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67 不忘初心三

(下)
  (月票不給力啊,來點打賞月票啊,一個盟主220張月票呢,嗚嗚嗚)
  趙出息從來不懷疑蔣開山的能耐,出生于那個紅色圈子,每個人都有通天的關系網,這個不是他個人決定的,是家庭條件決定,而且這種關系網是越來越大,絕大多數又都是世交,逐漸開枝散葉。爺爺輩都是出生入死打下的基礎,到了父輩就順水推舟,從小認識的都是革命子弟,再到他們這一輩,已經是大樹底下好乘涼,各自發展。
  蔣開山給趙出息搬來副省長級別這么尊大佛,趙出息明顯用不了,但能有恃無恐,不過自然不可能讓一個副省級干部出場,估摸著也是幾個電話打下去,直接到平遙這個級別。
  打完電話后,趙出息回到房間里,眾人的眼神聚集在趙出息身上,趙出息呵呵笑道“沒事,我找朋友幫忙,估計不會有事”
  秦家眾人半信半疑,馬成才和周易自然不會懷疑,趙出息在成都如此強勢的人脈關系,真要找朋友幫忙,不過是舉手之勞。
  “老蔣怎么說?”齊思坐在趙出息旁邊,小聲問道。
  趙出息在她耳邊細語道“他哥的朋友幫忙,沒事了”
  “那就好”齊思聽到有人幫忙,終于放下心了,她早已知道蔣開山和蕭湘的家庭背.景,都是大軍區級別的,在普通人眼里,那是遙不可及的能耐。
  眾人在房間里聊天,齊思盡量緩和氣氛,笑著邀請大家去成都玩,她和趙出息可以當導游,趙出息也配合著齊思,氣氛終于平靜下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約摸到九點半的時候,趙出息聽見外面有動靜,好像有車停在門口,他和周易相視一眼,起身出去查看。
  開門以后,果不其然有幾個男人站在門口,不過并不像剛剛那樣好像是來鬧事的,幾個男人都是年輕人,帶頭的笑呵呵很是客氣道“哪位是趙先生?”
  “我是”趙出息微微皺眉道。
  年輕人繼續道“趙先生,不好意思,打擾了,蔡哥讓我給您說聲對不起,下面人不懂事惹到您了,蔡哥說想給你賠禮道歉,在他的會所設宴,請您賞個臉”
  “鴻門宴?”趙出息好笑道,硬的不行來軟的?
  年輕人搖頭笑道“趙先生多慮了,蔡哥平日最**廣交朋友,特別是外地朋友,趙先生能來平遙,也是緣分,咱們也算不打不相識么,事情總歸要解決的,和平解決最好,趙先生您說是不是?”
  伸手不打笑臉人,說實話這年輕人說的很有道理,可他最后那句話,又有些威脅趙出息,和平解決最好,不能和平解決就麻煩了?
  “行,那我跟你們去”趙出息本就想解決問題,這爛攤子總歸要解決,不能給秦家留下麻煩,自己跑回成都。
  說完趙出息讓他們在門口等著,回到房間對著眾人道“叔叔阿姨,你們在家等著,我出去辦點事,一會回來”
  “趙哥”秦英和秦炳皺眉道,他們已經猜到,肯定是那邊的人。
  趙出息淡淡一笑道“沒事,照顧好叔叔阿姨就是”
  走到齊思身邊,趙出息摟著齊思的香肩,溫柔一笑,齊思示意他自己小心,趙出息又讓馬成才留著照顧,如果有什么突發情況,給他打電話。
  趙出息只帶著周易,有周易師叔在,不害怕對方玩什么陰的,兩人出門開車跟著對方那輛本田雅閣往平遙古城里走。
  大雪天里,路上沒有多少車輛,趙出息求穩開的不快,后天下午回太原,也不知道這天氣情況,高速公路有沒有封路。反正趙出息打算明天好好帶著齊思逛逛平遙古城,畢竟這是中國四大古城,不管是白天還是夜晚,景色都很漂亮。
  沒過多久,進了平遙古城,趙出息瞬間被眼前的美景驚呆,像是回到清末時代,天上大雪飛紛,地上潔白一片,積雪被各色燈光照成不同顏色,實在是美不勝收。
  “不愧是平遙古城”周易喃喃自語道。
  趙出息呵呵笑道“看來師叔喜歡這種有味道的古鎮,以后要是有機會,師叔可以多走走”
  “大山大河大川,世界這么大,我總歸要看看的”周易如實說道。
  趙出息沒說話,對此他早有準備,知道總有一天,周易師叔是要離開自己的……
  穿過大街小巷,走了十幾分鐘,雅閣終于拐進旁邊的巷子,里面掛著大紅燈籠,車只能停在外面一排,雅閣上面的人已經下來,趙出息和周易相視一眼,保持警惕跟著下車。
  這時候趙出息的電話終于響起來,陌生號碼,山西晉中的號碼,平遙縣屬于晉中市管轄,趙出息皺眉接通電話道“喂,你好,哪位?”
