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726 婚前單身夜下

(第二更,沒月票,不開心)
  至于雙方為什么大打出手,主要是都喝了酒,脾氣都有些沖,聊天嬉戲打罵的聲音有些大。事情自然不是蔣開山這邊惹起來的,以蔣開山這邊這群人的性格,他們顯然不會主動惹事,何況是在外地,又是趙出息婚禮前夜,怎么可能亂來。
  所以挑事的自然是曹誠馬少為首的這幫人,雙方隔著七八米距離,你們玩你們的,我們玩我們的,本身互不干擾,況且彼此又不認識,黑漆麻黑的也看不清對方是誰。曹誠那邊覺得蔣開山這邊有些吵,就破口大罵了幾句,也是,他們有這個底氣和實力,先不說幾位北京來的大少紈绔,光是這兩位地頭蛇都有這份能耐。
  被人指著鼻子罵,蔣開山這幫人又不是軟柿子,還能窩囊的忍著?自然要回應幾句,你們特么的比我們都還吵,那邊就操蛋了,兩個人過來找茬,語氣很不善的各種罵,都喝了酒誰都壓不住脾氣,葉玄和賈繼恒起身理論,兩句話沒說到一塊,那邊就直接動手了。
  被罵了,還被打了,葉玄和賈繼恒都徹底.火了,去尼瑪蛋的,啥幾把玩意么,毫不猶豫的還手,只是眨眼功夫就打了起來,那邊的馬少曹誠等人見打起來了,二話不說也跑了過來,蔣開山小王吳道宇自然不能讓葉玄和賈繼恒吃虧,起身支援,場面瞬間就大了,十幾個人你來我往的打了起來。
  幸好他們這邊有吳道宇和小王兩個練家子,都是刀口舔血混灰色世界的,哪是他們這幫被酒色掏空身體的酒囊飯袋能比的,三下五除二就撂翻三四個,不過那邊也有能打的,那個馬少身手不錯,至于其他人主要都是年輕人,脾氣沖不服輸,越挫越勇。
  直到感覺到這邊不對勁的黃土帶著小隊成員和柏悅酒店保安趕到,小隊成員和保安們直接上去將兩邊人馬分開,主要還是蔣開山他們看到黃土過來,識趣停手,所以很快就分開了,不遠處的陳安逸和周易這時也都趕了過來。
  “你們特么的是不是找死,連我都敢打,你們知道我是誰么?”宋汶被打的鼻青臉腫,有些氣急敗壞的喊道。
  這邊葉玄臉上也有點傷,回道“我管你特么的是誰,你敢動手,勞資就敢還手”
  “你們丫牛逼,那咱就陪你好好玩玩”宋汶壓不住火氣的喊道。
  曹誠也吃了虧,被吳道宇直接撂翻出去,陰森森的說道“今天這事沒完,既然你們這么能打,我就讓你們打個夠”
  “打電話給三亞公安局,罵了隔壁的,丫牛逼,咱特么看誰更牛逼”吃虧最少但還沒吃過這種虧的馬少也罵道。[八零電子書www.booksrc.net]
  蔣開山還好點,畢竟是軍人家庭出身的,有能耐有身手,他們當中也就葉玄和賈繼恒稍微吃點虧,其他人都好點,幸好范離和徐盛兩人找地方聊工作去了,不然這場面更大了。
  “草泥馬的,真以為你是天王勞資啊,打電話打啊,誰怕你誰是孫子”蔣開山對著馬少等人喊道,只是感覺對面這幫人好像有點臉熟,但腦子暈乎乎的,他根本沒多想。
  酒店保安部負責人這時候調和道“大家先消消火,具體怎么回事,我們回酒店了解后再處理,你們覺得怎么樣?”
  黃土這時候把蔣開山拉到旁邊,詢問道“到底怎么回事,怎么打起來的?”
