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743 北方來客上

(上)
  拉攏吳坤是趙出息在去年就已經提前下的一步棋,西安城里牛鬼蛇神不少,但真正能說得上話的也就那么幾位,趙出息認識的不多,能攀上關系的也不多,最重要能壓住徐少卿和周斌的更不多,所以吳坤是最好的選擇,從實力上他能壓住周斌,從背.景上他絲毫不弱于徐少卿,最重要他跟這邊有聯系,所以是最好的選擇。
  以趙出息如今的本事,周斌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不過是六叔旗下的走狗而已,雖說這條狗快要當主人了,但趙出息真正的目標是徐少卿,兩個人不能分開對付,不能打草驚蛇,得要一擊必中,所以趙出息才不那么的著急。
  每個人所作出的選擇都是出于人性的條件反射,吳坤的選擇也不過如此,趙出息最大的優勢就是對人性的把握,所以他摸準了吳坤的套路,有點跟趙出息所想劇情不同的是,趙出息本想著先試探后再循循漸進,倒沒想到吳坤當斷立斷,直接毫不猶豫的說肯定會幫忙,但他所說的幫忙是有限度的,那就是我可以幫你除掉周斌,至于徐少卿我能幫的不多。
  由此可見,吳坤很聰明,縱然只是這么做,他也會讓趙出息感激,以此來達到他跟趙出息進一步合作的可能性。
  趙出息不擔心暴露自己,如果蘇西洛真沒有告訴徐少卿關于自己一切,徐少卿他們很難查到自己,畢竟趙出息的所有身份信息都是到成都后來更改的,他也不擔心吳坤會出賣自己,因為這根本沒可能。
  晚飯結束后,趙出息本來還想安排別的活動,不過吳坤帶著老婆出來,不可能出去鬼混,所以也就點到為止,趙出息送他們上車,目送他們離開季悅的會所。
  吳坤幾人走后,趙出息望向旁邊的黃土道“多跟吳坤接觸,我真要回西安報仇,肯定得需要他幫忙”
  “放心吧,我和芙蓉姐都跟他保持著聯系”黃土如實說道,趙出息安排的事情,他不會敷衍,一直都全力做到最好。
  趙出息等人沒著急著離開,趙出息點根煙抽,問道“西安那邊情況怎么樣?”
  “沒有什么異樣,只是蘇家的蜀都集團正在逐漸撤出西安,他們已經開始變賣手中項目”黃土沉聲回道,關于蜀都集團,他們一直密切關注著。
  趙出息所有所思道“看來蘇秦真的動手了,有意思有意思,黃土,改天晚上請蘇秦出來喝酒,總不能辦了事不給點獎賞,你說是吧”
  黃土淡淡點頭,知道該怎么去做……
  吃完飯沒有別的活動,這會時間還早,趙出息帶著周易馬成才離開季悅會所,臨走時給季悅打過招呼,這風騷的女人沒少給趙出息拋媚眼。
  趙出息沒著急著回六號別墅,齊思給他發過微信,說到家又要喝湯,等著他回來陪她散步,趙出息回了條等會就回去,乖乖喝湯。
  趙出息的目的地是川大,正好晚上沒有其他安排騰出時間,趙出息這才直接前往川大校園,得安慰安慰那傷心的姑娘,不然她心里會留下疙瘩。
  趙出息到川大校園后,直接來到裴卿宿舍樓下,周易和馬成才都躲的遠遠的,保證在趙出息在他們視野范圍內卻又不打擾趙出息就行。
  趙出息給裴卿打電話,本來還想騙她下來,然后給她個驚喜,后來想想作罷,還是如實說吧,電話很快接通,趙出息沉聲道“我在你宿舍樓下,下來吧”
  趙出息明顯能感受到那邊的詫異,隨即電話便掛斷,趙出息好笑,都不知道是不是這丫頭接的電話。
  這會才不到十點,宿舍樓下人來人往,學生們剛剛玩鬧結束準備回宿舍休息,趙出息站在路燈下面,比較顯眼,由于晚上見吳坤,所以穿的比較正式,在校園里很難見到這種穿著打扮。
  兩分鐘后,在宿舍剛洗完澡正在敷面膜的裴卿急急忙忙的跑下樓,站在宿舍樓門氣喘吁吁的尋找趙出息的身影,很快便發現路燈下的趙出息,又跑向趙出息,長發飛舞的樣子真是充滿青春的氣息,讓趙出息忍不住盯著看。
  這哪像平時淑女的裴卿,明明就是女漢子,她確實沒想到趙出息會來,聽到趙出息的話后嚇了一跳,差點把手機都摔了。
  趙出息扶著臉色紅潤的裴卿,看著她彎腰大口喘氣,胸前起伏不定,忍不住訓斥道“跑的這么著急干什么,要是摔一跤怎么辦?”
