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63 我答應過你

(下)
  拆遷這種事,全國上下都一樣,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紛爭。城市要發展,執政者要政績,商人要賺錢,普通老百姓想改善生活,談得攏大家笑呵呵,各自拿到該拿的那一份,談不攏就有可能產生間隙,緊接著就是各種事,強拆啊釘子戶啊暴力流血群起性.事件啊,這些都有可能發生。
  可為什么會發生這些事呢?直白點就是有人想從中多拿點,從執政者到最后的普通老百姓,這中間有多少道坎,層層克扣。有些吃相好的,到老百姓手里的還算體面,老百姓無奈只能接受,有些吃相難看的,到老百姓手里,只剩下可憐一丁點,你們都滿意了,老百姓不滿意,自然要抗爭。
  趙出息不知道城南堡村的拆遷屬于哪一種,不過至少目前來說,這跟他沒半點關系。
  趙出息對秦炳不陌生,上次來城南堡村的時候,就是秦炳帶他找到秦冉家的,后來那幾天都是秦炳陪著趙出息,那天晚上喝酒吃烤串的時候,趙出息也知道了,秦炳從小就暗戀著秦冉,誰讓秦冉學習好還長的漂亮,是他們那些同齡孩子的夢中女神,只不過秦冉靠著自己的努力,離開了這小城,去了大城市,他們自暴自棄,錯過了改變命運的機會,最終成為兩條路上的人。
  可惜的是,紅顏薄命……
  秦炳這聲喊的,讓圍觀的群眾們這才明白,感情這些人是老六家的客人,有些去年見過趙出息的村民,這時候也認出了趙出息。
  秦冉的母親唐麗推著秦冉的父親秦升從人群中擠出來,瞅見趙出息以后,滿頭白發步履蹣跚的唐麗有些激動的喊道“孩子,你怎么來了?”
  趙出息連忙握住老人的手笑道“阿姨,叔叔,我回來看看你們,這一年太忙了”
  “好孩子啊,好孩子,真沒想到你還會來”秦升有些感慨的說道,眼睛瞬間就紅了,猶記得去年趙出息的出現,讓他們全家都很意外。這孩子在平遙的幾天,忙前忙后,給他們買了很多東西,衣服吃的用的家具家用電器等等,還找工人把家里的房子收拾了。他們感動的不知所措,覺得秦冉能遇到這樣的男朋友,實在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趙出息走的時候,說他以后每年都會來,他們一直不信,畢竟冉冉已經走了,這孩子遲早也會有自己的生活,時間終歸會讓他淡忘冉冉,再說他也不欠他們秦家什么。這一走已經一年多,期間給他們打過幾次電話,卻也沒說要來,他們心里根本沒抱希望,卻沒想到,他沒有食言。
  唐麗也跟著紅了眼睛道“怎么突然就來了,也不打聲招呼,我們也沒準備準備”
  “這不是怕折騰叔叔阿姨么”趙出息笑呵呵的說道,之所以沒提前打招呼,就是怕二老知道他要來,做一些不必要的準備,他不想折騰老人家,何況二老的身體不好。
  圍觀的群眾大多都是城南堡村的村民,瞅見趙出息和齊思等人的穿著,再看看開著氣派的豪車,知道非富即貴,沒想到老秦家還認識這種有錢人。
  這時候秦英也從人群中出來,他面帶窘色有些尷尬,見到趙出息后,像是理虧一樣低著頭喊道“趙哥”
  趙出息臉色平靜,對著他只是點點頭,畢竟秦冉的事情,只有他們兩個知道,何況秦冉的死,是秦英間接造成的,至少到目前為止,趙出息還沒有原諒他。
  周易和馬成才已經把趙出息齊思給秦家買的東西拿下車,大包小包的有十幾件東西,衣服禮品等等都有。
