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706 勞資還活著啊

第七百一十七章前所未有的壓力……
  估計趙出息自己從來都沒想過,他會躺在病床上過年,所以說這人生總是充滿喜劇,有些更是荒誕無稽。
  六號別墅其他人基本都已經回家過年,相比于去年那么熱鬧,今年稍顯冷清,畢竟趙出息要養傷,大家也不能打擾他,六號別墅又經歷了那些瑣事,王德利也走了,大家留下只會傷悲,索性趙出息給大伙都放假回去過年。
  留下來的,基本都是無依無靠的孤家寡人,芙蓉從小就是孤兒,黃土后來家破人亡,周易在這茫茫城市中,也就認識趙出息和二胖這些人,沒有別的親人。趙出息自然不用說,他似乎成都,在沒有可以去的地方,所謂的故鄉,也早已回不去了。
  所以剩下的人,就湊在一起過年……
  還好這別墅病房還有齊思和宋青瓷兩個女人負責收拾,不然這群大佬爺們還真不知道如何下手,芙蓉姐自然排除在外,她是赤裸裸的女漢子。宋青瓷二十九號下班以后便直接過來,這幾天真是把她徹底忙暈了,不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都有很多事,特別是晚上,每天晚上都要出席子公司的年會,這是西蜀集團每年的慣例,必須有集團高管出席,徐林自然也不例外,兩人都是每天抽空過來看趙出息。
  有周易、二胖和芙蓉黃土二十四小時陪著,想來這個時候也不會有人敢對趙出息動手,所以趙出息給兩組小隊成員也放了假,至于由司徒南支配的那組怎么安排,趙出息也就不操心了。
  經過眾人這么一收拾,這別墅病房還真有了家的味道,廚房堆滿年貨和過年要吃的用的,今年沒有外人,都是自己人親自操刀下廚,齊思和宋青瓷下午回家陪家人待會,安排好家中的事情,都來別墅病房陪趙出息。
  徐林和嫂子中午也過來待了會,給趙出息他們拿了不少東西,趙出息示意趁這個機會讓徐林跟二胖好好談談,畢竟有些事徐林比自己能說清楚,到時候自己再跟二胖細聊,至于兩人聊的怎么樣,趙出息就不知道了。
  本來趙出息打算,今年過年兩家人聚在一起過年,朱逸影出國了,胡家只剩下老爺子和干媽孤苦伶仃,齊思是獨生女,如果陪著父母就不能陪自己,陪著自己就不能陪父母。現在這個計劃也擱淺了,而且今年趙出息已經和齊思領證,算是正式結婚,按規矩過年得走親戚,特別是齊思家那些直系親戚都得逐一拜年,還有那幾位胡系領導趙出息也得拜訪,出了事住了院,這件事也沒有辦法。
  自己去不了,也得找個說得過去的理由,于是趙出息和干媽以及齊思商量后,編了個借口,說自己年前動了個小手術,現在還在醫院躺著,今年就不能拜年了。
  老爺子親自打電話過來,叮囑趙出息好好養病,畢竟眼看著再過一個月就要結婚了。齊建國和潘玉英三十號下午跟齊思一起過來看趙出息,埋怨趙出息平時工作太拼,不把自己當回事,還訓斥了齊思幾句,說齊思沒照顧好趙出息。
  齊思也是昨天回家的時候把自己懷孕的消息告訴了父母,老兩口得知女兒已有身孕,高興的不知所措,跟胡雨嘉差不多,就當把齊思當寶貝給供起來,別人到他們這個年紀,都已經抱上孫子了,他們平日里羨慕的不得了,現在也是如愿以償了。
