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4 誰是羊誰是虎


  第七十章丑媳婦見公婆?
  奈何是周末晚上,大唐新樂匯這邊人比較多,一直打不到車,趙出息和蘇西洛足足等了半個小時依舊沒坐上車,趙出息不禁懷疑自己今天出門是不是踩屎了,人品怎么這么差。蘇西洛本想給耿師傅打電話,后來想想還是放棄,畢竟已經是晚上,耿師傅有自己的生活,蘇西洛不禁后悔來西安沒買輛車,她在成都有輛生日老爸送的瑪莎拉蒂GT,其實她不怎么喜歡開車,在成都家里有自己的專職司機,在西安公司也有司機,何況現在城市每到上下班高峰期堵的跟下水道似的,自己開車完全是受罪,至于車,她則喜歡粉紅色的賓利歐陸,琢磨是不是要等南門國際公館這個項目順利開盤后買一輛送自己?
  趙出息瞅見這樣下去估計等到明年八月十五都沒車,想想問道“你不介意坐公交?”
  趙出息一提醒,蘇西洛這才回過神,沒出租車可以坐公交啊,她以前在英國留學的時候便是坐公交車去學校,雖然很多學生都喜歡自己開車往返學校,至于國內的公交,在成都小時候坐過,后來就再也沒坐過。
  “我以前在英國留學便是坐公交往返學校,有什么可介意的,你真以為我是千金大小姐,連個公交都不能坐?你知道坐哪路?”蘇西洛秀眉冷對道。
  只能坐公交,趙出息也不多話,帶著蘇西洛直奔公交站牌,蘇西洛穿的是高跟鞋,走的有些慢,正如趙出息預料的,公交站牌站滿了人,大家都在等車,蘇西洛沉聲問道“怎么這多人?”
  趙出息好笑道“打不到車,難道走回去?”
  蘇西洛想想也是,瞪了眼趙出息,顯然這話是在嘲笑自己。沒過一會,公交車便來,趙出息一看,我勒個去,車上的人真特么多,似乎大家都是往那個方向去的,車還沒停穩,便一哄而上,趙出息瞅見蘇西洛還在發呆,轉頭喊道“你還愣著干嘛?”
  蘇西洛小聲道“這么多人,我們還是等下趟吧”
  趙出息不禁惱怒道“等個屁啊,等到最后一趟還是這么多人”
  二話不說,趙出息一把拉住蘇西洛猛的沖向人潮中,不忘提醒蘇西洛拿好自己的包,生活中處處有學問,這擠公交也是門藝術活,怎么擠,往哪擠都是有科學依據的,趙出息往返山水情這段日子早已經總結出自己的經驗,南門站那可是從鐘樓過來的車,任何車經過鐘樓絕對是人滿為患。趙出息奮進全力才拉著蘇西洛擠上車,刷完公交卡后便繼續往里面擠,以趙出息這身體素質,雖千萬人,唔亦能擠開一條康莊大道。蘇西洛任由趙出息拉著自己往前沖,這么多人讓她不禁有些恐懼,說實話,她真沒有坐過這么多人的公交車,有些后悔跟著趙出息擠公交。
  終于擠到后車門偏后位置,趙出息狠狠的喘著氣,真尼瑪是體力活,再瞅瞅后面的蘇西洛,已經被人群擠成肉餅,或許是罕見如此大美女坐公交,手上還提著不知是真貨還是A貨的GUCCI女包,一群沒見過世面和美女的屌絲流氓變態們不約而同的往蘇西洛身邊靠,趙出息哪能讓這幫兄弟得逞,再次用力將蘇西洛扯進自己身邊,整個人包圍著蘇西洛,蘇西洛幾乎是被趙出息抱著,另一側則是座椅的人,蘇西洛有意無意的往座椅方向靠。
  “早知道這么多人,我寧可等出租車”蘇西洛皺眉幽怨道,頗像位深居閨中的怨婦。
  趙出息鄙視道“可以啊,現在你完全可以下去等出租車,希望我到的時候你也到”
  “趙出息,你再說一遍試試?”蘇西洛本就煩躁,聽到趙出息的冷嘲熱諷,怒目相視道。
  趙出息嘿嘿笑道“你讓我說我就說啊,你以為你是誰啊”
  “我是你老板,惹怒我我開除你,你能離我遠點么?”可能是感覺到兩個人這么近距離接觸,蘇西洛命令道。
  趙出息嘟囔道“行啊”
  說完便轉身打算離開,周圍的人不禁竊喜,蘇西洛意識到自己犯錯,現在趙出息是她唯一的救星,連忙拉住趙出息道“我讓你走你就走,你聽不懂人話是不?”
  神邏輯?
