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733 打了就打了

(上)
  自古以來,不管是英雄還是梟雄,他們的身邊從來不缺少紅顏知己,很簡單的道理,紅顏們向來只喜歡這種頂天立地的男人,也只有他們配擁有這種紅顏,這些大人物大多擁有人格魅力,能徹底征服美人,你讓村西頭賣肉坐擁嬌妻美妾,先不說他養得起養不起,他又憑什么讓美人投懷入抱?
  世道再怎么去變,有些東西還是亙古不變的……
  趙出息和齊思這個漫長的吻結束以后,圍觀的群眾響起熱烈的掌聲,叫好聲不斷,美女們也都激動不已,她們向來容易被這種場面所感動。
  該走的程序走已經差不多結束,只剩下趙出息抱起嬌妻上車,就在趙出息準備抱齊思的時候,以二胖為首,蔣開山黃土等人同時喊道,出息,趙哥……
  趙出息回頭看向眾人,知道眾人在擔心什么,畢竟他肩膀的傷還沒徹底好,眾位美女一臉疑惑顯然不解,你們要干嘛?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放心吧,我沒事”
  趙出息微微用力便將齊攔腰抱起,雖然已經懷孕,但齊思根本不重,由于常年鍛煉,所以一直保持在九十到一百之間,這對于趙出息來說,似乎沒什么難度,齊思緊摟著趙出息的脖子,手里捧著鮮花,含情脈脈的看著趙出息,隨即將頭靠在趙出息的肩膀。
  葉馨在旁邊護著,將拖地婚紗裙擺抱住,同時也謹防齊思走光,眾人連忙閃開讓趙出息出去,蔣開山和黃土緊跟著,如果趙出息肩膀受不了,也好能應對。
  從樓上主臥到門口,趙出息并沒有出現什么異樣,順利將齊思抱進婚車里,代表著喜慶的鞭炮聲再起響起,伴娘伴郎以及賓客們上車,幾分鐘后,眾人出發回柏悅酒店,西山渡別墅這邊,自然有人打掃殘局。
  主婚車勞斯萊斯幻影上,御用司機周易穩穩開車,趙出息坐在副駕駛上,后面坐著新娘齊思和舅媽顧唯,舅媽顧唯坐主婚車上自然是規矩,今天的顧唯穿著白色的禮服,本就漂亮又懂保養的她今天根本不比那些年輕女人們差,也難怪能生出潘曉曉那樣的寶貝女兒,不過想當年潘岳剛也是風流才子,有本事有能力又勤奮吃苦,正因為這樣,顧唯才選擇潘岳剛。
  齊思終于出嫁了,顧唯有感而發道“出息,齊思,舅媽真心希望你們以后要幸福,不管經歷多少風風雨雨,都要相知相伴,白頭偕老”
  “舅媽,放心吧,我一定會照顧好齊思”趙出息點頭笑著回道,如果給不了齊思幸福,連他自己都無法答應。
  敏感的齊思皺眉道“舅媽,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顧唯拉著齊思的手道“傻丫頭,舅媽能有什么心事,你結完婚,下來就該劉臨了,看著你們都長大成家立業了,我們這些大人也就放心了”
  “舅媽”齊思有些感動道。
  二十分鐘后,車隊終于再次回到柏悅酒店,不過這次沒有走正門,而是走側門到別墅客房那邊,直到停在別墅客房樓下。
  外面鞭炮齊鳴歡迎著新人,賓客們也都在這里等候多時,大家手里拿著噴花以及花瓣準備著,伴娘伴郎們也都迅速下車加入隊伍,宋青瓷和李青衣并肩站在邊緣位置,望著這場面,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勞斯萊斯停穩后,趙出息并沒著急著下車,等到伴郎伴娘們都過來后,這才深呼吸下車,眾人歡呼聲不斷,有人已經迫不及待的釋放兩三個噴花助興。
