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69 坑蒙拐騙


  第六十五章總歸要離開
  對于這種能一挑二虐翻馬超和祁漢的虎人猛漢,徐少卿不將他的背景查個水落石出,估計晚上睡覺都不會踏實,誰讓這虎人是站在趙出息這邊。徐少卿的命令,管樂不敢耽誤,連夜照辦。
  南門國際公館工地,從第二天開始趙出息便沒有再去,更沒有給于叔打電話,山水情這邊包括于叔在內也沒人敢聯系趙出息,只有黃毛偷偷打電話詢問韓三強趙出息的傷勢如何,得知趙出息沒什么大事才算放心。八點剛過,耿師傅便開著那輛本就破破爛爛又被趙出息雪上加霜的比亞迪出現在工地門口,奈何等了十分鐘依舊沒見趙出息出現,以往每天趙出息這個點早已經在等他,耿師傅不禁疑惑,連忙給趙出息打電話,趙出息唯唯諾諾道估計這兩天都去不了,耿師傅皺眉問道怎么回事?電話里趙出息說不清楚,便讓韓三強去接耿師傅,等到耿師傅跟著韓三強上到十六層瞅見趙出息鼻青臉腫的狼狽樣后,終于明白怎么回事,震驚道“怎么回事?”
  趙出息一個眼神,韓三強便識趣的離開,正好去附近的中藥大藥房按照二胖昨晚開的方子去抓藥,韓三強離開后,趙出息示意耿師傅坐,隨即才沮喪著臉道“得罪大人物了”
  耿師傅沒好氣的罵道“得罪大人物?你小子認識大人物么?是不是勾引有夫之婦被人捉奸在床甕中捉鱉?”
  趙出息嘆氣道“耿叔,要是這樣,我倒被打的不冤”
  耿師傅若有所思道“我看也差不多吧”
  睡一晚上,趙出息身上的疼痛倒是減輕不少,昨晚疼的坐立不安,連翻個身都難,趙出息自嘲道“耿叔,你就別拿我尋開心了”
  耿師傅輕聲道“瞧你這樣子,估計這兩天都得養傷,正好我能休息兩天,帶著老婆孩子周末出去逛逛”
  趙出息憋屈道“耿叔,咱能不帶這樣玩的么?”
  耿師傅自然是開玩笑,聽見趙出息這跟小媳婦受委屈的話,忍不住的笑起來,笑完之后,耿師傅的臉色變的有些沉重,很是認真的問道“知道是誰嗎?”
  趙出息輕笑道“不知道,但能猜到是誰?”
  “你每天幾乎是三點一線,工地上自然不會得罪誰,跟我練車在駕校以及車廠也不會得罪什么大人物,我想要么和蘇西洛有關,要么是你在山水情得罪過哪位大人物”耿師傅很仔細的分析道,這事情不難推理,趙出息的生活軌跡很簡單。
  趙出息輕笑道“他的背景,山水情不敢得罪”
  “我知道是誰了”耿師傅沒有點破,心里卻已經很清楚,趙出息的話已經很明顯,那便是和蘇西洛有關,和蘇西洛有關,那答案呼之欲出。
  耿師傅安慰趙出息幾句,讓他這兩天好好養傷,正好學學理論,到時候能輕松應付科目一和科目四,等傷養好后,便安排他開始考試,以趙出息現在的水平,考駕照那是輕而易舉。
  趙出息安安靜靜看書,韓三強抓回中藥后便忙前忙后的找東西熬藥,折騰一個半小時才熬好藥,喝完藥正好二胖從醫院過來,手里提著早點,趙出息讓韓三強吃完早點便去上工,有二胖陪著趙出息韓三強也放心,二胖將房間打掃一遍,便安安靜靜的坐在趙出息的旁邊盯著窗外的城市發呆,不說話也不傻笑,很平靜,趙出息看著二胖輪廓清晰的側臉,一個男人得有多強大的內心才能裝十幾年傻子來冷眼旁觀這個世界,是老太太教導有方,還是二胖自己清楚明白一切?
