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6)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6)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6)     

混世刁民670 小地方大紈绔二

第六百八十二章你敢娶我么?
  書房的陽臺上,趙出息吹著冷風盯著手腕上那串天珠,除此之外還有那塊齊思花掉自己所有積蓄送給他的伯爵,那是齊思第一次送他的生日禮物,這兩樣東西,趙出息幾乎每天都帶著它們,因為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送的。
  一個遠在天邊,一個近在咫尺。
  手機拿在手里已經不知道多久,屏保圖片是齊思跟他的自拍照,照片上趙出息做著鬼臉,長發飄飄的齊思摟著他的脖子,親吻他的臉頰,眼神里滿是幸福。似乎有些庸俗,不適合在川渝翻云覆雨的趙爺的風格,不過生活本來大多時候都是狗血而又庸俗的橋段,趙出息不是圣人,相反他很享受。
  外面,齊思整理好行李,洗了個澡才下樓,二樓客廳只有周易師叔在看電視,黃土已經回去,芙蓉在自己房間休息,齊思詢問周易師叔趙出息在哪,周易指指書房的方向,齊思淡淡點頭,沒有去打擾趙出息,上樓繼續和閨蜜們聊婚禮的事情。
  因為只要趙出息在書房,就是肯定在忙正事,齊思從來不會去打擾他,讓他分心,這是一個女人的本分。
  書房里的趙出息,猶豫良久以后,終于舍得按下那個撥號鍵,熟悉的號碼,趙出息背的滾瓜爛熟,這輩子都不會忘記。
  遠在北京城里的李青衣,正在自己家中陪著爸爸媽媽看電視,已經四世同堂的李家如今家大業大開枝散葉,李青衣作為李家第四代長孫,她的婚姻自然是重中之重,這意味著李家是否還能繼續傳承下去,是否能繼續留在這大浪淘沙的四九城權力中心,而不是被邊緣化。
  很有意思的是,李青衣有五個家,李家四合院陪老太爺,石景山那邊爺爺奶奶,西山外公外婆,萬壽路這邊是父母,還有海淀那邊自己的公寓,不過大多時候李青衣是待在李家四合院和自己的公寓。不過每周,她都得抽空陪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吃飯,父母這邊工作很忙,但周末她也要抽出一天時間回去。
  這樣,也就看得出來,光是直系就有多少雙眼睛盯著她,退一步來說,當初李青衣偷偷跑到鳳凰村支教是頂著多大的壓力?
  將門虎子,三代從軍的李家子孫大多軍政部門,李青衣的爸爸李南開也差不多,剛剛調到軍委辦公廳,李青衣的媽媽韓穎則在國企任高管,對于女兒他們有太多虧欠,從她出生開始就很少有時間陪她,等到他們意識到女兒已經不是孩子的時候,卻為時已晚,女兒干了一件震驚李家的事情,她居然失蹤了。
  對此,老太爺是大發雷霆之怒,愣是讓他們這系不準回李家四合院過年,氣的她爺爺沒少埋怨他們,當得知她到底干什么去了以后,兩人沉默了,因為他們發現作為父母,他們居然很不了解自己的女兒,這讓他們很是愧疚。
  還好,女兒沒有一輩子待在那里,最終還是回來了。過往發生的那些事,他們也不想提了……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正在聊天看電視的三人同時打住,李青衣看見上面的名字后,臉色微變,拿起手機對著淺笑道“我去接個電話”
  房間里的李南開和韓穎相視一眼后,韓穎苦笑道“你我打電話,她可沒有這表情”
  韓穎靠在沙發上,盤著頭發的她很像貴婦,身材并未因年齡而走形,更有種不怒自威的氣場,那眼睛和李青衣如出一轍,炯炯有神。
  “女大不中留啊”頭發濃黑的李南開笑呵呵的說道,在韓穎面前他從來都沒有氣勢,結婚起就被穩穩的壓著,可在外面,他絕對是位強勢的軍人。
  韓穎臉色鐵青道“不像是小吳打來的,她倆的關系也沒到那一步,她對這件婚姻的態度,你我難道還不知道么?有老太爺的支持,有恃無恐啊”
  李南開突然想到這個電話有可能是誰打的了,那個年輕人?
  “我不發表意見,我說了也是白說,不過你想讓她坦然接受,我想沒那么簡單”李南開一臉平靜道。
  韓穎很是不悅道“你想勸我?”
  “我勸不住你,也怕你拿兩家長輩壓我,我只想說,你是她媽媽,我也是是她爸爸,我有資格讓女兒幸福”李南開擲地有聲的說道。
  說完,也比看電視了,直接回房間休息,留下氣不打一處來的韓穎在客廳里克制著脾氣……
  從小很少和父母住,長大后自然更少而又少,所以李青衣的香閨很簡單,沒有過多繁瑣的裝飾,外面的爭吵她自然不知道,她此刻只想知道趙出息怎么如此突然的給她打電話。
  “喂,還沒睡吧?”趙出息等到接通電話后,慌慌張張的問道,跟以往差不多的慫樣,不禁暗罵自己沒出息,怎么見到她就這么的沒有底氣。
  聽到熟悉的聲音,李青衣嘴角上揚,那弧度實在是驚艷,可惜沒有人能記錄下此刻,沒有以往那么冷靜,李青衣今天的聲音很溫柔,輕聲道“終于舍得給我打電話了,好像有兩三個月了吧”
  “你也沒給我打啊”被冷風吹到爽的趙出息撇嘴道。
  李青衣莫名的好笑道“不錯,長本事了,這是跟我討價還價?”
