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78 傻丫頭

第六百九十章成交
  趙出息雖然是**絲出身,以前最大的人生抱負,就是多掙點錢,能夠出人頭地,能用自己的雙手改變鳳凰村的命運。趙出息不是什么圣人,也見錢眼開,誰不愿意多掙點錢?可趙出息是個有底線有原則的人,以前在鳳凰村的時候老和尚教他心存善心,那個男人教他做人得體面,李青衣教他要做個好人,后來再到成都,老爺子和胡雨嘉都時刻叮囑他,什么該碰什么不該碰,趙出息也答應過他們自己有分寸。
  所以,就算這份買賣每年可以輕輕松松拿掙那么多錢,趙出息也不愿去碰,沒必要為錢搭上自己的命運,何況他如今擁有西蜀集團,也不差這點錢,用徐林的話來說,掙錢這種事很簡單,交給他就行。
  權衡利弊后,趙出息才毫不猶豫的拒絕……
  三人走遠以后,趙出息這才皺眉道“那個叫喬治的男人不靠譜,派人盯著他們,小心點,他身邊那位壯漢是高手,別被察覺”
  “要不要插手,這個鄧天翔有點不識抬舉,毒品軍火走私洗錢,我們沾上哪樣,以后都有可能成為別人對付我們的把柄,回頭我得好好敲打敲打他,真不知道天高地厚”黃土冷哼道,鄧天翔是狠角色,簡姨時期也不想招惹他,他做他的生意,我們玩我們的,只是不招惹他,未必是怕他。
  趙出息搖搖頭道“沒必要惹上麻煩,盯著他們就行,我倒要看看最后是誰敢做這比買賣?”
  保利198公園里,沒想到趙出息直接拒絕這筆買賣,鄧老板眼見煮熟的鴨子飛了,氣的破口大罵,罵趙出息不過是走狗屎運被簡影看上,無非就是簡影的傀儡,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
  “鄧老板,沒必要生這么大的氣,你要氣不過,回頭我找人幫你做了他,怎么樣?”喬治很是直接的說道,看不慣的人,你要沒實力收拾,那就淡定,要是有實力,直接玩死就行,如果在別的地方,以趙出息對他這種態度,喬治早已經鋌而走險,但這里是成都,是趙出息的地盤,沒必要冒風險,就算是要收拾他,也得等他們離開成都再說。
  鄧老板可不敢亂來,他要真敢動了趙出息,那他就別想在川渝這地盤混了,連忙道“那倒不至于,我是覺得他給臉不要臉,還底線和原則,這話糊弄鬼,誰還不知道誰是干什么的”
  “他不掙這錢,自然還有人掙么,只要他不搗亂就好,他要是壞我們的好事,我肯定會讓他付出代價,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喬治底氣十足道,這貨的長相完全可以拍電影,可惜人家瞧不上那點錢。
  鄧老板皺眉道“喬治公子,那接下來我們該怎么辦?”
