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2)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2)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2)     

混世刁民696 徹底亂了

手術室門前此時的氣氛壓抑到極點,讓人感覺呼吸似乎都已經停止,誰也沒有打破僵局,因為誰都無法接受這個消息,難道就這樣結束了,難道趙出息終歸是挺不過這一關?
  “你們到底誰是病人家屬?”醫生再次詢問道,由于里面手術還在進行,病人情況很不樂觀,手術期間極有可能出現意外,所以這算是醫院的規定,因為誰也不能確定是否能成功,顯然失敗的可能性更大。
  醫生臉色平靜的望著在場的眾人,似乎這種情況他已經見過無數次,也是,哪個家屬愿意看到親人離他們而去,但人生就是如此,生的你無法逃避,只能接受,不管能否承受。
  這時候大家已經忘記先前二胖和芙蓉的沖突,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病危通知書上,在場正兒八經算家屬的,顯然已經和趙出息領證結婚的齊思算是,胡雨嘉作為長輩不得不話,看向齊思心痛道“齊思,你去簽吧”
  “我不要,我不簽”今晚齊思經歷太多,她的精神狀態很不好,這個時候儼然沒有辦法簽病危通知書,這對她來說,壓力太大。
  “齊思”胡雨嘉再次開口道,雖然知道這對齊思傷害很大,可沒有辦法。
  齊思依舊拒絕道“我不簽”
  二胖對于齊思的表現略顯失望,但也能理解,所以二胖往前走了兩步看向旁邊的李青衣道“你簽”
  二胖這句話讓眾人很是不解,再怎么算,也輪不到李青衣去簽啊,特別是蕭湘蔣開山黃土芙蓉等人,很不理解二胖的話,齊思不簽,那也是胡雨嘉和二胖簽。
  李青衣沒有逃避,緩緩走到醫生面前道“我簽”
  醫生對于這些人的身份自然不清楚,所以讓護士拿來病危通知書,李青衣接過筆和病危通知書,在上面用草書簽上自己的名字,李青衣三個大字。
  旁邊的蔣開山意味深長的盯著李青衣,從剛開始的疑惑,到現在的震驚,趙出息和李青衣到底是什么關系,這真是耐人尋味……
  “醫生,手術怎么樣?”李青衣低聲問道,這是她最關心的。
  醫生擦了把頭上的汗,皺眉說道“情況不容樂觀,腹部的子彈傷及要害,失血過去,各種生命指標很不穩定,我們正在全力搶救,不過你們放心,這里匯聚了全成都最好的外科醫生,我們一定盡最大的努力,這也是你們有這么大的本事,如果是普通人,早已經沒救了”
  “醫生,你們辛苦了,謝謝”李青衣在這個時候還能如此客氣,可見她的內心是多么的強大。
  面對李青衣這么漂亮有氣質的女人,醫生顯的有些不好意思道“這是我們該做的,我先進去了,有什么情況,會及時和你們家屬溝通”
  李青衣鎮定點頭,醫生和護士轉身進入手術室……
  手術室門口再次安靜下來,周易陳安逸王勝河依舊站在樓道口,并沒有過來。芙蓉已經從地上站起來重新走過來,面對二胖雖然有些惱火,但也只得強壓著,難道在這里大打出手?退一步來說,他們沒有保護好趙出息,二胖有火氣也在情理當中,再者,真要動手,她未必是二胖的對手,想來也就周易或者尚在獄中的簡姨能壓得住二胖。
  黃土對于二胖向芙蓉姐出手很是不滿,難道我們愿意見出息受傷?要不是自己受傷,估計早就對二胖動手了。
  胡雨嘉走到二胖面前,不悅道“我知道你生氣,可你也不能這么沖動,能站在這里的,誰不希望出息好好的?一年沒見你,脾氣倒是漲了不少”
  胡雨嘉訓斥二胖,二胖得乖乖聽著,不做任何反駁,獨自坐在距離手術室最近的位置,一動不動的等著消息,徐林坐在他旁邊,想說些什么,也不知道說什么。
  李青衣走到齊思和宋青瓷旁邊,任曼起身騰出位置讓她坐下,齊思一把抱住李青衣,很是自責的說道“青衣姐,都是我不好,我沒有照顧好她”
  李青衣安慰著齊思道“這不怪你,他會沒事的”
  時間繼續往前走,手術也依舊在進行當中,芙蓉安排王勝河出去買了些水和吃的,這么晚大家體力和精神都備受折磨,應該補充點能量,不然趙出息沒事,他們倒先倒下了。可是吃的喝的買來以后,誰也都沒胃口,索性就這么繼續等著。
  蔣開山抽空坐在了李青衣的旁邊,哭笑不得的說道“真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四九城有名的李青衣,還真是讓人意外”
