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708 又是一年過年時中


  (最近沒月票啊)
  在李家長輩心里,李家第四代長孫李青衣是朵聞名四九城的玫瑰,論漂亮四九城哪家的女兒敢說比李青衣還漂亮,論氣質那繼承了老李家血統一貫的作風,論學歷也好歹是正兒八經高考以超過700分的成績考進清華大學的,大學期間更是拿遍了能拿的所有類型獎學金,可以說李青衣從小學到大學從來就沒拿過第二名,這樣的成績,可不是說努力就能得到的,只能說智商不是普通人能夠相提并論的。論人品,光是西部偏遠山區支教三年半這一項,就可以讓所有人閉嘴,放下顯赫身世以及無量前途去支教,誰家的子孫有這份本事。論做事,從小就是長輩眼中情商極高的孩子,任何事情她都能處理的游刃有余,分寸點把握的讓長輩們頻頻贊賞。
  這樣的玫瑰,老李家自然待價而沽,覺得配得上李青衣如果不是四九城的頂級青年才俊,他們都不會點頭認可。所以他們最終才選了吳家那孩子,兩人各方面都很像,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可是李青衣卻從一開始就對這項婚姻不感興趣,先前李家這幫長輩們以為李青衣支教剛回來,還有些不適應,最重要是跟吳家孩子沒有接觸,所以并未放在心上,可今天這么一問,眾人這才知道,她居然有喜歡的人了。
  一片嘩然過后,眾人交頭接耳小聲議論起來,長輩們的臉色極為難看,晚輩們也真不知道說些什么。
  “哪家的孩子有這運氣,讓我們家青衣看上了?”氣場強大的李興國淡淡笑道,李家眾人身上都有種天生的軍人味道,作為已經走到軍方最高級別的李興國更是如此,就算是笑起來,也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勢,這里面也就李家老大在這方面跟李興國差不多,其他人都還沒到那個火候。
  老二媳婦周菲連忙問道“說說,我倒要看看誰在你眼里比小吳還要優秀?”
  韓穎聽到李青衣說她已經有喜歡的人時,臉色愈發的難看,這是要讓她在李家把臉丟光是不?
  李南開若有所思,不禁看向李成軍,李成軍這會心急如焚,李青衣要真把她和趙出息的事情說出來,那估計家里這幫七大姑八大姨要把趙出息吃了,這件事就真的沒有回旋的余地了。就在李成軍思索該怎么辦的時候,正好瞅見大哥李南開的眼神,一臉尷尬悻悻一笑,大哥李南開去過鳳凰村,知道鳳凰村對李青衣不可言喻的感情,更知道關于趙出息的一些事,至少知道這個男人的存在,而不像其他人。
  李成軍生怕老大追問他,那他真躲不過去了,連忙道“我去上個廁所,肚子疼”
  “成軍,你回來給我坐下”老三李興國的媳婦眉頭微皺的喊道,顯然自己兒子心里有鬼。
  李成軍哪敢回去,嬉笑道“媽,我真肚子疼,有什么事,我上完廁所再說”
  說完頭也不回的跑了,他兒子還在后面屁顛屁顛的追著喊爸爸,這一幕頗為滑稽……
  本來李成軍這么一撒潑打諢,眾人倒是忘了李青衣的事,不過李青衣的爺爺可沒想今天就這么回事,擲地有聲的問道“青衣,問你話呢,怎么不回答?”
  李青衣并不逃避,很直接的回道“他不是誰家的兒子,誰家的孫子,他沒有任何背.景,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孤兒,我喜歡他的不是你們眼中所謂的背.景家世”
  “什么?普普通通,你覺得普普通通的男人,能進我們李家的大門?”韓穎聽到這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轉身對著眾人道“你們說說,你們說說,她到底想干什么,小吳哪點不好了?”
  “青衣,你你,你實在是讓我太失望了”老二媳婦周菲拍著桌子說道,嚇的李成軍的兒子瞬間哭了起來。
  不得不說,李家這個除夕夜過的真是熱鬧……
  面對眾人的狂轟濫炸,李青衣繼續笑著面對,回道“媽,我沒說吳浩然哪點不好,只是他所謂的好,對我來說沒有意義”
  “沒有意義,你所謂的意義是什么?你才多大,你懂什么?”韓穎越說越來氣,已經臨近暴走,就差大發雷霆之怒了。
  李青衣抿嘴淺笑道“媽,我年紀是小,很多事是不懂,但我想至少我懂,我想要的幸福是什么?”
  “幸福,你拿什么談幸福?”韓穎猛的站了起來,大聲質問道。
  說完又看向旁邊一直不說話的李南開恨鐵不成鋼道“李南開,你就由著你女兒繼續胡鬧,你倒是說兩句啊”
  “這個,青衣啊,什么事都好商量”李南開能說什么,韓穎都這態度了,女兒又被這么多長輩壓著,他偏誰都不行。
  在單位氣勢強硬的李南開剛一開口,韓穎聽到他的話就瞪著他道“你能不能說點有用的?”
