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47 人救不如自救上

第七百五十八章柳暗花明又一村……(上)
  (繼續求月票,大家貢獻點月票吧)
  人最怕的就是目中無人,一旦陷入這種怪圈,再牛逼哄哄的大佬最終都可能死無葬身之地,還好譚鴻儒有自知之明,他可以跟唐家斗,可以跟簡姨跟趙出息斗,又如現在他可以跟五爺斗,可以跟圈內元老斗,但總有些人是他不敢碰的,一旦碰了,那后果將不堪設想,林鎮北就是這種人。
  譚鴻儒沉思半天,揣測著林鎮北出于什么目的來拜訪五爺,想到幾種可能性,但都無法確定,只得準備上樓試探五爺。
  “這男人是誰?”跟著譚鴻儒過來的左福不解的問道,他自然不知道關于林鎮北的故事,除過左福,還有已經養好傷的安盛和洪河,今天是鬼叔的大壽,所以他們都回到德陽。
  譚鴻儒沉聲說道“一位我們不得不忌憚的大人物?”
  “這么厲害,我怎么沒聽你說過?”左福微微皺眉道,因為出現危險的未知因素,他們就要迅速做出改變以防控風險。
  譚鴻儒搖搖頭道“他不在計劃之內,我沒想到他會出現在這里,看來事情有些棘手了”
  “他來自哪里?”左福繼續問道,想要弄清楚眼前這人的身份背.景。
  譚鴻儒沉聲道“來自北京”
  聽到這四個字,左福便大概弄明白監控錄像中這個男人的身份的特殊性,能讓譚鴻儒忌憚,顯然不普通,再加上來自于帝都北京的背.景,那就明了了。
  譚鴻儒讓其他人在樓下等著,自己上樓去找五爺聊聊,說實話,他已經很久沒見過五爺了,不是不想見,只是有意避諱而已,畢竟五爺曾經是他的伯樂,發現了他這匹千里馬,給了他這份前程,現如今他卻跟五爺反目成仇,從江湖道義上來說,他做的有點不地道,但從自身利益來講,這是他必須要做的,所以譚鴻儒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后者。
  二樓茶室里,五爺依舊在喝茶,同時在思索林鎮北剛剛說的那番話的意思,雖然林鎮北說不救自己,但他的話似乎又給自己指出明路,所以五爺開始考慮問題了。他已經知道譚鴻儒趕過來了,對于譚鴻儒能過來,他一點都不意外,林鎮北都出現了,譚鴻儒再不出現,就有些不合情理了。
  譚鴻儒走到茶室門口后,自然被姚木仁攔住,姚木仁以前很喜歡這位年輕人,但現在譚鴻儒讓他徹底失望了,所以姚木仁不悅道“你來干什么?”
  “姚叔,我來看看五爺”譚鴻儒心平氣和道,態度還算誠懇,畢竟姚木仁沒少幫他,算是看著他一步步成長起來的。
  姚木仁呵斥道“你還有臉來見五爺,譚鴻儒,我真沒想到你會變成這樣子”
  “姚叔,現在說這些有什么用?我只是做我認為對的事情,如果五爺支持我,我也不會這么做”譚鴻儒擲地有聲的說道,并不承認錯誤。
  姚木仁冷笑道“你居然還有理,譚鴻儒,要不是五爺支持你,你能有今天,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姚叔,我今天不是來跟你吵架的,我承認五爺對我幫助最大,但你也知道,我要是個廢物,也不會走到現在,所以還是麻煩姚叔讓開,讓我進去見五爺”譚鴻儒不溫不火的說道,依舊客氣。
  姚木仁惱火道“你想進五爺就能見到,這里不歡迎你,你最好滾遠點”
  被姚木仁如此羞辱,譚鴻儒再和氣也會生氣,不怒反笑道“姚叔,那你的意思是不讓了?”
  “怎么,你想打我?”姚木仁一臉不屑的說道。
  譚鴻儒瞇著眼睛咬牙道“那姚叔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兩人針鋒相對,眼看著就要打起來了,這時候坐在里面的五爺終于開口道“木仁,讓他進來”
  “五爺”姚木仁有些不甘心道。
  五爺有些生氣道“連你也不聽我的話了?”
  姚木仁沒有辦法,只得給譚鴻儒讓開路讓他進去,譚鴻儒面帶笑意從姚木仁身邊走過去,直到站在五爺面前,外面的姚木仁時刻盯著譚鴻儒,要是譚鴻儒敢亂來,他拼了這條老命,也要讓譚鴻儒付出代價。
  “哼”看見譚鴻儒后,五爺只是冷哼一聲,沒有任何想要說的。
  既然已經撕破臉皮,譚鴻儒也沒想著裝什么偽君子,直截了當道“五爺,林鎮北林爺來過?”
  “既然你都知道了,還要問我?”五爺冷笑道,對于這個畜牲,他已經不抱任何希望。
  譚鴻儒笑呵呵道“林爺這樣的大人物來德陽,我本應盡地主之誼招待,不過林爺沒給我這個機會,我來找您,沒別的意思,就是想知道,林爺來拜訪您,有什么事?”