  所以,齊建國和潘玉英只允許齊思除夕和年初一陪著趙出息,初一晚上就得回家住,不然沒人照顧她,總不能一直麻煩胡雨嘉,何況齊思是他們的寶貝女兒,他們更愿意自己照顧齊思。這個趙出息和齊思都同意,胡雨嘉那邊也沒什么意見。
  年三十下午,齊思和她父母還沒過來前,別墅病房倒是迎來兩位客人,一個是葉玄,一個是裴卿,葉玄也是從別人那里得知趙出息受傷的消息,不過他倒沒打擾趙出息,只是在趙出息醒后打過電話詢問,趙出息笑著說沒事,不用你小子惦記。不過這貨年前這幾天在香港,直到二十九號才回來,今天直接過來看趙出息。
  至于裴卿,放寒假后她每天跟趙出息都有聯系,不過那段時間趙出息和齊思出國了,也沒時間見她,趙出息回來后她又去東南亞旅游,兩人就此錯過,等她回來時趙出息已經出事了,裴卿一直聯系不上趙出息,趙出息出事那幾天手機一直關機,醒來后才看到裴卿發的幾條短信以及微信,趙出息不想讓裴卿擔心,只得說道年底公司等等都挺忙的,他也不想做太多的解釋,裴卿聽到這話就沒打擾趙出息,直到葉玄這貨昨天回來后說漏嘴,裴卿這才知道趙出息出事,深夜給趙出息打電話,電話里哭的不成樣子,趙出息各種安慰才讓她放心下來,于是今天兩人一起過來。
  還好裴卿來的時候,齊思不在,宋青瓷對于趙出息跟這位川大校花的曖昧關系略微知曉,不過宋青瓷對此并沒什么意見,她從來不管趙出息的私生活。
  “師父,你這待遇不像是受傷,反而像是度假”葉玄以為醫院病房就是那種充滿刺鼻味道,人來人往很是壓抑的地方,倒沒想到趙出息住的居然是別墅病房,而且這環境自己還真沒遇到過,哪是病房?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小子就不能說點好話,勞資現在好歹也是傷員”趙出息沒好氣的罵道,知道葉玄故意開玩笑,他是那種可以給別人帶來歡笑,卻不愿意給別人帶來悲傷的活寶。
  葉玄嬉皮笑臉道“這樣啊,那我回家把你相片裱起來掛墻上,每天給您上三炷香,希望老天爺保佑您,您覺得這樣如何?”
  “裴卿,替我送客”趙出息板著臉說道,這小子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裴卿很不滿意的瞪著葉玄,葉玄回頭望眼門口,還好趙出息這專用病房門關著,其他人都在外面收拾著別墅,葉玄確定師父沒事,也就不用操心了,樂呵道“開玩笑開玩笑,說實話,師父你趕緊好起來,帶我裝逼帶我飛,至于師娘你不用操心,誰敢打師娘注意,我替你閹了他”
  “你小子耍嘴皮子能行,讓你辦的那些正事怎么樣?”幾天下來,趙出息如今恢復的很好。
  葉玄知道趙出息問什么,回道“師父放心,您說過做事得用腦子,我這種不學習還拿高分的高智商天才,對付那幫蠢貨還不是游刃有余,一切都在掌控當中”
  “那就好,我可給了你足夠資源,別讓我失望”趙出息叮囑道。
  葉玄點點頭,然后很識趣的說道“師父師娘你們聊,我出去給大家幫忙”
  葉玄屁顛屁顛的離開后,病房里就剩下趙出息和裴卿,覺得光線有點暗,裴卿將窗簾全部拉開,然后回到趙出息面前,坐在病床邊上,握著趙出息的手放在她腿上,輕聲道“還疼么?”