  秦炳和秦家很熟,趙出息走的時候托他照顧秦家,所以和趙出息也算是有聯系,連忙說道“咱們別站在外面啊,外面多冷,趕緊進屋”
  “對對對,進屋,外面冷”唐麗這才回過神道。
  秦炳和秦英客氣的接住周易和馬成才手里的東西,趙出息推著秦升的輪椅,一家人高高興興的進屋,也不理會旁人的眼神。
  知道趙出息身份的村民這時候也向旁邊的眾人嘮叨,聽秦炳說過,這年輕人是秦冉以前的男朋友,去年就來過咱們城南堡村,給秦家收拾房子,還買了很多東西,沒想到今年還會來,這年輕人不錯啊,只可惜秦冉無福享受啊。
  眾人七嘴八舌的夸著趙出息,本來是討論拆遷的事情,這會秦家人都走了,大家也就沒什么興趣了,散了各回各家,到是讓村里的干部有些難堪。
  秦家的屋子雖說沒有暖氣,可燒著煤爐子也很暖和,北方大多數沒有暖氣的人家,冬天都是靠著煤爐子過來的。
  大家圍著煤爐子而坐,趙出息和齊思坐在沙發上,秦炳和秦英倒茶倒水招呼著客人,諾大的房間里擠的滿滿的。
  唐麗瞅見趙出息旁邊漂亮的齊思,忍不住多看幾眼,似乎已經猜到這位漂亮姑娘和趙出息的關系,畢竟齊思一直挽著趙出息的胳膊。
  “出息,這些都是你朋友啊?”秦炳不是外人,所以不用忌諱什么,很直接的問道。
  趙出息看眼齊思,適時介紹道“叔叔阿姨,這是我未婚妻齊思,這次跟我一起來看看二老,這兩位是我朋友”
  “這姑娘漂亮,你有福氣啊”唐麗高興的說道,他們以前生怕趙出息一直忘不了秦冉,現在看來挺好,這姑娘比冉冉運氣好。
  “叔叔阿姨好”齊思簡單又大方的喊道,又對著秦炳和秦英點點頭,秦炳都是老油條了,嬉皮笑臉的笑著,秦英見到這樣的美女,有些不好意的害羞。
  多年頑疾讓秦升身體越來越差,很是有氣無力的說道“孩子,你也該成家立業了,挺好的,挺好的”
  “這么漂亮的大美女都被你拐到手了,你小子本事挺大啊”秦炳半開玩笑道。
  唐麗換個位置,坐在齊思的旁邊,趙出息的未婚妻,她就當半個閨女,詢問道“你們從哪過來的,怎么這么晚才到”
  齊思淡淡笑道“中午從成都坐飛機到太原,然后從太原一路開車到平遙,天黑以后開的比較慢”
  “哦,從成都過來的啊,慢點好,安全”唐麗慈祥的笑道,越來齊思是越喜歡,他們家冉冉要是沒走,說不定這會已經和趙出息結婚生孩子了。
  秦英這時候回過神道“趙哥,那你們是不是還沒吃晚飯?”
  “等會再說”趙出息悻悻一笑道。
  唐麗聽到這話,連忙起身道“還沒吃飯呢,這怎么行,你們坐著,我去你們做飯,不能餓著肚子”
  “阿姨,不用了,我們一會出去隨便吃點就行”齊思趕緊拉著秦冉的母親道,她怎么好意思讓老人家大晚上給他們做飯。
  趙出息也連忙說道“阿姨,您別做了,多麻煩”
  “麻煩什么,這是回到自己家里,什么東西都有,外面的怎么比得上家里,亂花錢”唐麗不由分說的起來就要去廚房。
  馬成才很有眼色的說道“趙哥,那我們先回酒店?”
  趙出息對著他們點點頭,于是馬成才起身客氣道“叔叔阿姨,我們兩先回酒店,還有點事要忙”
  “吃過飯再走啊”唐麗勸著說道。
  秦炳秦英也跟著說,讓吃完飯再回去。馬成才很不好意思的說還有些事要處理,堅持要走,眾人見留不住,也就由著他們離開。
  等到馬成才走后,趙出息這才說道“阿姨,您就給我們兩一人下碗面加個荷包蛋就行,我們也不是很餓,下午在飛機上吃了點”
  趙出息想吃面,唐麗笑著答應,于是去廚房忙碌,秦英跟著起身去幫忙。
  房間里只剩下趙出息齊思以及秦炳和秦升,秦炳呵呵笑道“怎么樣,這一年在成都什么都好吧?”
