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92 不好三樓

(月票呢,求月票,大家看看賬戶有月票沒有,有的話趕緊投啊)
  出息出事了幾個字如針扎在二胖的心里,如果不是遇到生命危險,想來小師叔也不會如此著急的給他打電話,二胖整個人的狀態變的極為糟糕,除過去年初夏奶奶去世,出息遇害逃亡,似乎已經很久沒有什么事能打破他不動如山的內心。
  二胖沒有想太多,他根本不想到底是誰害的出息,也不想所謂的報仇,此刻他只想第一時間趕到成都,去年出息在西安那次生死逃亡尚未過去,如今又發生這樣的事情,兩次他都沒在出息身邊,都沒有替他抗下這一切,二胖十分自責和內疚。
  找到四合院的座機,二胖要打兩個電話,第一個電話是打給林鎮北。
  作為一位老北京,林鎮北和大多數老北京差不多,喜歡住在四合院里,似乎這才更像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不過相比于普通北京人,年輕時就已經揚名四九城的林鎮北的四合院自然不同,林鎮北的四合院在東城區故宮旁邊,也就是北池子大街邊上,這條街上的四合院真是寸土寸金,貌似有很多富豪在這里購置產業,比如那位傳媒大亨默多克,十多年前這里的四合院就已經動輒上千萬,如今是想買也買不到。林鎮北這間四合院和默多克買的那間四合院差不多大,只不過是由兩間四合院改造成一間,地下建筑兩層,地上建筑兩層,由知名設計師重新設計,幾經翻修,據說有人出四個億買林鎮北這棟宅子,可惜林家男人不差錢,所以也只當做笑談。
  今晚四合院有幾位貴客到訪,都是林鎮北私交甚好的發,從玩到大的,晚飯就在四合院吃的,四合院有御用的廚師,都是當年做國宴的大廚。晚飯結束以后,眾人在休息室喝酒打牌順便聊正事,有林鎮北在的地方,就有那位穿繡花鞋的女人在,誰都知道這是林鎮北的紅顏知己,四九城沒幾個人能搏得這位紅顏一笑。
  牌局正酣的時候,女人拿著移動電話走過來,在林鎮北耳邊低聲細語幾句,旁邊某位部委領導笑呵呵道“鎮北,是不是其他紅顏相邀啊,你不怕眼前這位吃醋?”
  其他兩位朋友意味深長的笑起來,不禁多看兩眼這位頗為傳奇的女人,說實話他們自認為掌控不住這種不食煙火的女人,也就林鎮北有這個道行,有時候他們倒是羨慕林鎮北的生活,沒太多忌諱,不像他們如今要謹慎微。
  “三無打來的,有事找我”林鎮北如實說道,本來當初他是想讓三無跟他住在一起,畢竟都是一家人,他這輩子沒打算要子女,三無就是他的兒子。奈何三無打定主意要住回林家老院子,林鎮北也就由著他。
  坐在林鎮北對面的某位紅三代笑罵道“你跟著子說回頭多去我家轉悠兩圈,我可跟你說好了啊,老爺子說了,我家閨女必須嫁進你們林家,做個的都行”
  “老譚,你覺得輪得到你么,排隊吧,別插隊”林鎮北邊上這位忍不住嘲笑道,眾人不禁笑出聲。
  林鎮北接過電話,并沒有回避,這些都是知根知底的發,沒什么要忌諱的,于是林鎮北沉聲道“有事?”
  林家四合院里的二胖有些不滿道“為什么接電話這么慢?”
  “跟你幾個叔叔伯伯在打牌”林鎮北淡淡笑道,也就這子敢用如此口氣質問他,要是別人,也沒這個膽子。
  二胖沒時間跟林鎮北廢話,直言道“我要去成都,借你私人飛機用,最短時間里,幫我安排好”
  “這么著急?有事”林鎮北不禁皺起眉頭,這子很少有事求自己幫忙,去成都,難道是那個趙出息有事?
  “有事”二胖簡單明了道。
  林鎮北繼續問道“什么事?用不用我幫忙”
  “別問,也不用你幫忙,我能處理”二胖第一次覺得林鎮北如此的啰嗦,不耐煩的說道。
  林鎮北感覺到二胖有不對勁,但并沒有繼續追問,頭道“我這就安排,你直接去機場,我會讓人聯系你”
  林鎮北說完還沒等下一秒,那邊就已經掛掉電話,這讓林鎮北哭笑不得。
  掛掉電話以后,牌桌上的氣氛已經有不對勁,其他人都盯著林鎮北看,都是自己人,從來不帶客氣虛偽的,老譚詢問道“怎么?那子有事?”