  趙出息真不知道眼前這平時在公司看似女強人此刻的腦子是怎么轉的,這尼瑪你讓我離你遠點,我離你遠點你又把我拉回來說我聽不懂人話,勞資里外不是人,好男不跟女斗,趙出息只能忍著。
  過一會,蘇西洛那半彎腰的姿勢實在難受,只得直起身,這下和趙出息幾乎是零距離接觸,差不多是被趙出息抱著,吐氣如蘭外加嬌羞的樣子不禁讓趙出息心癢癢,趙出息生怕自己小弟龍抬頭,忙念南無阿彌陀佛靜心。蘇西洛里面穿著V型的針織衣,由于酥胸高挺,從趙出息的角度正好瞅見里面的風景,趙出息雖默念南無阿彌陀佛,可眼睛還是不由自主的瞅向那里,這就是男人的本性。
  蘇西洛能感受到趙出息眼神的侵略性,抬頭怒道“再看我挖掉你的眼睛?”
  趙出息小聲嘀咕道“切,又不是沒看過”
  蘇西洛不由自主想到那晚雨夜迷離,罕見害羞不好意思低著頭再也不敢反駁,整個頭埋在趙出息的胸膛,周圍人群眼神奇怪的盯著明顯屌絲樣的趙出息以及絕對能打八十五分以上的蘇西洛,這年頭難道美女都喜歡屌絲?
  趙出息像是斗勝的公雞,故意一只手摟住蘇西洛的肩膀,瞇著眼睛笑著,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就差說,我是屌絲我驕傲,不服來打我啊……
  醫院里,年老卻未老眼昏花的老太太心不在焉的刺繡,這醫院待的她實在是受不了,要不是趙出息和二胖堅持等醫生放話才出院,估計她第二天就回和平門里小區。出四九城,一路往南再往西最后北上,老太太帶著二胖走過十九個年頭,西安是他們落腳的最后一座城市,老太太總是說在老林家的大宅里面待了大半輩子,連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樣子都差不多忘記,卻沒想到臨死前自己還能走遍大半中國,這生活還真是跟她開了個不大不小的玩笑。
  “三無,哪天奶奶要是一睡不醒,你一定要把奶奶和你爺爺葬在一起,你爺爺在下面孤獨了這么些年,奶奶心疼”心煩意亂,老太太便不再刺繡,放下手中的東西,抬頭對著瞇著眼睛的二胖低聲道。
  二胖睜開眼睛面無表情道“奶奶,出息不準你說這話”
  “你這孩子,現在出息說什么你就什么,這不是出息不在這么?”老太太搖頭好笑道。
  二胖很認真的說道“奶奶,我知道你總歸有一天要離開我,你放心,哪天你要真走了,我便帶著你的骨灰走回林家大院,我倒要看看,都這么些年了,誰還惦記著林家,正如奶奶你說的,林家欠的,該還的也都還的差不多了,現在,只有他們欠林家的”
  老太太不說話,三無是林家最后的命脈,兒孫自有兒孫福,她能做的該做的都已經做了,以后剩下的路,只有靠他自己走下去。
  趙出息和蘇西洛擠了足足半小時公交,還好走一半的時候旁邊的人下車,趙出息連忙將蘇西洛推到座位上,生怕別人搶占,到大差市后,蘇西洛在醫院旁邊的水果店買了些水果,兩人提著進醫院。走進樓道的時候正好碰見這幾天和趙出息關系已經熟絡的護士,護士姐姐故意打趣道“女朋友?”
  趙出息有意不說話,沉默便是默認,至于蘇西洛,則懶得理會趙出息這種小把戲……
  推門進去,老太太和二胖剛說完話,轉頭兩人同時盯著站在趙出息旁邊的蘇西洛,二胖瞅見蘇大美女,嬉皮笑臉的傻笑,老太太的眼神則停留在蘇西洛的臉上。
  趙出息忙介紹道“奶奶,這便是我給你常說的蘇總”
  趙出息這句話的潛臺詞是,奶奶,你交代的任務我終于完成了,蘇西洛淺笑道“奶奶,聽出息說你住院,我順便路過這里,便來看看你,二胖以前幫過我”
  說完蘇西洛又對著二胖笑著點頭示意,趙出息心中不禁鄙視,這尼瑪離的十萬八千里,怎么叫順便路過,是你專門來看望奶奶的。
  老太太面帶微笑,并未太過冷淡,揮手道“丫頭,坐”
  就在趙出息厚顏無恥打算坐在蘇西洛旁邊的時候,老太太卻突然說道“出息,你和三無去買白天我交代你的東西,讓蘇丫頭陪我說會話”
  趙出息目瞪口呆,有些意外,可還是帶著一臉疑惑起身和二胖出去,剛出病房,趙出息便問道“二胖,奶奶這唱的是哪一出?”
  二胖哈哈笑道“丑媳婦見公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