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705 二胖的未雨綢繆

(下)
  每個男人在人生中都會不斷成長,不斷蛻變,最終成為自己想要的那個樣子,這些成長和蛻變取決于這個男人所經歷的事,但人生中有很多階段,會讓男人一瞬間就發生變化。特別是二三十歲的男人,比如戀愛、比如失戀、比如結婚比如離婚,比如當你知道自己要當爸爸時,比如孩子出生,比如孩子第一次喊你爸爸時。
  這些瞬間,都是足以讓男人銘記一輩子的……
  趙出息此刻所經歷的便是他知道自己要當爸爸了,趙出息的心情激動的久久不能平靜,他很早就知道自己遲早會有這天,只是時間而已,可是當得知這個消息時,他并沒有像想象中那么平靜,跟幾乎所有男人差不多,孩子是人生下半輩子的寄托,是你血脈的傳承,是當你死后在這個世界真正留下的東西。
  孩子,對于大多數男人來說,意味這太多太多的東西,每個男人都會在這里找到相應的意義……
  “我要當爸爸了”趙出息再次說出這句話,臉上又茫然又激動,顯然沒有做好準備,更沒想到當自己醒來后,迎接自己的居然是這么出乎意料的消息。
  本來胡雨嘉等人不建議趙出息剛醒就告訴他這個消息,生怕他心情波動太大,對身體恢復不好,詢問別人后,別人有不同意見,覺得這樣的好消息應該告訴趙出息,他的心情越舒暢,身體才會恢復的越快。
  最后胡雨嘉便同意齊思將消息告訴趙出息……
  趙出息的反應在齊思的想象當中,他知道趙出息肯定會激動的語無倫次,兩人緊握著雙手,心情久久不能平復,齊思高興道“是啊,你要當爸爸了,以后你再也不能出事了,再也不能讓我和孩子擔心了”
  “放心吧,不會了,我會安安靜靜的等著我們的孩子出生”趙出息也是感慨道,結婚了也有了孩子了,他肩上的責任更重了,以后切記自己不再是在西安時候,獨身一個人,不用考慮太多問題,如今身后有那么多人跟著自己同甘共苦擔驚受怕,必須要考慮他們的承受。
  齊思聽到趙出息的話,感動的抱著趙出息,跟趙出息臉貼著臉,趙出息想要伸手撫摸她的頭發,卻發現沒什么力氣,索性也就作罷了。他知道這次的事情沒少讓齊思受罪,她目睹自己中槍的所有過程,那種內心的折磨是最難受的,想到這趙出息不禁有些來氣,那個煞.筆喬治真特么狠,膽子也真夠大的,居然沒有離開成都,反而帶人襲擊自己,要不是自己命大,這次真是倒霉了。
  不過醒來的趙出息還不知道那天晚上六號別墅其他人什么情況,這也是他極為想知道的,只能等到單獨跟芙蓉黃土相處的時候再問吧。
  “是男孩還是女孩啊?”大腦思維跳躍幅度很大的趙出息,突然詢問道。
  齊思起身瞪著趙出息哭笑不得道“你怎么和我一樣?醫生說,除非去香港驗血,不然現在孩子太小,還不知道是男是女”
  “男孩女孩都行,反正都是我的孩子,提前知道也不好,沒了懸念,就讓我們等它出生吧”趙出息很是放松的說道“小家伙多大了,你能感覺到么?”
  “快兩個月了,以前不知道還感覺不到,現在能感覺到了”齊思一臉幸福的說道,眼神里滿是柔光。
  趙出息極為動情的說道“這應該是我今年聽到最好的消息了,你現在是咱們家的重點保護對象,我得趕緊好起來好照顧你。不過我現在唯一有件事很擔心”
  “什么事?”齊思有些不解的問道。
  趙出息皺眉道“二月二號我們就要結婚了,也不知道我趕那個時候能不能痊愈?”
