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736 最后的歸宿下

保鏢搬來椅子后,林鎮北便示意幾位坐下,周易沒坐還是站在趙出息背后,這也算表明自己態度,所以最終坐下的只有趙出息徐林以及兩位林家男人,那位身世背.景都比較復雜的南宮走到駕駛艙,告訴船長可以出海了。
  于是這艘奢華大氣的阿茲慕游艇向著遠方而去,南宮吩咐服務員端來水果和威士忌,隨后便站在林鎮北的背后,有意無意的打量站在她對面的周易,三無說周易是高手中的高手,南宮真想過過招,見識見識什么叫高手,畢竟她也不弱,曾經可是給中央警.衛.局當過教官。
  “你們的事情,三無年前回北京已經給我說過,你們想做什么,我心情很清楚,說實話我不怎么支持這種商業模式”林鎮北作為紅頂商人,他可是正兒八經摸滾打爬過來的,不是那種倒賣批文出身的紈绔公子哥,他是時代的弄潮兒,依靠自己的優勢,選擇優秀的合作伙伴,緊抓時代的命脈和國家宏觀政策,每次都踩準點入場,才有今天這種隱藏在水下的商業大廈。
  趙出息有些不解的問道“林叔,這個我有點不清楚,你為什么不支持這種商業模式?”
  面對林鎮北,趙出息雖然有種距離感和陌生感,但是或許因為林鎮北也是林家人,其實他內心對林鎮北并沒什么抵觸,相反很信任。
  “這個你可以問問徐林,他可是被稱為鬼才,在商業模式探究和資本運作方面造詣頗深”林鎮北看向徐林,淡淡說道,徐林當年最拿手的便是資本運作,可惜卻沒有實體經濟的支撐,這種靠錢玩錢再生錢的游戲,只要稍微用力,資金鏈斷裂就會全線崩潰,當年玩的最好的,不就是德隆和中財系那幫人,現如今呢,再深的背.景,再遙遠的過去,都能給你深拔出來,這些年林鎮北見識太多了。
  海面雖說風平浪靜,但天氣預報說今天有陣雨,現在天邊已經不斷聚集烏云,這樣的天氣出海倒是有意思,不過不可能離海岸線太遠,船長控制著距離。
  徐林被林鎮北質問,并不著急,能見到四九城有名的紅頂,徐林這次三亞之行不虧,以前他們那個圈子根本就被這幫人瞧不起,越往后越是如此,對于那幫人來說,人家都是有底蘊講出身的主,他們不過是草根逆襲走狗屎運,很難融入那個圈子。
  “確實,這種商業模式對國家金融環境來說,隱藏著巨大的風險,美國以及歐洲以往的金融危機,往往都是從這些企業公司開始的,而后如同多米諾骨牌那樣,造成連鎖性崩塌,這才有后來美國金融金融分業經營的政策,但如今世界經濟的大環境是全球金融一體化、自由化,美國以及西方國家的金融業都早已經從分業經營再次回到混業經營,只有這樣的政策才能實現經濟的繁榮展和資本的利益最大化,這也是為何o8年金融危機時,風險也是來源于這種混業經營的大財團,可為何美國以及西方國家并沒有禁止,相反卻在完善監管規則和制度”徐林底氣十足的說道,他對全球金融展歷程心知肚明,而如今是混業經營和金控集團的大浪潮,政策也在這方面逐步開放,所以他們得搶占先機。
  “可是你很清楚,我國的金融政策和游戲規則尚不健全,混業經營是一直都慎之又慎,如果金融政策完全開放,很有可能釀成大的風險,而我們投資向來是要避開這種規模性不可預知性的風險”林鎮北臉色平靜道,趙出息似乎能感覺到他的立場,他不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而是站在國家的立場。
  林鎮北似乎在辯證一件事,既然如此,徐林就樂意奉陪,回道“我明白,正如同改革開放初期我國也曾有過金融混業的一段時間,那個時候確實釀成很大風險,出現很多事情,而后一直執行嚴格的金融分業制度,直到今天這種制度才慢慢松開,林爺也可以看到,這種政策放開后,保險、銀行、證券等等金融機構的迅展,所以國家宏觀政策層面,是支持這種的,畢竟我們的企業要展,必須要有強有力的金融層面的支持,這就像年輕的孩子,總不能一直是溫室里的花朵,如果不出去闖蕩,怎么才能成為男人?”
