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72 今晚熱鬧了


  第六十八章蘇西洛的怒火
  祁連山鳳凰村學校,李青衣掛掉電話盯著窗外的孩子們,學著老太太的聲音沉聲道“吃點苦遇點小挫折也算好事,不至于太過平淡有恃無恐,人總要居安思危,不知道你能不能闖過徐少卿這個坎,懂得充分利用資源,還算不笨。總歸這祁連山的風水不算差,讓你能遇一二貴人。不管如何,趙出息,正如你說的,能不能混出頭,總比在這祁連山里做吃等死坐井觀天當井底之蛙強,有些人還在看著你”
  趙出息自然聽不見李青衣這番話,現在的他還離李青衣所謂的混出頭差的太遠,路是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歷史上能出人頭地走在風尖浪口的都不是寡民,沒點背水一戰的決心和敢把皇帝拉下馬的膽量怎么行,真以為拿把菜刀就能打出一片天下?
  給李青衣打完錢,趙出息一身輕松,想到祁連山那幫睜著大眼睛露出大白牙笑的人畜無害的孩子,趙出息覺得苦點累點受點委屈沒什么,他能想到有一天這些孩子像他一樣走出大山走進城市時候的驚恐樣,或許他們那時候才知道,原來世界還能如此的精彩,和他不同的是,這些孩子會用知識改變命運,改變世世代代在祁連山當農民的現狀,既然小平安再也沒機會走出大山,那就讓這些孩子代替他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想到這,趙出息便有一種成就感,不自覺坐在臺階前嘿嘿傻笑,路過的行人都指指點點,連二胖都一愣一愣的。
  起身,趙出息抬頭望天,伸個大大的懶腰,真想學著電視里勁霸男裝的廣告大吼一聲,混不好我就不回來了……
  或許是覺得這么做太過驚世駭俗,有可能被當做神經病抓去醫院,趙出息沒敢這么做,只是狠狠的拍了把二胖的肩膀,走出大山能認識二胖這樣的兄弟,老太太這樣的奶奶,趙出息已經覺得自己算是賺大發了。給老太太在附近的沃爾瑪超市買了些水果和營養品,花了三四百塊錢大洋,這對趙出息來說完全是奢侈,可他不心疼,知道什么時候舍得花錢,老太太是二胖唯一的親人,只要老太太好,二胖便好。
  讓二胖拿著東西回醫院,趙出息坐公交直奔陜師大,已經打電話聯系好伊伊,她中午有課不擺攤,等到趙出息到的時候,正好下課。除過和蘇西洛去那種所謂的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正式場合,趙出息從來不穿蘇西洛給他買的那幾套衣服,本就是屌絲,靠這身金裝也不可能裝出高帥富的氣質,偶爾狐假虎威還行,真要趙出息每天都穿著,別說別人怎么看,他都覺得別扭,還是從祁連山帶的那些舊衣服穿著舒服,能聞到鳳凰村的味道,都是當初從祁連縣買的地攤貨,所有衣服加起來估計都破不了二百。
  等到趙出息到陜師大的時候,伊伊已經等候多時,瞅見趙出息,臉上的陰霍一掃而光,喜笑顏開,唯一讓他有些好奇的便是趙出息的臉上有些淤青,這是上次的后遺癥還沒徹底結束。
  “你臉上這傷怎么回事?”伊伊摸著趙出息的臉立刻晴轉多云的問道。
  趙出息搖頭苦笑道“沒事,前兩天不小心磕磕碰碰撞的,過段時間就好”
  伊伊冰雪聰明,怎能不知道這是托詞,不過也沒追問,趙出息不說有他的原因。帶著趙出息往學校里面走,兩人坐在圖書館前面的樹林里,正好能瞅見從圖書館進出的美女們,陜師大不愧是西安美女最多的幾所學校,沒坐多久,趙出息就瞅見不少美女,各種類型都有,像伊伊一樣質樸清純的,和蘇西洛一樣冷艷的,性感火辣的,氣質出眾的,差點讓趙出息看花眼。
  趙出息盯著美女看,身邊的小美女不高興了,幽怨道“出息,她們真的很好看?”
