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90 突發意外(上)

命懸一線(下)
  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此刻漆黑一片,除過燈以及月光透過窗戶照進來的地方,其他地方幾乎什么都看不見,手握生死刀的趙出息緩緩來到樓,趙出息的眼神堅毅表情沉著,看起來十分冷靜,只有他自己知道,此刻他內心是多么的焦灼,因為齊思的安危尚不得知。
  既然今晚巴頓集團冒這么大的風險來要他的命,那顯然那位跟自己很不對的喬治少爺肯定也會來,只是趙出息一直沒有見到他,所以趙出息越來越魂不守舍。
  相比于二樓的面積,樓并沒有多大,畢竟大半面積都是露臺和空中花園,邊上是客廳和茶室,左邊是主臥和兩個客臥,右邊是一個雜物間以及齊思最近改造的自己的工作室,再往上還有層閣樓。
  趙出息從樓梯口躡手躡腳的挪向客廳方向,當他走到客廳口的時候,某個坐在沙發上的男人冷笑道“你終于來了,速還真慢啊”
  趙出息看向沙發那邊,不出意外,這個男人就是喬治,齊思被他抱在腿上,他左手拿著槍,右手捂著齊思的嘴,齊思頭發有些凌亂,這會早已花容失色,除過上次在牧華上遭遇暗殺,齊思還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更沒想到會是在六號別墅,她一直覺得六¥號別墅是最安全的地方,有這么多人保護著,卻沒想到有人敢鋌而走險,更沒想到這個男人居然是當初自己回國時,在雙流機場千方計搭訕自己的那個混血外國人。
  晚上回來后,齊思就一直在工作室里忙碌,開著視頻跟蕭湘商量公司的很多細節,雖然已經快過年了,可她們沒打算停下來,公司在緊張的裝修中,兩人每天都會去監工,合作單位也在聯系中,還要招聘各種職員,特別是聘請小有名氣的設計師,這些只能靠自己的人脈以及資金實力去決定。
  趙出息沒有回來,齊思便沒打算休息,忙完公司的事情,又得繼續忙結婚的事情,跟薛婷打過兩次電話,就在她準備給趙出息打電話的時候,整個六號別墅突然斷電了,齊思愣了半會,不知道怎么回事,拉開窗簾發現牧馬山外面燈火通明,好像只有六號別墅沒電了,于是齊思拿起手機,打開手電筒準備下去看看,就在這時候齊思發現露臺有動靜。
  也不得不說,她膽真大,要是普通女人早已嚇的離開,她倒是膽大往露臺方向而去,想要看看怎么回事,還沒走到露臺,卻聽見露臺那邊有腳步聲,還有人影晃動,齊思皺眉喊道“誰”
  外面沒有回應,這會齊思有些害怕,準備離開這里,就在她轉身的時候,露臺的玻璃門突然被人一把拉開,齊思大驚失色連忙向樓下跑去,背后傳來男人的聲音道“你再敢往前走半步,我就打死你”
  還沒等齊思開口,男人就對著遠處連開兩槍,齊思這才意識到事情的嚴峻性,這個男人肯定不是朋友,很可能是出息的對手,而且他有槍。齊思被嚇住了,她下意識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生怕男人真開槍打死她,男人緩緩靠近齊思,等走到齊思面前后,一把將齊思拉進懷里,齊思這才看清男人的樣,居然是雙流機場搭訕自己的那位混血男。
  順利拿下趙出息的女人,喬治已經穩操勝券,他也沒想到會這么的順利,趙爺?還真是笑話,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有什么本事?
