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691 突發意外下

(月票呢?)
  齊思痛苦的哭喊聲響徹整個六號別墅,也讓整個六號別墅所有人的心都在這一刻靜止,因為誰都不知道三樓此刻發生了什么?
  周易是最先解決掉對付自己的兩位雇傭兵,一位被周易廢掉了手腳,肋骨斷掉四根,躺在地上抽搐,另一位被周易擊碎了面門和后腦,大腦溢血而亡,這應該是周易出山以來,第一次動手殺人,**裸的獅子搏兔,根本沒有懸念,在強大的周易面前,兩位雇傭兵也算是明白,這趟牧馬山之行,是多么愚蠢的決定,還想完事離開成都,走川藏線出國境進東南亞,真把這六號別墅當做誰都能來去自如了?
  解決完兩位雇傭兵后,周易確定再無敵人后這才來到客廳,此時客廳里,黃土面對那位女雇傭兵也已經差不多結束戰斗,黃土在受傷狀態下依舊能單殺掉這位女雇傭兵,如果說在叢林里,黃土的實戰經驗可能不如這位女雇傭兵,她完全可以靠自己的經驗玩死黃土,但這里不是存林,而是正面交鋒,靠的是真正的實力。
  不過由于受傷,黃土也比較狼狽,腰部和大腿都不同程度再次受傷,后背更是被女雇傭兵的匕首劃了兩道口子,有道已經入肉三分,還好最終有驚無險拿下這位女雇傭兵,直接將匕首插進女雇傭兵的喉嚨里,死狀十分殘忍。
  “姐,怎么樣,用不用幫忙?”解決完女雇傭兵后,黃土看向旁邊正打的難解難分的芙蓉問道。
  芙蓉徑直搖頭道“不用管我,去三樓”
  郎丹的實力確實很強橫,但他卻根本不是芙蓉的對手,別以為個子高身體壯就能殺人,芙蓉那是從人堆里殺出來的,殺的可都是高手,所以十幾招過后,芙蓉便已經知道郎丹的實力,開始處處壓制郎丹,郎丹已經被踢飛數次,芙蓉則只受點輕傷。
  “好,那我上三樓”黃土沒多想,直接點頭回道。
  就在黃土準備起身去三樓的時候,周易正好出來,黃土以為是敵人嚇了一跳,這才看清是周易師叔,沉聲道“周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那邊有兩個,已經被我解決了,到底是誰偷襲我們?”周易有些不解的問道,而且這幫人的實力確實不弱,最重要的是,人數還不少。
  “巴頓集團的雇傭兵”黃土咬牙切齒的回道。
  周易才不管是什么集團的,只是擔心道“出息和齊思怎么樣?”
  “他們在樓上,我這就準備去三樓”黃土再次回答道,他也很擔心六號別墅其他人的安危。
  周易思索片刻道“你去一樓,我去三樓,我們分頭行動”
  “好”黃土聽從周易的吩咐,毫不猶豫的點頭。
  就在兩人準備分頭行動的時候,樓上傳來齊思痛入骨髓的嘶喊聲,那聲音像是最心愛的什么東西被奪走一樣傷心,聲音持續飄蕩在六號別墅里,久久不能散去。
  此時,不管是周易還是黃土,不管是芙蓉還是剛從樓下趕上來的任曼和趙虎成也好,都同時愣在原地,他們心中頓時感覺不妙,那就是三樓出事了。
  周易和黃土率先回過神來,幾乎暴走的沖向三樓,芙蓉也想跑向三樓,可是卻被郎丹給攔住去路,這一刻芙蓉被徹底激怒,以幾乎傷敵一萬自損八千的殺招沖向,單手抓住郎丹的胳膊,諾大的匕首以回旋刀的弧度擦著芙蓉的臉頰而過,郎丹想要右手接刀,可惜芙蓉沒給他機會,芙蓉在半空中空手抓住大匕首的刀身,手上瞬間便鮮血橫流,可是芙蓉根本不在乎,在郎丹沒有回過神的情況下,抓著刀身狠狠的從郎丹的胸口劃出一道血痕,郎丹爆喝一聲,直接用膝蓋將芙蓉頂飛出去,芙蓉狠狠的摔在地上,手中卻死死的握著郎丹的大匕首。
