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707 又是一年過年時上

相比于前幾年過年,自從去年李青衣回北京后,這兩年李家過年不再那么冷清,恢復了往日那股熱鬧勁,今年雖說老太爺年前舊病復發,不過總歸還是有驚無險,在年二十七號就已經回到四合院靜養,李家四合院有必備的醫護人員,所以也不用擔心太多。
  老太爺膝下三子一女,三個兒子皆遵循老太爺教誨從軍,更重要的是這三個兒子都沒有丟老太爺的臉,全部從士兵一步步成長為將軍,三兒子更是在前幾年晉升為上.將,李家可謂是真正的將門,在四九城有一門四將軍父子雙上.將的美稱,也是共和國成立以來,獨此一家再無分號,老爺子更是現存唯一的開國中將,不得不說長壽。至于那位女兒,剛開始也在部隊從醫,后來下海經商,她的丈夫是某副部級國企一把手。
  由此可見李家是多么粗壯的參天大樹……
  現如今老大老二皆已經退休,也就剩下老三還在位置,不過也已經到了極限,這一屆結束以后將退下,但是老李家的第三序列也將正式接班走向臺前,總之李家的旗幟不會就此倒下。
  李青衣的爺爺是李家老大,她爺爺膝下只有他爸獨子,她爸是李家第三代長孫,李家老二有兩個兒子,一位從軍一位經商,現如今扛著李家大旗的老三家有一兒一女,兒子就是跟李青衣關系最好的李成軍,至于女兒要比李成軍大三歲,早已成家,現如今在香港私企工作,這家私企跟李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這就是每年李家過年的陣容,李家第三代早已全部成家立業,也都有孩子,現在算是輪到第四代了,李青衣作為第四代長孫,自然排在最前面。
  老李家的傳統是除夕這天都陪老太爺,吃過年夜飯后熱熱鬧鬧守歲,十二點過后,想留下來的留下,想回去的回去,基本上長輩們都會各回各家,年輕這輩倒是會有人留下來,往年李青衣和李成軍都會留下陪老太爺。
  李青衣在父母無數電話的催促下二十九號回到北京,回北京后的李青衣先回四合院看老太爺,老太爺已經知道李青衣去了成都,大概能猜到為什么去。晚上李青衣去爺爺那邊吃晚飯,她父母也都在,意料當中被母親韓穎訓斥一番,還好有奶奶在那里勸著,韓穎這才沒有放肆。李青衣的爺爺臉色也不怎么好,這位老人曾經是總參某部部長,九十年代時候已經晉升少將,本有可能更進一步,可在那個年代對紅色子弟的打壓很嚴重,國內政治氣候復雜,有太多紅色子弟的仕途戛然而止,李青衣的爺爺也不例外,李家牽扯進了某次風波,別說李家,那會整個總參上下被清洗,多位部長被調離,李青衣的爺爺就是那次風波的犧牲品,被調往某軍事院校當校長,一直到適齡退休。老二也在那次風波中受阻,一直晉升無望,直到后來兩千年以后情況好轉,才在總裝備部某部部長位置退下來。到是老三沒受什么影響,那會他還在基層鍛煉,資歷尚不夠,等到大環境好轉,李家重新搶得話語權,老三年齡資歷都已經攢夠,這才能在軍中一帆風順,直到今天軍委委員的位置。
  總之,二十九號晚上那頓晚飯李青衣吃的很不是味道,爺爺對她也很有意見,幾次沒忍住多說了兩句,母親韓穎向來嚴厲自然不用說,連平時態度委婉的父親李南開也頗有微詞,李青衣背負著很大的壓力。
  當晚她沒有留在爺爺那,也沒跟父母回家,獨自回到海淀的公寓,但是他沒想到的是,更大的壓力來自于除夕夜這天。
  李家上下全部都在年三十早上就回到四合院,長輩們安排晚輩們忙前忙后,打掃整個四合院,貼春聯掛燈籠等等,下午后女人們就在廚房忙碌起來,不過李家每年的年夜飯都由釣魚臺的大廚掌勺,女人們只是打下手而已。
  下午的時候,李成軍就向李青衣說過“青衣,晚上你得今晚長輩們要向你施加壓力,我從我爸那里聽到的,實在不行,你晚上開溜得了唄”
  “你覺得我怎么溜?”正收拾自己房間的李青衣不輕不重的說道,今晚兩個妹妹跟她睡一起,一個上高中一個上初中,平時也比較黏她。
  孩子們在院子里放著爆竹,男人們陪著老爺子聊天,女人們在廚房忙碌,人丁興旺的李家每年過年格外的熱鬧。
  李成軍覺得這樣肯定不行,于是又出一計道“要不你跟老太爺說說,到時候老太爺拍板,誰都不敢提這事”
  “沒這個必要,他們想說便由著他們說吧”李青衣語氣平淡道,似乎已經能感受到晚上的狂風暴雨。
  李成軍實在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氣的說道“你就八風不動吧”
  夜幕降臨以后,李家的年夜飯如期到來,大廳里擺著兩張八仙桌,長輩們圍坐一桌,晚輩們坐一桌,李青衣跟孩子們坐一桌,旁邊是李成軍一家三口,還有二爺爺家兩位叔叔阿姨,都是出身名門,嫁進李家大門的哪位娘家沒背.景,沒有一位是普通人家出身,李青衣的奶奶父親是開國上.將,二奶奶家里老頭子是中顧委委員,三奶奶父親曾經官至副總理。至于李青衣的三位阿姨,包括李成軍的妻子,更不用說,娘家都很顯赫。
  這樣的家庭也就說明,對門當戶對很看重,所以他們為李青衣選的這位未來的丈夫,自然不會差到哪里去。
  吃年夜飯的時候,氣氛還算和睦,畢竟老太爺在,大家聊的都是生活瑣事和京城八卦緋聞,沒別的話題,誰讓生活在這個大圈子里,老太爺也詢問了這些晚輩們的近況,同時不忘叮囑他們做人做事的大道理。
  年夜飯在歡聲笑語中結束后,老太爺在客廳跟著眾人看春晚,沒待多久便犯困被管家推進房間休息,這下客廳里便只剩下李家其他人,最先開口的不是別人,正是李青衣那位常年都在香港的二奶奶,徑直開口道“老大和老大媳婦,青衣和小吳這事,什么時候能確定?”
