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85 毫不退縮

這男人不僅趙出息和齊思認識,宋舒雅和米可兒對他也不陌生,米可兒在看到他那刻就有點暴走的沖動,臉色冰冷的盯著他以及他身邊的女人,宋舒雅在旁邊拉著她,示意她不要沖動,由趙出息和齊思處理。
  氣氛在這刻有點凝固,還好趙出息不輕不重的這句話化解尷尬,齊思在趙出息的支持下,起身緩緩走向這對男女,她很早就已經放下這段感情,所以并不擔心怎么面對這個男人,何況現在的她,比他們過的都要好,都說對一個人最大的報復就是比他過得好,不過齊思并沒有這想法,因為已經無所謂不在乎。
  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齊思的前男友霍尊,女人則是當初勾引霍尊成功上位的袁曉,袁曉并不知道齊思的事情,所以此刻依舊以一副勝利者的姿態挑釁著齊思。
  齊思、宋舒雅、米可兒以及霍尊袁曉都是川師范的校友,袁曉比她們大一級,當時和霍尊都在校學生會,平時跟霍尊接觸的機會比較多,于是后來就趁著去北京出差的機會,成功從齊思身邊搶走霍尊,也應該這么說,兩人各取所需,袁曉喜歡霍尊,霍尊看重袁曉的家世,加上袁曉也長的并不賴,霍尊這才權衡利弊后做出所謂明智的選擇。
  “好久不見”面對她曾經很恨的兩個人,齊思已然沒有任何情緒,有時候回頭想想,她倒是謝謝他們,要不是和霍尊這段剛剛開始便已結束的感情,她也不會在后來的幾年里潔身自好看清感情,不然又怎么可能遇到趙出息這個對的人。同樣,她感謝袁曉,如果不是袁曉,她又怎能認清霍尊,幸好在他沒有給自己更大的傷害前,這一切戛然而止。
  里面穿的性感,外面裹著大衣的袁曉饒有興趣的盯著齊思道“呦,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我們家霍尊的老情人啊,齊思,看起來你混的還不錯么?”
  說完袁曉又打量著齊思背后的趙出息等人,看見米可兒和宋舒雅后,并不意外她們也在,不過也沒把她們放在眼里,也是以她的家世自然不會把米可兒和宋舒雅當回事,當初米可兒和宋舒雅要為齊思出頭,卻被齊思拉住,覺得沒必要。
  瞅見袁曉那小人得志的嘴臉,米可兒壓不住火氣道“我真想煽她兩耳光,婊子”
  趙出息不動聲色的問道“這就是霍尊的老婆?”
  “嗯,就是她,袁曉,化成灰我都認識,當年要不是齊思拉著,我真找人廢了她”米可兒沒好氣的說道,這是實話,當年她真有這沖動。
  “還真是天生一對”趙出息不輕不重的說道,齊思當年要真跟著他,這輩子還不知道會怎么樣,這種薄情寡義的男人,在任何時候都不會把自己女人放在第一位。趙出息并沒有興趣跟他見識,由著齊思處理,除非這男人不識趣。
  宋舒雅毒舌道“婊子配狗,天長地久么”
  其他人,都饒有興趣的盯著霍尊和袁曉,除非他們找死,今天才敢在這里欺負齊思,齊思背后的趙出息可不是吃素的。
  齊思并不理會袁曉陰陽怪氣的話,因為沒等她反駁,旁邊的霍尊已經忍不住道“袁曉,閉嘴”
  “怎么,遇到老情人了,還不準我說話?是不是我在這里耽誤你們再續前緣了,你要不滿意,你可以說啊”袁曉理直氣壯的說道,在家里向來都是她穩壓霍尊,霍尊從來不敢反駁,沒想到今天為這個女人居然向自己發火,也不看看自己身份,袁曉怎能理他。
  霍尊懶得搭理袁曉,知道她是那種你越理她她越作的女人,于是回頭看向齊思道“嗯,好久不見,你過得還好?”
  “還行”齊思平淡說道。
  霍尊看向齊思背后的趙出息詢問道“你和他?”
  “我們剛結婚”齊思如實說道。
  “挺好,恭喜你”霍尊平靜回道,他后來查過寫關于齊思這位男朋友的故事,最開始關于他是因為那天他的出現,以及當時他和那幫紈绔子弟的關系,再后來知道的事情就比較多了,唯有用震撼兩個字形容關于這個男人的一切,把他當對手?霍尊還不想死的太早,自己在他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所以,上次霍尊在見到齊思的時候,在狐朋狗友的嘲諷下還有別的想法,這次再見到,他已經沒那個膽子,除非他想找死。
  袁曉看到自己男人跟前女友談笑風生的樣子,已經壓不住火氣,大聲喊道“霍尊,你敢再和她說一句話試試?”
