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9)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9)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9)     

混世刁民689 孤注一擲

命懸一線(上)
  (月初了,有保底月票的趕緊投吧,紅票月票我都要,老關這月會繼續努力的。同時有人老問有沒有群,這里留一個,刁民村:329489738,歡迎大家加入)
  樓下有任曼李漢趙虎成王德利等人,趙出息芙蓉雖然不知道樓下具體什么情況,可有這幾個人在,樓下至少有反擊的能力。二樓不用說,周易芙蓉黃土,哪個能是輕易對付的角色?唯獨只有三樓,沒有任何防備措施,齊思單獨在三樓待著,趙出息想到這驚出一身冷汗,如果齊思要是出事,趙出息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他無法允許自己犯這樣的錯誤,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談干什么?
  “姐,掩護我,我要上三樓”趙出息咬牙切齒的說道,這更像是命令,而不是商量。
  芙蓉毫不猶豫的點頭,轉身從書房里搬出單人沙發,將沙發挪到門口位置,然后對著外面喊道“黃土,掩護”
  黃土和芙蓉很有默契,畢竟認識這么多年,陪著簡姨出生入死過多次,于是黃土匍匐前行到旁邊,順手抓住旁邊木桌上價值不菲的青花瓷,轉身扔向郎丹和那位女人的方向,也就是這個時候,芙蓉推著沙發沖了出來,趙出息緊隨其后,準備見機行事。
  由于這邊只有郎丹和一位女雇傭兵,所以面對三人他們自然吃虧,花瓶扔過來的時候,郎丹直接一拳雜碎,芙蓉推著沙發沖出來后,女雇傭兵對著沙發不停的開槍,趙出息靠著這個時間差,直接側身閃到旁邊,然后縱躍翻滾藏到餐廳方向,至此三個人全部出來。
  三人好歹都是高手級別,不可能只躲藏,肯定會找機會反攻,于是黃土再次抓住旁邊的木椅扔向郎丹,而芙蓉直接舉起手中的沙發,也跟著砸向那邊,趙出息再次伺機而動。
  這邊有三個人,更是在三個不同的方向,他們兩人肯定不可能照顧到三個人,剛剛在書房的時候,趙出息已經拿出自己的貼身武器,這把武器跟著他從鳳凰村到成都,歷經西寧西安幾次生死瞬間,今天再次派上用途,那就是生死刀,生死刀反握在趙出息手里,等到黃土和芙蓉都已經再次出手后,趙出息的爆發力在這一刻展現的淋漓盡致,如同獵豹般沖向那個女人。
  那個女人先是開槍打向趙出息那個方向,因為趙出息已經沖過來,卻沒想到左邊黃土也跟著沖了過來,又連續向黃土那邊開槍,這更給了趙出息機會。只是眨眼間趙出息已經到她面前,她再回過神準備向趙出息開槍時,已經沒有機會了,趙出息的生死刀直接逼向她的門門,女人只好開始跟趙出息近身格斗。
  論近身格斗,趙出息單殺過獵鷹,又何懼她?一刀劃在女人拿槍的手腕上,女人手腕上立刻出現一道血痕,女人的槍也跟著掉在地上,趙出息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雖然她被女人抬腿一記膝蓋撞在側腰上,但是目的已經達到,如果沒有槍,趙出息還會怕她?
  那邊同時出動的芙蓉和黃土也已經成功靠近壯漢郎丹,兩人默契配合,最后芙蓉閃電般的一腳踢在郎丹手中的墻上,那把槍愣是被踢到不知什么地方,從背后襲來的黃土緊跟著擊中郎丹的后背,郎丹被撞的向前踉踉蹌蹌數步。
  這時候黃土已經認出來是誰,惱火道“是你”
  由于整個別墅陷入黑暗當中,所以趙出息并未看見郎丹的模樣,聽到黃土的聲音,趙出息沉聲道“是誰?”
  “巴頓集團的人”黃土冷笑道,絲毫不理會他的肩膀在流血。
  趙出息大怒道“原來是你們”
  “得罪我們巴頓集團,不管是誰,我們都會讓他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面對趙出息的那位女人冷哼道。
  趙出息確實沒想到會是巴頓集團的人,更沒想到他們真把警方的這次行動怪在他們頭上,同樣沒想到的是,在警方全力搜捕他們的時候,這幫人居然敢鋌而走險來六號別墅殺他,還真是膽子大。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既然你們不要命,那也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今天我不管你們巴頓集團來了多少人,只要我活著,你們一個都別想走出這里”趙出息斬釘截鐵的說道。
  那邊的郎丹不屑道“那就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實力留下我們”
  說完從腿上拿出一把足有半米長的特制匕首,看起來霸氣十足……
  “是么,讓我看看你有什么底氣說這樣的話?”正面迎戰郎丹的芙蓉擲地有聲的說道,她已經很久沒有如此憤怒過了,敢來六號別墅送死,那就讓她送他們一程,不然還真會讓外界以為,這六號別墅是什么阿貓阿狗都能來的。
  “出息,你去三樓,不要管這里”意識到三樓危機的芙蓉連忙說道。
  回過神的趙出息,想到齊思的處境,果斷沖向三樓,只是那位女雇傭兵攔著他的去路,趙出息被徹底激發出殺意,誰攔著他,他就要誰的命。緊握生死刀的趙出息,直奔女雇傭兵的死穴,招招要命而來。