  “如今都在成立金控集團,以為照辦安邦、平安的模式,就能踩準國家的意圖,但安邦和平安,又有幾個人學的來?”林鎮北不以為然道,誰不知道安邦和平安背后的利益集團,他還能不知道?別人都能做到,他為什么不去做,他在避諱這種政治風險,太過高調往往不是什么好事,吃相太難看,很容易被人打臉。
  徐林笑瞇瞇的說道“所以我們才來找林爺,林爺有我們所需要。金控模式其實就是變相的混業模式,大家都在搶占有利位置,中信、光大、民生等等這些金融業巨頭,不都是如此再做,我們的企業以及財團想要再國際化中競爭,這肯定是必然前進的方向”
  “可如今在這方面有野心的財團那么多,我又為什么要選擇你,我完全可以拉幫結伙自己搞起來,這并不難,而且我有你們都沒有的資源,我可以直接接觸到政策,比你們有先天性優勢”林鎮北直接拋出底牌說道,是啊,他為何要和趙出息徐林合作?
  林鎮北這么一說,徐林就有些無言以對,也確實,這是林鎮北的底氣,他有資格這么說大,不過徐林還是爭取道“林爺說的是,林爺可以選擇和別人合作,也可以選擇自己做,但我們有頂級的團隊以及各種優勢,所以我們才來和林爺談合作”
  “這些你覺得我在乎么?”林鎮北悻悻笑道,根本沒把徐林最后的話當回事。
  趙出息沒想到會談的如此直接,而又如此的僵,插話道“林叔,你可以考慮考慮,我們沒有說你必須和我們合作的意思”
  二胖也微微皺眉,難道林鎮北拒絕?
  林鎮北繼續道“你們的優勢,也是別人具有的,如果我們合作,我至少得有理由去說服我的合作伙伴以及股東投資你們,不管我的錢還是別人的錢,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誰都得掂量風險”
  徐林擲地有聲的說道“我們有這個能力和信心,讓你們獲得最大利潤和回報”
  “畫大餅并不適合我”林鎮北毫不猶豫的拒絕。
  徐林本就知道林鎮北不好忽悠,這男人可是老狐貍啊,有些不悅道“林爺的意思,沒得談了?”
  “徐林,不要這么沒有底氣,那我想問問,如果我和你們合作,我的付出和投資,能占多少股份?”林鎮北已經觀察道,徐林顯然已經沉不住氣,也是,如果能拉攏到他入伙,西蜀控股將占據絕對優勢,迅展起來,如果沒有,他們的展將會很緩慢,自己擁有的不僅僅是政策和資本,還擁有著龐大的人脈關系網,可以讓西蜀控股迅拓展業務,攻城拔地。
  “這要看林爺的興趣”徐林并沒有松開,他必須保證西蜀集團的利益,不能喪失控股權。
  林鎮北搖搖頭道“你們沒有誠意,還是想優先保證你們的利益”
  “林爺,你可以成為第二大股東,這是我們的底線”徐林直截了當道,知道跟林鎮北說太多,他都知道自己想說什么,想要什么想做什么,這就是這個男人的本事,不是普通人。
  林鎮北看眼面無表情的二胖,知道這小子心里在嘀咕,如果自己拒絕,肯定會埋怨自己。同時,林鎮北又看眼趙出息,這個男人心里肯定也很緊張,不過至少表面表現的很冷靜。
  徐林見林鎮北笑而不語,于是道“林爺可以給個明白答案,如果林爺有興趣,我們可以繼續談,如果林爺沒興趣,我們今天就當拜訪林爺,畢竟能見到林爺這樣的大人物,也算有幸”
  “徐林,你別給我來這套,你的經歷我很清楚,當年你也不簡單啊,能讓蔣文茜愛的死去活來,又敢去追于晗,你什么樣的人物沒見過?”林鎮北臉色微變,很不善的說道。
  徐林絲毫不避諱林鎮北,笑道“我差林爺還很遠?”
  “那自然,我林家在四九城耕耘數百年,又是你能比得上?”林鎮北擲地有聲的說道,老林家祖上,歷經明末、清、軍閥混戰、民國、抗戰再到今天,從來沒有離開歷史的舞臺,這份根基,能是外人可比的?
  徐林知道老林家的根基,這是連那些紅色子弟都無法比擬的家族歷史,何況是他,所以只是笑笑道“看來,林爺是拒絕合作了”
  趙出息沒想到氣氛會突然急轉直下,林鎮北這態度顯然有些不善,不知道怎么回事?
  林鎮北這時候呵呵笑道“不不不,我拒絕你,但我不拒絕趙出息,所以,我答應合作,從你們沒有來這里,從三無給我開口,我就已經答應”
  “為什么?”眾人震驚不已,連二胖都有些不理解,唯獨南宮明白,所以趙出息徑直問道。
  林鎮北看向趙出息,好笑道“為什么?不為什么,只為我替林家還你一個人情,這么多年過去,你問問四九城,只有別人欠林家的份,哪有林家欠他別人的份,林家不欠任何人”
  林家不欠任何人,林鎮北這句話聲如驚雷,代表著老林家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