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12 這年還過不過了

不得不說當初的簡姨給趙出息打下了一個很好的基礎,簡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將西蜀集團和圈子分別運營,雖然不是那么徹底,但商業化運作的西蜀集團具有一定的獨立性,不會受到來自圈子太多的干擾,不得不說簡姨背后應該有高人指點過。她跟李公權的做法,以及譚鴻儒和唐家的做法都不一樣。
  徐林走馬上任后,發現西蜀集團有這樣的底子,完全可以徹底獨立起來,這樣以后趙出息縱然因為圈子出什么事,西蜀集團都能屹立不倒,反而能幫助趙出息,所以他毫不猶豫的去做,西蜀集團越來越大,身上綁的利益共同體越來越多,趙出息的安全也就越來越有所保證。
  西蜀集團注重實業產業,西蜀控股注重資本運作和大金融戰略,西南實業跟他們相比,完全無法相提并論,越往后越沒可比性。
  不過雖然西蜀控股已經成立,但它的路還很漫長,就連西蜀集團和幾位股東的資本金短時間也還沒有到位,徐林的想法只是先讓西蜀控股運作起來,只有運作起來,別人才能看到這么一個實物,而不是空談想法和計劃。
  西蜀控股成立以后,最先動作是將西蜀集團的金融業務收購,這樣西蜀控股就依托西蜀集團多年的沉淀,率先拿到信托、小額貸款、融資擔保以及期貨牌照,這里面最有份量的是信托和期貨牌照,因為已經不再發行,這樣的運作也會彌補西蜀集團的現金流,反哺西蜀集團。第二步動作是收購一家公募基金公司和證券公司,拿到公募基金牌照和券商牌照,公募基金徐林徐盛等人已經有目標,就是經營沒有半點起色的長安基金,他們的股東皆有意向出賣股權,西蜀控股已經開始接觸,券商這邊還在尋找獵物當中,西蜀集團當年有參股兩家券商,不過目前來看,短時間想要拿到券商牌照除非出大價錢,不然很難在股市如此火爆情況下搶到籌碼,只是相比于更難拿到的銀行牌照和保險牌照,這才剛剛開始。
  這些都有徐林負責,趙出息繼續做甩手掌柜,每天進行恢復鍛煉,身體比起以前大有起色,醫生說再過幾天就能出院了。
  倒是有件事讓趙出息猶豫,六號別墅能不能再繼續住下去,畢竟死了那么多人,有人建議繼續住,有人建議重新買棟別墅,趙出息最后想來想去,也沒那么多忌諱,索性就繼續住下去。
  這幾天馬成才重新回到了成都,年前趙出息出事那天晚上,馬成才將趙出息送到六號別墅后,連夜開車直接回重慶,好像是父親病重住院,正好馬上過年,趙出息就提前讓他回去了,后來還是別人給馬成才打電話說趙爺出事了,馬成才知道的時候,趙出息已經醒來,打電話問過趙出息情況,趙出息讓他不要操心,家里的事情重要,自己這邊沒事。
  馬成才回到成都第一件事就是來看趙出息,趙出息讓他推著輪椅帶自己去外面溜達溜達曬曬太陽,過完年天氣也開始回暖了,冬去春來萬物復蘇,成都的天空也沒那么陰霍了。
  看到這么長時間過去,趙出息才恢復到這種程度,馬成才有些自責,如果那天晚上自己不回老家,如果自己在六號別墅多帶一會,也就能幫上點忙,趙哥也許可能就不會受這么重的傷。
  “趙哥,對不起,年前那晚如果我不回老家就好了”馬成才有些內疚道,趙出息對他來說,就像是伯樂,如果沒有趙出息這個伯樂,他現在還在華陽鎮上當小混混呢。
  趙出息知道馬成才想說什么,笑罵道“你小子什么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這跟你有半毛錢關系,你得慶幸自己躲過一劫,你要是在,說不定現在已經見閻王爺了,你說你打得過六號別墅哪個?別給我說薛姨李叔啊”
  “這……”趙出息不安套路出牌的節奏讓馬成才剛剛燃燒起來的悲傷瞬間消失,一時居然想笑的沖動,只能忍著憋著。
  趙出息沒好氣道“想笑就笑吧,不是你的責任,就別往自己身上攬,我心里有鏡子,什么人一天兩天看不出來,但三年五載總歸能看出來,你就踏踏實實做事,別讓我失望就行”
  “成才一定不會讓趙哥失望”馬成才擲地有聲的說道。
  趙出息笑了笑轉而問道“家里事情處理的怎么樣?”
  “已經處理完了”馬成才略顯憂傷的說道。
  趙出息皺眉道“怎么,出什么事了?”