  “這個我也不知道,改天問問醫生吧”趙出息不說還行,他這么一說,齊思也有些擔心了,也不知道趙出息到時候能不能恢復,不過齊思也沒多想,要是不行就提前改婚期,不管是什么事,都沒趙出息身體重要。
  齊思再待了會后,就離開病房把時間留給你別人,病房外面蔣開山和宋青瓷徐林已經離開醫院去上班,胡雨嘉盛好已經晾涼的雞湯和白粥走進來,她問過醫生趙出息可以進食。
  病房里,胡雨嘉給趙出息小口小口的喂著白粥,趙出息從來沒有過這種體驗,胡雨嘉就像是親媽一樣照顧著她,讓他感受著來自于這個女人對他的母愛,或許這就是老天爺對他的補償。
  “干媽,謝謝你”趙出息由衷的說道。
  胡雨嘉略帶責怪的說道“傻孩子,說這些客氣話干什么,你是我兒子,這些都是我該為你做的,你現在好好養傷,什么事都別想。齊思我會幫你照顧好,我還等著我孫子出生呢”
  “老爺子知道么?”趙出息小聲翼翼問道,明顯有些擔心。
  胡雨嘉嘆氣道“不知道,沒敢給他說,怕他受不了,他要是知道了,心疼你的同時也會責怪你,這事最好先別告訴他,能不知道最好別知道”
  “那就好”趙出息放心道,他生怕老爺子再給他施加壓力,他到時候做很多事的時候就更難了。
  喝完白粥和雞湯后,醫生給趙出息檢查完身體,又讓趙出息吃了幾種藥,沒過多會,或許是藥的副作用,趙出息便再次昏睡過去。
  胡雨嘉在醫院待了半小時,就離開醫院去公司上班,二胖和李青衣回酒店休息,芙蓉和黃土去西蜀集團天府新區那家高端私人醫院處理明天轉院的事情,徐林已經派人先行過去。
  所以今天就由齊思和蕭湘負責陪床,下午以后再由芙蓉和李青衣接班……
  第二天中午,西蜀集團旗下的西蜀國際醫院那邊派救護車過來接趙出息轉院,雙流第一醫院這邊已經做好準備,芙蓉和黃土生怕出事,安排了數輛車保護,除過一組小隊成員,大小王王勝河陳安逸以及周易師叔都在,何況還有二胖這個大變態。除此之外,胡雨嘉帶著齊思蕭湘也跟著,徐林和宋青瓷在西蜀國際醫院那邊等著,蔣開山有事沒來。
  轉院很順利,一個多小時后趙出息已經住在風景優美的西蜀國際醫院專用別墅病房,這四棟別墅病房可是專門面向川渝高端病人的,西蜀國際醫院是西蜀集團轉型后在醫療產業方面想要打造成的高端品牌,他的目標是整個西部最好的私人醫院。
  別墅病房有樓上樓下兩層,病房面積很大,占了樓下四分之一的面積,除此之外還有樓上樓下兩個客廳,三個客房以及一個廚房餐廳,裝修的極為奢侈豪華,住在這里跟住在度假酒店差不多,價格也自然不菲,普通人根本住不起,有專用的三名護士二十四小時陪著。
  這里的環境自然不是雙流第一醫院能夠相提并論的,躺在病床上拉開落地窗窗簾,趙出息可以直接看見外面的人工湖,要是天氣再好點,藍天白云,這環境自然讓病人身心愉悅,身體恢復起來也會更快。
  住在這樣的別墅病房,大家也不用再那么折騰,酒店醫院來回跑,可以直接住在別墅里,齊思不適合住在這里,胡雨嘉也不可能,她的照顧齊思。蔣開山蕭湘自然不用說,所以住在這里的只有二胖李青衣和周易。
  晚上,可能是前幾天睡的時間太長,這幾天恢復的不錯的趙出息怎么都睡不著,正好芙蓉和黃土在,趙出息這才問道那天的具體情況。
  “姐,現在給我說說,六號別墅那天晚上的情況”趙出息主動開口道。
  芙蓉和黃土面面相覷,知道趙出息遲早要問,沉聲道“巴頓集團一共來了七個人,一個蔚藍卡地亞外面接應,其他六個人襲擊我們,除過一位徹底殘廢被留作活口,接應那位被抓,其他人那晚都死在六號別墅”
  “我想知道我們的情況”趙出息才懶得管巴頓集團那群牲口的死活,他知道自己和巴頓集團的梁子算是結下了,喬治死在自己手里,巴頓集團肯定會嫉恨自己,以后得小心這個巴頓集團。
  黃土接過芙蓉的話回道“除過李漢重傷,只有王德利出事了,那晚他執勤”
  聽到王德利死了,趙出息的心情有些沉重,相比于李漢和趙虎成的活絡,王德利在六號別別墅很低調,但這個山西男人很沉穩,更多時候都是默默無聞的在做事,趙出息對他印象很好,沒想到這次卻不走運。
  “你們怎么處理的?”趙出息唏噓感慨道。
  黃土沉聲道“遺體火化后通知了他的家人,我們派人送回山西,給了他們家兩百萬的安葬費,以后如果有任何事需要幫忙,我們都會竭盡全力”
  黃土已經盡力,這是他能夠做到的所有事……
  “我昏迷這幾天,有沒有其他動靜?”聽完黃土的安排,趙出息也算放心。
  芙蓉冷笑道“圈子還算穩定,外面倒是有人想渾水摸魚,不過都已經被我們壓下,司徒南詢問過這件事,我們也告訴了他經過,他說等你醒來通知你。至于別的,沒有什么大的動靜”
  “我知道了,你們出去吧,讓二胖和周易師叔進來”趙出息點點頭吩咐道。
  芙蓉和黃土離開后,很快二胖和周易師叔進來,這是周易在趙出息出事后第一次面對趙出息,這件事發生已經幾天,但周易依舊很愧疚道“出息,這次怪我,我沒有保護好你”
  趙出息聽到周易師叔略顯自責的話,搖頭笑道“師叔,這不怪你,只能說敵人太狡猾,而且他們不是普通人,帶著武器預謀已久”
  “不管如何,我有責任”周易依舊把責任攔在自己身上。
  趙出息能感覺到二胖可能頗有微詞,看向二胖道“胖子,你也別怪周易師叔,他已經救了我幾次命,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太大意”
  “我知道”二胖淡淡說道,他早已想通,也并不再責怪小師叔,小師叔能答應自己出山保護趙出息,已經足夠了。
  趙出息呵呵笑道“已經臘月二十七了,我已經沒事了,你什么時候回北京?”