  不過,喬治并沒有輕視趙出息,但是他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今晚他要肆無忌憚的報復趙出息,比如眼前這位大美女,你不是在機場的時候對我不理不睬么,不是裝女神么,今晚我就要讓你在我的胯下呻吟,讓你向我求饒。喬治并不著急,他有的是時間,所以只是將齊思拉到沙發邊,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捂著她的嘴在她耳邊玩味道“女神,今晚你是我的,我會好好伺候你的,讓你欲罷不能”
  齊思身體不禁顫抖,如果發生不該發生的事情,她知道自己只能以死告別人生……
  “你以為你男人會來救你,別多想了,他可能已經死了,就算是他來了,也照樣得死,我倒是希望他來,我會讓你眼睜睜的看著他死,然后在他的面前徹底征服你,我會將你的衣服一件件的撕掉,看著陷入欲望的深淵,讓你最后求著我草你”喬治肆無忌憚的聞著齊思誘人的發香,要不是下面還沒有解決問題,他早已迫不及待的將這位女神扒光仍在床上,狠狠的凌辱著她。
  齊思眼神惶恐,越來越害怕,她害怕自己被凌辱,更害怕趙出息會死,如果那樣,她的世界真的就崩塌了。
  不過,她似乎忘了,她選擇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輕易這么死了,如果這貨該死,他在祁連大山那二十多年,早特么死無數次了。
  于是,他再次出現了……
  趙出息眼神冰冷,任何人都可以殺他,想怎么玩都行,各拼道行,活著就是實力和運氣,可拿他的女人出氣,這就是挑戰他的底線,對于這種人,趙出息也從來不會講原則。
  “放開她,喬治,你想殺的人是我”趙出息對著喬治大聲喊道。
  喬治露出淫.蕩的笑容樂呵道“你怎么知道我的目標只是你,似乎我最開始的目標,就是你的女人啊,瞧瞧,這臉蛋實在是漂亮了,還有這身材,對,特別是她的氣質,我真想知道她在床上是什么樣,是不是也是這么高冷,或者說恰恰相反,不都說床下貴婦床上是蕩婦么,我知道,這點你最有發言權”
  說完,喬治很配合的將頭埋進齊思的秀發里,這時候另只手也松口齊思的嘴,因為已經沒有必要,相反這只手卻摸著齊思修長的美腿,似乎是在向趙出息挑釁。
  “出息,你快走,別管我”喬治剛松開齊思的嘴,齊思便向趙出息喊道,聲音有些沙啞和著急。
  如果要選擇一條,她寧可自己受辱,也不愿意趙出息為救自己搭上一條命。
  趙出息故意做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樣道“媳婦,別怕,沒事”
  “真沒事么?趙爺?如果不想你的女人有事,就放下你的武器”喬治卡住齊思的脖起身走向趙出息冷笑道,距離趙出息米后停下來。
  趙出息雙手高高舉起回道“我什么都沒帶”
  趙出息明白這個男人把警方的行動怪罪在自己身上,雖然他不信,但趙出息還是要說“我知道,你以為是我出賣的你,以為是我配合警方給你設的套,如果你這樣想,那你就錯了,各行有各行的規矩,你覺得我們會和警方合作?”
  “那我想問問,事發的時候,你的人為什么跟蹤我,別以為我沒認出來,要不是你們人多,他早就死了。還有,為什么偏偏在你拒絕我之后,警方就行動了,為什么你讓我等了你半個月”喬治連續質問趙出息道,在報仇之前,有些事他得弄清楚。
  趙出息皺眉解釋道“讓你等半個月,因為我在國外拍婚紗照。拒絕你,是因為你的生意都是我不愿意碰的,我說過,什么錢該賺什么錢不該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原則,也有自己的做法。至于為什么跟蹤你,那是因為我想知道,你會和誰合作,這牽扯到我以后面對這些人的策略”
  “呦,拍婚紗照啊,原來還沒有結婚啊”喬治再次露出淫.蕩的笑容道“女神,那你怎么給我說,你都有孩了?”
  齊思不說話,她不想擾亂趙出息的思,任由喬治調戲著自己……
  “不管你信不信,這就是事實”趙出息咬牙說道,希望借此轉移這個男人的注意力。
  喬治哈哈大笑道“你覺得我信么?似乎你忘了你現在的處境”
  既然該說的已經說了,喬治不信那趙出息也沒有辦法,所以趙出息只能說道“喬治,那你想怎么樣,你不就是想殺了我么?但你覺得你殺了我能逃走么?就憑你帶來的這幾個人,你覺得是我的對手?如果現在回頭,一切還來得及,只要你放開她,我保證放你走,既往不咎,但是你要是傷害她,我發誓,只要活著,這輩就一定要你全家的命”
  “你覺得你現在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本?”聽到趙出息的話,喬治不怒反笑道。
  趙出息冷哼道“那你想怎么樣?”