  新娘要下車,主家必須得給紅包,也算是添彩,這發紅包的自然是胡雨嘉,畢竟她是趙出息的干媽,代表著趙出息的父母,笑面如花的胡雨嘉忙不迭出來,將紅包送上,紅包里有張銀行卡,上面是最吉利的數字,同時也給顧唯了一個大紅包。
  拿到紅包以后,趙出息就可以抱新娘下車了,等到顧唯下車以后,蔣開山給趙出息拉開車門,趙出息探身進去去抱齊思,等到將齊思抱出來以后,眾人的歡呼聲更大了,鮮花和噴花全部綻放,趙出息迅速將齊思抱緊別墅客廳里。
  跟在西山渡別墅差不多的規矩,趙出息要帶著齊思祭祖,相比于西山渡別墅祭祖的場面,此時的場面顯的有些嚴肅,因為要祭拜的是趙出息的父母,這會大多數人才知道,趙出息原來是孤兒,于是對趙出息愈發的敬佩,這也打破了很多人對趙出息的看法,畢竟外界對趙出息背.景傳過各種版本的謠言,只有少數人知道趙出息的真實故事。
  別墅靠窗的地方擺著張普通的桌子,上面有兩個牌位,寫著趙出息父母的名字,父親趙富貴、母親陳茉莉,前面擺著些祭品和香爐,趙出息和齊思都跪在這里,趙出息自嘲笑道“爹,娘,兒子今天結婚了,兒子知道你們在那邊肯定也一直操心這事,以后你們也就放心了,這漂亮的美女就是咱們老趙家的媳婦”
  對于母親,趙出息完全沒有任何印象,在他出生的同時,這位沒吃飽過也沒穿暖過,卻辛苦受累一輩子的女人就已經遠離塵世駕鶴而歸,趙出息腦海中有時浮現的記憶,也不過是鳳凰村村民給他說道后自己想象的,但趙出息一直堅信,母親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像茉莉.花那樣漂亮。
  對于父親,趙出息兒時的記憶也早已所剩無幾,唯一記憶深刻的便是,每次父親出山買草藥的時候,那厚重的背影,因為只要他回來,自己肯定會有好吃的,可惜的是,這位積勞成疾,在大山深處蹲守一輩子的男人,那次走后就再也沒回來過,連尸首都不知道在哪里。
  趙出息當年在鳳凰村,也憋著口怨氣,他不愿意說讓別人背后說,陳茉莉和趙富貴的兒子是窩囊廢,雖然他們早已不在,但趙出息也不想讓別人戳他們的脊梁骨。
  如今,他顯赫了,也出人頭地了,只是他們卻沒有福氣跟著享受,但趙出息知道,他們如同那些曾經在乎自己卻已經隨風而散的人們一樣,在天上看著自己。
  “爹,娘,我是咱們老趙家的媳婦,我叫齊思,你們放心,我一定會替你們照顧好出息”齊思學著趙出息的樣子說道,趙出息從來沒有說過他的父母,齊思也從來沒怎么問過,但她知道,趙出息的心里一直藏著他們。
  磕頭,敬酒,上香,整個經過也沒幾分鐘,卻讓人不禁感慨萬分,知道趙出息經歷的,不知道的,都會在這一刻,對趙出息有不同的認識。
  一個祁連大山深處的農民,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刁民,能走到今天這位置,本身就是一段傳奇……
  祭拜完趙出息的父母,趙出息帶著齊思回來給干媽胡雨嘉和老爺子敬茶,齊思做足小媳婦的樣子,老爺子不禁頻頻點頭,老爺子和胡雨嘉又再次掏出紅包遞給齊思。
  至此所有程序結束,只剩下最后的結婚典禮……
  柏悅酒店有塊專門供結婚的草坪,那里算是柏悅酒店風景最好的地方,草坪靠海的邊緣位置,有個圓形有眼的銀色金屬雕塑,婚禮的舞臺就擺在這里,經過兩天的忙碌,此刻這里已經成為童話和鮮花的世界,婚禮團隊總算沒有辜負趙出息掏的那些錢,參加婚禮的賓客無不贊賞。
