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3)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3)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3)     

混世刁民710 前所未有的壓力

趙出息昏迷的時候司徒南沒來,趙出息年前醒來司徒南也沒來,選擇大年初二過來也是頗有意思,最重要是帶著自己女人過來,要知道司徒南從來沒打算讓這個陪他顛沛流離的女人拋頭露面,所以說這次見面,不是以目前唐家勢力負責人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拜訪趙出息。
  韓慶和張幸送司徒南夫妻兩過來,今年過年唐家勢力大多數人都被留在成都,司徒南沒有給他們放假,畢竟是第一年,他要小心謹慎點。
  司徒南推著輪椅,輪椅上的女人臉色紅潤,穿著簡單素色的衣服,腿上蓋著毛毯,不施粉黛盤著頭發戴著白玉發簪,手腕上是司徒南當年花一兩千塊錢買的廉價玉鐲,這是他送給女人的第一份貴重的禮物,這一戴就是十幾年。
  兩小無猜青梅竹馬,到癡心不改等待八年,再到攜手患難顛沛流離,直到今天苦盡甘來平淡安逸,司徒南和這個女人從認識到今天已經有二十多年,司徒南出身普通家庭,女人卻是土默特左旗顯赫的云家旁系,女人放棄一切等待著司徒南,后來又跟家里徹底鬧翻隨司徒南遠走高飛,在如今這個浮躁的社會,世間癡情女子不多,但土默特左旗云朵絕對算其中之一。云朵癡情,司徒南也不是忘恩負義之輩,大多男人花心,但司徒南這輩子只愛過云朵這么一個女人,以前是,以后也是。
  既然云朵能把自己前半輩子全部交給他,更是為她付出太多太多,連雙腿都癱瘓了,他司徒南這輩子要再不一心一意的守護著她,又談何做一個頂天立地的爺們?
  司徒南到的時候,芙蓉和黃土親自出門迎接,二胖和周易在客廳里看電視,再三考慮過后,二胖決定明早清晨回北京,畢竟去年春節他就去拜訪過幾位林家世交,后來大家都知道他回來了,今年過年按禮節他是必須得一家家拜年的,要不然林鎮北會親自打電話跟他商量這事,什么事什么分寸,林鎮北很清楚,先前他跟很多林家舊交因為當年的事情鬧的不愉快,必須得靠二胖這張牌重新修復關系,這也等于變相在為二胖的未來鋪路,再加上自己給二胖打下的這個基礎,林鎮北相信,林家未來絕對能重現當年的輝煌。
  司徒南推著輪椅進來的時候,二胖轉頭盯著司徒南看了兩眼,司徒南也下意識的望向二胖,周易他是見過也知道,清楚這位高手是趙出息的貼身保鏢,身手深不可測,可二胖司徒南倒沒見過,能坐在這棟別墅里看電視,顯然身份不簡單。
  出于禮貌和客氣,司徒南對著二胖微微點頭,不過高冷的二胖根本沒搭理司徒南,回頭繼續看電視,倒是周易對著司徒南夫婦笑了笑,司徒南客氣的回應,自從拿下唐家以后,司徒南的脾氣改善了不少,以前幾乎很少看到他笑,現在笑的次數越來越多。
  芙蓉將司徒南夫妻請進病房里,黃土招待張幸和韓慶,這兩位算是如今司徒南的哼哈二將,特別是韓慶,司徒南的上位讓他的前途一片光明。
  病房里,趙出息正在看書,黃土已經告訴他司徒南帶著妻子過來了,兩人進來后,趙出息連忙放下手上的書,心情不錯的說道“要不是身體還沒恢復,我就親自出門迎接了”
  “能活著已經不錯了,慢慢養傷吧”司徒南罕見跟趙出息開玩笑道。
  趙出息樂呵道“這話說的,怎么每個人都希望我死似的,放心吧,咱命大,要死也不是現在。對了,嫂子什么時候回的成都?”
  云朵對于趙出息的印象很好,自己在上海看病這段時間,這男人時常給她打電話,詢問她身體狀況,司徒南后來也不加掩飾的說過,去上海看病的錢是趙出息借的,醫院那邊也是趙出息安排的,這讓云朵大為感動。
  “二十號就已經回來,前幾天才聽司徒說你受了傷,今天他要過來,我就跟著一起來看看你”云朵語氣平淡的說道,在上海前期的治療效果很不錯,醫生說站起來的可能性很大,這讓她的心情很好,她也不想一直坐輪椅,感覺自己就像是司徒南的拖油瓶。
  趙出息撓著頭說道“讓嫂子擔心了,沒事,一點小傷,養幾天就好了”
  芙蓉在旁邊站了會,然后面帶笑意離開,將空間讓給司徒南和趙出息……
  “嫂子在上海感覺怎么樣?醫生沒說什么時候能去美國進行下一階段的治療?”趙出息關心的問道,云朵這些年一直跟著司徒南,除過等待司徒南那八年,還沒和司徒南有過這么長時間的分離,這大半年來時間以來,她都在上海進行前期的治療,司徒南也因為唐家的事,期間沒有去過上海。
  大家閨秀出身的云朵身上有種淡然處事的味道,這和從小受到的教育不同有關,普通家庭自然培養不出孩子這樣的氣質,云朵輕笑道“一切都順利,明年三月去美國”
  “希望嫂子早日康復”趙出息誠心說道。
  云朵看向趙出息笑道“你也是,身體健康才是最大的幸福”
  又聊了會,司徒南對著云朵低聲道“你出去看會電視,我跟出息商量點事”
  輪椅是全自動的,所以不用司徒南推,云朵自己離開病房,等到云朵離開后,司徒南這才一臉嚴肅道“三槍,能活著說明你命大”