  “他要去成都,可能有事,沒說”林鎮北笑著回應道。
  旁邊那位也詢問道“用不用幫忙,別讓咱家女婿吃虧”
  “不用管他,有需要他會打電話,我們繼續玩”林鎮北將電話遞給旁邊的女人笑道“你去處理下”
  打完第一個電話,二胖自然要打第二個電話,這第二個電話不是外人,除過李青衣沒有別人,相比于所有人,也就李青衣認識以及陪趙出息的時間最長,何況二胖早就內定李青衣是趙出息的媳婦。
  李家最近有些不好,因為老爺子老病復發住院了,整個李家瞬間慌了神,輪流在**伺候老爺子,李青衣的爺爺如今都已年過七十了,老人們年事已高,自然不能熬夜,所以這件事就交給輩們,特別是晚上,輩們輪流在**伺候,生怕出現什么急事,也好通知大家。
  今晚是李青衣和李成軍,她倆走的最近,李青衣的父母晚上來過,十的時候就回去了,長輩們公務繁忙,沒那么多時間操勞,晚輩們年輕氣盛,身體自然比他們過硬朗。
  “還好沒有大事,不然我們估計就得上新聞聯播了”坐在病房外面休息室的李成軍很混蛋的說了這么句話,這是高干病房,老爺子享受的醫療待遇那是級的,進**自然是特殊區域。
  李青衣聽到這句話,很是惱火的瞪著李成軍,李成軍屁顛屁顛的笑道“我就開開玩笑,我覺得爺爺還能十幾二十年”
  李青衣懶得理會他,低頭繼續看,老太爺已經睡著,醫生說各項體征都正常,不會有什么大問題,年前可以出院,這下李家上下才放下心。
  “丫頭啊,跟叔說你跟趙出息關系怎么樣了?最近都沒怎么聽你提起過他”李成軍很是八卦的說道,他是李家內部堅定支持李青衣的腦殘粉,更是堅決反對李青衣和吳家那位結婚的反對派。
  李青衣頭也沒抬的說道“這些事,還用我向你報備?”
  “我就關心關心,你不也經常關心我家家庭和睦問題么,我關心你那是應該”李成軍底氣十足道,再怎么他都是李青衣的長輩,只是這個長輩當的太窩囊,誰讓兩人年齡相近,又從一起玩,更像是兄妹。
  李青衣冷哼道“我拒絕回答你的問題”
  “得,不說就不爺還不問了”李成軍一副地皮流氓樣的說道。
  這時,李青衣放在旁邊的手機響起,李成軍眼疾手快的拿過來,瞅眼上面的名字笑道“這么晚,那個大胖子給你打什么電話,難道你們有曖昧?不過你兩倒也聽適合的,我就喜歡那大胖子,而且也算是門當戶對吧,我爸跟林家那位還算熟,要不回頭給你說說?”
  “拿過來”李青衣這次真有些生氣的說道,她很反感別人亂碰她的**。
  李成軍撇撇嘴,老大不的人跟李青衣在一起,就像時候那樣,沒個正行。李青衣接過手機,微微皺眉,這么晚二胖打電話能有什么事?
  “喂,二胖”接通電話,李青衣客氣的問候道。
  二胖沒解釋太多,很直接的說道“你在哪,我去接你,半時后飛成都,出息出事了……”
  和其余人一樣,李青衣在聽到最后幾個字后,心里瞬間有種絞痛感,整個人像是斷電一般,可是李青衣是誰啊,那是內心強大到二胖都得佩服的主,她并未慌神,想都沒想的說道“**正門,我等你”
  二胖和李青衣是一路人,很多事很多話不用多說多問,雙方就明白彼此的意思,所以越簡單越好。
  掛掉電話后,旁邊的李成軍擔心道“怎么了?”
  “我現在要去成都,等會我會給老三打電話,讓他過來陪你值班”李青衣徑直起身,隨即安排道。
  如此著急,顯然是出事了,李成軍聽到要去成都,那顯然有可能是趙出息出事了,整個成都也只有趙出息能讓李青衣連夜趕去,要知道老爺子現在還在醫院躺著呢,誰有這么大的架子?
  “是不是趙出息出事了,用不用幫忙?”李成軍皺眉問道。
  李青衣拿起包收拾東西道“不知道具體情況,二胖過來接我,如果需要幫忙,回頭我會打電話,你照顧好老爺子就行”
  “醫院這邊你放心,我會照看,隨時聯系”李成軍沒敢問太多,顯然李青衣也不可能知道太多。
  此時此刻,所有人都在擔心趙出息,相比于正在趕往路上的眾人,成都雙流縣第一人民醫院才算是真正的熱鬧。
  醫院門口停滿各種車輛,十幾輛普通車輛,以及七八輛警車,還有源源不斷的車輛趕過來,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的事情已經驚動省廳,最先趕到的派出所民警看到那場面,當時就嚇的不知所措了,死了那么多人,他們哪里見過這種場面,特別是死的這些人身份特殊,先不說六號別墅的身份,光是巴頓集團這幾位省廳全力追鋪的要犯,那都足以讓他們震驚,所以他們沒敢隱瞞,毫不猶豫的聯系分局領導,消息一層層的傳到省廳,省廳眾多人被驚動,分頭行動,一批人前往牧馬山蔚藍卡地亞,一批人前往雙流縣第一醫院。
  趙出息被第一時間送到雙流縣第一醫院,畢竟已經是晚上,值班醫生不多,跟著而來的黃土芙蓉大怒,就差殺了那位主任,黃土更是放下狠話,要是趙出息有個三長兩短,要他全家的命,這會的黃土哪還有半分寸,他只是知道,趙出息要是死了,那才出大事了。
  醫院這邊趕緊聯系其他醫生回醫院,同時組織值班醫生全力搶救,芙蓉黃土兩人不斷打電話接電話,周易死死的守在樓道口,禁止任何人過來,而被任曼陪著的齊思,已經哭暈數次。
  一切都徹底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