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8)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8)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8)     

混世刁民666 不忘初心二

(中)
  該來的終歸要來,挨打肯定會還,這想都不用想,哪都一樣,何況外地人欺負本地人?
  秦家眾人不禁擔心起來,趙出息淡淡一笑道“叔叔阿姨,你們就待在里面,我出去看看”
  趙出息握了握齊思的手,示意齊思待在房間里照顧叔叔阿姨,齊思點點頭,眼神溫柔道“那你小心點”
  于是,趙出息帶著周易馬成才走出去,秦炳和秦英自然跟在后面。
  外面大雪紛飛,鵝毛般的大雪隨風飛舞,地上白茫茫茫一片,已經有一指深的積雪,趙出息最喜歡這樣的天氣,離開西安以后就沒見過,成都的雪很小,又很容易化。
  出去后,趙出息這才發現,好家伙,浩浩蕩蕩二十人,手里都提著家伙,大多都是木棒和鐵棍,只有少數幾個人拿著砍刀。
  趙出息和周易以及馬成才對此見怪不怪,在成都這不過是小打小鬧,他們玩的最厲害的幾次,哪次不是動槍了?秦英和秦炳不禁都被嚇住,他們自然沒見過這種陣勢,秦英和秦炳小心翼翼道“出息,我們還是報警吧,這可怕了”
  “報警?估計他們都打點好了,等警察來了,早完事了”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果真是小地方越黑暗,顯然這幫人是有恃無恐的。
  秦炳這時候明顯害怕了,他再怎么重情重義,在面對這種場面下,肯定會退縮,何況他有家有室,以后還得生活在這里,趙出息他們可以跑,他跑不了。
  “那怎么辦?”秦炳手足無措道。
  趙出息早已想好對策,笑道“你們兩就站在門口,一會要是打起來,直接關門,剩下的交給我們”
  “交給你們?這會出人命的”秦炳驚訝道。
  馬成才冷笑道“就憑他們?”
  趙出息帶著周易和馬成才走出去以后,秦炳雖然不相信他們,但還是識趣拉著秦英留在門口,秦英想跟著出去,秦炳皺眉道“聽出息的”
  “呦,大場面啊,二十個人來收拾我,抬舉我了吧”趙出息走出來以后,笑呵呵的說道。
  王主任和劉書記都沒來,顯然他們不想牽扯進來,只等著結果就行。
  “大哥,就是他,今天就是他打的我們”今天趙出息狠揍的那位混混指著趙出息義憤填膺的說道,好像趙出息強奸他媳婦似的。
  帶頭的光頭男人很壯實,至少比今天那幾個混混都要厲害,不過帶過來的這二十個混混,大多數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輕小屁孩,趙出息就納悶了,這些孩不讀書還不工作當混混,真是丟祖宗十八代的人。
  “是你打的我小弟?”光頭大哥很是不屑的看著趙出息,也是,身邊二十個打手,是趙出息,趙出息自己也不怕。
  趙出息不以為然道“他該打,我幫你教訓教訓”
  “外地人,這里是平,你不怕沒命走出去?”光頭大哥冷笑道,見過不要命的,沒見過這么不要命的,難道不知道強龍難壓地頭蛇么?
  趙出息笑的很開心,狠話誰都會說,可又有幾個真有實力,笑道“要我命的人多了,多你一個我不嫌多”
  “見過不要命的,沒見過你這么著急投胎的,看來是故意找茬的?”光頭大哥惱火道,說完往前走了幾步,活動著筋骨,已經準備動手了。
  趙出息不說話,周易和馬成才已經分開站在趙出息的兩邊,隨時準備開工干活,這里面身手最弱的肯定是馬成才,不過對付這些人,馬成才還是有些實力的。
  “聽說你很能打,讓我來見識見識你到底有多厲害”光頭大哥對著趙出息使出一個挑釁的動作。
  “看來你也很能打?”趙出息往前走了兩步,周易和馬成才警惕著其他人。
  兩人只剩一米距離,大雪落在兩人的身上,這場面頗像電影里的高手對決,光頭大哥呵呵笑道“勞資拿過散打冠軍”
  “哦,冠軍啊”趙出息淡淡說道,話說出口的那瞬間,趙出息已經出手,突然爆發的一腿直接踢向光頭大哥的胸口,光頭大哥根本沒想到趙出息會先發制人,最重要的是他的反應慢了,直接被趙出息一腳踢飛出去,狼狽的倒在地面上,大口的咳嗽著。
  趙出息聳聳肩,實在是失望了,玩味道“這就是冠軍?”
