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72 離別

望江樓公園,司徒南今天做客錦江俱樂部,這是錦江俱樂部接待的第一位圈外大佬,這里從開放到現在一直都是內部圈子聚集的地方,不過大家在這里都是談談事情開開會,可不會在這里干什么非法的買賣,黃賭毒更不能沾。
  誰都知道,警方的眼睛都盯著他們,只是有些事情放任自由,有些事情沒有證據,但手里絕對掌握著他們很多東西,有天真要向他們動手,簡姨和李叔等等都是前車之鑒。
  趙出息邀請司徒南來錦江俱樂部,自然有更深層次的意思,錦江俱樂部早已清空,林敏只留下幾位長著心眼又漂亮的服務員,特意叮囑過一些事情,在錦江俱樂部工作,工資都不低,比外面的白領還要高,不僅漂亮有氣質,最重要的是背.景干凈,嘴緊有顏色會做事。
  趙出息和司徒南坐在二樓落地窗前,面對著錦江,餐桌上放著各種水果和甜食,兩人各泡杯峨眉竹葉青。
  司徒南只帶著韓慶前來,韓慶現在被他重點培養,不過還會繼續挖掘有實力和能力的青年,趙出息這邊也會提供,特別是在保安基地那些有本事想出頭的年輕后輩,都會放在第一梯隊里培養,被大佬們帶出來以后,以后大多都能獨當一面,不求能出像黃土大小王這種級別的,只求能出像吳道宇這種就行。
  司徒南帶著帽子進來,林敏和幾位服務員都沒注意到他的面容,等到司徒南上樓摘下帽子后,幾人嚇了跳,半張臉被毀容,看起來有些可怕。
  以前司徒南根本不在乎這些,不過最近他已經有新打算,打算年前去趟韓國,做恢復手術,畢竟以后他要出去見人談合作,這樣出去,可能會把人嚇住。韓國那邊已經聯系后,那邊的專家前幾天也過來具體了解過,給出的答案還算樂觀,說有百分之八十恢復,需要前后三次手術,可見韓國在整容外科這方面的技術,確實是走在世界前列的,難怪每年有那么多人愿意去韓國。
  “唐家兄弟算是死不瞑目,至死都不知道具體發生什么了?”兩人坐在這里喝茶,整個大廳沒有外人,服務員也好,還是周易韓慶,都離他們很遠,留出自由空間。
  司徒南沉聲道“至少唐云鶴知道,他的死是我背后搞的鬼,反正史秀妍已經死了,她會把這個消息帶給他們”
  “唐家親戚們對你沒有怨言?”趙出息好笑道,畢竟唐家兄弟死了,唐家這邊還有很多直系旁系親屬,他們也是不容忽視的群體,因為他們有資格繼承唐家。
  司徒南淡淡說道“利益和生死哪個重要,肯定是后者,何況我對也不虧待他們,該給的該拿的不吝嗇,家族基金很大,每年的收益唐寧拿大頭,唐家其他人拿小頭,逐年減少,直到不用在忌諱他們”
  “這倒不失為一個辦法”趙出息笑著說道,風波已經過去,兩人作為這場風波的既得利益者,自然能談笑風生,勝利者本就是這個姿態,想當初趙出息和司徒南冒著多大的風險,下這盤棋,如果司徒南輸了,對趙出息的打擊是災難性的,將會把唐家徹底推向譚鴻儒那邊。
  “你不怕唐寧報仇?”趙出息不輕不重的問道,唐寧遠在美國,他在那里已經待了好幾年,想來在那里有基礎,唐云龍肯定給自己兒子也留著準備,這邊每年還源源不斷的提供資金,加上唐家的風波對唐寧的刺激,他肯定會成長起來,保不準以后就是個再難。
  司徒南知道趙出息肯定要問關于唐寧的事,如果是趙出息說不定會殺了唐寧,永絕后患。
  “怕,唐云龍這么多年必然認識很多大佬,唐寧在美國,也會有人照顧,他怎么做我不知道,但我放掉他,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殺了他,我就不可能這么順利的掌控唐家,權衡利弊取舍之后,這是最好的選擇。至于他以后要報仇,那已經是以后的事情,混這個圈子,要面對的敵人很多,不在乎多這一個,如果是下次,我贏了,那我肯定毫不猶豫的殺了他”司徒南不緊不慢的說道,這就是他的方針。
  趙出息點點頭道“你說的也是,很多事情不可能一勞永逸”
  “遂寧那邊對你的反抗很大,褒貶不一啊,有些人說是你救了唐家,有些人說你是竊賊,唐家的事情都是你造成的”趙出息笑著說道,那幫跳梁小丑,趙出息目前并不放在眼里。
  司徒南平靜回道“意料之中,我還能控制,合縱連橫,拉攏打壓,這是最簡單也最有效的”
  “呂方怎么辦?你以前可沒給我說過有這么一茬”趙出息半開玩笑道,不過并沒有質問的意思。
  司徒南眼神陰森森道“呂方有野心,但能力不足,我會一步步滲透他的陣營,他那個位置有很多人盯著,本來當初唐云鶴在他身邊就埋著人,你也知道,唐云鶴一直負責的都是灰色方面,只需時機成熟,除掉他就是”
  “看來你早有對策”趙出息呵呵笑道。
  司徒南低聲道“我只是做到當初答應你該做的”
  “早已經夠了,我知足了,司徒先生,這估計是人生中最劃算的一次買賣,不過我并不希望這僅僅只是買賣”趙出息若有所思的說道。
  司徒南沉默片刻道“我不善于表達意思,但你想說什么我知道”
  果真是有趣而又聰明的人,這種人做朋友真好,要是做敵人,趙出息真頭疼了。
  “不過我覺得,你現在有件事得做”趙出息突然玩味道。
  司徒南皺眉不解道“什么事?”