  蔣開山快將事情經過說了遍,黃土聽后算是心里有譜,雖然兩邊都有責任,但畢竟是他們先動手的,這樣也算是他們占理。
  宋汶根本不把柏悅酒店的保安部負責人放在眼里,直接破口大罵道“你特么算什么東西,喊你們柏悅的總經理過來,就說我特么是宋汶”
  保安部負責人被當著這么多人罵,哪沒有脾氣,可畢竟是大酒店培訓出來的,還算克制,禮貌回道“不管這位貴客是什么身份,還請你放尊重點,這里是酒店,得按酒店的規矩來,如果你們覺得酒店處理不妥,那就報警”
  宋汶沒想到一個小小的保安部負責人就敢對自己指手畫腳,準備再次火,馬少直接拉住宋汶,對著也看不清什么模樣的保安部負責人道“好,那我就看看你們怎么處理”
  眾人這才跟著柏悅酒店保安們向著酒店主樓二廳而去,酒店保安部負責人這會也通知了酒店的幾位負責人,這種事他明顯不能處理,因為他已經知道雙方的身份,都是酒店的貴客。
  馬少曹誠等人走在最前面,黃土蔣開山等人走在后面,黃土心思慎密,立刻著手派人去詢問酒店方,這位宋汶是什么身份,顯然他經常來柏悅酒店,應該是熟客。
  走在最后面的蔣開山嘟囔道“媽的,我怎么覺得剛剛被我揍的那個我在哪見過?”
  “什么意思?”黃土皺眉問道。
  葉玄一臉臥槽的表情喊道“我勒個去,蔣哥,你不會揍的是熟人吧,以后怎么見面啊,剛剛你可用的都是下三濫的招數啊,我看見還有招猴子偷桃”
  “去你大爺的,我什么時候用過猴子偷桃?熟人到不至于,不過肯定見過”蔣開山皺眉沉思半會后回道。
  黃土繼續問道“在哪見過?”
  “北京,我們那個圈子”蔣開山給出最后的答案,黃土的臉色瞬間難看起來,其他人對蔣開山的背.景不清楚,也就賈繼恒知道好像是成都軍區的,但跟著趙出息這么長時間的黃土儼然清楚。
  如果是北京那個圈子,那看來這件事有點麻煩了,黃土連忙讓陳安逸和周易去請趙出息……
  幾分鐘后,眾人來到柏悅酒店的某個休息室,里面柏悅酒店值班的副總經理帶著兩位負責人都在,保安部負責人客客氣氣的將宋汶曹誠等人請進去,副總經理是位穿著職業裝的女人,見到鼻青臉腫的宋汶后連忙迎上去,雖然已經知道怎么回事,但還是裝著不知道說“宋少,怎么是你,這是怎么回事?”
  宋汶沒半點風度的吼道“別給我整這些沒用的,今天你們要是不給我個說法,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們柏悅在三亞混不下去,你要不信我的本事,那就等著瞧”
  “劉副總,我你應該認識吧,這事你看怎么辦?”說話的這位則是除宋汶外另外一位地頭蛇黃平,他是三亞本地人,家里勞資是三亞市委副書記,在三亞也是吐口唾沫都要淹死一幫人的主。
  酒店劉副總瞬間頭大了,這就要看她的危機公關能力了……
  走在最后面的蔣開山愈的覺得這背影有些熟悉,等到保安部的負責人把他們請進去后,蔣開山瞬間便認出有些眼熟的男人是誰,除此之外,還有兩個男人也都見過,蔣開山不禁喊道“我就說怎么這么眼熟,原來是你們啊,嘖嘖嘖,曹誠,馬天佑,胡峰,別來無恙啊……”
  馬少自然是馬天佑,胡峰則是沉默寡言眼神卻陰森森的另一位,至于北京來的剩下一位,叫董建,也不是好惹的主,曹誠率先認出蔣開山,不怒反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山不轉水轉,就說誰這么大脾氣,原來是蔣副司令員的公子,蔣少,這事怎么說?”