  喬治端著紅酒杯笑道“我答應過父親要成功做成這件事,自然不可能就此罷手,那我們就去找那個紅爺,想來他會答應的”
  “好,我這就聯系”鄧老板聽到這話,沉聲說道。
  所有人都沒有注意到,在保利198公園旁邊的樓上,有人正在時刻盯著他們,從喬治等人住進這里,就被二十四小時監控著,顯然他們有所忌諱,并不敢靠近,生怕被發現。
  “馮隊,如果我沒看錯,他們剛剛見的那幾個男人,其中就有坊間傳聞的趙爺”此時四個人在房間里,落地窗前擺著兩個大望遠鏡,除此之外在保利198其余地方,還有他們的眼線。
  如果趙出息見到這個馮隊,應該對他不會陌生,當初茶與酒初次見面,后來簡姨交代讓他跟這個馮隊多交流,趙出息請他吃過飯喝過酒,他就是省刑偵總隊的馮冠,他們家和胡家是世交,他爺爺是胡老爺子以前的領導。
  “我認識他”馮冠并沒有掩飾自己和趙出息認識,平靜說道。
  說話的男人是馮冠的下屬劉峰,負責盯著此次的目標,劉峰臉色微變道“那馮隊,這件事情會不會和那個趙爺有關系,如果要扯進那個趙爺,就有些麻煩了,你知道,他在川渝不簡單,雖然沒有事情犯在我們手里,不過省廳有他的專用檔案,他倒是認識咱們省廳的領導”
  “不管是誰,不管他是什么背.景,如果牽扯到這件事里,我馮冠都會一查到底,絕不姑息”馮冠擲地有聲的說道,這是他的原則,穿上這身警.服,就要對得起它。
  “那我們?”劉峰皺眉道。
  馮冠吩咐道“繼續盯著,看他還會不會見別人,至于那個趙爺,也派人盯著。還有他們那批貨,一定要盯緊,在沒有收網之前,決不能打草驚蛇”
  “是,馮隊,我這就安排”劉峰連忙敬禮回道。
  于是,約莫半小時后,趙出息從錦江俱樂部前往西蜀集團的路上,開車的馬成才很快發現有人跟蹤他們,不動聲色的說道“趙哥,有人跟蹤我們”
  “不用管”趙出息也已經意識到,不管是誰跟蹤他,在沒有弄清楚目的之前,趙出息不會輕舉妄動。
  不得不說,鄧天翔在川渝的人脈關系很廣,不管是誰都會給他三分薄面,因為很多人都跟他有生意往來,沒用多長時間,他就已經約好紅爺,這次他們的見面訂在寬窄巷子某家隱秘的會館,依舊是鄧天翔訂的地方。
  他們早早就已經到這家位于寬窄巷子28號名叫隱園的會館,點好菜以后就在包廂里等著,鄧天翔有些不放心道“紅爺和趙出息不對路,前段時間還鬧的不愉快,喬治少爺,你說到時候我們和紅爺合作,趙出息會不會從中阻攔”
  “趙出息和紅爺怎么著,那是他們的事,如果趙出息不是去壞我的事,我說過,我一定會讓付出代價,希望他聰明點”喬治根本不擔心道,他們的地盤不再成都,做事不用有任何忌諱。
  鄧天翔若有所思道“如果我們真和紅爺合作,喬治少爺,我覺得到時候我們是不是支持紅爺,讓他在和趙出息的斗爭中占據上風,這樣也有利于我們的生意”
  “先不管這些,如果合作愉快,到時候再說”喬治并不著急道,至少目前,他不想牽扯到別人的恩怨中,他們的生意最大。
  十幾分鐘后,紅爺終于趕到隱園,這次他帶著除過司機中元,還有鬼叔以及軍師徐守望,這里離他住的地方并不遠。這段時間的紅爺,可謂低調,低調到沒有半點風聲。
  “紅爺,你可算是來了,上次德陽一別,已經有小半年了吧,還說回頭和紅爺好好聚聚”鄧天翔見紅爺進來以后,笑臉相迎道。
  譚鴻儒表情平靜,他跟鄧天翔不是一路人,只是泛泛之交,今天是礙于面子過來,何況鄧天翔說要談樁買賣,這才是他感興趣的地方。
  譚鴻儒輕聲說道“老鄧,都是熟人,不用這么客氣,我知道你基本不在成都,等于你有空再說”
  “行行行,反正咱們都有時間”鄧天翔招呼著譚鴻儒和徐守望坐下,鬼叔自然站著,這是他的習慣,只是若有若無的盯著喬治后面的郎丹看。
  喬治這次主動站起來打招呼,有模有樣的說道“久聞紅爺大名,今日終于得見,果然是人中呂布馬中赤兔,紅爺,幸會幸會”
  譚鴻儒不是對誰都客氣,并沒有接喬治的話茬,這讓喬治很是尷尬,進退兩難,笑容更是凝固,鄧天翔趕緊介紹道“紅爺,這位就是我給你說的,喬治少爺,想要和你談生意的便是他,我們是合作伙伴,認識很多年了”
  “既然是鄧老板的朋友,那也就是我的朋友”譚鴻儒這才伸出手和喬治認識,總算是緩解尷尬。
  雙方坐下以后,譚鴻儒卻不輕不重的說了句話,這句話瞬間讓場面再次尷尬起來,因為譚鴻儒說道“聽說,你們已經見過趙爺了?”
