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746 于是各取所需

第七百五十七章這就是實力……
  (沒有月票,不開心啊)
  當初五爺為救李公權,向林鎮北開出讓人目瞪口呆的天價,只不過林鎮北連眼睛都沒眨直接拒絕,什么錢能賺該賺,什么錢不能碰,林鎮北心里有譜,就算是天價,他也不會去觸碰這條紅線。他跟五爺是有交情,但交情歸交情,事情歸事情,有人說他林鎮北是四九城數一數二的掮客,這話林鎮北從來不否認,誰讓他擁有讓人忌憚的政商關系網,這都是老林家祖上積攢下來的,可林鎮北幫不幫忙最重要的看事看人,如果這人對他胃口,這事也有蹊蹺,他才會去幫忙,不然他吃飽了撐著。
  林鎮北和五爺交情不深,但畢竟有過交集,前些年林鎮北在川渝有生意,跟五爺合作過,五爺也幫過忙,不過林鎮北沒欠他的,也不可能欠他的。
  上次五爺去北京找他救李公權,這次五爺托人找他救自己,不得不說還真是有趣的一件事,林鎮北覺得要真不來,會讓人說自己太不近人情,所以他來了。
  充滿中國古典風格的茶室里燃燒著檀香,所以聞起來香味十足,八十多高齡的五爺本應早已享受天倫之樂,卻在晚年又牽扯進圈子的事情,實屬不應該,可譚鴻儒的很多做法讓他失望,特別是他在李公權事情上的不作為傷透了五爺的心,不然五爺也不可能再干涉圈中事情。
  滿頭銀發,眉毛和胡須皆白的五爺比起以往要憔悴太多,好像這段時間老了不少,在見到林鎮北的最開始,五爺顯的有些激動,或許是這段時間受的折磨讓他有些委屈,不過接下來他就平靜了,畢竟都八十多歲了,什么風波他沒見識過,這心性早已磨練的堅如磐石。
  茶室放著什么古琴曲,林鎮北沒聽出來,他不像南宮或者二胖那樣有音樂細胞,林鎮北自我評價的時候,對自己只有一個結論,那就是市儈的商人。
  “我沒想到你會來”五爺顫顫巍巍的站起來,距離不遠的老仆人姚木仁眼疾手快的扶著他,林鎮北是尊貴的客人,五爺縱然八十高齡,可待客之道不會忘記,所以要起身相迎。
  林鎮北和南宮不緊不慢的走進茶室,隨即坐在旁邊的客座上,林鎮北輕聲笑道“你沒有想到,我才會來,如果你想到了,或許我就不會來”
  “林鎮北還是那個林鎮北”五爺由衷說道,他沒佩服過幾個人,但林鎮北絕對算一個,這個大隱于市的男人比很多人想象中更不簡單,誰也不知道他的人脈網有多廣,有些人說他上達天聽,有些人說他不過是笑話,但這些年過去,林鎮北從來沒出過事,反而越來越好。
  林鎮北出于客套回道“五爺還是那個五爺”
  “還是那個五爺?現在的我,不過是糟老頭一個,更是個笑話”五爺聲音嘶啞又低沉道,身體看起來大不如往日,瘦巴巴皮包骨頭,整個人更是有氣無力,
  五爺這時候似乎想起什么,連忙看眼姚木仁,姚木仁立刻知道五爺什么意思,徑直起身離開,守在二樓的樓梯口,這多虧有姚木仁保護五爺,不然說不定已經被人加害,就算是譚鴻儒不敢,譚鴻儒下面那幫人也不一定。
  南宮給林鎮北倒了杯茶,林鎮北端起茶杯聞了聞便說道“好茶,極品普洱,五爺還是懂的享受,回頭要是有好茶,五爺給我留點”
  “林鎮北啊林鎮北,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跟我開玩笑,你會缺茶,估計連我們這些普通人喝不到的那幾斤頂級大紅袍,你都能喝到吧”五爺被氣的有些無奈道,那最頂級的大紅袍自然只產于那幾顆母樹,每年只有幾斤的產量,全部都直供中央領導,普通人怎么能喝倒?不過林鎮北倒是真喝過,而且還有點存量,都是他每年去某位老爺子家里順的,老爺子有句名言叫,防火防盜防林鎮北。
  喝完茶,林鎮北恢復神態,看起來心無波瀾,他這種心性都是小時候被林老太爺強迫練出來,別人能沉進湖里,他能沉進海里,有位退下來的中顧委大佬說過,林鎮北天生適合從政,可惜選了這么一條路,真是糟蹋了苗子。
  “當年我就說過,踏上這條路的,沒有幾個人能夠善始善終,除非你遠離塵世逍遙而去,現如今這話我不知道你還信不信?”這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那會五爺想要退居幕后,開始挑選接班人,最終選出李公權,后來又選出譚鴻儒,他覺得自己能夠善始善終,但林鎮北從來不信,這些年他還真沒見過誰能善始善終,現如今在看,林鎮北這話一語成讖。
