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729 群架

幾位四九城的紈绔大少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但由于遇到豬隊友,今晚這個虧他們還真得咽進肚子里,不占理的情況下,雙方大打出手最好的結果頂多是惡心對方,最壞的結果很有可能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曹誠踩人裝逼這么多年,深知一個道理,同等級踩人就要占理,占住理可以往死里踩,最后鬧再大,也無非是雙方搬出家長硬碰硬,到了父輩那個層面的玩法肯定不是這種low玩法,表面上他們道個歉認個錯無所謂,占便宜的占便宜,被踩的只能認了,但實際上暗流涌動,保不準在日后各種陰謀算計使陰招下絆子。
  曹誠和胡峰等人帶著馬天佑去最近的醫院檢查傷,這點小傷其實也不用去醫院,用冰塊敷敷臉擦點紅花油就行,氣不過的馬天佑給表哥打了個電話,最后換來的結果就是被表哥臭罵一頓,罵他沒點正行,在北京待的好好的跑三亞鬼混什么,還跟李青衣的朋友起沖突,真是吃飽沒事干。
  打完電話以后,馬天佑更是氣的不知道如何發泄憋屈,連旁邊的美女都沒興趣搭理,曹誠這時候站出來道“你被罵活該,你這么說,你表哥罵的肯定是你,誰都知道吳少要和李青衣訂婚了,他自然向著李青衣,你應該把矛頭直指那個趙出息和林三無,特別是趙出息,你沒瞅見他和李青衣曖昧的樣子”
  “我也覺得這兩人有點不對勁,保不準是什么關系?那個李青衣,裝什么圣女,還不想成為我表嫂,要不是她背后的李家,她這種女人,我表哥看得上,早特么被我上了不知道多少次”馬天佑對于李青衣愈發的仇視,如果不是李青衣給那幫人撐腰,他們也沒這么大的本事,還有那個蔣開山,回頭咱在北京城再玩玩。
  曹誠玩味說道“所以啊,你要這么說,如果你表哥遇到情敵,會是什么反應,如果你表哥可能已經被戴了頂綠帽子,會是什么反應,你可能不知道,去年在成都的時候,李青衣就跟趙出息在一起,當時她住在趙出息的別墅里,你還想知道怎么回事么?”
  “真的假的?”馬天佑半信半疑道。
  曹誠樂呵道“我還能騙你不成,不信你回頭自己找人查查就知道了”
  “我知道該怎么做了?”馬天佑捏緊雙拳,咬牙說道。
  趙出息等人回到別墅客房以后,不管是葉玄也好,還是吳道宇和小王以及賈繼恒,對于今晚的事情都有些抱歉,畢竟把大家算是好好折騰了一番,還和別人結下梁子。
  “師父,這都怪我們,給你惹麻煩了”葉玄屁顛屁顛的回話道,生怕趙出息責罵他。
  這事趙出息還真不能怪他,搖頭說道“沒事,畢竟是他們先挑的事,你們都回去休息吧,不早了,別耽誤明早的事”
  幾個人面面相覷,最后只得并肩離開別墅客房,將空間留給剩下幾位。周易和陳安逸也都走出別墅,站在別墅客房外面守著。
  眾人走后,蔣開山躺在沙發上,李青衣若有所思的盯著趙出息,二胖倒無所謂,他根本不怕曹誠等人所謂的報復,怕的只不過是來的不夠猛烈。
  “老蔣,你沒事?”趙出息首先關心蔣開山身體,只要沒受傷就好。
  蔣開山蠻不在乎道“我能有什么事,咱是軍人家庭出身的,格斗擒拿好歹會點,對付那幾個娘炮,還不是一個打他們三個?”
