外和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