  兩個小混混扶起光頭大哥,光頭大哥喊道“麻痹,敢偷襲我”
  “大哥,怎么辦,要不要砍他們?”旁邊的混混著急的喊道。
  光頭大哥起來一巴掌拍在說話的混混頭上,罵道“砍你麻痹啊,等我收拾完再說”
  這么多人看著,光頭大哥畢竟以后要帶小弟,就這么吃了虧再讓小弟上,贏了也沒面,以后底下小弟怎么服他?
  這次光頭大哥起來以后,也不放狠話了,直接沖向趙出息,勢大力沉的鞭腿砸向趙出息,可惜還沒有靠近趙出息,趙出息彈地而起的一記重腿就已經落在他大腿上,比爆發力,趙出息比他要勝不知道多少個檔次,又是一招克敵,光頭大哥落地重心不穩,直接趴在地上,吃了一嘴的雪。
  掙扎著起來,光頭大哥繼續上,實在是精神可嘉,趙出息都有些感動,一拳襲向趙出息的面門,趙出息往后退出一步,等他第二拳還沒有甩出來,趙出息卻棲身而進,整個肩膀側面撞向光頭大哥的胸口,光頭大哥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再次重重的摔在雪地里,這次連起都起不來了。
  站在門口的秦炳和秦英直接看傻眼了,這特么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不禁對趙出息刮目相看,高手?
  二十個混混就這樣看著摔在地上的光頭大哥,又看看趙出息等人,不知道如何是好,光頭大哥再也不要面了,大喊道“看你.媽.逼,給我砍”
  二十個混混終于幡然醒悟,全部沖向趙出息周易以及馬成才,秦炳和秦英大驚失色,直接把門關住,生怕他們沖進來。
  秦家門口的動靜,整個城南堡村都已經聽到,可惜卻沒人敢出來,夜晚回家的人瞅見這種情況趕緊躲開,更有甚者已經報警,可惜警察到現在還沒出現。
  個人對近十個混混,還是手里拿著家伙的,趙出息周易和馬成才怕么?怕個毛,說句不好聽的,周易師叔一個就擺平了。
  于是,在這個大雪夜里,趙出息和周易以及馬成才,給平這些小混混們好好的上了一堂課,叫做莫裝逼,裝逼遭雷劈。還有,人多是個鳥,實力才是王道。
  二十六個人打個人,對于普通人來說,早特么把這個人打死打殘了,可惜他們遇到的是趙出息和周易這種怪胎,周易獨自一人可以你逆天,趙出息和馬成才不過是順手幫忙而已。
  只看見在這大雪飛紛的夜晚里,人跟著也飛起來,趙出息和馬成才很快搶到趁手的家伙,有了家伙以后更是玩的如魚得水,周易就像游戲里的大boss,什么都不用,游蕩在人群當中,他經過的地方,小混混們哀嚎一片
  里面的秦炳和秦英剛開始還有些擔心,可聽到外面的聲音有些不對,怎么全是地痞流氓混混們的哭喊聲,秦炳膽比較大,小心翼翼的打開門,只露出一個縫,這一看,看的徹底愣住了。
  地上躺了一片,趙出息他們人站在中間,像是戰神一般,毫不畏懼的迎接著混混們,混混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大多叔都是尚未近身,就已經被趙出息他們揍趴下。
  十分鐘過去以后,二十六個混混沒有一個站著的,全部躺在地上,慘叫聲驚擾著整個城南堡村,周易毫發無損站在原地,趙出息挨了兩棍,不過并不礙事,倒是馬成才吃了點虧。
  此時,他們人在這群混混的眼里,就像是惡魔一樣,沒有人敢在站起來,就算還有戰斗力的,也都乖乖的趴在地上,廢話,誰愿意上去挨打?