  對于老太太和二胖,趙出息現在有無數未解之謎,他再平庸也能看出老太太和二胖不是普通人,老太太和二胖到底有過什么故事,又是什么背景,還有二胖這一身本事是誰教的,太多未解之謎,趙出息不刻意的去揭開,明白總有一天會知道。
  中午剛過,南門國際工地便迎來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整個工地上的工人們都盯著這位除過蘇總和秦秘書,工地上又迎來的一位美女,一幫離家多日的虎狼們起哄打著哨聲,年紀大的都是嘿嘿一笑,卻不動聲色的盯著這位美女的胸部和屁股看,三三兩兩的點評,膽子大的混混們二話不說便跑上去搭訕,聽到這位美女是來找趙哥的,一幫人便再也不敢調戲,連忙帶著她直奔十六層。
  當正在看書的趙出息瞅見這位不速之客后,意外道“十六號,你怎么來了?”
  二胖在聽到趙出息叫這位美女十六號后便明白她的身份,笑呵呵的趕著韓三強一幫人離開,只留下趙出息和十六號,十六號柔弱道“我來看看你”
  “我沒事,能吃能喝能睡,祁連山的牲口們都弄不死我,憑他們?”趙出息不以為然道,還起身忍著巨痛蹦蹦跳跳舒筋動骨給十六號。
  十六號自然不知道趙出息是怕他擔心,略顯放心道“你真沒事?”
  “沒事沒事”趙出息大不咧咧回道。
  十六號坐在趙出息的旁邊低頭道“昨天謝謝你,你又幫我一次”
  趙出息自嘲笑道“我都說過,他們是來找我的,你不過是借口”
  “他們為什么要找你?”十六號好奇道,生怕這些糾纏著趙出息不放,畢竟昨晚剛剛那個大胖子最后救了趙出息,在看見二胖的時候,十六號不自覺的往后退了兩步。
  趙出息自然不能說原因,笑道“有些事情說來話長”
  趙出息不說,十六號也沒多問。昨晚他走后山水情什么情況,黃毛這邊早上給韓三強打電話的時候已經說過,事情結束后,于叔和老何才出現,這正好證明了趙出息心中的猜測,說不生氣那是假的,誰讓徐少卿的背景山水情不敢得罪,相比于無足輕重的自己,山水情背后那位自然知道怎么取舍,只是于叔,唉,趙出息重重的嘆口氣。
  “我可能以后不再去山水情了,你自己照顧好自己”趙出息嘆完氣,對著十六號苦笑道。
  “為什么?”十六號聽見這個消息,顯然有些激動,她已經習慣有趙出息的日子,如果沒有趙出息,除過掙錢,她真不知道還有什么動力支撐她繼續待在山水情。
  趙出息解釋道“這次的事情鬧的很大,我得罪的是位讓讓山水情都忌憚的大人物,自然不可能再待在山水情。放心吧,我走的時候會讓于叔和黃毛照顧你,有什么事他會給我打電話”
  “對不起”十六號紅著眼睛說道,她真心不希望趙出息離開,這消息仿佛天塌下來一般。
  趙出息猶豫片刻,最終伸出手擦掉十六號的眼淚,摸著十六號柔順的頭發,安慰道“沒事,又不是生死離別,有空我請你吃飯,你逛街若需要苦力,我隨時待命”
  “真的?”十六號哭著笑著嗚咽道。
  趙出息點頭道“騙誰也不會騙你個傻妞”
  接下來的兩天,趙出息的生活平淡無奇,徐少卿沒有再來找趙出息的麻煩,山水情那邊依舊沒有消息,蘇西洛也沒找趙出息,趙出息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十六層看書,存在這里的書基本已經看完,包括那幾本駕考的書。尋常人早已經瘋掉,可趙出息不動如山,這耐性直奔二胖而去。三天過去,趙出息的傷恢復的差不多,隨便運動已經沒什么問題,臉上的腫已經消掉,不過還有些淤青。傍晚的時候,趙出息帶著韓三強買的鴨舌帽跟著二胖來到醫院,老太太已經能下床隨意活動,臉色氣色都不錯,瞅見趙出息,老太太冷哼道“吃點苦吃點虧遇點小挫折也好,總歸比以后丟掉命強,現在摔下來,不痛不癢。要真等有天站的高,摔下來不死也重傷”
  老太太已經從二胖那里知道趙出息和徐少卿蘇西洛的一切,這才如此說,趙出息聽著老太太的斥責,知道她是擔心自己,小聲回道“奶奶,我錯了”
  “紅顏禍水,這是遲早的事。你想靠蘇西洛這個平臺走的更遠,便應該料想到有風險,有失有得”老太太繼續說道,趙出息的想法,她早就看清。
  “這怪我,我沒想到徐少卿如此看得起我”趙出息回道。
  “人本來便是反復無常,何況是在女人這種事情上,很容易意氣用事,以后你要記住,牽扯到女人的事,得考慮周全”老太太坐在病床上,盯著趙出息提醒道,像是教導二胖一樣。
  “現在你打算怎么辦?”老太太沉聲問道。
  趙出息思索道“山水情我已經去不了,只能繼續待在蘇西洛身邊,這事,蘇西洛遲早會知道,我不信徐少卿還敢動手?”