  “好看”趙出息頭也沒回的說道。
  “有我好看?”伊伊故意刁難道。
  趙出息要是傻子情商為負值的話,才敢說有,轉過頭厚顏無恥道“沒有,她們哪有伊伊漂亮”
  伊伊噗嗤一聲笑出聲道“這還差不多”
  “伊伊,你爸爸的情況怎么樣?”趙出息不再和伊伊說笑,而是問道她爸爸的病,要不是她爸爸的病,伊伊也不用過的如此的累,或許她從來沒覺得的累。
  伊伊微微低頭,眼神閃過一絲陰霍,隨即抬頭苦笑道“我們不說這些”
  趙出息一愣,并沒打算就此放過,追問道“你有什么難言之隱就給我說,我能幫則幫”
  伊伊紅了眼睛,倔強的扭過頭道“醫生說,如果病情進一步惡化的話,就得動手術”
  動手術?
  伊伊知道,一旦動手術的話,便得需要三十萬的手術費,這對她們家來說是個天文數字,她不想將這個事實告訴趙出息,生怕趙出息擔憂。
  “如果真的進一步惡化,那也只能動手術,希望叔叔沒事”趙出息只能如此安慰道。
  伊伊點頭,擦掉眼淚,重新帶上笑容,楚楚動人的樣子讓趙出息有些憐惜,想來她在學校不缺乏追求者,剛剛碰見幾個她的同學,瞅見他兩在一起,離開后都有些指指點點,趙出息穿的這窮酸樣,自然在他們眼里配不上伊伊。可伊伊在學校里一直能堅持自己的淳樸,這難得可貴。
  趙出息不想給伊伊在學校留下什么流言蜚語,她的生活已經夠煩惱的了,便打算離開,于是從兜里掏出一千塊錢遞給伊伊道“這是我答應你的生活費,別推辭,剩下的給叔叔買些營養品,等我有空,我就去醫院看叔叔”
  伊伊有些不好意思,拿也不是,不拿家里又很缺錢,對于她這樣的女孩來說,很難隨便拿別人的錢,何況讓她不自覺的感覺有些施舍的味道,何況這個人是趙出息,雖然趙出息沒這意思。
  “我生氣了”趙出息冰著臉故意說道。
  伊伊只好接住,小聲道“算我借你的,以后還你”
  趙出息打趣道“別忘算上利息”
  西安咸陽國際機場,蘇西洛從成都回來剛剛下飛機,集團公司上次融資有些后續的事情需要她處理,加上某位和她同齡的閨蜜結婚,忙前忙后整整一星期,最讓她煩惱的是,閨蜜結婚,沒少被一幫同學死黨們嘲笑為黃金圣斗士,他們大多都已經結婚,其中不乏有孩子的,說不著急,那是自欺欺人,可惜一來工作繁忙,二來真沒遇見靠譜的,唯一一個靠譜又癡情的,可惜卻風流成性,私生活淫靡,這讓她頗為頭痛,蘇西洛給自己定的界線是三十歲,如果還沒有比徐少卿給合適的,她便只能嫁給徐少卿,拋去別的的因素來說,家世地位品味,徐少卿最適合她。
  可有時候,徐少卿對于她私生活的干涉,讓她不得不惱怒……
  接機的是美女秘書秦焉和耿師傅,蘇西洛帶著大墨鏡提著行李,身邊跟著一位頗像成功人士的男人,男人約莫三十來歲,還算風度翩翩,飛機上坐在她旁邊,蘇西洛坐飛機只坐頭等艙,最差也是商務艙,畢竟比起經濟艙來說要安靜的多。或許是覺得枯燥的旅途好不容易碰見位美女,一路上男人盡可能的費盡心思搭訕,估計也算是小有成就,一直吹噓自己的發家史,蘇西洛從始至終冷漠對待,實在受不了才敷衍兩句,這不剛下飛機,男人知道蘇西洛不是西安人,便毛遂自薦帶她吃遍玩遍西安。
  蘇西洛走出航站樓,耿師傅剛好將車停在路邊,秦焉連忙下車走過去接住蘇西洛的行李箱,望著走向奧迪A8L頂配的蘇西洛,男人終于不再說話,只得悻悻的罵句小三,虛偽面具下罪惡的丑臉在最后一刻展露無遺。
  耿師傅將行李放入后備箱,上車直奔市區而去,蘇西洛摘掉墨鏡,聲音不悅的問道“秦焉,幫我查徐少卿現在在哪?”