  這邊的芙蓉臉色鐵青的吩咐道“黃土,你去對付那個女人,他交給我”
  黃土立即明白意思,氣勢洶洶的沖向那邊,趁著女雇傭兵沒注意,直接用身體將她撞飛出去,女雇傭兵重重的摔在地上,隨即再次站起來。
  “去三樓,她留給我”黃土沉聲說道。
  趙出息不再留戀二樓,直接奔向三樓而去,女雇傭兵還想攔著趙出息,黃土上來就是連環踢腿逼退他,兩人瞬間廝打在一起。
  旁邊的芙蓉和郎丹怒目相對,芙蓉像是放話一般道“從今天起,你們巴頓集團的人,只要敢進川渝,只要被我發現,我定要你們的命”
  “好大的口氣,那我先要你的命”郎丹知道這個芙蓉有本事,但他向來喜歡挑戰這些有實力的高手,根本不怕,拿起手中造型詭異的大匕首或者說大砍刀,殺向芙蓉。
  芙蓉面不改色道“你一定會后悔今天來這里”
  二樓的另一個方向,眾多客房臥室里,只有周易的房間有人,周易在聽到外面動靜后,悄然離開臥室,他并沒有著急著亂來,而是將所有房間的門都打開,這樣有利于擾亂對方的注意力,本來周易準備過去找趙出息他們,聽到外面的腳步聲后,隨后藏身于其中某個臥室的門口。
  一樓以及二樓客廳那邊的動靜周易都已經聽見,畢竟這會動靜那么大,稀里嘩啦東西摔碎的聲音,槍聲以及夾雜著各種雜亂的人聲,周易也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那就是有人要來殺出息,說句實在話,周易可以不管整棟別墅任何人的死活,但是誰想要出息的命,那就得先過他這關。
  二胖離開成都的時候,千叮嚀萬叮囑要他一定要保護好趙出息,周易這輩子幾乎沒給過別人承諾,但是他答應的事情,就絕對不會食言,不然他不知道如何面對二胖。
  屏住呼吸,周易讓自己進入龜息狀態,他有這個本事,整個臥室區域靜悄悄的讓人覺得有些陰森,黑暗中兩個男雇傭兵小心翼翼一步一步的向前,每走過一個臥室都長舒口氣,因為他們也不知道會在這里遇到什么,說實話他們心里是不愿意來執行這次任務的,中國警方對他們施加如此大的壓力,能活著就行了,還冒險來殺別人,就算是殺了別人能成功逃走?保不準會把命留在這里,可是沒有辦法,誰讓喬治是巴頓集團的高層,他們要不執行命令,只能是死路一條。
  時間一秒秒的過去,兩人繼續緩緩向前而行,終于他們靠近了周易所在的那間臥室,當走在最前面那位以為這間臥室跟其他臥室同樣沒有人的時候,只看見有道黑影突然一閃而過,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胳膊都已經被眼前的男人抓在手里,然后重重扔向臥室里面,男人大喊一聲,嘭的被摔在地板上。
  后面男人已經反應過來,向著周易準備開槍,周易動作神速,一躍而起踩著墻面而過,從天而降的重腿砸在他的肩膀,周易的那種寸勁很強,男人整個人砸的跪在地上。緊接著周易踩著他的獸王將他手中的槍踢飛,里面的男人已經起來,從里面沖出來拔刀殺向周易,周易往后退了兩步,淡淡說道“我不想殺人,可今天破例”
  說完,周易再次欺身而進,竹海里那翩翩少年今天要痛下殺手……
  幾分鐘前,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門口保安室,范長海正在跟手下們吹牛逼扯犢子,今天輪他值班,準備過會就回宿舍睡覺去。在牧馬山蔚藍卡地亞這高端別墅區當保安副隊長,那待遇可不低,經常還能從業主那里撈到福利,這些業主偶爾會讓他們幫忙,完事后肯定不少給煙或者酒,所以他在這里生活過的美滋滋,很享受很愜意。
  就在范長海準備點根煙的時候,保安室電話響起,范長海不以為然道“小李,接電話”
  站在旁邊的保安著說著突然愣住,然后再也不說話,范長海氣呼呼的走過去,一巴掌拍在小李頭上罵道“狗犢子,誰啊?發什么愣呢?”
  “隊……隊長,他說他是六號別墅李哥,有人襲擊六號別墅,讓我們速度過去支援”道。
  范長海愣了愣,他跟六號別墅太熟了,因為他們這里面幾個頭都是郫縣保安基地出來的,剩下的保安大部分都是圈子里的成員,范長海嘟囔道“麻痹,是不是誰在開玩笑,有人敢襲擊六號別墅,這不是找死么,我們沒見到有人進去啊,來來來,閃開,讓我看看是不是李哥手機號就知道了”
  等到確認李漢的手機號后,范長海嚇了一跳道“臥槽,真是李哥的號,小李快問問三號崗,六號別墅什么情況?”
  ,趕緊呼叫三號崗,很快三號崗的回答是,六號別墅一片漆黑,不知道怎么回事。
  這下范長海慌了神,大喊道“兄弟們,抄家伙,跟我去六號別墅”
  一分鐘后,成都蘭桂坊cc.club,大小王正帶著幾個朋友喝酒,cc.club剛剛重新裝修好沒幾天,幾個股東和經理都喊他們過來,大小王這幾天正在找巴頓集團的人,所以沒時間,今晚好不容易抽空過來,準備意思意思,兩人才坐下還沒有喝酒,小王的手機就響了,小王掏出手機看到是李漢,不禁意外道“李漢給我打什么電話?”
  “可能趙哥找我們有事”大王低聲說道。
  道“估計不是,要是有事,趙哥直接給我們打電話就完了唄”
  眾人不以為然,繼續聊天。
  突然,正在接電話的小王手中的酒杯啪的落在地上,小王臉色異常難看,大王一臉疑惑道“怎么回事?”
  小王面如土灰道“哥,我們快去牧馬山,六號別墅出事了……”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