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70 丑媳婦見公婆


  第六十六章敲打
  趙出息剛剛走出山水情,不知從哪得到消息的黃毛和穿著山水情性感誘人遮臀連衣裙制服的十六號已經連忙追出來,黃毛大喊道“趙哥”。十六號紅著眼睛站在原地,縱然早就知道趙出息要離開,可當這一刻來臨的時候,她還是不能接受。
  趙出息轉過頭,看著十六號和黃毛,除過他們,整個山水情再無他人送行。趙出息心里有些激動,正如于叔所說,他是遲早要離開,可這種離開的方式,多少有些憋屈,心里能沒恨和怨氣嗎?
  “你們回去吧,黃毛,替我照顧好十六號”趙出息故作鎮定的大聲回道。
  趙出息不忍再看寒風中瑟瑟發抖哭泣著的十六號,猛的轉頭,大步走向嬉皮笑臉等著他的二胖,低聲大罵道“草泥馬的徐少卿”
  “趙出息”十六號忍不住呼喊道,這聲音有些西斯底里。
  二胖攔了輛出租車,趙出息上車,出租車啟動,后視鏡里十六號和黃毛的影子原來越遠,直到消失……
  第二天開始,趙出息又繼續跟著耿叔學車,耿叔已經給他報名科目一,科目一輕而易舉的考過,接下來便是科目二,有耿叔和老宋的關系,趙出息考試時間自然不會像普通人那么間隔時間長,用不了半個月便能考完剩下三科。或許是覺得趙出息的技術已經足夠嫻熟,耿師傅開始帶著趙出息上路,每天他們的時間全部耗費在路上,哪里車多哪里去,耿師傅指揮著趙出息見縫插針,擁堵時刻的南二環,下班時刻的南門環路,趙出息一開始對于這種實戰確實有些緊張,可兩天下來,他的技術比西安城老到的出租車司機都要厲害,這除過耿師傅的悉心教導,剩下的便是他的踏實和刻苦,每天除過吃喝睡,其余時間全在車上。
  徐林有段日子沒有聯系趙出息,以至于趙出息差點忘掉這個人,在他準備考科目二的時候,徐林終于出現,這天晚上他主動聯系趙出息,說是要去看看老太太恢復的怎么樣,兩人約定時間,趙出息練完車便讓耿師傅直接送他到醫院,在醫院門口等了十多分鐘便看見提著兩個禮盒的徐林。
  “來就來,買什么東西?”趙出息客氣道。
  徐林好笑道“給老太太買的,又不是給你買的”
  “都一樣都一樣”趙出息厚著臉皮回道。
  接過徐林手里的東西,兩人并肩往醫院里面走,徐林很直白的開場道“傷好了?”
  趙出息一愣,他不知道徐林怎么知道這事,下意識的停下腳步,轉過頭盯著徐林,徐林輕笑道“這事情鬧的不小,你受傷的事情很多你不認識的人都知道,我要想知道,只要稍微查下便能知道,我還知道西安城孫犢子親自給山水情的老板范敬軒打過招呼,現在圈子里都在議論你,說徐大少也有吃醋的時候,至于你是蘇西洛助理的身份,他們都知道”
  “不小心我成名人了?”趙出息聽到這話,自嘲道。
  徐林搖頭道“名人不名人我不知道,可能讓徐大少爺動手,說明你還是有過人之處的,說說,你做過什么事,挑戰到了徐大少的底線,不然以徐大少的心性,不可能無事生非,這或許只是對你的警告”
  徐林一提醒,趙出息倒是回過神,他從來沒仔細想過徐少卿為什么突然對自己動手的原因,正如徐林所說,以徐少卿的心性,不可能如此唐突,冒著被蘇西洛打入冷宮的危險,趙出息不禁仔細回想那幾天發生的事情。
  猛然驚醒,知道原因,出事之前,他在蘇西洛的別墅住過一晚上,兩人還有過香艷曖昧的插曲,以徐少卿的本事,這事他想知道,不難。
  “想到原因了“徐林瞅見趙出息驚愕的樣子,笑道。
  趙出息點頭回道“你還記得之前我們和市規劃局等領導的那場飯局么?那天晚上我喝的比較多,蘇西洛便讓我在他的別墅將就一晚上,去年時候,我也將就過一晚上,沒多想,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便是原因”
  “難怪,難怪,要是我,我說不定敢殺你,徐少爺比我想的要有風度”徐林呵呵笑道,徐少卿不可能在蘇西洛的身邊沒有安插眼線,趙出息在蘇西洛的別墅連續過夜,第一次徐少爺可能相同,可第二次,徐少爺再怎么想都不能自欺欺人。
  “沒發生點什么,要是發生點什么,你到沒吃虧?”徐林半開玩笑道。
  趙出息尷尬的咳嗽道“沒,沒,沒,我敢么?”