  此話一出,客廳眾人臉色微變,唯獨幾個不知事的孩子看電視看的高興,韓穎嘴角帶著絲笑容道“二嬸,我現在是管不住青衣了,老太爺那邊給她撐腰,她已經不把我的話當回事了,前幾天竟然私自跑到成都,一去就是一周,手機關機誰都聯系不上”
  李成軍知道大嫂韓穎顯然和二媽已經聯合起來,連忙給李青衣解難道“大嫂,事情我都給你解釋過了,青衣朋友出了點急事,她才過去幫忙,你看大過年的,咱就不說這些事了”
  “成軍,我知道你和青衣關系好,但今晚你最好少說話”韓穎沒開口,李成軍他媽倒是直接訓斥道。
  李成軍這些沒轍了,老媽都開口了,顯然女人們達成一致意見了,那就是要趁著人齊把這件事徹底定下來,不能再出變故。
  李青衣的奶奶年紀大了,都七十歲的老太太了,對兒孫這些事沒什么態度,只是比較疼愛李青衣,李青衣不再的那三年,她是吃不下睡不著,精神狀態大不如從天,家中大小事,也是老頭子拿主意。
  “青衣,今天長輩們都在,你給二奶奶說說,你是什么態度?”老二媳婦絕對是女強人,別看都已經六十多高齡,可保養的像是只有五十歲,跟老三媳婦差不多。
  李青衣淡淡一笑,很是禮貌的問道“二奶奶,您問的是哪件事?”
  “青衣,你這孩子從二奶奶能問什么事,二奶奶自然關心的是你的終身大事,你也老大不道。
  李青衣不輕不重的說道“我跟他不適合”
  “青衣,你這是什么意思?”老三媳婦沒好氣的說道。
  這時候老二開口道“青衣啊,感情這事,是可以慢慢培養的,吳家那孩子很不錯,我們兩家都覺得你們很般配,長輩們關系又都不錯,這種事,你最好還是聽爺爺奶奶們的話”
  老二的話還算客氣,李青衣的爺爺直接道“什么事都還能由著你?這件事我們說了算”
  “青衣,我知道你這孩子有主見,先前不聲不響去青海支教了三年多,整個李家也就你能做出這種事,支教這事,爺爺奶奶們沒法說你,那是你的人生理想,可這件事,你得聽我們的,我們都是為了你好”老三媳婦繼續苦口婆心的勸道。
  所有人都在向李青衣施壓,李青衣卻呵呵笑道“三奶奶,你們要是覺得為我好,就該讓我自己決定”
  “讓你決定?難道小吳還配不上你,你的眼光有多高?”韓穎大聲呵斥道,她對吳家那位年輕人很喜歡,最重要他的父親下一屆絕對能再進一步。
  李青衣還是那副無欲無求的樣子,李成軍他們幾個人叔叔阿姨在這個時候都不敢說話,知道沒他們說話的份。
  “媽,那是你們的擇偶標準,我沒那么高,如果我喜歡一個人,他就算是再普普通通,我都會嫁”李青衣想到趙出息躺在病床上還開玩笑逗自己的傻樣,嘴角彎起一道完美的弧度,實在是驚艷。
  “你……”韓穎被氣的說不出話。
  老二媳婦也惱火道“你這孩子,怎么就不聽話呢?”
  李家老三李興國,也是目前在李家最有分量的大佬,剛才一直沒發言,只是盯著這侄孫女看,眉宇之間多少有些擔憂,這時候咳嗽兩聲,其他人都不說話了,李興國沉聲問道“青衣,你告訴三爺爺,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李家眾人對李青衣的私生活都不清楚,關于趙出息的事,也就李成軍知道的最多,老爺子也知道點,畢竟李青衣在老爺子那里主動承認過,但其他人都不知道。
  所有人的眼神都聚集在李青衣的身上,李青衣心平氣和,毫不猶豫的點頭笑道“嗯,三爺爺,我有喜歡的人了”
  于是,李家一片嘩然……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