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7 你不想我我想你


  第六十三章獅子搏兔,驚艷全場
  二胖的臉上燦爛如花,和他那不怒自威的氣勢格格不入,顯的有些滑稽,韓三強帶著一幫民工站在二胖的身后,虎視眈眈的盯著馬超和祁漢,二胖頗像古時候統領三軍的大將軍,前提是這位大將軍不要如此傻不啦磯的笑,完全破壞氣氛。
  本來已經要落幕的鬧劇突然再次直奔高潮而去,這就像看電影以為已經結局,誰曾想到導演狠狠的耍了所有人一把,真正的壓軸大戲才剛剛上演,這場面似乎越來越勁爆,任誰都知道以韓三強和二胖為首的這幫人是趙出息的援兵,不然這嘿嘿傻笑的胖子也不會大吼誰打的出息?
  是壓軸大戲,還是收拾殘局,拭目以待?
  二胖依舊在笑,他笑著看著躺在地上體力不支狼狽的幾乎站不起來的趙出息,眼神里卻滿是怒火,長這么大,除過奶奶所有人都罵他傻子,就算表面上沒有,暗地里也在譏諷嘲笑他,他早已經習慣這世俗的眼光,誰讓奶奶說男人要有強大到堅如磐石的內心才能面對這復雜的世界。在工地一年多的時間里,所有工人都欺負他,包括現在跟他們走的近的韓三強,直到趙出息的出現,二胖能從趙出息那眼神中看出,他不是虛情假意,而是真的把他當兄弟,那句‘二胖,以后誰要是欺負你,我給你出頭,你不在乎我在乎’,二胖一直銘記,從那天開始,他便把趙出息當兄弟,當做除過奶奶后的唯一親人,不然當時便不會暴露自己的實力,他寧愿這個世界把他當傻子,他傻笑回應這個骯臟的世界。
  現在有人欺負出息,這是在挑戰二胖的底線,二胖自然要像趙出息當初給他出頭那樣給趙出息出頭……
  本來完成任務已經打算離開的馬超和祁漢面面相覷,沒想到最后還有如此的插曲,盯著十來個來勢洶洶的民工,祁漢冷笑道“不過是再玩一會”
  馬超沒有像祁漢那么輕視,他的眼神死死的盯著二胖,二胖那陰狠的眼神以及不知什么時候緊握的雙拳讓他感覺到一絲危險,查過趙出息資料的他知道二胖的存在,也知道二胖和趙出息一樣能打,卻不知道二胖的實力。走廊兩頭圍滿人,趙出息和祁漢馬超被圍困在中間,二胖距離他們最近,只有不到三米遠。黃毛瞅見韓三強帶著人趕到,終于松一口氣,房間里面的人沒敢出來,只有穿好衣服回過神的十六號推開人群,紅著眼睛半跪在扶著趙出息,啜泣道“你個傻子”
  所有人都不出頭,只有趙出息傻不啦磯的裝好漢,十六號自然要罵,趙出息苦笑道“沒事,這不還沒死么,他們是沖我來的,想躲也躲不掉”
  “是你們打的出息?”二胖再次往前走了兩步,直面馬超和祁漢,笑容慢慢退卻道。
  祁漢回道“是我們,又如何?”
  “誰打出息,我要誰的命?”
  誰打出息,我要誰的命,這句話說的是囂張又霸氣,不知何時,二胖的傻笑已經成為冷笑,嘴角那一抹輕視似乎絲毫不把毫發無損的馬超祁漢放在眼里,這胖子是不知死活,還是有恃無恐,更多的人覺得他是不知死活。
  “要命?”祁漢哈哈大笑起來,他沒想到這個笑的如此燦爛的傻子居然敢口出狂言,祁漢冷哼道“想要我們的命,你要的起么?”