  “蘇西洛這段時間應該沒找你吧”一邊進電梯,徐林一邊問道。
  趙出息搖頭,他也挺疑惑的,蘇西洛居然沒動靜。徐林解釋道“蘇西洛在你出事那天已經回成都,聽說明天晚上回來,這事情鬧的人盡皆知,放心,她肯定會幫你找回場子,以后徐少卿不可能再對你動手,除非你真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別以后了,一次我都吃不消”趙出息連忙說道。
  徐林忍不住拍著趙出息的肩膀哈哈笑起來,有些已經發生的事情,與其不能改變結果,不如一笑而過的接受,至于是否真能過去,只有自己知道……
  趙出息和徐林走進病房的時候,老太太沒在,詢問護士后,趙出息才知道二胖帶著老太太在醫院下面散步,趙出息和徐林坐在椅子上等了半個小時,二胖才帶著老太太回來,趙出息起身介紹道“奶奶,這位便是那天晚上幫我們不少忙的徐哥,叫徐林”
  老太太只是瞥了眼徐林,便收回眼神,繼續往前走道“聽三無說過”
  “三無?”徐林小聲嘀咕道。
  趙出息解釋道“二胖的名字,姓林名三無”
  林三無?這名字有些特殊,徐林盯著近兩米的二胖若有所思,他讓人查過那天晚上事情的具體經過,徐大少爺旗下兩大走狗馬超和祁漢的實力如何,一個打黑拳出身,一個省武警總隊出身,這實力顯然毋庸置疑。可最終的結果卻是趙出息輕傷,馬超和祁漢重傷住院,這結果出來后,震驚眾人。大家只是聽說有人救了趙出息,至于是誰他們到不清楚,徐林調查后才得知,救趙出息的居然是眼前這個像傻子的胖子,當場愣住。再見二胖,徐林自然是別有感觸。
  中隱隱于世的虎人?那這位培養出虎人的老太太呢?這便是徐林此次來找趙出息更深層次的原因。
  “老奶奶,身體恢復的怎么樣?”以徐林的年齡,叫老太太奶奶不為過,老太太刻意的冷淡讓徐林有些意外,畢竟他那天晚上沒少幫忙,可他怎么知道老太太除過對趙出息和二胖,沒給誰過好臉色,剛來西安那會住進小區里面,整個小區所有人都對老太太頗有微詞,可慢慢下來大家才知道老太太不顯山不露水的厲害,幾次大事老太太處理的游刃有余,整個小區對老太太都另眼相看,威望頗高……
  徐林有意寒暄客套,奈何老太太不吃這套,沉聲道“一只腳踏進棺材的人,活一天是一天,不奢求什么”
  “奶奶,你可說過要給我和二胖抱孫子,這話以后不能說”趙出息不高興道也算是給徐林解圍。
  老太太對趙出息和徐林那是天壤之別,一臉慈祥的笑道“不說,不說,奶奶以后不說”
  徐林目瞪口呆,這待遇也太明顯了,至于瞧在眼里的二胖,很不地道的嘿嘿笑起來。
  “坐”老太太揮揮手,示意徐林坐,這已經算是客氣,只因為徐林幫過忙,又是趙出息的朋友,在老太太眼里,徐林也好,韓三強也罷,都一樣,她的眼里,二胖和趙出息是一類,其余人是一類。
  徐林曾經好歹爬到過一定高度,即使面對部級領導時都沒有此刻如此的如履薄冰,這種感覺很多年都沒有過,是那種不自覺的提心吊膽,老太太的眼神似乎能穿透人心,讓徐林下意識有種防備,徐林哪會知道,老太太曾經面對過的大佬,或許他連零頭都不夠,林家的那大院子里,能走進去的,有幾個不是非富即貴?