  林鎮北的話讓五爺有些感慨,一時不知道說些什么,計劃的再好也看不透人心,想當年他覺得譚鴻儒真心不錯,誰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越想他越來氣,也就越懷念李公權。
  或許是李公權不在,讓譚鴻儒徹底無所顧忌,才會有后來這一系列的事情,如果李公權還在,想來他不敢這么做,不管怎么說,李公權死死的壓著他。
  “現如今再說這些又有什么用,我以為我閱人無數,能看透譚鴻儒,可最后還是瞎了眼,沒想到他是狼子野心,這一切可悲可笑,只怪我咎由自取”五爺很是落寞的說道,有很多人恨這個糟老頭,有很多人尊敬又崇拜這個糟老頭,他有不為人知的兩面,有人說他太狠了,就跟他挑選的接班人一樣,不管是李公權還是譚鴻儒都是毫無底線的狠角色,跟他如出一轍,比如他將黃土家害的家破人亡,以至于黃土對他恨之入骨。但他也有另一面,老了以后他對兒女親人以及周邊的都不錯,特別是時常提攜年輕后輩,就像他挖掘出李公權和譚鴻儒一樣。
  林鎮北聽著這位八十多高齡老頭的糊涂話,沉聲道“難道你愿意就這么認輸?這可不是我認識的五爺啊”
  “認輸?林鎮北,你見過我認輸么?我這么多年來,哪次輸過,跟我同時代的都死了,就我還活著,如果說這是運氣,我估計你都不信”五爺聽到林鎮北的話,有些倔強道,這也是他僅存的尊嚴。
  林鎮北有些好笑搖頭道“那你告訴我,你怎么贏?”
  “只要你幫我,我就一定會贏,沒有你林鎮北辦不成的事,你要多錢我都給你,只要你肯開價”五爺溺水的亡命之人,緊抓著救命稻草掙扎道,說這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顫抖。
  林鎮北端起茶杯不緊不慢的品著這好茶,苦笑道“五爺,時代不同了,如果說你是牽扯到官場的某些紛爭,我倒是可以幫你,但這種事,我真沒什么興趣,你就算再給我開個天價我都不會接手,這是我做事的原則”
  “你不幫我?”五爺有些惶恐道“你不幫我,那你來找我干什么,林鎮北,現在只有你能幫我啊,我們多年的交情,你不能看著我這樣啊“
  說到這,五爺又再次激動起來,感覺他的精神已經有些波動……
  “五爺,我都說過了,我來川渝是有事要辦,看在這些年交情份上才來看你,不然顯的我林鎮北不近人情,不過你似乎忘了剛剛我說過的話,我說你的事,人救不如自救”林鎮北不溫不火的說道,根本沒想插手這件事。
  五爺這時候才想到林鎮北剛說的話,但是他很是不懂的問道“人救不如自救?什么意思?”
  “五爺,你老了,思維也被局限了,既然譚鴻儒不按規矩來,你也可以不按規矩來,已經威脅到你生死存亡的時候,還用講什么仁義道德?”林鎮北繼續說道,他給很多人說過破局的法子,因為他總是跳出思維來考慮問題,比如現在。
  五爺還是有些不懂,或許是真老了,以前如果林鎮北說這樣的話,他絕對能想明白,所以繼續道“我還是不懂”
  林鎮北長舒口氣道“川渝這么大,林鎮北能只手遮天?何況現在,有人已經死死的壓住他”
  說完這句話,林鎮北此行的目的已經達到,也就沒繼續留在這里的必要,保不準再待會,那位忘恩負義的紅爺就要來了,林鎮北對他沒什么興趣,他向來對忘恩負義的人都沒興趣,人有時候做事可以不擇手段,但不能忘恩負義,這是底線。
  放下茶杯,緩緩起身,林鎮北帶著南宮離開,走到樓梯口的時候,對著姚木仁微微點頭,他不管五爺有沒有聽懂他的話,如果聽不懂,那他也活到時候了。
  從二樓到上車,整個路上沒人敢攔著他們,林鎮北和南宮揚長而去,不出意外有人跟著他們,不過林鎮北并不在意,直接上高速回成都,并沒打算在德陽待。
  這幾天在德陽的譚鴻儒趕過來的時候,林鎮北已經走了,雖然保鏢已經打過電話說林鎮北走了,但譚鴻儒還是回來了,他想確定是不是那個人。
  沒有著急著去見五爺,譚鴻儒先讓保鏢調出監控視頻,等到看到進來的男人時,譚鴻儒臉色微變道“果然是他”
  確定這位五爺故人是林鎮北后,譚鴻儒不禁有些心虛,他不知道林鎮北不遠萬里來拜訪五爺到底什么事,如果林鎮北要插手他和五爺的時候,譚鴻儒真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因為面對林鎮北,他實在無計可施。
  這就是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