  “是啊,三槍給身上留了三個洞,能活著真得感謝老天爺,只是以后這身上又多了三個傷疤”趙出息感慨道,這次真是走運,特別是腹部那顆子彈直接打穿了身體,多虧那幫醫術高明的醫生。
  “傷疤是男人的功勛章,等你老了,可以給你孫子講講每個傷疤背后的故事,也說明這一輩子沒白活”司徒南低聲說道,似乎想起了那些往事。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白活沒白活,不需要別人知道,自己心里有個定義就行,我能走到今天,這輩子就已經沒白活了“
  “說說那個巴頓集團的事吧,你想怎么辦,吃這么大的虧,總不能就這樣?”司徒南詢問道,不管趙出息想怎么整,他都將配合趙出息。
  這件事趙出息早就考慮過,雖說吃了虧,但巴頓集團也全軍覆沒,那個喬治更是死在自己刀下,短時間內自己沒空搭理他們,但川渝境內他肯定不會再允許這個巴頓集團出現,不然就是在赤裸裸的打自己的臉,至于往后,巴頓集團不惹自己倒好,要是惹自己,那就再另算。
  “川渝境內,他們再無容身之地,以后有我的地方,也不能有他們”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
  司徒南認真道“我會配合你,不過這件事背后,你不覺得有譚鴻儒在搞鬼?我可知道,你出事那幾天,他們沒少在背后折騰”
  “他沒那個膽子,頂多是小打小鬧趁人之危”趙出息不屑道,以省廳這段時間的調查結果來看,這次確實是巴頓集團單獨行動,如果譚鴻儒也有份,估計省廳早就行動了,還好譚鴻儒識趣,不然這次肯定會讓他傷筋動骨。
  司徒南對具體情況不了解,說道“沒有最好,不過你出事第二天,譚鴻儒聯系過我,想跟我見面,我直接拒絕了”
  “為什么拒絕?要是我,我肯定見見啊,不見怎么能把他玩死?”趙出息意味深長的說道,這是實話,如果是他他肯定會見譚鴻儒,看看譚鴻儒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司徒南繼續說道“這次你出事,芙蓉第三天給我打的電話,之所以沒有第一時間過來,只是避人耳目,畢竟你我的關系,也就幾個人知道。這次來看你,最主要的還是想知道,你打算什么時候收拾譚鴻儒,他的時代已經過去了,該結束川渝這種紛爭的局面了”
  “何時收拾譚鴻儒?肯定會收拾,但我們別不著急,等我處理完私事再說,給他點喘息的機會,不過我想提醒你,別和他鬧的太崩,說不定你兩的關系才是破局最好的辦法”趙出息意味深長的說道。
  破局的辦法?難道趙出息還想玩虛虛實實,譚鴻儒不會這么蠢吧,不清楚趙出息的策略,司徒南試探性問道“你有想法?”
  “有個想法,但還不成熟”趙出息很實在的說道,這個辦法可以讓他用最小的代價拿下譚鴻儒,但有一定的風險和不確定的因素在里面,他現在還不能確定。
  司徒南沒著急,笑著說道“那就等你覺得成熟了再說”
  趙出息哈哈笑起來,司徒南確實是個有趣的人。
  “我二月二結婚,你到時候跟嫂子一起喝喜酒,不過就是有點折騰,要去三亞,提前給你說聲,你安排好時間”不再聊這些嚴肅的話題,趙出息笑著說到自己的婚期,也算是給司徒南打招呼。
  司徒南不禁皺眉道“二月二,也就一個月時間,你這傷能好?”
  “肯定不能痊愈,但結婚肯定夠用了”趙出息打趣道,調整婚期肯定很麻煩,何況親朋友好已經通知,只要沒什么大的問題,趙出息都不打算改時間。
  司徒南點點頭道“我和云朵一定去”
  司徒南和云朵待到快十二點,沒有打算留下來吃午飯的意思,張幸說遂寧那邊來了幾位老大,已經在司徒南的別墅等著,于是司徒南帶著云朵離開。
  下午,別墅病房的訪客依舊不少,趙出息養傷覺得不累,可接待這些客人倒是覺得有些累,還好這些人都識趣,只待一會就離開。
  初二過去,初三也差不多這樣的節奏,大清早,二胖起床直接離開成都回了北京,什么時候再回來,他沒說趙出息也沒問,趙出息不想因為自己的事,而耽擱二胖的事。
  初三中午,齊家其他幾位直系親屬也過來探望趙出息,其中便有大姨潘玉鳳一家,劉臨劉婕都來了,劉臨還帶著他那位女朋友袁素,聽劉婕說兩人馬上要訂婚了。
  潘玉鳳只知道劉臨和袁素的工作都是趙出息安排的,沒少感謝趙出息,只是他并不知道趙出息就是西蜀集團的老板。
  趙出息詢問劉臨和袁素在西蜀集團工作的怎么樣,如果有什么要求可以向他提,劉臨對趙出息現在很崇拜,既然進來西蜀集團,他就沒打算給趙出息丟臉,所以很有骨氣的說道,什么都好。
  趙出息只是笑笑,他會盯著劉臨和袁素的表現,如果表現不錯,自然會讓人提拔他們,畢竟是自己人。
  初三傍晚,齊思回到別墅病房,她告訴趙出息,干媽讓她明天去拜訪那幾位領導,她有些擔心,過來跟趙出息商量,雖然禮物什么胡雨嘉那邊都已經準備好,但很少經歷這種大場面的齊思心里忐忑不安。
  趙出息安慰她沒事,就當普通長輩,她們問什么你就說什么,趙出息知道,齊思不是自己,那幾位也不會問別的。
  齊思這才放心,于是第二天欣然去拜訪柳學仕和楊開泰等人……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