  這個時候,二胖的笑容如同在醫院得知趙出息出事時,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同八部浮屠般的威嚴,幾乎是在一瞬間,眾人都沒看清楚二胖的動作,他便已經移動到祁漢的面前,剛剛還輕視的祁漢大驚,慌忙后退,卻為時已晚,二胖看似簡單普通的一臂從天而降,像是來自于末日的審判,夾雜著他的暴怒和戾氣,大力金剛臂。
  二胖的出手速度很快,完全沒給祁漢反應時間,祁漢意識到危險的時候,大力金剛臂便已經落到他肩膀上方,忙雙腿成馬步屈腿伸臂阻擋,這個時候他才認識到二胖的危險,完全和趙出息不是一個級別,如果說他們對于趙出息來說是獅子搏兔君臨天下,那么他們在二胖的面前便是兔子。
  當祁漢的胳膊擋住二胖的金剛臂后,只見金剛臂絲毫不減速度繼續下壓,壓著祁漢的胳膊繼續往下,慌亂中祁漢用另一只手攻擊二胖,二胖絲毫不在乎,金剛臂最終落在祁漢的肩膀,嘭的一聲,祁漢整個人跪在地上,死死被壓著,根本起不來。
  全場震驚,鴉雀無聲……
  被十六號扶著瞅見這一幕的趙出息罵罵咧咧道“我去你罵了隔壁啊”
  馬超眼看祁漢支撐不住,二胖輕輕松松便能秒殺祁漢,毫不猶豫的出手,照著二胖的面門而去,二胖松掉祁漢,往后只退一步,側身躲掉馬超的攻擊,在馬超緊隨其后的一拳時,反應神速的二胖閃電般一把抓住祁漢的胳膊,猛的一拉,馬超被這巨大的拉力拉扯著向著二胖而去,二胖微微側身沉肩,另一只手則抓住馬超的胳肢窩處,雙手發力,一個過肩摔,馬超就像斷線的風箏一般飄向數米開外,砸進以韓三強為首的一幫人,眾人很默契的躲開,馬超重重的摔在地上。
  這一過肩摔,驚艷全場,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驚呼聲,誰能想到這個傻不啦磯的胖子居然如此的強悍,如果說趙出息在馬超面前尚能應付三分,可馬超和祁漢在胖子面前,直接是一招被秒殺,這是多么恐怖的勢力。
  馬超倒下,這邊的祁漢已經起來,用盡全力沖向二胖,二胖回過神,腳尖踩地,如同古裝電視劇里面的輕功般迎上祁漢,再次抓住祁漢勢大力沉的一記擺拳,彎腰躲過另一拳,強悍出腿用膝蓋壓在祁漢的小腿上,嘭的一聲,祁漢再次跪在地上,這次二胖顯然沒想輕松放過祁漢,抓著祁漢胳膊的那只手一抖,只聽咯吱的骨頭聲響,祁漢的整條胳膊被卸掉,祁漢怒吼想要垂死掙扎,二胖直接一記手刃落在祁漢的勃頸處,祁漢當場昏死,重重的倒在地上,這次再也沒起來。
  “啊”在場的小姐們尖叫起來,以為二胖殺了人,誰都不知道祁漢是生是死。
  “祁漢”狼狽爬起來的馬超大吼一聲,再次殺向二胖。
  二胖嘴角泛起一絲冷笑,轉身,如同一輛重型坦克一樣跟著迎上去,沒有華麗麗的動作和招式,整個人扛著馬超的一拳直接裝上馬超的胸口,又是幾聲咯吱的骨頭脆響,馬超胸口的三根肋骨硬生生被二胖撞斷,再次倒飛重重落地,和祁漢一樣,馬超這次也沒有起來,嘴角更是留著鮮血。
  二胖沒說話,緩緩向前,如同拖著牲口般掐著馬超的脖子向著趙出息的方向而去,馬超毫無反抗能力,連垂死掙扎的機會都沒有,在路上二胖另一只手又將祁漢拖著,直到趙出息的面前。
  二胖突然嘿嘿的笑了起來,完全沒了剛剛那如同死神一般的氣勢說道“出息,誰都不準欺負你”
  所有人都如同看怪物一般盯著二胖,這個從天而降的傻子強勢逆襲給趙出息報仇,剛剛把趙出息打的半死不活的馬超如同螞蟻一樣任人碾壓,至于祁漢,連一絲反抗的實力都沒有,這胖子此刻嬉皮笑臉的笑容,在眾人眼里有些恐怖。
  這才是扮豬吃虎……
  趙出息瞅著旁邊昏死的祁漢,顫顫道“沒死吧?”
  二胖的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回道“沒死,只是昏死”
  趙出息這才放心,在西寧他已經殺過一個人,要是在西安二胖再殺一個人,他們估摸著就得再次跨省跑路,趙出息平息心情,對著二胖皺眉道“二胖,我們撤”
  “他們呢?”二胖瞅著心如死灰的馬超詢問道。
  趙出息自嘲道“自然有人收拾殘局”
  二胖點點頭,趙出息已經沒有力氣,二胖從十六號手里接過趙出息,像抱媳婦般雙手抱著,趙出息轉過頭對著張弛說道“發生過什么,你就給于叔和老何匯報什么,我先回去了”
  張弛目瞪口呆,只能點頭……
  趙出息對著十六號苦笑搖頭,示意她照顧好自己,韓三強一幫人浩浩蕩蕩的跟在后面,再看二胖的時候,已經嚇的不敢說話,這才是二胖真正的勢力,去年在工地那次,對他們可算是手下留情啊,一幫人心有余悸,想想當時要是真惹怒了二胖,這后果……
  眾人目送著趙出息一幫人離開,今晚發生的一切對他們來說太過震撼,如同一場電影……
  山水情外面,當趙出息被二胖抱著走出山水情大門的時候,對面馬路上坐在奧迪A6L車里的管樂瞳孔瞬間放大,剛剛這幫人上去的時候,他絲毫不擔心馬超和祁漢能不能應付,因為他相信馬超和祁漢的實力,可這結果。
  等趙出息一幫人離開后,管樂迅速下車,沖向山水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