  趙出息笑道“挺好的,就是有些忙”
  “年輕人,就得奮斗,大城市不比我們這小縣城,想出人頭地不簡單,我們是不行了,什么都固定了,你比較適合”秦炳由衷的說道,誰年輕的時候不想仗劍走天涯,可惜后來慢慢都被牽絆住了,最后也就不想了。
  趙出息平靜說道“都是自己選擇的生活,自己知足就行”
  幾個人在房間里聊天,約莫半小時后,唐麗和秦英端著兩碗香噴噴的面出來,趙出息和齊思接過來,趙出息不客氣,大口大口的吃著,胃口十足,相比之下,齊思就比較矜持,總不能太豪放。
  吃過晚飯以后,時間也不早了,趙出息和齊思起身離開,說先回酒店,明天早上再過來,唐麗和秦升也沒留,問酒店在哪,知道離這里不遠,就讓秦炳和秦英送他們過去。
  趙出息訂的是平遙最好的客棧,平遙錦宅,在平遙很有名氣,秦炳知道后,不禁有些驚訝,笑罵道,你小子真是舍得花錢。
  秦英也很是好奇,那里一晚上比大城市的五星級酒店都貴……
  四個人打一輛車,趙出息終于舍得和秦英說話,詢問道“你什么時候回來了?”
  “畢業就回來了”秦英小聲說道。
  趙出息繼續道“現在做什么?”
  “在政府上班,考的公務員”秦英如實回道“離家近,能照顧爸媽”
  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還算有良心”
  旁邊的齊思和秦炳都不禁皺眉,似乎趙出息對秦英的態度有些冷淡……
  把趙出息和齊思送到平遙錦宅,秦炳和秦英就回去了,平遙錦宅在平遙古城里面,緊挨著華北第一鏢局,是一個最標志性的山西古建筑大院,有種安曼酒店的風格。趙出息和齊思跟周易他們打過招呼后,就回房間休息了。
  齊思什么都沒問,更沒問趙出息和秦家的關系,趙出息也沒說任何關于十六號的事情……
  第二天清晨,趙出息等人在酒店吃過早餐,讓周易和馬成才自己逛平遙古城,趙出息和齊思開車到城南堡村,這才注意到城南堡村的大街上掛著各種拆遷的橫幅,還有很多墻上那標志性大大的拆字。
  趙出息和齊思到秦家,秦炳沒有過來,秦英已經在那里等著,趙出息和秦冉的父母打過招呼坐了會,然后對二老簡簡單單的說道,我去看看她。
  二老相顧無言,只是淡淡說道,去吧。
  該準備的秦英已經準備好,香紙水果祭奠的東西等等,這一路上誰也都沒說話。
  已經走過的一條路,趙出息并不陌生,沒過多久便已經到墳地,將車停在墳地外面,下車后秦英很識趣的說道“我就不過去了”
  齊思沒想到他們要來的地方是墳地,愈發的好奇。
  趙出息沒說話,接過東西帶著齊思緩緩走向墳地深處,這路又近又遠,近的是只有百米距離,遠的是從一個世界到另一個世界。
  幾分鐘后,終于到目的地,那座默默無名的黃土堆,沒有墓碑沒有樹木沒有任何顯眼的東西,除過秦家人,沒有任何人知道這里埋著誰,她就那樣安安靜靜的待在那里。
  趙出息停下腳步,不禁自嘲的笑道“十六號,我又來了,答應你的,沒有騙你吧,我知道,你肯定想我了,嗯,我也想你了”
  我想你了,就這么簡單,這就是最真實的趙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