  “但我知道你肯定會在這里”李青衣不輕不重的回道,并不意外蔣開山會找她,這里面知道她身份背.景的,也就蔣開山和他媳婦蕭湘,雙方都算是軍方家庭出身的,而且還都是紅色血統,或多或少曾經有過交集。
  蔣開山不依不饒的問道“我很好奇你們是怎么認識的,似乎以你們的身份,很難有交集,而且你曾經消失過幾年,但今晚的這一切,又說明你兩關系很不一般,畢竟普通朋友,也不會有人通知你,你也不會連夜從北京趕到成都”
  兩人聊天的聲音雖然壓的很低,但坐在他們旁邊的幾個人還能聽到,比如齊思、宋青瓷以及蕭湘,其余人離的稍微有點距離,徐林和二胖在對面,芙蓉和黃土在對面最邊上,任曼和胡雨嘉在隔壁那張長椅上。
  齊思沒有心情聽這些,她精神狀態很差很差,這會腦子已經陷入迷糊,靠在宋青瓷身上昏昏欲睡,宋青瓷卻不禁皺起眉頭,她知道眼前這個女人,聽徐林偶爾提起過這個女人,貌似跟趙出息關系很近,近到哪一步宋青瓷先前不知道,但今晚已經確定,能讓二胖拍板代替齊思簽字,已經說明一切,此刻又聽到蔣開山和她的談話,宋青瓷對李青衣充滿好奇。
  “如果照你所想的,那以你和他的身份階層,也應該沒有交集”李青衣不輕不重的回道,蔣開山既然這么問,那很明顯趙出息沒給他說過她們的關系。
  蔣開山苦笑搖頭道“我兩認識,那是個意外,但很榮幸,我能認識這樣的朋友”
  “你們認識是意外,我們認識是命中注定。可以這么說,我比你們所有人認識他都要早”李青衣輕聲說道。
  蔣開山有些疑惑道“比我都要早?我在西安之前就認識他,我們在西寧認識”
  “早么?我和他在鳳凰村就認識,現在已經過去快五年了,是啊,五年了,這五年,生了很多事”李青衣最終給出答案,蔣開山和蕭湘面面相覷,旁邊的宋青瓷也頗為震驚,五年前李青衣就認識趙出息?
  就在這時候,蔣開山突然想到什么,猛然驚醒道“我想起來了,兩年半以前,出息離開鳳凰村那天,在西寧那天晚上,他說過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就叫李青衣,沒想到那個女人就是你”
  李青衣微微點頭道“嗯,那個女人就是我,我曾經在鳳凰村支教過三年多”
  所有的答案在這一刻都解開,聽到這個消息的蔣開山和蕭湘目瞪口呆,沒想到李青衣消失那幾年,居然在鳳凰村支教,這個消息不得不說震撼,估計整個四九城知道,也會大吃一驚。難怪李青衣會在趙出息出事后第一時間會從北京趕到成都,難怪二胖會讓李青衣簽字,原來他們的關系,完全出他的想象。
  “李家,李青衣,有意思”蔣開山喃喃自語道,不再多問一句話,該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
  旁邊的宋青瓷也在這一刻無言以對,她也沒想到這個女人,比他們所有人陪趙出息的時間都要長,那她和趙出息的關系,真的無法想象了。
  手術繼續進行,時間越來越長,有些人已經支撐不住睡著了,齊思靠著宋青瓷睡的安詳,緊皺的眉頭終于舒展開來,蕭湘睡在蔣開山的懷里,蔣開山將衣服披在她的身上,胡雨嘉靠著墻也昏昏欲睡,年齡最大的她,自然沒有年輕人們的精神。
  六點,黎明到來之前,手術室的大門再次被推開,幾位醫生和護士從里面緩緩走出來,沒睡的眾人相繼站起來,滿臉緊張,睡著的齊思蕭湘胡雨嘉也被驚醒,李青衣等人快步上前詢問道“醫生,怎么樣?”
  負責手術那幾位醫生摘下口罩,他們看起來很疲憊,也是,整個手術持續了七八個小時,旁邊臨時辦公室里所有醫生護士都沒敢睡,熬了一個通宵,因為手術過程中隨時會生各種意外,他們必須要保證手術不出問題,解決各種突情況。
  “手術已經結束,病人這條命暫時保住了”主刀醫生看向眾人,沉聲說道。
  蔣開山十分激動道“那就是沒事了?”
  主刀醫生搖搖頭繼續說道“不能這么說,病人現在還在危險期,各項生命體征極其不穩定,我們所有醫生已經盡力,能不能活下去,就要看能不能渡過今天,所以剩下的,就要看靠他自己了”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長舒一口氣,雖然這個消息不盡完美,但至少趙出息這條命暫時保住了,眾人最害怕聽到的消息就是一切都結束了,何況昨晚已經簽了病危通知書,誰都知道趙出息隨時有可能離他們而去,這是他們最不愿意面對的。
  現在,至少還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