  “還算不笨”老太太點頭道,算是認可趙出息的做法。
  蘇西洛現在知不知道,趙出息不清楚,想來遲早會知道。可山水情這邊,趙出息緣分已盡,做事總歸要善始善終,晚上,趙出息在二胖的陪同下來到山水情,讓二胖在外面等著,趙出息一個人直奔六樓于叔那里,一路上碰見趙出息的人,都指指點點小聲議論,能避開的避開,實在避不開的才尷尬打招呼,趙出息倒是無所謂,和往常一樣,逢人便笑著打招呼。
  六樓于叔辦公室,趙出息敲門進去,于叔瞅見趙出息,微微一愣,隨即才說道“來了”
  顯然他知道,趙出息遲早會來。
  “叔”趙出息自顧自的坐在于叔旁邊,于叔很愧疚,不敢直視趙出息的眼神,只好低頭給趙出息倒茶。
  趙出息輕笑道“叔,你沒必要這樣,你不欠我什么,那天晚上的事情,我知道不是你能阻止的,我不怪你,你是什么人,出息在走進這里的第一天便知道”
  聽到這話,于叔百感交集的抬頭,嘆氣道“出息……”
  趙出息揮手打住于叔的話,笑道“叔,我知道山水情我待不下去,大老板肯定要讓我走,我知道你開不了這口,還是我主動離開比較好,今天來就是給你打個招呼”
  趙出息如此說,讓于叔更加愧疚無地自容,不知道說什么,他沒看錯趙出息,這年輕人懂事……
  趙出息端起茶道“叔,以茶代酒,這杯出息敬你,在山水情這段日子,出息學到很多東西,感謝你照顧出息”
  于叔顫抖著從抽屜掏出一疊錢,這點錢已經準備好幾天,里面包括趙出息這段日子的工資,還有他從大老板那里爭取到的兩萬塊的遣散費,將錢遞給趙出息,于叔苦笑道“我不知道說什么,總之以后有什么能讓我幫忙的,你便給我說。這錢,除過你的工資,剩下的是老范給你的,這次,我們真沒辦法”
  “我沒怪誰”趙出息沒拒絕,兩萬塊錢呢,傻子才拒絕。
  于叔繼續道“說實話,我知道你總歸要離開,只是這樣的離開方式讓你很憋屈,你心里肯定有怨言,可這就是現實,所以,出息啊,好好奮斗吧,這社會很現實,強者生存,小人物永遠沒有發言權”
  趙出息起身,他沒有猜錯,于叔肯定為他爭取過,誰讓徐少卿的背景太大,大到他們在他面前根本就是只螞蟻,趙出息拍著于叔的肩膀,嘿嘿笑道“叔,走了”
  說完,趙出息頭也不回的離開于叔的辦公室,一路往前,和身邊認識的不認識的人擦肩而過,他知道這只不過是他人生路上的一小段路,這些人也只不過是他的過客,他總歸要離開,繼續上路,勇往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