  大怒的郎丹再次沖向芙蓉,可惜還沒走到芙蓉身邊,這時已經沖上來的任曼拿槍對著郎丹連開數槍,直到把彈夾打空,子彈全部打在郎丹的身上,郎丹前進的姿勢戛然而止,隨后轟的一聲倒在地上,至此結束生命。
  芙蓉大口喘著氣,根本沒時間去看死去的郎丹一眼,扔掉手中的匕首,心急如焚的跑向三樓……
  這時,整個六號別墅的供電系統突然恢復,所有燈光全部打開,諾大的別墅被照的燈火通明,這是李漢跑到地下室接入了備用電源,六號別墅在設計的時候就有應急裝置。
  周易和黃土也在同一時刻跑到三樓,樓上的齊思依舊撕心裂肺的哭喊,兩人跑到三樓客廳時,只看見地上滿是鮮血,染紅了一大片地板磚,痛哭流涕的齊思將趙出息抱在懷里哭喊著,趙出息身上的衣服被鮮血徹底染透,生死未知,齊思的身上也沾滿鮮血,旁邊地上躺著一具尸體,一把匕首插在這具尸體的心臟位置。
  縱然是見慣大場面的黃土和周易,也在這一刻不知所措,他們沒想到事情會如此的嚴重,黃土近乎發瘋般的嘶吼道“快叫救護車”
  臉色全無的周易拼命般的跑向趙出息……
  六號別墅外面,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二十多個保安已經趕到,將整個六號別墅團團圍住,卻沒有人敢進去。蔚藍卡地亞外面,距離最近的派出所已經拍出所有警力趕過來,牧華路上警笛聲響徹牧馬山。
  在前往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路上,七八輛橫沖直撞,根本不管紅綠燈以及過往車輛,交警也在同時追著這七八輛車……
  這一晚上,肯定有很多人都睡不著了,是啊,誰也沒想到,就在這個平靜的夜晚,發生了如此嘩然的事情,而趙出息再次經歷人生的生死時刻,這一刻,他能不能挺過來了?誰也不知道。
  十一點剛過,桐梓林銀都花園,晚上參加完應酬的胡雨嘉剛剛回到家,洗完澡正準備休息,她每天差不多都是十一點左右睡覺,早上七點起床鍛煉,吃過早點看會新聞后出發前往公司,川府大廈距離銀都花園只有十分鐘的路程,所以她的時間很充足。
  躺在床上拿起手機,女兒剛剛給她發的微信,問她出息哥和齊思姐是不是已經領證了?胡雨嘉淡淡一笑,看到女兒現在對出息發自內心的尊重很滿意,關系也越來越近,這樣以后也不用自己操心,不管什么時候,女兒的背后都有出息這個哥哥支持。
  就在胡雨嘉準備給女兒回微信的時候,突然齊思給她打來電話,悅耳的鈴聲讓胡雨嘉心情很不錯,準兒媳婦已經成為兒媳婦,她對齊思非常滿意,兩人也時常見面,偶爾會一起購物喝咖啡。笑了笑,胡雨嘉有些疑惑,不知道這兒媳婦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干什么,難道是小兩口吵架了?
  于是,胡雨嘉接通電話,隨后電話里傳來齊思痛不欲生的哭聲道“干媽,嗚嗚嗚,干媽,你快來啊,出息,出息,出事了,嗚嗚嗚”
  胡雨嘉突然心里一顫,手機掉在了地上,整個人瞬間臉色鐵青……
  銀都花園對面的觀南上域,新婚夫婦蔣開山和蕭湘剛剛入睡,蔣開山明天還要跟著領導去深圳出差,回來差不多就要過年了,蕭湘最近也比較忙碌,和齊思折騰著公司的各項事情,在成都的生活終于步入正軌,這是她除過濟南以外最喜歡的城市,因為這座城市有她深愛的男人。
  才剛剛進入夢想,蔣開山放在床頭的手機就嗡嗡嗡的震動響個不停,直到響了很久蔣開山才醒過來,旁邊的蕭湘也被弄醒,迷迷糊糊的嘟囔道“誰啊,這么晚了?”