  李青衣的奶奶有些看不下去,小聲道“這大過年的,你們都少說兩句,等過完年再說”
  “媽,你不能慣著她”韓穎很不滿的說道,今天要是壓不下李青衣,以后還怎么辦?
  老三媳婦這時候以退為進道“青衣啊,那你給我說說,他叫什么,哪里人,在哪工作,干什么的,至少這些總讓我們知道吧”
  韓穎不依不饒道“我不管他是誰,沒有我的同意,我都不會讓他踏進李家的大門”
  李青衣本來還算和煦的臉色,這會終于陰了起來,不輕不重的說道“他不用踏進李家的大門,如果你們愿意,我也可以不再踏進李家的大門”
  “你說什么?”李青衣的爺爺氣的直咳嗽。
  李成軍的媳婦連忙拉著李青衣道“青衣,你就不能少說兩句么?”
  就在這時候,老管家推著本來已經去休息的老太爺走了進來,老太爺自然是李成軍搬來的救兵,李成軍清楚也就只有老太爺能幫青衣緩解危機,不然今晚她別想過著一關。
  老太爺進來以后,用拐杖敲著地面直哆嗦道“這年還過不過了?”
  誰也沒想到老太爺會再回來,誰也都清楚老太爺最疼的是李青衣,眾人連忙起身喊著,爸,爺爺,你怎么過來了。
  被李青衣頂撞的火氣正盛的韓穎還想說道,直接被李南開拉住,李南開眼神冰冷,儼然在警告韓穎識趣點。
  老太爺這么一出面,眾人都不敢再指責李青衣,李青衣被老太爺喊進后院,其他人一臉無奈,除夕夜也就這么不歡而散,長輩們都直接回去了,只剩下幾位晚輩留下來。
  等到眾人都走了,在廁所躲避了半小時的李成軍這才跑出來,只有他媳婦知道老太爺肯定是李成軍請來的。
  成都西蜀國際醫院別墅病房里,年夜飯也已經結束了,眾人撤掉了桌子把沙發重新搬過來,聚在一起吃著水果瓜子零食,看著正在進行中的春晚,雖然索然無味,可要是不看又覺得少點什么。
  趙出息左擁右抱被齊思和宋青瓷照顧的狠舒服,想吃什么就喊一聲,然后就有人喂到嘴里,直讓旁邊的黃土羨慕。
  快到十二點的時候,黃土和芙蓉出門放煙火,齊思和宋青瓷守歲,這應該算是兩人陪趙出息過的第一個除夕夜,等到新年的鐘聲敲響時,門外的煙火也在夜空中綻放,整個城市的夜空被徹底照亮,也照亮了人們來年的希望。
  別墅客廳的齊思和宋青瓷跟著趙出息高興的喊道“過年了”
  過年了,一年就這么結束了,新的一年又重新開始了,這就像人生,一直都在前進,從來不帶暫停的。
  緊接著,眾人打電話給該拜年的逐一拜年,趙出息只給老爺子和干媽胡雨嘉以及齊思外公父母打了電話。
  打完電話,眾人不是沒長大的小孩,不可能再繼續熬夜,何況大家明天都有事忙碌,趙出息被眾人重新推進病房里,儀器什么也都跟著搬進來。
  病房里,趙出息的病床旁邊靠墻位置有張單人床,醫院值班的醫生護士比較少,何況趙出息如今也沒什么事,就給他們放假了,于是眾人在旁邊放了張床,晚上陪床的人睡在這里,如果趙出息晚上有什么事也能照應。
  今晚是齊思陪趙出息,其他人就睡在客房里,二胖睡在客廳,他早已習慣,在新年鐘聲敲響后,他給林鎮北打了個電話拜年,林鎮北的意思是讓他年初二回北京,跟著他去給林家的世交們拜年,作為林家的子孫,這是他必須要做的事情。
  二胖猶豫片刻,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道我再看看……
  病房里,趙出息喝完藥后已經躺下,齊思就睡在旁邊的床上,兩人僅隔著一米距離,齊思怎么都睡不著,誰讓她早已習慣抱著趙出息睡,那種踏實和安全感,會讓她很快安然入睡。
  “真希望你快點好起來”穿著睡衣的齊思枕著胳膊側頭含情脈脈的看著趙出息說道。
  趙出息給她寬心道“我這身體素質,下周就能下床了,半個月時間就跟沒事人一樣”
  “就知道逗我開心”齊思嬌嗔道。
  趙出息突然想到孩子,忍不住笑道“媳婦,明年這個時候,我們就是三個人一起過年了”
  “是啊,明年過年,還有我們孩子”齊思想到孩子,不禁摸了摸肚子,幸福道。
  趙出息猶豫片刻,下定決心說道“等結完婚,生完孩子,我帶你回鳳凰村看看”
  齊思有些不知所措,不禁紅了眼睛,但她很高興,她高興的不是趙出息要帶她回鳳凰村,而是趙出息終于愿意直面那件事了,終于愿意回去了。
  “好”齊思咬著嘴唇重重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