  “哪里人?”趙出息端茶倒水,老太太便和徐林聊天。
  “天津衛”徐林笑著回道,縱然噤若寒蟬,徐林還是有意打量過老太太,老太太沒有穿病服,穿著以往的唐裝,這些衣服都是當年林家的裁縫們量身訂做的,老太太穿著舒服也得體,再沒舔過什么衣服,還有一處讓徐林感覺有意思的是,老太太的頭發梳的很整齊,兩個手腕各有一只翡翠琉璃手鐲,至于是什么料,徐林目測不出,不過顏色不錯。
  這些小細節,徐林有意留意,在心中不得不畫個問號,西安城里,這種老太太,徐林敢說,屈指可數……
  “嘎得樓還是張連志那小犢子開的粵唯鮮?”老太太不動聲色的問道。
  徐林心中一緊,敢把天津有名的張老板叫小犢子,老太太這是唱的哪一出,徐林對于老太太口中所說這位張老板不陌生,真要算起來,他還算得上張連志的遠方親戚。
  “粵唯鮮一直開著,老奶奶去過?”徐林不動聲色的問道。
  老太太沒好氣的說道“好好的意大利建筑,被這小子弄的俗不可耐,真丟張家的人”
  徐林驚愕的長著嘴,沒想到老太太對這疙瘩樓情有獨鐘,“疙瘩樓”是1937年意大利建筑師保羅·鮑乃弟(PaulBonetti)設計英國人建造的一片意大利風格的八門聯體洋樓,也就是美國人說的rowhouse(排屋)。三層半磚木結構,一層在半地下,正門在二層,高臺階,圓拱門;三層是曲尺形的陽臺,陽臺的花柱像珍珠串一般,新奇別致;四層是一排水紋花飾的百葉窗,窗上是綠色的遮陽棚,風吹日曬已經發舊并積了許多塵土。“疙瘩樓”的外墻是用過火磚砌筑。過火磚燒流化后自然形成了疙瘩點點的外觀,所以天津人稱它為“疙瘩樓”,用天津話說就是“嘎得樓”。解放前“疙瘩樓”在天津絕對是高檔公寓,住的都是有點身份有點地位的人物,徐林一聽老太太說嘎得樓,而不是疙瘩樓,便來了興趣。
  后來這房子便租給張老板,開了“粵唯鮮”。張老板愛好個收藏什么的,所以這里滿院子都是缺胳膊少腿沒腦袋的漢白玉石像,殘缺斷裂風化的石碑;酒吧內是馱碑的大石龜,刻著“徽音并播”的老木匾;還有號稱紀曉嵐喝龍井的茶桌,號稱馬連良抽鴉片的大煙床。這里的收藏五花八門琳瑯滿目,以至于馮驥才夸獎這里是“能吃的博物館”,還給題了詞。于是乎“馮大個”的題詞被當成了金字招牌,做成了巨大的霓虹燈頂到了古樸典雅的小樓之上,正如老太太所說,好好的一個早期意大利式建筑一下子便變得俗不可耐。
  這些具體的歷史,只有老天津們知道……
  “老太太認識張老板?”徐林小聲問道。
  老太太哼道“老板?小犢子被老犢子帶進林家的時候,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孩子”
  趙出息聽不出個云里霧里,瞧見徐林的樣子,只覺得這姓張的可能很厲害,徐林心中的震撼,可比老太太來的多。
  “天津衛不少小犢子現在都長大了”老太太繼續說道,隨即對著二胖道“三無,以后去天津衛的時候別客氣,他們都欠著老林家的人情,特別這老張家,還有十多件寶貝借給他們,敢有借無還,你就拆了這嘎得樓”
  “好”二胖呵呵的笑著點頭。
  拆嘎得樓?
  徐林嚇了一跳,顫顫問道“老太太是也是天津衛的?”
  老太太搖頭,輕聲道“不是你們天津衛的,只是以前沒少跟著三無的爺爺去天津衛”
  “那老太太是?”徐林似乎猜到些什么,繼續問道。
  “老上海”老太太平靜道。
  說老上海而不是上海,這又是一門學問,說完老太太不忘補充道“后來嫁到四九城”
  四九城?徐林還想問些心中的疑惑,奈何老太太打斷他,罕見笑道“小徐,出息這孩子不錯吧”
  “不錯不錯”徐林不知老太太什么意思,只是點頭回話,老太太的笑容讓徐林有些不寒而栗。
  “不錯就好,你是聰明人,老太太看人從來不會錯,以后有些事多提醒提醒他,三無我倒放心,我這有點不放心這孩子,前幾天還吃了虧,也沒人還回去”老太太嘀咕道。
  徐林心中的疑惑更深,老太太平白無故說這些話,畢竟兩人才是第一次見面,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接話。
  別說徐林,趙出息現在更聽不明白……
  老太太端過趙出息泡的茶,小聲道“出息,陪小徐出去走走,奶奶累了”
  “嗯”趙出息起身,帶著失神落魄的徐林走出病房,兩人面面相覷,有些尷尬,都很疑惑老太太這到底唱的哪一出?
  等到徐林和趙出息走出病房,老太太對著笑的燦爛的二胖說道“滿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