  周易往前走了幾步,站在兩車之間,以阻止那邊的人過來,年輕人看到趙出息接電話,對著趙出息識趣一笑,意思他們等會。
  幾分鐘后,趙出息掛掉電話,一臉笑呵呵,電話是平遙某位領導打來的,看來蔣開山的關系已經管用了,那位領導寒暄客套后,詢問是否需要幫忙?趙出息說現在還能應付,如果需要,會主動麻煩他。
  雙方客客氣氣的聊過幾句后就掛了電話,那邊顯然對趙出息很上心,生怕趙出息在平遙出事……
  趙出息這才跟著進這家隱藏在巷子里的會所,平遙古城的院子大多都是這種結構,這家會所的結構跟趙出息他們住的錦宅差不多,只不過院子中間比較大,有個高山流水的假山,青磚灰瓦雕花窗,屋檐房頂的那些雕塑別有韻味。
  踩著厚厚的積雪,聽著吱吱的聲音,趙出息很享受這種感覺,祁連大山的孩子,終歸是喜歡雪的。
  幾分鐘后,年輕人推開最里面一個大房間的木門,趙出息和周易緩緩走進去,這房間很大,跟酒店那種有休息間衛生間的大包廂差不多,最左邊靠墻那邊是木質圓形餐桌,此刻有個三十歲出頭的男人正坐在那里,懷里抱著位嬌小誘人的美女盯著他們看,除此之外,房間里還站著幾個男人,其中便包括剛剛那位被趙出息揍成豬頭的散打冠軍,趙出息對著他嘿嘿一笑。
  年輕人跟著進來,然后順手關上房間的門,房間里的溫度很暖和,顯然鋪著地暖,估計還開著暖風。
  “沒想到趙先生這么年輕,真是意外”穿著白色襯衫,頭發梳的光亮,長的還算不錯的那男人笑呵呵說道,隨即把懷里的美女推到一邊。
  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沒等主人招呼就已經坐下來,笑道“想來您就是蔡哥了,蔡哥也很年輕么”
  “咱們就不要恭維了,趙先生能來,說明白給我蔡某人這個面子,看來我這面子在晉中還是吃香的”蔡哥洋洋得意道,這話說的很有底氣,說完蔡哥又看向趙出息背后站著的周易道“這位怎么不坐下?看來應該是趙先生的保鏢吧”
  趙出息沒回話,算是默認。
  “不知道趙先生是哪里人?”蔡哥示意旁邊的美女給趙出息倒茶,輕聲問道。
  趙出息知道這家伙開始打聽自己的背.景了,玩味道“成都人”
  “能有保鏢,估計趙先生的事業也不小吧”蔡哥喝著茶若無其事的問道。
  趙出息平靜道“做點小本生意”
  “聽說趙先生和秦家有關系,看來這次來平遙是探親訪友的”蔡哥主動提到秦家。
  趙出息如實回道“看看老朋友,順便帶著媳婦逛逛平遙古城,去年自己來過一次”
  “哦,忘了趙先生還帶著女朋友,聽說趙先生的女朋友還是位大美女,我那幾位沒見過世面的手下沒少夸”蔡哥眼神有些**.蕩的笑道。
  趙出息瞅在眼里不禁有些動怒,想來那幫雜碎的形容詞不怎么好,所以趙出息沒功夫和蔡哥喝茶聊天交朋友,直截了當道“蔡哥,咱們也就不玩這些虛的,你忙,我也沒時間,說吧,想怎么著?”
