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4)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4)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4)     

混世刁民684 我不甘心

拿到結婚證和未拿到結婚證,似乎意義再也不同,但其實生活還是一樣的,依舊得繼續下去,不會生太大的波瀾,畢竟趙出息和齊思早已生活在一起。
  作為一個男人,趙出息知道自己的肩膀擔負著很多責任,這責任以后會越來越重,但趙出息絕不會皺眉更不會退縮,他希望用自己的能力,改變身邊每個人的人生,讓他們有個堅實的依靠。
  大喜的日子,加上又是生日,趙出息過的很忙碌,晚飯是兩家人在一起吃的,窄巷子45號的活福堂公館菜,成都作為歷史名城,西蜀府,是舊時代達官顯貴、文化名流會聚之地,這些人的所住的深宅大院,成都人稱之為“公館”。公館主人們對衣食居處都極為講究,尤其對烹調技藝的追求,更是“食不厭精、膾不厭細”,因而形成了許多膾炙人口的美味佳肴。它不僅豐富了川菜菜品,而且大飽了老成都人的口福,所以成都人把這些公館內的川菜珍品,稱之為“公館菜”,寬窄巷子有很多舊宅改造的高端餐廳,比如隱園,比如子非等等。
  菜好不好吃,酒好不好喝,主要看和誰一起吃,和誰一起喝,和家人一起吃喝,趙出息覺得就是最普通的露天大排檔,都是極品美味。
  沒喊太多人,除過趙出息和齊思,胡雨嘉和老爺子以及秦伯,齊思的父母以及舅舅舅媽和外公,兩家人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
  胡雨嘉比親兒子結婚都要激動,和潘玉英拿著結婚證看了又看,也不知道能不能從上面看出什么秘密。
  “結婚了,以后就不是一個人了,凡事要多替齊思考慮,齊思是個好女孩,不要辜負人家”在座的都是過來人,老爺子作為長輩,自然要提醒趙出息。
  和胡家人已經吃過幾次飯,齊建國面對老爺子不再那么的拘束,笑呵呵說道“胡老,這點我們放心,出息怎么樣,這么長時間,我們都已經了解,年輕有為沉穩踏實,我們家齊思能遇到出息,真是她的福氣,以前我還老擔心,這孩子不談戀愛以后怎么嫁出去,沒想到現在也結婚了,以后啊,希望兩個孩子能夠相互理解互敬互愛。齊思有時候會耍點小脾氣,出息就讓讓她。齊思你也是,照顧好出息,別欺負他,他工作其他事挺多,你在家里這邊要多分擔點”
  “爸爸,我會的”齊思抿嘴微笑回道,然后含情脈脈的看樣趙出息,趙出息面帶笑意,看不出在想什么。
  舅媽顧唯忍不住說道“越看這兩個孩子越是覺得的般配,齊思比以前更漂亮,出息那自然不用說。婚紗照拍的真美,我喜歡那張在城堡里拍的,弄的我都想再結一次婚了”
  顧唯打趣的話讓眾人不禁笑出聲,旁邊的潘岳剛不禁嘟囔道“怎么,你想和誰結?要不要我退位讓賢?”
  “你還吃醋,除過和你,你覺得我這把年齡,還能和誰?”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的顧唯一臉幽怨的說道。
  齊思笑著夸道“舅媽,你一點也不老,跟我走大街上,別人肯定以為我們是姐妹呢”
  “還是我們家齊思會說話”顧唯捂著嘴嬌笑道。
  潘玉英這時候感慨道“總算是定下來了,以后不用再操心了,現在啊,就等著明年的婚禮了,以前我也沒少為這丫頭愁,小區街坊親戚介紹好多,她都不愿意去見,卻也不談戀愛,街坊們都說她眼高于頂,我都不好意思讓別人介紹”
  “姐,這說明咱們家齊思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不愿意將就自己,要不然她能遇到出息,這就是命,就是緣分”顧唯笑瞇瞇的說道。
  潘玉英點點頭道“回頭來看,也確實是這樣”
  胡雨嘉倒是笑道“證都領了,你就不用再擔心了,至于婚宴,那也就是個形式,他們兩個以后能好好的就行了”
  “嗯,我知道,所以啊,我就等著抱外孫了”潘玉英笑的合不攏嘴的說道,父母的下半輩子都是為兒女,齊思現在終于嫁人了,潘玉英最操心的事情也沒有了,怎能不高興。
  齊思很不好意思的低頭道“媽……”
  吃過晚飯,胡雨嘉開車把老爺子和秦伯送回家,顧唯和潘岳剛自己走,趙出息和齊思送齊建國夫妻回蜀都花園,只是把他們送到小區門口,兩人沒有上樓,便直接去蘭桂坊那邊,蔣開山蕭湘以及賈繼恒他們已經在那里等著了。
  蘭桂坊shotime,面對舞池最大的那個VIp卡座,蔣開山帶著媳婦蕭湘,賈繼恒也帶著女朋友,不出意外又換了一個,除此之外還有米可兒和宋舒雅,趙出息沒喊其他人,緊緊局限于這個小圈子,眾人只是知道今天是趙出息的生日,并不知道趙出息和齊思已經領證了。
  又是一年生日,知道趙出息生日的人其實不多,也就那么點人,但是從昨晚凌晨過后,這幫人就已經紛紛給趙出息打電話或者短信微信祝趙出息生日快樂,包括李青衣和二胖也都了短信,兩人如出一轍的簡簡單單四個字,生日快樂。縱然如此,趙出息還是很欣慰,能讓他們在凌晨過后第一時間短信的人想來屈指可數。除過他們,宋青瓷、裴卿、老徐、朱逸影、陳平庸等人也都有份。
  趙出息帶著齊思進來的時候,眾人已經在那里開喝,熱熱鬧鬧的打成一片,周易和馬成才也跟著進來,不過兩人在角落稍微安靜的卡座那里待著,并沒有過來和趙出息他們一起。
  “壽星公,你遲到了遲到了,先自罰三杯”趙出息和齊思剛剛出現,賈繼恒就煽風點火道。
  趙出息拱手認錯道“不好意思來晚了,晚飯結束的比較晚,我認罰,三杯就三杯,不耍賴”
  “不僅你三杯,還有齊思的三杯哦”宋舒雅故意捉弄趙出息道。
  齊思做出委屈的樣子道“你們舍得讓我喝么?”