  “我想要你的命”喬治陰森森的說道。
  而就在說話的同時,喬治突然毫無征兆對著趙出息的大腿就是一槍,彈直接打進趙出息的左腿。
  趙出息也沒想到,他根本沒有躲避的機會,他也不敢躲。
  “啊”鉆心刺骨的疼痛感讓趙出息忍不住大喊出聲,趙出息捂著退半跪在地上,他緊咬著下唇不出聲,全身幾乎在發抖,下唇很快就被咬出血,豆大的汗水從額頭流下,這一切,都是不想讓齊思擔心。鮮血很快染滿褲,趙出息的手上也沾滿鮮血,只是他的左手死死的夾著生死刀,他剛剛也是用這招瞞過喬治,食指和拇指夾著刀尖,用手背擋住刀身,在這種黑暗的環境里,對方根本發現不了。
  “不”齊思哭著掙扎著大喊道,卻被喬治死死的控制住。
  喬治惱火道“你不是威脅我么?我讓你威脅啊,你倒是威脅啊。我不緊要殺了你,我還要在你面前強奸你的女人,讓你后悔這輩得罪我”
  此刻趙出息的狀態十分狼狽,但他還是咬牙切齒道“你敢動她,我一定殺你全家”
  嘭的一聲……
  喬治對著趙出息的右肩又是一槍,趙出息直接被打翻在地,重重的倒在地上,鮮血瞬間染紅了他整個上半身,但這次趙出息幾乎沒有出聲,只是悶哼幾聲,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已被疼痛麻痹了神經,還是他超強的意志力在支撐著,唯獨他的下唇被徹底咬爛,滿嘴的鮮血,讓人觸目驚心。
  齊思再也忍不住了,淚如雨下的廝打著喬治,哭喊道“不,不要了,我求你了,我求你了”
  “你繼續威脅啊”這次喬治直接一把將齊思推開,齊思重重摔倒在地,她的精神已經徹底崩潰,連站都站不起來了,只剩下哭喊的聲音。
  趙出息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他憑著本能艱難的爬起來跪在地上,地上全是他的血以及血印,樓下不知道什么情況,但樓上趙出息敗局已定。
  “我定殺你”趙出息嘴里再次冒出這幾個字,字字誅心。
  “你有種”喬治不禁有些佩服眼前這個比他還要年輕的年輕人,難怪能被稱為趙爺,就憑這點,他就有資格。
  喬治緩緩向前,彎腰盯著眼前任他宰割的趙出息道“你放心,等你死了,我會好好照顧你老婆的,不會讓你獨守空房,這點我還是有自信的”
  “我定殺你”趙出息依舊不依不饒的說著這幾個字,可惜別人卻怎么都聽不清楚,如果在這樣下去,不需要喬治殺他,他自己就會失血過多而亡。
  “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殺我?”喬治緩緩舉起槍,準備送趙出息最后一程。
  就在這個時候,趙出息突然爆發,靠著右腿的力量猛的沖向喬治,生死刀已經緊緊握在手中,他一直等的就是這個時機,只要喬治足夠靠近他,他就有希望殺了他。
  喬治大驚失色,連忙完后退,卻已經沒有機會,只得倉促對著趙出息開槍,嘭的一聲,又是一槍,這槍直接打中趙出息的腹部,幾乎是同時,趙出息手中的生死刀死死的插進喬治的心臟。
  咚的一聲,趙出息重重的倒在地上,徹底癱瘓,再無半點力氣,意識逐漸開始模糊,大腦陷入無盡黑暗中,地上的鮮血,像是祁連山融化的積雪,越來越多。
  喬治一臉不可思議,他沒想到趙出息在這種情況下,居然還有戰斗力,顯然,他小瞧趙出息了,他根本不知道這個男人能有今天,是怎么走過來的,所以為此,他也付出生命的代價。
  又是咚的一聲,這次是喬治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此刻,時間靜止,地上血流成河,整個房間只飄蕩著齊思撕心裂肺的尖叫聲,一切好像就這么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