  趙出息懶得理會這貨在那貧嘴,回道“你沒事就好,那幾個紈绔大少到底什么背.景,我就認識那個曹誠”
  “都是靠著祖蔭父輩裝逼的傻逼,理他們干什么,他們跟我不在一個圈子,我身邊部隊家庭居多,曹家在政法委和中組部有關系,那個胡峰家在武警總部,至于馬天佑,青衣應該比我更清楚,董建我不知道,不認識,二胖認識,你問二胖”蔣開山語氣沉穩的說道,大概將曹誠和胡峰的背.景說了說,但沒具體解釋。
  趙出息聽后,再次頭疼起來,果真都是些紈绔子弟啊,一個個背.景牛逼哄哄的,自己以為自己已經很了不起了,可今天要不是蔣開山李青衣和二胖在,還不是被踩的一文不是?他們這些平民老百姓在這些人面前,真是太過渺小,所以自己還得不斷提升實力。
  “我跟吳浩然沒有任何關系”李青衣知道蔣開山為什么要讓自己解釋馬天佑的背.景,所以直截了當的說道。
  蔣開山略顯尷尬的咳嗽道“這個這個,青衣啊,我沒說你和吳浩然有關系,你這反應……”
  “那個吳浩然是不是你上次給我說的,要跟青衣訂婚的男人?”蔣開山雖然如此解釋,但趙出息還是很直接的將蔣開山賣了,李青衣聽到這句話后,臉色微變,二胖看向兩人的眼神也不禁有些玩味。
  蔣開山沮喪著臉道“你啊,真是豬隊友”
  “我知道,外面都在傳訂婚這事,但訂不訂婚,最終還是我說了算,所以你們也不用亂猜,真要訂婚,我會通知你們”李青衣冰冷著臉,情緒有些波動的說道。
  還沒等趙出息等人再說什么,李青衣已經直接道“如果沒什么事,我先回房間休息了”
  說完,李青衣就徑直離開別墅,回自己的客房去休息,趙出息很是不解李青衣的反應為什么這么大,蔣開山聳聳肩表示自己不知道,心里卻在揣測些什么。只有旁邊的二胖無奈搖了搖頭,有些東西真是陰差陽錯,或許只是緣分未到吧。
  趙出息搖頭嘆氣兩聲,回頭問道“胖子,那個董建你認識,他今晚背叛曹誠等人,會不會有麻煩?”
  “認識,林鎮北跟他父親是故交,見過幾次面”二胖沉聲解釋道,隨即又說道“選擇曹誠他們,會得罪我,進而影響到兩家的關系,選擇我,會得罪曹誠等人,權衡利弊總要有取舍,哪個損失小,自然會選擇哪個,人都是趨利避險動物,董建不笨,這也是最好的選擇。至于他們對付董建,這就不用你操心,董建也不是普通角色,既然他選擇我,他們要報復,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四九城天大水更深,遠不是他們這些孩子能夠折騰的”
  這話說的老氣橫秋,趙出息真不知道二胖從哪里來的底氣,難道他比曹誠那些更懂得怎么活在那片天空下?
  別說趙出息意外,連蔣開山聽到這句話后都忍不住瞪起眼睛,姑奶奶的,這大胖子到底啥身份啊,自己怎么沒半點印象,這也是蔣開山今晚最大的疑惑,能認識董建,又敢打馬天佑,更逼得董建選擇他而背叛曹誠等人,如果說大胖子要是沒有背.景,打死他都不信。還有,林鎮北這個名字怎么聽著有點耳熟,不行,回頭得好好問問別人,或者直接問趙出息。
  “你知道就好,我就不操心了,我也幫不上什么忙”趙出息真是頭大到不行,這些紈绔子弟的斗爭真不是自己能夠理解的。
  蔣開山覺得氣氛有些壓抑,半開玩笑道“你要操心的是,明天的婚禮”
  “得,管他的,不早了,我們趕緊休息吧,明天還得早起”趙出息打著哈欠伸著懶腰說道,對他來說,沒有什么事能比明天的婚禮更重要,這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個節點。
  于是三人直接上樓休息,今晚蔣開山和二胖陪趙出息,混亂的一晚也算是結束了……
  柏悅酒店總統套房里,林鎮北還沒有休息,林鎮北沒有休息,南宮自然也不會去睡,她會一直陪著林鎮北,絕對在林鎮北睜眼的時候她已經睜眼,林鎮北閉眼后她才閉眼。
  “我剛見到董建了”林鎮北在打電話,某位老爺子身體不好,林鎮北每天都會關心,他做事永遠都是那么體面,讓人沒有任何挑剔的地方,滴水不漏游刃有余。
  林鎮北微微皺眉道“董建?”
  “董晨的兒子”南宮解釋道。
  林鎮北這才想起來道“哦,老董家的小子啊,他怎么也在這”
  “不僅他在,還有幾個北京過來的小孩在,他們剛才在樓下,跟三無趙出息起了沖突”南宮將董建告訴她的事情,簡單明了的告訴林鎮北。
  “然后呢?”林鎮北隨口問道,并不當回事。
  南宮繼續道“三無打了那邊一位,吳法云的外甥,馬明騰的兒子,馬天佑”
  “怪誰?”林鎮北饒有興趣的問道,沒想到三無這小子倒是好脾氣,連吳法云的外甥馬明騰的兒子都敢打。
  南宮輕聲回道“董建說,不怪三無”
  聽到這句話,林鎮北也算是放下心來,直接揮揮手道“不怪三無,那打了就打了”
  林鎮北果真是林鎮北,一句打了就打了,就已經給這件事徹底定調……
  (最近碼字有點累,但更新速度還算穩定,刁民已經到了后半程,剩下的只是將前期挖的坑一個個的埋掉,我知道大家關心很多事,比如出息什么時候回西安,比如青衣怎么處理,哈哈哈哈,我就不告訴你們,你們來打我啊。噗噗噗,開個玩笑,青衣肯定會處理好,不會嫁給別人,只能屬于出息。至于回西安,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