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745 有點臉熟

第七百五十六章人救不如自救……(下)
  (求點月票)
  譚鴻儒軟禁五爺這件事,在川渝圈子已經人盡皆知,兩人現在鬧的不可開交,五爺對此異常的憤怒,可他的能力有限,已經被譚鴻儒完全限制住,所以無計可施沒有任何辦法。譚鴻儒使出的攘外必先安內之舉,確實讓他最近這段時間享受到一定的成效,元老們紛紛避讓他的此舉,生怕被清洗掉,只得低調做人避開風頭,誰也不敢跟他直接面對。
  所以此刻擋住林鎮北和南宮去路的自然是譚鴻儒的人,他們將五爺宅子的保鏢全部更換成自己人,差點就要練保姆仆人都要更換,要不是五爺以死相逼,譚鴻儒這才網開一面,除過更換保鏢,譚鴻儒更是屏蔽掉宅子的所有信號,包括切斷電話網絡線路,只剩下電視線路,可見譚鴻儒的措施多么的強硬。
  五爺有兒有女,剛開始他們對于譚鴻儒的舉動很是惱火,集齊元老派強勢對抗,可最終的結果卻只得低頭,元老們迫于譚鴻儒的淫威,逐漸退出,他們的能力有限,也不敢再和譚鴻儒斗,只得憋屈的退讓,于是就有現在這結局。
  林鎮北外面披著毛呢大衣站在后面,南宮穿著休閑裝走在前面,或許是天太冷,他這次也沒穿繡花鞋,穿著運動鞋,但那股氣勢有點咄咄逼人。
  “既然你們不通報也不讓路,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南宮沒心思跟他們廢話,讓就是讓,不讓那就動手,簡單明了。
  守住正門的有四個男人,帶頭的底氣十足道“兩位,你們知道這是什么地方么,就算你們認識五爺,沒有李哥點頭,我們也不能讓你們進去,對不起”
  “一群跳梁小丑”盤著頭發的南宮向前兩步,林鎮北想去的地方,還真沒幾個人能攔住,除非是那種進不去的禁地,至少在這里,沒人能攔住。
  沒等幾個男人反應過來,南宮已經悄然動手,她的身體十分敏捷,有四兩撥千斤的感覺,毫無征兆抬腿直接踢在最前面那個男人的側臉,整個雙腿成直線,說實話這個動作十分的漂亮,男人被強大的力量扭曲,在空中橫著砸在地上。
  其他三人根本沒弄清楚怎么回事,南宮已經一躍而起踩著左邊的男人肩膀飛了出去,在空中成一字馬將前后兩個男人踢飛,落地后順勢掃堂腿又將前面那個男人放倒,整個動作輕巧又流暢,完全是碾壓。
  幾個男人起來后根本不敢再動手,短短幾秒之內,他們連女人的招數都沒看清就被放倒想,顯然這是位高手。
  沒有人敢靠近,林鎮北搖頭一笑,邁著大步走進五爺的宅子,南宮走在后面,根本不擔心這幾個人在動手,因為在他們動手前,自己覺得能秒殺他們。
  宅子里面是諾大的花園,還有假山和噴泉,兩邊皆有兩層小樓,左邊住著保姆仆人保鏢等,右邊是健身房車庫電影院等等,五爺住在中間的三層主樓,以前五爺的家人也住在這里,現如今因為這件事,都已經搬出這里。
  林鎮北和南宮沒走幾步,正好碰見今天照例來看五爺的李文清,李文清洋洋得意的吹著口哨,因為他在德陽有位包養的瑜伽老師,每次回德陽都跟那老師膩歪在一起,想想那完美的身材和柔軟的身體,李文清內心就有些蕩漾不止,女老師在床上完全可以做任何高難度的動作,每次都把他折騰的好幾天才能緩過來,今晚自然又是一場惡戰,李文清準備再嘗試幾個動作。
  剛剛意淫完,李文清發現前面出現兩位陌生人,他自然沒有見過林鎮北和南宮,兩位陌生人的后面跟著門口的幾位保鏢,李文清臉色不悅道“你們是什么人?”