  “還行,這點傷對我來說沒什么大礙,以前在山上受過比這還重的傷”趙出息嬉笑道,手卻不自然的摸著裴卿那修長的美腿,感受著來自打底.褲帶來的舒服。
  裴卿臉色微紅,眼睛里滿是一江春水,卻并不生氣,似乎此刻趙出息想干什么她都愿意,誰讓趙出息是病人。
  “別說這種話,最好再也別受傷”裴卿低著頭小聲說道。
  趙出息最喜歡看裴卿害羞的樣子,少女害羞時候那種欲拒還休的模樣,實在是陶醉,于是故意調戲道“裴卿,我發現你又變漂亮了”
  “有么?”裴卿很不好意思的說道,能聽到趙出息的欣賞,心里甜滋滋的。
  趙出息眼神里滿是戲虐,放在裴卿美腿上的那只手已經跑到裴卿的小腹,在那里故意捉弄著裴卿,裴卿都快羞的鉆進地里,柔聲道“出息,不要這樣”
  “不要哪樣啊?”趙出息繼續調戲著齊思。
  裴卿感覺到趙出息鉆進自己衣服的手已經順勢而上,直奔自己那雖然不大卻很精致的酥胸而去,下意識按住趙出息的手道“你的傷還沒好,等你恢復好了,你想怎么樣,我都給你”
  “那現在至少要給點獎勵啊”趙出息玩味道,說完指了指嘴唇。
  裴卿回頭望眼門口方向,然后瞪著趙出息很是沒脾氣的俯身去吻趙出息,兩人嘴唇剛接觸,趙出息便直接突然襲擊,單手抱住裴卿,舌頭鉆進裴卿小嘴里,裴卿整個人瞬間便癱軟在趙出息身上,由著趙出息肆意菲薄,在趙出息的引導下慢慢配合,這已經不是兩人第一次接吻,但屈指可數的次數讓裴卿并沒什么經驗,每次都由趙出息主動。
  裴卿的嘴唇和舌頭酥軟到極致,這也是趙出息垂涎已久的地方……
  這一吻,直吻到裴卿全身無力,差點呻吟出聲,誰讓趙出息的那雙手更是放在自己挺翹的臀部揉捏,還好趙出息急事止住,不然再繼續下去就要出事了。
  裴卿最后走出病房的時候,外面眾人都感覺到不對勁,等到裴卿和葉玄離開后,宋青瓷再進病房,故意在趙出息面前說著幽怨帶有醋味的話,她自然知道剛剛病房里發生了什么,不然裴卿會是那種女人都會有的眼神?
  下午齊建國夫妻回蜀都花園后,別墅病房除夕夜的大幕也算是正式拉開,趙出息實在是在病房里待著無聊,于是讓眾人把病床挪到客廳里,儀器什么也搬了出來,他說總不能大家到時候擠在病房里過除夕夜吧,還好客廳面積足夠大,趙出息病房放在沙發的另一邊,二胖陪著他看中央臺的一年又一年,其他人繼續在廚房張羅年夜飯。
  夜幕降臨以后,整座城市徹底進如過年的氣氛,外面的夜空到處綻放著絢麗的煙花,鞭炮聲不絕于耳,家家戶戶都聚在一起看著電視吃著年夜飯,這一年就這樣又到頭了。
  別墅病房的年夜飯終于趕七點半折騰出來,眾人把客廳的沙發挪開,把餐廳的餐桌搬了過來,坐滿一桌,趙出息的病房就在旁邊,齊思和宋青瓷離他最近,照顧著他。
  醫生說過趙出息不能亂吃東西,所以今年這個除夕,他只能看別人吃。不過趙出息死纏爛打,愣是讓齊思和宋青瓷每道菜都讓他嘗幾口,也算是解了饞。
  年夜飯開始沒多久,央視的春晚就開始了,客廳里充滿歡聲笑語,眾人舉杯恭賀新春,然后又祝趙出息早日康復,后面就隨意,互相拜年敬酒。
  趙出息望著這熱鬧的場景,不禁再次想起在西安那年過的除夕夜,孤苦伶仃一個人守著寒風凜冽的工地,相比于那個時候,如今真是天壤之別,所以趙出息覺得,人有時候真得知足。
  不過相比于在成都的趙出息,遠在北京的李青衣在除夕夜,卻要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