  蔡哥本來還想循循漸進,沒想到趙出息這些著急,而且看起來絲毫不把他當回事,一個外鄉人在本地這么囂張,實在不是什么明智之舉。
  “既然趙先生已經這么說了,那直白點,趙先生帶著女朋友訪親旅游不挺好的,怎么管秦家這事,還兩次打傷我的人,趙先生,這似乎有點說不過去了”蔡哥不茍言笑道,眼神有些陰狠,在這小地方跋扈慣了,倒還真不怕誰。
  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那我得問句,蔡哥,拆遷么,就那樣,大家互相過的去就行,可蔡哥的吃相這么難看,就有點昧良心了,少三分之一的面積,是我我也不會簽”
  “所以,你就打了我的人?”蔡哥握緊自己的拳頭道。
  趙出息冷笑道“都已經打了,這不是廢話么?”
  “趙先生,你可知道這里是山西晉中,不是成都,何況趙先生還帶著女朋友,再退一步,就算你走了,秦家怎么辦?”蔡哥直接說道趙出息擔心的關鍵點上,只是威脅趙出息,實在不是明智之舉。
  果然,趙出息被激怒了,冷哼道“威脅我?”
  “算不上威脅,只是想說,在晉中這一畝三分地上,我想干點什么,還真不怕事,趙先生不給我面子,我何必再給趙先生面子,在你來之前,我想著秦家的事情就算了,給秦家按全面積算,就算和趙先生交給朋友,只是見到趙先生后,我發現我很不喜歡趙先生你這個人,因為沒想到你比我還傲,所以我就想試試,趙先生有幾斤幾兩”蔡哥直接撕破臉皮道。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紈绔子弟這兩年我沒少見,北京的,川渝的,可像你這種小地方的大紈绔,我還真沒見過,你要試試,那就讓你試試”
  趙出息這句話說完的下一秒,直接踩著椅一躍而起沖向蔡哥,蔡哥瞬間便被鎮住了,他沒想到趙出息來到他的地盤,還敢如此有恃無恐。
  在趙出息動手的那一刻,周易也動手了,房間里除過蔡哥和那位美女,還有三個男人,周易只是短短數秒內,便直接解決戰斗,散打冠軍再次被揍趴在地上,一位像是蔡哥保鏢的男人勉強接住周易的一招,可惜緊跟著就飛了出去,最慘的是一直對趙出息很客氣的那個年輕人,他是蔡哥的半個軍師,沒有任何戰斗力,周易一拳直接把他打暈了。
  而趙出息這時候也已經控制住蔡哥,抄起旁邊的旁邊的盤子毫不猶豫的砸在蔡哥頭上,他就是看不慣比他還裝逼的,最重要的是,麻痹還沒實力。
  蔡哥整個人都被打懵了,旁邊的美女回過神后,大喊起來,外面的人直接沖了進來,周易守在門口,絲毫不退讓。
  看到蔡哥被控制,進來的那些人也都不敢動手。
  “你走不出這里”蔡哥不顧頭上鮮血橫流,陰森森的說道。
  趙出息玩味道“我沒想走出這里”
  “不僅你,還有你女朋友以及你朋友,離不開平遙,秦家也完了”蔡哥咬牙切齒的說道。
  趙出息二話不說,順手再次抄起一個盤在,砸在蔡哥的頭上,沉聲道“我最煩別人威脅我”
  “你……”面對不安套路出牌的趙出息,蔡哥已經無言以對了,一個字,疼啊。
  趙出息淡淡說道“玩狠的玩陰的,我是你祖宗,你要是按照最開始的想法,可能就不會有這些事了,或許我們真能當朋友,現在,你覺得還能么?”
  “我不會放過你”蔡哥依舊堅持道。
  趙出息不想在折騰,直接攤牌道“希望你下次先查查我的背.景再放狠話,我叫趙出息,川渝道上給面子,喊我聲趙爺,你要有興趣,可以去查查,想來不會讓你失望,至于現在……”
  趙出息掏出手機,撥通剛剛打來的那位平遙縣委書記的號碼,等到電話接通后笑道“錢書記,不好意思這么晚打擾你了,這不是需要麻煩你么,我這邊和你們平遙一位叫蔡哥的有點誤會,他好像是市里哪位副市長的兒子,你要不跟他說兩句?”
  說完,趙出息把手機放在蔡哥的耳邊,蔡哥剛喊了句錢叔,還沒說什么,那邊便是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
  幾分鐘后,蔡哥面如土灰,這次,還真特么踢到鐵板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