  不管是鄧老板也好,還是喬治,在聽到這句話后,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誰都沒想到紅爺不按套路出牌,這尼瑪啊,什么意思?
  還好鄧天翔反應神速,畢竟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主,這點道行嚇不住他,鄧天翔最慘的時候,被人拿槍頂著頭,也沒皺半點眉,所以他才能被選為巴頓集團的合作伙伴。
  鄧天翔哈哈笑道“紅爺果真消息靈通,確實我們已經見過趙爺,因為這次喬治少爺來川內,是要選擇一位長期合作的伙伴,在川渝有能量的也就這么幾位,但喬治少爺要每家都考察考察,然后做出最好的選擇,畢竟這不是小筆買賣,所我們接下來還會見幾位大佬。包括新晉的唐家那位司徒南,以及在川藏辯解那邊有能量的巨大的云丹貢布,重慶的韓先生,云貴地區的幾位也在考察范圍之內”
  “哦,原來如此,看來是我多想的”譚鴻儒隨口笑道,并不當回事。
  喬治淡淡一笑,并沒有表態,對于鄧老板的反應,很是欽佩。
  鄧天翔哈哈笑道“以我們這關系,你覺得有這種好事,我們能不找你?”
  “老鄧,咱們都是熟人,說吧,你們有多大的買賣,能做合作伙伴最好,做不成,我們還是朋友”譚鴻儒很有分寸的說道,也算是給自己留足后退的余地。
  這次喬治不打算親自說,由老鄧自己闡述,鄧天翔笑呵呵道“你還記得我給你提供的那幾次貨么?你知道這些貨是從誰那里拿的?”
  顯然,譚鴻儒已經知道鄧天翔要說什么,鄧天翔淡淡道“沒錯,就是巴頓集團提供的,我的所有貨物,都是和巴頓集團合作的。如今國內的生意越來越大,但打擊力度也在增加,我們必須找到牢固的合作伙伴,巴頓集團的業務很多,只要你能想到的我們都做,毒品軍火洗錢走私等等,你是道上人,知道這些東西每年能產生多少利益,怎么樣,紅爺,考慮考慮”
  徐守望在聽到這些話后,臉色微變,但是并沒有自作主張的開口,而是讓譚鴻儒自己考慮。
  譚鴻儒不動聲色的說道“看來我明白了,你是想讓我當你的保.護.傘,配合你,那我想問問,利益怎么分?”
  “還是紅爺直爽,按照規矩,紅爺拿三成,我拿兩成,巴頓集團是五成,紅爺覺得如何?”鄧天翔笑瞇瞇的說道。
  譚鴻儒喃喃自語道“三成啊,似乎不足以讓我冒這么大的風險,我要四成”
  “四成,四成你可知是多少利益?”鄧天翔有些不悅,喬治卻突然一躍而起道,他沒想到譚鴻儒獅子大張口,能給三成,已經是巴頓集團的極限。
  譚鴻儒冷笑道“既然給不了,看來這趟買賣吹了”
  鄧天翔生怕不歡而散,猶豫片刻后尷尬笑道“紅爺,四成確實多了,畢竟您什么也不干,事情都是我們做,如果我們再加一個條件,你再考慮考慮?”
  “什么條件?”譚鴻儒皺眉問道。
  鄧天翔眼神陰狠的說道“我們幫你除掉趙出息”
  這次,譚鴻儒幾乎是毫不猶豫的決定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