  “能不能不要胡鬧”在這種場合下,霍尊不想丟臉,所以沉聲喊道。
  袁曉不依不饒道“我胡鬧,你哪看到我胡鬧了,你搞清楚好不好,我是你老婆,還是她是你老婆,你要喜歡她,你和她去過,你們再續前緣啊”
  旁邊他們的朋友這時候也過來勸說道“怎么回事,怎么吵起來了?”
  “不管如何,霍尊,我還是要謝謝你,謝謝”齊思風輕云淡的說道,這句話更像是一巴掌狠狠的煽在霍尊的臉上,如果不是他,齊思又怎么能遇到趙出息。
  說完齊思看向袁曉,淡淡一笑,轉身離開回到趙出息的旁邊,留下發愣的霍尊,霍尊心里有些堵的慌。
  旁邊袁曉依舊無理取鬧道“呦,傷心了,后悔了,是不是?現在還來得及,霍尊,你別忘了你能有今天,是誰給你的”
  “你有完沒完”霍尊這會本就煩躁異常,袁曉不識趣,還在火上澆油,霍尊沒忍住,直接一巴掌煽在袁曉的臉上,卻又似乎打在自己心里。
  這一巴掌煽完,霍尊已經有些后悔,可惜卻無法收場,只得垂頭喪氣的離開,袁曉被這一巴掌打懵了,捂著臉喃喃道你打我,你居然打我,誰也沒想到霍尊會動手,不禁愈發的鄙視霍尊。
  重新回到趙出息的齊思,被趙出息摟在懷里,誰還沒有過去,誰還沒看錯幾個人,連他當初都能看錯別人,更何況齊思這么善良的女人呢?
  眾人已經不再關心這短暫而又狗血的鬧劇,袁曉捂著臉開始哭泣,她的朋友將她拉到他們卡座那邊安慰,趙出息這邊則繼續喝酒,氣氛并沒有因為這點小事而打斷,相反玩的更加盡興。
  一直持續到凌晨十二點左右,眾人這才從shoe離開,旁邊卡座那邊,霍尊的老婆袁曉一直在喝悶酒,誰也勸不住她,至于霍尊再也沒出現過。
  距離過年僅剩十天時間,年關越來越近,年味也越來越濃,西蜀集團在忙碌著年終的各項事宜,圈子這邊西南實業也準備著年終分紅,讓下面兄弟們都能過個好年,該安排的都已經安排下去,大多數人都很低調,只有黃土帶著大小王等人在繼續尋找巴頓集團的勢力。省廳這邊的力度相比于前幾天有些減弱,路上的關卡等等不再那么多,也或許他們以為巴頓集團的殘余勢力已經逃出成都,畢竟這幫人能耐很大。不過這些都是趙出息猜測的,他哪知道省廳的辦案程序是什么,總不能打電話問馮冠,你們抓到那幫人沒有?
  石板灘鎮石凱的家里,喬治和郎丹這幾天過的還算平靜,并沒有遇到警察搜查等事情,兩人還算低調,生怕被外人發現破綻,也沒出去溜達,每天都是石凱從外面買回來吃喝用品,順便再打聽外面的消息。
  這天,總部那邊終于傳來新的消息,從石板灘鎮逃走的那幾個心腹手下已經聯系到總部,總部命令喬治接應他們,小心等待,時機成熟后想辦法離開成都。
  “他們在都江堰,離這邊不是很遠,喬治少爺,要不我開車過去接他們?”石凱聽后,詢問道。
  喬治有些擔心道“外面安全么?”
  “這幾天比前幾天要松,我會選擇白天過去,走市區多繞點路,晚上盤查比較緊,白天就沒那么多忌諱”石凱經驗老道,詳細說道。
  “你打算什么時候去?”喬治皺眉道。
  石凱琢磨片刻道“我明天早上過去,趕下午前回來,等他們過來以后,我們再商量怎么離開成都”
  “我們手里沒有家伙,想要平安離開,有些難”喬治擔憂道,在喬治心里,只有手里有武器,才有安全感。
  石凱咬牙道“這個我想想辦法”
  “不用你想辦法,你只要明天能帶回來就行,他們知道地方,那是我們備用的東西,讓他們帶你去郫縣拿,只是要小心點”喬治冷哼道,心里卻在琢磨另外一件事。
  石凱思索片刻道“那我明天先在郫縣那邊轉悠轉悠,視情況而定”
  “行,你隨機應變就是,有什么情況隨時聯系我們,我就待在這里,哪也不會去”喬治很識趣的說道。
  當天晚上,大家好好休息,第二天天亮,石凱從鎮上借了輛suv前往都江堰那邊,雙方都已經聯系好在哪接頭等等事情。
  至于喬治和郎丹,開始謀劃,如何展開報復,這次就算是孤注一擲,他也得找回面子……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