  趙出息淺笑道“該去上海看看嫂子了,昨晚我和嫂子通過電話,能聽出來,她很想你,也很擔心你,畢竟你們已經半年沒見了。你不容易,嫂子也不容易”
  趙出息這句話,沒有半點功力心,只是有感而發,至少他的眼神很真誠……
  離趙出息除過的日子只剩兩天,趙出息和齊思最近都忙著準備,光是行李就有三大箱,這還不包括到時候拍攝要用的各種服裝,齊思給趙出息量身訂做了八套衣服,各種款式都有,她從出國前就準備著結婚的一切。因為知道趙出息沒時間在這方面操心,所以她就多操點心。
  出國前一天,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迎來幾位重要的客人,胡雨嘉和齊思的父母,這是胡雨嘉第一次做客六號別墅,縱然以前和簡姨關系還算不錯,她也沒來過六號別墅,跟簡姨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距離,畢竟沒有太多的利益牽扯。
  胡雨嘉是司機送過來的,她倒是知道簡姨在蔚藍卡地亞有套豪宅,當初蔚藍卡地亞跟簡姨走的很近,至于現在趙出息和那邊有沒有聯系那就不知道了。成都有錢人不少,胡雨嘉也有錢,豪宅別墅也買了好多套,上海北京三亞都有豪宅,青城山有套,趙出息住過,城南也有一套,不過她基本只住在銀都花園。
  齊思父母是齊思親自開車接過來的,相比于見慣大世面的胡雨嘉,中產階級的他們在見到六號別墅后,就有些震驚了。
  他們知道趙出息有錢,算得上事業有成,不然當初對趙出息也不會那么的滿意,誰都希望女兒能嫁個好人家,如果趙出息沒錢,不是說他們勢利眼,只是可能擔心女兒未來的生活,畢竟對于婚姻,他們是過來人,生活中最多便是柴米油鹽醬醋茶。
  趙出息有錢,有個干媽胡雨嘉,據說是成都有名的女富豪,而且這位干媽的老爺子以前還是省里的前三把手,這樣的家庭,對他們來說屬于高攀,剛開始他們還有些擔憂,女兒以后嫁過來會不會受欺負,后來跟胡雨嘉的一步步接觸,趙出息對女兒的百般呵護,他們這才放心。
  所以說啊,做父母挺累的,嫁的不好操心,嫁的好也操心。
  只是他們萬萬沒想到的是,趙出息這么有錢,居然住在這么大的房子,這占地面積可不小,瞅瞅著氣派的樣子,這得多錢啊。
  “閨女,這是你們的家?”潘玉英小聲翼翼的問道。
  齊思嬌笑道“媽,以前想告訴你們,怕你們吃驚,就一直沒告訴,嗯,我們就住在這”
  “這房子不便宜吧,我可知道牧馬山都是富人區”潘玉英有些心神不定的說道“難怪你們拍個婚紗照,還要跑到國外,結個婚還得到三亞,本以為亂花錢,看來出息比我們想象中有錢,估計比你舅舅都有錢”
  “媽,我一輩子只結這一次婚,出息說,只要我高興,花多少錢都愿意。我本來想節省點,她倒是比我還大手大腳,還說平時又不怎么花錢,賺錢干什么,賺錢就是讓我花的。有錢才花,沒錢想花也花不上”齊思一臉幸福的說道,她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婚禮可以如此,任由自己去折騰,把自己對于婚禮的所有幻想都實現了,想來老了,都不會有遺憾。
  “話倒是這么說的,我覺得你們還是攢點”潘玉英還是忍不住啰嗦道。
  齊建國倒是看得開,說道“能住在這么大的別墅,光車就有好幾輛,說明能掙到錢,能掙到錢,結婚花的這點錢,對他們來說,估計也算不上什么,何況也就花這么一次,又不是天天花”
  “行行行,我不說了,反正我閨女幸福就好”潘玉英也不管了,笑呵呵的說道。
  二樓,剛到沒多久的胡雨嘉正在廚房門口跟趙出息聊天,趙出息今天親自下廚招待兩家家長,齊思帶著父母進來后,胡雨嘉笑瞇瞇的迎接道“親家母,來了”
  “親家比我們早啊”潘玉英笑著回道。
  胡雨嘉拉著潘玉英的手道“我也是剛到沒多久,這孩子在廚房做飯,也不讓我幫忙”
  兩家人客氣的打招呼,胡雨嘉是趙出息的干媽,自然和潘玉英齊建國是親家了,齊思想來廚房幫忙,被趙出息趕出去,讓她照顧好幾位長輩。
  約莫十幾分鐘后,趙出息張羅出一桌飯,都是拿手好菜,有李叔在旁邊操刀,趙出息要輕松很多。
  一家人熱熱鬧鬧的圍在一起,聊著關于結婚的很多事情,請哪些人去三亞,成都婚宴都要請誰等等。兩家家長同時叮囑著他們出國要注意安全,趙出息和齊思都安安靜靜的聽著。胡雨嘉給趙出息叮囑,如果出什么事,及時給她打電話,她在國外也認識不少朋友,至少能幫忙。
  吃完飯后,眾人坐在客廳里,齊思拿出這段時間拍的那些婚紗照樣片讓兩家家長欣賞,胡雨嘉等人贊不絕口,胡雨嘉夸齊思漂亮,潘玉英齊建國夸趙出息帥氣精神。惹的旁邊的齊思忍不住捂著嘴嬌笑不止,換來的是趙出息的白眼。
  胡雨嘉他們離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趙出息派人把齊思父母送回家,胡雨嘉有司機接他。
  第二天,天微微亮以后,趙出息和齊思再次踏上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