  “我爸胃癌晚期,他不讓我媽告訴我,我媽怕他熬不過這個年,才偷偷給我打的電話。我回去他已經快不行了,老家有迷信,不能死在年前,對子孫不好,他就撐著一口氣過了年,大年初二早上走的”說到家里的事,馬成才的情緒瞬間失落到冰點,那段時間里他整個人墮落到極點,什么也不想干,對任何事都沒有興趣,更一度不想再來成都,他很后悔自己以前做的那些傻逼事,每次都將父親氣的沒有辦法,如果自己能安分點,如果自己能再努力點,是不是他就能走的安心點?
  趙出息沒想到馬成才家中如此大的變故,一時不知道說些什么安慰,只得嘆氣道“節哀吧,生死有時候,就是這樣,誰也無能為力,這段時間,我也算是經歷了一次生死,知道活著是多么好的事情”
  “我沒事,就是覺得有時候,子欲養而親不在,以前我沒出息不爭氣,讓他在老家親戚朋友面前抬不起頭,現在我剛有點本事,他卻走了,想到以前那些事,很后悔,覺得這輩子挺對不起他”馬成才抬起頭望著這城市的天空,強忍著淚水自嘲說道。
  趙出息不動聲色的說道“有些事情,我不能告訴你,相比與你,我兩歲就已經是孤兒,可我依舊從一個大山的刁民走到今天這位置,所以啊,好好努力,好好活下去,好好爭口氣,好好照顧你母親,你父親他會在天上看著你,很多人都會在那里看著我們,看著我們是不是一如既往,向著當初的目標前進”
  趙出息的話給了馬成才很大的動力,馬成才的斗志也在一點點的恢復……
  正月二十,趙出息不用再住在西蜀國際醫院的病房里,終于可以出院了,這天正好是周末,齊思宋青瓷等人共同接趙出息出院,牧馬山六號別墅在芙蓉的督促下,該收拾的地方都已經收拾好,而且在安保系統上,請國內頂級的安保公司重新設計,引進不少高科技技術,像上次的情況以后絕對不會再發生,比如紅外技術,比如無死角全息監控,比如外部電源切斷后,內部備用電源會在瞬間接入。
  至于人員安保上,芙蓉從郫縣那邊挑選出六個保鏢,由李漢和趙虎成負責,每天兩班交換保護六號別墅。
  趙出息出院算是大事,不管是胡雨嘉還是徐林,不管是宋青瓷還是蔣開山蕭湘都來了,加上芙蓉黃土任曼馬成才,浩浩蕩蕩數輛車接趙出息。
  眾人到六號別墅門前,六號別墅其他人皆出來迎接,薛姨趙姨李叔以及去年新招的小姑娘,還有李漢和趙虎成帶著六位保鏢。
  這從趙出息沒有坐輪椅,也不用別人攙扶,下車獨自緩緩走進六號別墅,也算是讓眾人看到,他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
  午飯在六號別墅吃,李叔等人早已準備好,長條西餐桌上擺滿美食,大家舉杯歡慶趙出息出院。齊思也趁著這次機會,回到六號別墅,她自然愿意跟趙出息在一起,為此六號別墅專門請了位孕婦專家照顧齊思。
  趙出息順利出院,那么接下來要忙的就是三亞結婚的事情了,在趙出息的堅持下,婚期沒有改動,依舊是二月二龍抬頭這天,趙出息和齊思月底最后一天前往海南,請柬都已經發給要出席三亞婚禮的賓客,賓客二月一號前往三亞,胡雨嘉在川航安排好一架包機,婚禮籌備組過兩天就將去三亞。
  趙出息回六號別墅的當天晚上,蔚藍卡地亞的老板和蔚藍俱樂部那位女王前來拜訪趙出息,他們對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很抱歉,這對蔚藍卡地亞的影響也很大,誰讓事情出在蔚藍卡地亞,而他們的安保如同虛設,這怎么讓業主們相信自己的安全。
  蔚藍俱樂部的女王孔穎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誰讓趙出息惹的可是那種雇傭兵,他們蔚藍卡地亞的保安都是普通保安,怎么防得住那幫雇傭兵,何況這些保安還是趙出息的人。不過趙爺的面子得照顧,至少別讓趙爺怪罪他們蔚藍卡地亞,現在得罪誰都行,就是不能得罪趙爺。
  趙出息客氣的接待他們,笑著寒暄客套,蔚藍卡地亞的老板趙出息在數個圈子見過,成都有名的富豪,剛開始他是不怎么瞧得上趙出息,加上簡姨出事,所以保持著距離,后來看到趙出息勢力越來越大,這才想要攀附,不過趙出息對于這種虛偽的商人沒興趣,倒是對孔穎這位頗有有幾分簡姨神韻的女王感興趣。
  西南實業正在籌備號稱西部最頂級高端私人俱樂部的天府,這也是當初趙出息等人閑來無事聊出來的東西,名字還是李青衣決定的,天府如果成立,需要有人能夠掌控全局,好像自己身邊還沒有這種角色,林敏處事可以,但氣場不夠,趙出息不禁在想,能不能挖來孔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