  本來酒店副總經理就知道今晚這事不好辦,他們雖然不知道具體經過怎么回事,但涉事雙方的身份背.景都不簡單,先說宋汶跟黃平,那都是海南的紈绔子弟,被他接待的這幾位北京來的貴客,身份更就不言而喻了,不是誰都能讓宋汶和黃平客客氣氣的伺候著,只能說比他們背.景更大,很有可能是北京的紈绔子弟。
  再說明天結婚的這邊,也不簡單,這可是凱悅酒店集團中國區總裁親自打的招呼,絕對不是普通角色,這件事如果自己處理不好,那以后就別想在柏悅酒店待了。
  不過劉副總倒沒想到雙方竟然認識,要是認識,那就能私了,這樣就不會不牽扯到柏悅酒店,可眼前這個男人接下來的話,讓察言觀色多年的劉副總知道,雙方雖然認識,但絕對不是一路人,最關鍵的信息是,那位站在對面的男人,居然是什么蔣副司令員的公子,副司令員級別的,能稱得上副司令員的,那肯定是軍方,最差也是省軍區級別的,她瞬間就頭疼起來,果然結婚這邊背.景不簡單,但說話的男人顯然并不把這位副司令員的公子放在眼里,副司令員的兒子都不放在眼里,那得多大背.景,劉副總這會都快哭出來了,自己怎么就這么倒霉呢?
  同樣震驚的還有葉玄小王吳道宇等人,沒想到跟他們喝酒耍賴開玩笑的蔣開山的父親居然是副司令員級別,賈繼恒也至此確定了蔣開山的背.景。
  最重要的是,蔣開山還真認識跟他們動手的這幫人,不過明顯不是一伙,看起來還有過節……
  被蔣開山猴子偷桃陰了一把的馬天佑往前走了兩步,直面著蔣開山,他比蔣開山要大兩歲,所以趾高氣昂道“小蔣,有出息了,誰都不放在眼里了,果然是勞資升官兒子跟著牛逼啊”
  蔣開山瞅見馬天佑那狼狽的樣子就想笑,頭上全是沙子,剛才他被小王踹翻了好幾次,不過蔣開山憋著笑聲說道“我牛逼?不不不,我沒馬少牛逼,馬少的舅舅可是委員級別的,我哪比得上您啊”
  委員級別,什么委員級別?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都在猜,特別是劉副總,迅思索著這次風波柏悅酒店可承受的風險范圍。
  黃土眉頭越來越皺,陳安逸和周易易經去請趙出息了,如果趙出息不來,他也完全處理不了。
  小王和吳道宇對政治了解的不怎么深入,不知道蔣開山口中的委員是什么概念,但賈繼恒和葉玄對這方面了解頗多,賈繼恒是經常跟這些紈绔子弟打交道,知道他們趾高氣昂的程度都是按照父輩的權利進行排行的,而葉玄因為身處這樣的家庭,對此很明白。
  他們雖然不認識馬少,但以雙方此時拋出的籌碼來看,蔣開山的父親是副司令員級別,那馬少的舅舅這個委員,至少都得中央委員或者再上一個層次,那就更牛逼哄哄了,眾所周知,中央委員基本都是省部級組成,只有少數是副省部級。
  “蔣開山,今晚這事,你要不給我們一個交代,那咱就比比在海南,看誰本事大”馬天佑盯著蔣開山一字一句的說道,并沒有因為蔣開山的身份而打算犧牲寧人,更有將事態擴大的意思。
  那位不說話的胡峰冷笑道“早就想跟蔣少過過招,也算是有機會了,希望蔣少別讓我失望”
  曹誠笑意盎然的盯著蔣開山,似乎底氣十足,也是,他們這么多人對蔣開山一人,穩占上風。
  “人多欺負人少?”蔣開山瞬間頭疼起來,但還是態度強硬道,他知道這幫人不會把他怎么樣,但其他人就不好說了,不過他并沒有打算拋下隊友,因為他不是一個人。
  “算我一個”
  這時休息室門被推開,趙出息李青衣和二胖,終于姍姍來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