  “譚鴻儒,我做什么事,還得向你匯報?”五爺被氣的有些顫抖,他活了這么一輩子,還沒有像現在這么憋屈的,瞎了眼養了白眼狼,真是一輩子都活在狗身上了。
  譚鴻儒繼續道“我沒別的意思,既然您不想說,我也不強求您,不過如果您還不愿意放手,還想拼死掙扎,我不會攔著你,但我想告訴你,五爺,如果林爺是您搬來的救兵,如果林爺要插手這件事,我肯定沒有辦法,不過在這之前,我絕不會讓你好過”
  “譚鴻儒”五爺猛拍把桌子喊道,隨即起身指著譚鴻儒,整個人都快要撐不住了。
  姚木仁瞅見這情況,趕緊跑過來扶住五爺,生怕五爺高血壓或者心臟病犯了直接倒下,姚木仁罵道“譚鴻儒,你給我滾”
  譚鴻儒呵呵笑道“五爺,我本沒想這么做,這一切都是您逼的,如果您能放手,我還會像以前那樣孝敬您,如果您不甘心,那您還記得當年您送給我的那句話么?”
  說完譚鴻儒不再理會后面已經快被氣死的五爺,徑直離開,那句話是什么話,其實并不高深,簡單明了。
  量小非君子,無毒不丈夫……
  譚鴻儒離開很久之后,五爺才緩過來,整個人又像是老了幾歲似的,五爺思前思后,最終下定決心,咬牙切齒道“木仁,讓文德明天過來”
  文德是誰,文德是五爺的兒子……
  趙出息并不知道在德陽發生的這一切,從監獄回來后,他就送齊思去蜀都花園,齊建國夫妻嘟囔著讓齊思回蜀都花園住幾天,似乎自從齊思跟趙出息在一起后,她回蜀都花園的次數就屈指可數,現在結婚了,以后就更少了,還真是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
  齊建國夫妻算是對此頗有怨言,于是趙出息沒有辦法,只得送齊思回去多住兩天,差不多住到成都婚宴前……
  送完齊思,趙出息就回到西蜀集團繼續這幾天沒有忙完的工作,晚上要陪裴卿看電影吃飯,算是為昨天的事情請罪。
  在西蜀集團忙完,連開兩個會后已經是下午六點多,趙出息看見宋青瓷還在加班,有些心疼這女人工作的時候真是拼命,詢問過后才知道有大堆事情需要處理,特別是西蜀集團跟西蜀控股之間的相關文件,估計今天加班到十點左右,趙出息知道自己勸不住,就只得托別人買好晚飯送過來。
  到川大校園的時候,裴卿已經在宿舍樓底下等著,梳著她最經典也是趙出息最喜歡發型,兩條仙女辮十分驚艷,挎著包包安安靜靜的等著趙出息。
  趙出息剛出現,裴卿就小跑到趙出息身邊,挽著趙出息的胳膊嬌笑道“你又遲到了”
  “連開兩個會,耽誤了時間”趙出息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他向來不喜歡讓別人等他,寧可自己等別人,只是特殊情況除外。
  裴卿輕笑道“我又沒怪你,工作重要”
  趙出息故意盯著裴卿道“感覺你今天比往常要更漂亮”
  “有么?”裴卿不好意思的低著頭,為了和趙出息約會,她可是精心準備了一個小時,選了好幾套衣服,更是化了淡妝。
  趙出息怎能不知道裴卿的心思,哭笑不得的搖頭,帶著她走出校園……
  陪裴卿先去逛街,給她買了兩套衣服,裴卿要自己掏錢,趙出息氣的就差發火,最后還是乖乖的服從趙出息,眼光不錯的裴卿還給趙出息選了雙鞋,要買襯衫,趙出息直搖頭說自己有一大堆的襯衫,都是齊思和宋青瓷買的,估摸著有幾十件。
  逛完街去吃晚飯,選了家港式茶餐廳,趙出息知道女孩子喜歡這種食物,雖然他不怎么喜歡。最后去看電影,一部美式好萊塢大片,兩人看的都很過癮,趙出息很少自己主動去電影院,都是陪別人去。
  看完電影趙出息送裴卿回宿舍,臨別時裴卿有些依依不舍,大有以身相許的意思,趙出息并不著急采摘這朵鮮花,現在還不是時候。
  從川大離開已經十點多,趙出息打電話給吳欣問她和宋青瓷下班沒,忙的焦頭爛額的吳欣說還在加班,趙出息只好再回西蜀集團。
  到辦公室后,趙出息發現不僅宋青瓷和吳欣在,宋青瓷的秘書團隊全部都在,趙出息直接說道“下班了,大家可以回家了”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趙出息什么意思,宋青瓷也是一臉疑惑的盯著趙出息,趙出息苦笑道“你們都不看看幾點了,這是老板的命令,下班”
  宋青瓷早已忙的忘了時間,抬起手腕一看,才發現都快十一點了,只好說道“大家收拾收拾下班吧,明天我們再繼續”
  齊思今晚回蜀都花園,趙出息也有時間陪著宋青瓷,回去的路上趙出息開著宋青瓷保時捷給她當專職司機,依舊喋喋不休道“是不是我不回公司,你真要熬個通宵?”
  “怎么可能,我也會累的”宋青瓷知道趙出息有些生氣,所以語氣很是低調道。
  趙出息冷哼道“你還知道累?”
  “這不是有你么?我累了,你會借個肩膀給我靠”宋青瓷難得說這種情話道,趙出息真是拿她沒辦法,只得伸手握住她的手算是安慰。
  當晚趙出息自然留在保利中心公寓,宋青瓷詢問過后才知道齊思不在,就說趙出息怎么這么大膽子夜不歸宿,不過感覺到宋青瓷很累,趙出息晚上安分守己,什么想法都沒有,就是靜靜的抱著她。
  第二天吃過早餐,兩天一起去公司,剛到頂層辦公室沒多久,樓下前臺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說有人要見他,那人說他叫林鎮北。
  聽到這三個字,趙出息剛喝進去的水,直接噴了出來……閱讀最新章節百度搜索[混世刁民風雨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