  蔣開山隨后拿過手機,眼睛都睜不開的看見上面顯示是黃土打來,有些意外黃土給他打電話干什么,這么晚了,難道是喊他喝酒還是干嘛?
  蔣開山閉著眼睛接通電話沒好氣的說道“黃土,怎么這么晚打電話?”
  那邊的黃土語氣身份冰冷的說道“開山,速度趕到雙流縣第一醫院,出息出事了”
  最后五個字,瞬間驚醒蔣開山,蔣開山像是條件反射一樣從床上猛的坐起來,嚇了旁邊的蕭湘一跳,蕭湘拉著蔣開山的胳膊道“怎么了?”
  蔣開山掀開被子著急的說道“蕭湘,快穿衣服,出息出事了”
  北京西城區林家四合院,這棟不顯眼的四合院和整條街上其他四合院差不多,沒什么兩樣,可是除過老北京又有幾個人知道,附近幾條街以前都是這家四合院祖輩的產業,歷經戰亂和百年滄桑以及歷史變遷,最終只剩下今天這么點,或許大多數人都已經遺忘了,可這家并沒有因此而沒落,祖輩的底蘊代表著子孫必然會繼續繁榮下去,老林家的男人,又有哪個不曾名揚四九城?
  一年半前,四合院被人重新翻修,并沒有大張旗鼓的裝修,只是簡簡單單的修整,緊接著有個年輕人住進了這里,誰也不知道這年輕人什么身份,直到他挨家挨戶拜訪鄰里的時候才知道,這是那位已經不知道失蹤多年的林家老佛爺的孫子,正兒八經的林家的種,大家于是客氣的招呼著年輕人,畢竟附近街坊,誰家沒受過林家的恩惠。
  夜深人靜,北京城的夜晚跟白天差不多,讓人很壓抑,二胖早早的回到社員,今天買了不少年貨,還有林鎮北送過來的東西,林鎮北給他說,今年除夕會陪他在四合院過,對此二胖不以為然,他知道林鎮北想補償什么,也毫不在意,由著他去。
  二胖睡覺很晚,回到四九城以后,他向來如此,每天只休息四五個小時,因為他知道在某些方面,他比別人強太多,但在一些方面,他急需充實自己。
  不知道為何,二胖今晚總是心神不定,看書怎么也看不進去,這狀態很反常,往常他很快就會進入狀態,直到凌晨兩三點。
  突然,一陣大悲咒的鈴音響起,這是二胖的手機鈴音,二胖合上書微微皺眉,他跟趙出息差不多,手機只存著熟人的號碼,熟人都知道他的生活規律,所以不會在晚上給他打電話。
  二胖拿過手機,卻沒想到是趙出息打來的,對任何人二胖可能發脾氣,對趙出息二胖不會,二胖臉上泛起淡淡微笑,這是難得一見的。因為昨天趙出息過生日,他給趙出息發短信,趙出息后來回他說他和齊思領證了,二胖很欣慰,因為看到趙出息從無到有,再到一切都穩定下來,雖然他覺得最適合趙出息的是李青衣,不過對于齊思,他也并不反感,說實話,二胖更希望趙出息把兩個都娶了。
  后來趙出息還說,以后要是有孩子,第一個孩子認他當干爹,二胖聽后十分高興,他就為了這個消息,傻樂了一下午。
  接通電話,將手機放在耳邊,二胖并不著急說話,因為和趙出息打電話,往往都是趙出息迫不及待的說話。但是這次,他卻沒有聽到趙出息的聲音,而是聽到連他自己都沒想到的聲音,這個電話居然是小師叔打來的。
  就在二胖微微皺眉的時候,那邊的周易罕見嚴肅道“三無,速來成都,出息出事了……”
  二胖下意識愣住,等到他回過神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變的十分嚇人,臉色陰暗,雙眼通紅,像亡靈更像孤魂野鬼,而手中的手機早已變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