  趙出息站在臺上,背后是他的伴郎團,還有主持婚禮的某位知名衛視主持人,主持人正在熱鬧的渲染著氣氛,趙出息對此卻沒什么興趣,只是笑意盎然的看著下面的賓客,都是兩家走的最近的親朋好友們,直到主持人說道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請出我們美麗的新娘時,趙出息這才回過神。
  旁邊的交響樂隊現場奏響婚禮進行曲,眾人看向那條白色的鮮花走廊最后面,今天力壓全場的齊思挽著爸爸齊建國的胳膊,緩緩走向這邊,后面是四個提著婚紗裙擺的花童,最后面是齊思的伴娘團。
  趙出息感覺有些恍惚,他一直盯著齊思,由遠到近,好像此時他眼里只有齊思,直到齊思最終停在他的面前,趙出息這才從齊建國的手里接過齊思,這是父親和女婿關于一個女人的交接儀式。
  音樂停下,婚禮主持人讓賓客用掌聲請出證婚人,當柳學仕出現的時候,趙出息有些驚訝,他真沒想到柳學仕會來,別說趙出息和齊思有點懵,在場認出柳學仕身份的眾人都有些懵,這可是堂堂四川省委組織部部長,眾人對于趙出息的背.景,又有了進一步的認識,沒有認出柳學仕的,自然不知道眾人為什么驚訝,只得詢問旁邊的其他人,得知柳學仕身份后,這才被鎮住。
  唯獨胡雨嘉和老爺子以及秦伯不驚訝,這是他們安排的,本來他們一直想誰來證婚,必須是有份量的人物,正好柳學仕到海南帶隊考察,于是他就成了最合適的人選。
  自然,趙出息和齊思的婚禮,相比于京西賓館蔣開山和蕭湘的婚禮份量要差太多,那天可來了不少部長將軍。
  “柳叔”趙出息和齊思連忙跟柳學仕打招呼,婚禮主持人也并沒有介紹柳學仕的身份,顯然是已經安排好的。
  柳學仕呵呵笑道“恭喜,也祝福你們”
  婚禮主持人示意柳學仕可以開始了,于是柳學仕用標準的官方語氣說道“趙出息,你愿意娶齊思為妻嗎?無論她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無論她將來身體健康或不適,你都愿意和她永遠在一起嗎?”
  趙出息擲地有聲道“我愿意”
  “齊思,你愿意嫁給新郎趙出息嗎?無論他將來是富有還是貧窮、無論他將來身體健康或不適,你都愿意和他永遠在一起嗎?”柳學仕又繼續問道齊思。
  齊思毫不猶豫的點頭道“我愿意”
  “我和大家在此見證你們的婚禮,請交換戒指”柳學仕沉聲說道,至此他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伴郎和伴娘連忙送來鉆戒,這是他們在巴黎挑選好的,鉆戒價值不菲,值數百萬大洋。帶上婚戒以后,主持人應賓客的要求,讓趙出息跟齊思接吻,兩人幸福的笑著吻在一起。
  隨后的程序就比較簡單了,主持人說了些過渡的話,便讓齊思和趙出息紛紛談談心里感受,現場的大屏幕放著兩人先前拍的婚紗照,引來無數羨慕聲,隨后又讓胡雨嘉和齊建國代表父母發言,緊接著是黃土和葉馨代表伴郎伴娘發言,本來伴郎該由二胖發言,但二胖主動讓給黃土,都是比較中規中矩的話,無非就是祝福新人,希望他們以后能幸福等等。
  最后最有趣的便是新娘拋花,也不知道是有緣還是注定,有些恨嫁的葉馨如愿以償的接到齊思拋出的鮮花,笑的花枝招展。
  至此,婚禮最主要的程序全部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