  “你可以不喝,這不是有人替你喝么,我們可都知道,出息是千杯不醉哦”米可兒附和著說道,經過前段時間國外那次旅行后,她算是和趙出息徹底冰釋前嫌,在趙出息面前不用再擔心以前的事情,所以現在也不用顧忌什么。
  “我替”趙出息二話不說的答應道。
  然后眾人也沒客氣,就給趙出息倒了三杯兌過紅茶的威士忌,三杯香檳,趙出息一口氣全干了,惹的在場的眾人尖叫連連。
  這會才十點多,對于成都的夜店來說,還不是最熱鬧的時候,但他們這桌儼然已經率先進了氣氛。
  幾杯開場酒過后,蔣開山讓蕭湘把買來的蛋糕拿出來,其實這已經是趙出息今天第三次看見蛋糕,趙出息不僅不厭煩,相反很高興,遙想以前哪里還有人惦記他的生日,哪里有人還會給他買蛋糕,趙出息很享受今天這一切,來自朋友的在乎和溫暖。
  取蛋糕,點蠟燭,蔣開山將蛋糕遞到趙出息面前,讓趙出息許愿吹蠟燭,趙出息緩緩閉眼,幾秒后睜開眼一口氣吹掉全部蠟燭。
  米可兒嬌呼道“讓我們舉杯,祝趙出息同學生日快樂,永遠十八歲,更祝趙出息同學和齊思同學,白頭偕老”
  大家歡呼著生日快樂和白頭偕老,在笑聲中舉杯。
  趙出息看向眾人,面帶笑意,臉色平靜,像一潭不起波瀾的湖水,誰也不知道這水到底有多深,如今的趙出息,更像是海納百川,他在不斷的成長,不斷的充實自己,直到有一天能站在更高的層面。
  “二貨,許的什么愿?”站在趙出息旁邊的蔣開山拍著趙出息肩膀,笑呵呵的問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不是說,說出來就不靈驗了么,所以,我不說”
  “裝,你丫就裝”蔣開山笑罵道,也不追問。
  趙出息莞爾一笑道“那我可以告訴你另外一個消息”
  “什么消息?”蔣開山好奇道。
  趙出息平靜道“中午,我和齊思領證了”
  “什么證?”蔣開山還沒回過神,下意識問道,等到下一秒就大聲道“你們領證了?”
  眾人也聽到蔣開山這聲領證了,同時看向趙出息和齊思,米可兒和宋舒雅玩味盯著齊思,齊思很不好意思的笑著點頭。
  “終于名正言順了,趙太太”米可兒瞇著眼睛笑道。
  蕭湘跟著開玩笑道“恭喜恭喜,趙太太”
  大家七嘴八舌的開著趙出息和齊思的玩笑,兩人也不在乎,知道這幫損友就是這樣,蔣開山再次舉杯倒“沒想到今天是雙喜臨門,既然兩位新人已經領證了,那我們就只能祝他們早生貴子了”
  眾人哄笑成一片,紛紛喊道“早生貴子,早生貴子”
  熱鬧依舊在繼續,朋友們在一起,總是有說完的話,喝不完的酒,好像一輩子都不夠……
  十一點過后,旁邊的VIp卡座來了一桌客人,三男三女,女的漂亮,男的看起來身份地位都不低,那邊也挺熱鬧,跟這邊相映成趣。
  又過了十幾分鐘,那邊來了一男一女,女的挽著男的胳膊,長的還算漂亮,只是妝有點濃,很有趣的是,趙出息和齊思都認識他們。
  男人和女人在看到齊思的時候,也都不禁愣住,只是女人并不認識趙出息,男人看到趙出息以及旁邊的蔣開山,明顯有些忌憚。
  女人盯著齊思,像是耀武揚威一樣挽緊男人的胳膊,似乎在挑釁趙出息,齊思并不在意那一男一女,而是看向旁邊的趙出息,似乎在擔心什么。
  趙出息搖搖頭示意沒事,笑道“畢竟認識,去打個招呼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