  “反正你離我那么遠,說什么你還能把我怎么滴”趙出息嬉皮笑臉道,確實是長本事了,都敢和李青衣開玩笑了。
  李青衣故意冷哼道“趙出息,我明天要是站在你面前,你敢說這樣的話?”
  “不敢說”趙出息很沒底氣的說道,她知道這女人敢說敢做,保不準自己說敢,她明天早上就到成都了。
  李青衣撲哧笑出聲,和以往有很大的差距,這沒出息的家伙。趙出息聽到笑聲也有些意外,可惜看不到。
  “怎么突然打電話,是不是有事?”開過玩笑以后,李青衣認真問道,生怕趙出息真有事讓她幫忙。
  趙出息搖搖頭道“是不是沒事就不能給你打了?哦,差點忘了問你,沒有打擾到你吧”
  趙出息的話,有一股重重的酸味,難道這貨從山西回來,山西老陳醋吃多了?
  李青衣聽到這話,很是詫異道“沒有,你隨時可以給我打,只是覺得,你已經很久沒給我打過,怕是把我忘了”
  “李青衣,你覺得我能忘了你么,我這輩子可以忘記任何人,都不可能忘記你”李青衣幽怨的話讓趙出息突然沖動說道,說完就有些后悔了。
  果不其然,李青衣沉默了,內心本就蠢蠢欲動卻又被自己壓抑的東西再次悸動了,趙出息這話是什么意思,李青衣不禁問自己。
  趙出息一時也不知道怎么繼續說下去,兩人就這么彼此沉默著。
  過了很久,趙出息最先打破沉默道“齊思應該給你已經說過了,我們要結婚了”
  “嗯,說過了,只是,我在等你給我說”李青衣低聲說道,她確實在等趙出息給她說,從齊思告訴她,他們明年二月二結婚那天開始,她就在等趙出息的電話,她等啊等,等了這么久才等來趙出息的電話,她不知道自己在趙出息心里到底是什么地位?
  李青衣的語氣很像是在質問,趙出息無言以對,只得道“對不起,最近太忙了”
  “忙到連一個電話都沒時間給我打么?”李青衣自嘲笑道,她感覺自己內心已經凌亂了,家庭的壓力越來越大,讓她手足無措,不知如何面對。
  趙出息冷哼道“你可知道,我也在等你的電話,難道你要訂婚了,也不給我說聲么,畢竟不管怎么說,我們都是老朋友,這種消息,也應該讓我高興高興”
  “你聽誰說的?”李青衣很是意外趙出息知道這個消息,畢竟這個消息目前只在圈子內部流傳,怎么會到成都,趙出息現在是認識不少紅色子弟,可惜他們并不知道自己和趙出息的關系,那最大的可能性是二胖說的。
  “你不管我聽誰說的,回答我的問題,不該給我說聲么,或許你覺得,我們的關系并沒到那一步吧”趙出息呵呵傻笑道。
  李青衣被趙出息咄咄逼人的話問的有些慌亂,回道“還沒有定”
  “什么時候定?”趙出息繼續問道。
  李青衣搖頭道“不知道,不確定”
  趙出息突然釋然一笑,長舒一口氣后問道“李青衣,我結婚,你會來么?”
  “也許會,也許不會”李青衣給出一個很不確定的答案。
  趙出息低聲道“我知道了,不早了,你早點睡吧,晚安”
  趙出息莫名心里堵的慌,沒等李青衣回話,就已經掛掉電話了,以往都是李青衣先掛,他聽到盲音以后才會掛,這是第一次主動掛李青衣的電話。
  掛完電話,趙出息繼續坐在陽臺吹風,好像吹著冷風才能讓她更冷靜點,想到那個可笑的承諾,趙出息不禁呵呵的笑起來,想來那只不過是李青衣跟自己開的玩笑而已。自己這種屌絲逆襲的草根,又怎么能配得上她那種天之驕女?
  “趙出息,你都在想些什么,你快結婚了”趙出息猛然醒悟,狠狠的煽了自己一個耳光。
  李青衣,我會幸福,也祝你幸福……
  遠在北京的李青衣,此時也陷入沉思當中,那種感覺越來越明顯,而且今天,她也從趙出息的話里聽出跟以往不同的東西,他在吃醋,雖然最后趙出息匆匆掛掉電話,可李青衣卻莫名的滿足。
  趙出息,如果我放棄一切去找你,你會怎么選擇,你敢娶我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