  “五爺的故人”林鎮北沉聲說道,那氣場真是強大。
  李文清感覺到眼前這兩位陌生人的不簡單,不禁皺起眉頭,畢竟他也是見過不少大人物的,普通不普通,一眼就能看出來。
  后面剛剛挨揍的保鏢生怕李文清事后怪罪,連忙說道“李哥,我問他們是誰,他們不說,我讓他們離開,他們也不離開,還直接動手”
  李文清攔住林鎮北和南宮的去路,惱火道“連我的人都敢打,我看你們真是活膩歪了”
  林鎮北搖搖頭繼續往前走,他是什么身份,眼前這年輕人又是什么身份,哪有資格跟他說話。
  林鎮北要往前走,李文清自然攔住道“告訴我,你們是誰?”
  林鎮北絲毫不理會他,李文清被惹毛了,這德陽還真沒幾個人敢這么無視他的存在,所以李文清毫不猶豫的伸手要攔住林鎮北,就在他伸手的時候,南宮已經再次出現在林鎮北的前面,猛的抓住李文清的胳膊,李文清的反應速度還算快,可面對南宮根本沒有勝算,南宮還是抓住他的胳膊,伸手就要去抓他的喉嚨,李文清哪會輕易認輸,抬腿就要襲擊南宮的下半身,同時另只胳膊攻向南宮頭部,南宮比他更快一步的,用肘部擊開他的另只胳膊,同時抬起膝蓋,左腿腳踝發力高高躍起,右腿膝蓋直接頂在李文清的胸口,兩人同時向后倒飛出去,下一秒李文清轟的一聲后背砸在地上。
  南宮左手抓著李文清的右胳膊,右手直接死死的鎖住李文清的喉嚨,膝蓋在壓在李文清的胸口,可以說李文清完敗,只要南宮想要他的命,輕松可以致命,但是南宮沒有,因為林鎮北沒有開口。
  已經往前走出數米遠的林鎮北頭也沒回的揮揮手,南宮立刻松開李文清起身,李文清這下低調了,知道來的這兩位絕不普通,可還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問道“能不能告訴我,你們是誰?”
  相比于開始,這次李文清的語氣要客氣的很……
  南宮冷哼道“北京,林家”
  李文清腦子不笨,何況是譚鴻儒的心腹,瞬間就聯想到上次李叔出事的時候,紅爺和五爺商量要去北京請某位大人物想辦法,當時開出的可是天價籌碼,那個男人貌似就是北京林業,難道說眼前這個男人便是那位林爺?
  李文清從來不會認為人生會有什么巧合,何況是這么巧的事,所以出于安全考慮,回過神的李文清想迫不及待的打電話給紅爺,掏出手機才想到這里沒有信號,于是極其狼狽的跑向外面。
  南宮沒有理會李文清的舉動,緊跟著已經向前走出很遠的林鎮北,繼續往前走……
  進入主樓客廳后,林鎮北正好遇到一位保姆,徑直詢問保姆五爺在哪,三十多歲的保姆以為林鎮北南宮是李文清的手下,沒敢遲疑,連忙指著樓上的方向。
  林鎮北淡淡一笑,便帶著南宮上樓,沒過多久便在樓上茶室找到五爺,茶室是開放式的,全部由紫檀和海南黃花梨裝修,門口站著跟著五爺好多年的心腹,也是位老頭,算是跟著五爺南征北戰混出來的,只不過他不像其他元老那樣,最后分的一份榮華富貴,想要頤養天年,他選擇繼續留在五爺身邊,直到兩人誰先去世,這才是真正的死忠。
  “五爺好雅興”站在門口的林鎮北沉聲說道。
  里面的五爺一臉憔悴,聽著古曲喝著茶有些心不在焉,聽到這句話后,下意識看向門口方向,只見門口站著他最想見的男人,五爺瞬間有些老淚縱橫道“林鎮北,你終于來救我了”
  這句話從一位見過不知道多少次大風大浪的梟雄口里說出來,實在是讓人感到心酸。
  林鎮北擲地有聲的說道“五爺,我不是來救你的,我只是和你來敘敘舊,至于你的事,我只想說,人救不如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