  趙出息面帶笑意,緩緩走向光頭大哥,光頭大哥眼神里全是恐懼,下意識的往后爬,趙出息冷笑道“這就是你們的本事?丟人現眼”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么人?”光頭大哥顫抖道。
  趙出息平靜回道“你眼里的外地人,不過你這本地人也不咋樣,你們也就是欺負欺負普通人,預見狠點的,早玩死你們了”
  光頭大哥依舊死撐面道“你們知道我是誰的人么?蔡哥不會放過你的”
  “感情那位蔡哥才是老大啊,你不過是跑腿的,看來這事情還沒完,解決了這位蔡哥,事情才算結束吧”趙出息苦笑道,來次平也能遇到這種事,真是出門沒看黃歷,不過趙出息也慶幸自己來平,如果不來的話,秦家的結局可能不怎么好,要么被迫簽協議,要么可能出事。
  “能打很厲害么?我不信你連警察也敢打”光頭大哥氣急敗壞的說道。
  趙出息冷笑道“果真是官匪一家親啊,拿警察壓我,別看我是個外地人,可你們要和我真玩下去,估計哭的是你們。得,我也不和你廢話了,趕緊回去給你們那位蔡哥匯報工作吧,瞧你蠢樣,估計少不了挨罵,我就在這等著,看他怎么處理,慢走,不送”
  說完趙出息也懶得理會這幫地痞流氓,帶著周易師叔和馬成進屋,門口的秦炳和秦英依舊還沒回過神,這實在是特么的精彩了。
  很快,外面狼狽不堪的混混們就已經離開,秦家再次安靜下來,不過趙出息等人并未大意,正如光頭大哥所說的,在這種自己沒有關系的地方,如果他們用警方壓自己,自己還真不敢亂來,有些事情臺面下好解決,臺面上就有些麻煩了,所以趙出息在想怎么辦。
  秦家眾人關心詢問趙出息等人有沒有事,齊思更是,盯著趙出息看了又看,生怕趙出息受傷,馬成才雖然沒少挨黑棍,可只能強忍著,沒說半個疼字,也是怕秦家人擔心。
  趙出息摸著齊思的頭發笑道“沒事的,放心吧”
  “接下來你怎么辦?”齊思關心道,她依舊很擔心,畢竟這里是山西,離川渝遠。
  趙出息思片刻道“我給老蔣和六哥打電話,他們那圈大,想來在山西也有朋友”
  說完趙出息走出房間,來到院里,直接給蔣開山撥通電話,電話過了很久才接通,剛接通蔣開山便罵罵咧咧的說道“我.操.你大爺,你還真會選時間?”
  “這才九點,你們就辦事了,厲害厲害”趙出息下意識想到蔣開山和蕭湘正在做該做的事情。
  蔣開山聽后大罵道“亂想個毛線,我在拉屎”
  “草,別惡心我”趙出息怒罵道。
  蔣開山哈哈哈大笑道“讓你亂想,打電話干什么,有事啊?”
  “真有事幫忙,我和齊思在外地,遇到點麻煩,人生地不熟,你這不是紅色弟么,認識人多,找你幫忙”趙出息如實說道。
  蔣開山不在開玩笑,認真道“你們在哪?出了什么事?”
  趙出息簡潔明了道“山西平,惹到一位副市長的兒”
  “哦,就一個副市長的兒,我還以為惹到多大的人物”蔣開山不以為然道,在他們那個圈,這種級別都不入法眼。
  趙出息笑罵道“你是紅色弟,我能和你比,趕緊幫忙,我剛和周易師叔揍了他們二十個人,他們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玩黑的我不怕,怕的是找警方幫忙,那我明顯吃虧,我總不能襲警吧”
  “臥槽,二十個人,你們厲害,等著,我這就打電話幫你問”趙出息的事,蔣開山從來都當做自己的事,所以直接說道。
  十幾分鐘后,蔣開山再次打來電話,告訴趙出息已經解決,上次在北京他們去乙十六會館,不是正好碰見他哥的圈吃飯,他還拉著趙出息過去敬酒,那其中有位哥哥的叔叔前兩個月才到山西,副省長。
  趙出息一聽這話,再也不用擔心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