  秦焉不知道發生什么事,這是蘇總第一次如此著急剛下飛機便要找徐少卿,秦焉多少有些好奇,只得打電話詢問。蘇西洛面無表情沉默數分鐘后,抬頭問道“耿師傅,趙出息怎么樣?”
  “趙出息學車很刻苦,每天除過吃飯睡覺的時間都在跟我學車,現在開車對他來說小菜一碟,過兩天考科目二,月底便能考完四科,拿到駕照”耿師傅以為蘇西洛問趙出息學車的情況,笑著匯報道。
  蘇西洛沉聲道“我問的不是這事,我問的是他的傷怎么樣?”
  耿師傅一愣,臉上的笑容消失,秦焉跟著心里一緊,不知道趙出息怎么了?蘇西洛怎么知道的,耿師傅不清楚,認真回道“剛開始傷的有些重,不能做激烈運動,這段時間恢復的差不多,昨天給他打電話,他說明天就能繼續學車”
  “嗯,我知道了”蘇西洛點點頭,深深呼出一口氣。
  大雁塔南廣場附近的某家環境頗為幽靜的咖啡廳,徐少卿閑來無事正陪著兩位死黨玩斗地主,能和徐少卿坐在一起如此談笑風生,自然是身份和背景在同一個級別的大少,兩個男人的背景不小,算是在西安城里這圈子里有頭有臉的主,他們不玩錢,只是喝點咖啡娛樂娛樂打發時間,除過徐少卿,其余兩人身邊都有美女作陪,對于他們來說,換女朋友比買衣服都快。
  “聽說你沖冠一怒為紅顏了?”有些偏瘦瞇著眼睛的那位紈绔一邊整牌,一邊摸著女友的絲襪美腿笑著說道。
  旁邊那位國字臉看起來忠厚老實的哥們還算厚道,不屑道“一怒為紅顏?老三,你這是給他臉上貼金,爭風吃醋還差不多,我就納悶了,蘇西洛有什么好的,讓你對她如此癡情,動這么大的氣就為教訓教訓一個農村出來的窮屌絲,你不嫌掉價?你是誰?你可是堂堂的徐少爺,我爸還總讓我學習,說你沉穩厚重,這事他要知道了,估計少不了罵你”
  “你這次算是丟人丟大了,沒教訓了屌絲,還讓屌絲逆襲,話說,我挺好奇的,什么高手能把祁漢和馬超都打進醫院,馬超那身手可是打黑拳出身的,曾經連續六個月未嘗一敗,至于祁漢,省武警總隊的兵王”叫老三的紈绔放下牌,臉色沉重道。
  “常在河邊走,總有濕鞋時。你們兩就別一唱一和陰陽怪氣了,我的事,我自己知道”徐少卿有些煩,點燃一根煙,揮手道。
  這時,秦焉陪著蘇西洛正好走進咖啡廳,徐少卿背對著蘇西洛,自然看不見,兩個紈绔卻瞅見,相視一眼,老三嘿嘿笑道“你確定你的事你自己知道,不用我們幫忙?”
  徐少卿抬頭道“別煩我,還能不能玩了?”
  “行,那我們先撤了,你自求多福”老三奸笑道,兩人很不客氣的起身摟著自己的女友撤退,徐少卿一臉疑惑,罵道“你們特么神經啊”
  轉頭,徐少卿正好看見走進來的蘇西洛,下意識的罵道“損友”
  蘇西洛盯著徐少卿,緩緩走到徐少卿的面前,冷哼道“給我一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