  裴卿想說話,可氣先緩不過來,趙出息就繼續說道“穿這么少不怕感冒,怎么頭發還是濕的?”
  說完趙出息就把自己外套脫掉披在裴卿身上,誰讓這妮子只穿薄毛衣就跑下來,這會晚上還挺冷的。
  “你怎么來了?”終于緩過氣的裴卿有些激動道,因為趙出息的電話她整天都沒有任何心情,又因為趙出息的電話,讓她如此狼狽,女人愛上一個男人,所有的喜怒哀樂都跟他有關。
  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先把衣服穿好,感冒怎么辦,怎么這么慌慌張張的?”
  裴卿沒有反駁,聽話穿好趙出息的外套,本來還生趙出息的悶氣,現在見到趙出息,什么都沒有了,女人啊,真是奇怪的動物。
  “你不是有事么?”裴卿這才想到趙出息下午的電話,有些幽怨的說道。
  趙出息低聲回道“這不是剛忙完,怕你生氣就過來了”
  “我哪有那么小氣?”裴卿小聲嘀咕道,又像是掩耳盜鈴。
  趙出息冷哼道“還沒生氣,下午直接都掛了我電話,長本事了,跟誰學的,這可不是我以前認識的裴卿啊”
  “那你怎么不告訴我,你結婚的事情?”裴卿理直氣壯道。
  趙出息知道裴卿肯定會問這件事,頭疼道“我該怎么說?對于你來說,這注定是不公平的”
  “你覺得我會鬧?”裴卿鼓起勇問道,她從來沒有這么大的勇氣說這樣的話,特別是在趙出息面前。
  來來往往不少學生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人,以為是小情侶在吵架……
  趙出息搖搖頭說道“我沒有覺得你會鬧,只是讓我去告訴你,我要結婚了,這對你是一種傷害,我做不到。
  “你真是這么想的?”裴卿有些不信道,或許她最近這段時間想的太多,又聽別人說的太多,動搖了她的一些想法。
  趙出息有些自嘲的笑道“裴卿,你覺得我是什么樣的人?如果你是在懷疑我,那你可以考慮清楚,你是好女孩,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聽到趙出息的話,裴卿有些觸動,不禁紅了眼睛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你在趕我走么?”
  “我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想讓你想清楚一些事,我趙出息不是那樣的人,我對你們本就有愧疚,如果再讓你們覺得我是這樣的人,那又何必呢?”趙出息苦嘆道,裴卿在他心里,一直是乖乖女,靜若處子遺世獨立,他喜歡的就是裴卿身上這種味道,如果她覺得委屈,如果她覺得自己不是她所想那樣,趙出息從來不會強求別人。
  說完這些話,趙出息或許也有些激動,不禁連續的咳嗽幾聲,或許是病根還沒徹底好,這會有點冷的原因。
  裴卿猛然驚醒,覺得自己有點亂了陣腳,連忙拍著趙出息的后背著急的說道“對不起,我錯了,我再也不這樣了”
  趙出息搖搖頭笑道“沒事,我沒怪你,外面太冷了,我送你進去吧”
  裴卿突然一把抱住趙出息,委屈道“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是想知道你心里有沒有我,你別不要我”
  這下路過的學生就不禁盯著趙出息,以為趙出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趙出息嘆氣道“我沒不要你,只要你愿意陪著我走下去,我就不會說這樣的話,裴卿,聽話,外面太冷了,趕緊進去吧,我明天再來找你”
  “真的?”裴卿松開趙出息,淚眼朦朧道,她什么時候如此失態過?
  趙出息點頭道“真的,我怎么會騙你,好好睡一覺吧”
  裴卿也不好再說什么,生怕自己再說錯話讓趙出息生氣,只得由著趙出息把她送回到宿舍樓里,臨走將趙出息的衣服還給他。
  趙出息望著裴卿進去的背影,無奈苦笑,她能理解裴卿為什么會這樣,只是因為在乎,如果不在乎,又有什么能讓人流淚呢?
  回到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齊思還沒有睡,最近晚上齊思總是讓趙出息陪她睡前散散步,趙出息已經把這當成自己必備的任務,所以洗澡換衣服,趙出息帶著齊思在蔚藍卡地亞的湖邊散步,齊思挽著趙出息的胳膊,路燈下兩人不緊不慢的走著,寒風微冷,天上繁星點點,月光和路燈在爭輝,從此刻似乎能看到幾十年以后的他們,只不過那個時候,他們白發蒼蒼,他們步履蹣跚,他們后面可能跟著跟屁蟲。
  清晨,陽光明媚,今天是難得的好天氣,趙出息要帶齊思去獄中看簡姨,黃土和芙蓉都跟著去,而同一時刻,林鎮北的龐巴迪挑戰者850也降落在成都雙流國際機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