  “今年過年,我留在成都”二胖徑直說道,他早已決定不回北京。
  趙出息皺眉道“留在成都干什么,趕緊滾回成都,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要不回去,我怕林鎮北殺到成都來”
  “不滾”二胖想也沒想的說道。
  這兩個字讓趙出息哭笑不得,主要這貨還一臉嚴肅,真是滑稽到極點,趙出息也懶得理會道“隨便,你想留就留著,反正今年都得在這過年”
  聽到趙出息答應自己留下來,二胖臉上終于路出笑容,他還真怕趙出息不讓他留在成都,認識三年了,他沒和趙出息過過年,今年正好可以一起過年。
  過會,李青衣端著碗熬好的人參雞湯走進病房,二胖和周易識趣離開,今天薛嬸和李叔過來看趙出息,專門給趙出息熬了不少補品,李青衣這會把人生雞湯熱了熱,讓趙出息喝一碗。
  “又喝雞湯啊,今天喝了好幾碗了”趙出息瞅見李青衣手中的碗,沮喪著臉道。
  趙出息剛說完,李青衣的臉色就變的鐵青,趙出息連忙嬉笑道“喝喝喝,又不是喝毒藥”
  李青衣真是拿這貨沒辦法,哭笑不得,趙出息接過碗,咕嚕咕嚕直接將一碗雞湯干完,看的李青衣目瞪口呆。
  喝完雞湯,將碗放在旁邊,趙出息看向李青衣輕聲道“青衣,你什么時候回北京?”
  李青衣不以為然道“怎么?趕我走,怕我在這里礙事?”
  趙出息一臉尷尬的撓著頭道“不是,我沒這個意思,就是眼看著過年了,都二十七號了,你家那邊……”
  “明天早上飛機……”李青衣徑直說道,她知道趙出息的意思,所以今天趙出息轉院后,就訂了明早回北京的機票,趙出息如今已經沒事,只剩下靜養,有這么多人照顧他,也不缺自己一個,何況家里已經在催了。
  趙出息驚訝道“這么快?”
  “那我留下?”李青衣故意戲虐道。
  趙出息呵呵傻笑裝糊涂,知道李青衣這是故意逗自己,就算李青衣愿意,趙出息也不會讓她留下,這輩子他耽誤李青衣太多時間,已經不知道如何報答,要知道鳳凰村那三個春節,都是李青衣陪著自己渡過的。
  李青衣淺笑道“好好養傷,過完年,我再來看你”
  趙出息笑了笑,點著頭……
  第二天,臘月二十八,李青衣早早離開,趙出息沒有醒來,李青衣便也沒給趙出息告別,二胖送她去雙流國際機場。
  過了二十八,就是二十九,蔣開山和蕭湘在二十九號離開成都也回了北京,六號別墅薛嬸李叔任曼她們以及大小王等人也都各回家或者老家過年了,大小王已經很多年沒回老家了。
  年味真是越來越濃了,趙出息待在醫院里,都能感受到過年的味道,臘月三十號,留下的眾人便張羅著收拾著別墅病房,把這里當六號別墅一樣裝扮,買各種年貨,貼對聯貼福字掛燈籠等等。
  趟在病床上的趙出息想幫忙,卻有心無力,只得看著忙碌的眾人感慨道,又是一年過年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