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5)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5)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5)     

混世刁民662 老天爺沒對不起趙出息

第六百七十四章不忘初心(中)
  女人最缺少的東西往往不是金錢,不是名利,而是安全感。安全感這種東西很復雜,它是一種心理上的感覺,百度百科中解釋說,所謂安全感就是人在社會生活中有種穩定的不害怕的感覺。女人的安全感跟這解釋差不多,只是女人的安全感自己給不了,而是另一半給她,讓她可以依靠、可以放心、做任何事不用擔心等等。
  幸好,趙出息懂得,所以她會竭盡全力給自己女人安全感。
  隔天清晨起床,趙出息和宋青瓷一起去公司,安排他不在公司這段時間里的工作,換來的自然是吳欣的鄙視和老徐的唾棄,趙出息這幾次見老徐,老徐總是欲言又止的樣子,趙出息知道他想說什么,只是那件事情得過段時間再去做。
  齊思回到牧馬山蔚藍卡地亞的時候已經是中午,趙出息緊隨其后回來,下午兩點的飛機,這會該準備準備往機場去了。
  “我查過天氣,我們過去估計那邊會下大雪,最好多拿點厚衣服”臥室里,早已收拾好東西的齊思在做最后的準備,有些私人用品化妝品等等都得帶著,北方的天氣不像南方這樣,干燥的讓人受不了。
  趙出息眼神炙熱的盯著彎腰檢查行李的齊思,那個翹臀的動作實在是誘人,最重要的是齊思只穿著打底.褲,昨晚和宋青瓷折騰了四次,趙出息生怕自己再犯錯誤,就得爬著去平遙了,果斷閉眼默念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沒察覺到異樣的齊思回道“我早就查過天氣預報了,什么都準備好了,不用擔心”
  “那就好”趙出息悻悻一笑道。
  十二點半準時出發,此行平遙趙出息只帶著周易和馬成才,這又不是去殺人放火,不需要太多人。
  馬成才和周易早已準備好車,趙出息和齊思除過行李,就是給那邊買的東西,禮品衣服等等都有。
  到機場走貴賓通道直接到停機坪,這次趙出息他們不坐民航,而是坐簡姨的私人飛機,這是他們所有人第一次坐私人飛機,包括齊思,都充滿期待。簡姨這架私人飛機買于兩年前,那會成都有錢人都熱衷于買私人飛機,于是簡姨順勢而行買了這架灣流g550,所有程序下來花了近四個億,這也估計是簡姨單次最大的開銷。這架灣流g550掛靠在西蜀集團旗下,只是簡姨買來似乎沒用過幾次,偶爾借給朋友用,或送送貴賓,更多時候是西蜀集團在用,接送大客戶等等。
  不得不說私人飛機真是奢侈品,差不多的公務機都得兩三個億起步,不然怎么好意思拿出去顯擺。最重要的是,有時候買得起,未必養得起,光是每年停靠機場保養維修的費用就得近千萬,如果頻繁飛行的話,還有飛行團隊的開銷,每年各種花銷下來得兩三千萬。
  不過趙出息現在好歹也是土豪,何況有這樣一架大家伙停著,不用白不用。相比于前幾天,如今雙流機場停靠的私人飛機以及公務機越來越多,絕對是在全國都能排進前十的,可見川渝富豪多有錢。
  簡姨這架灣流g550是屬于海航旗下金鹿公務機托管,只需要提前告訴他們哪天飛哪個城市,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他們便是。
  貴賓室有海航的專車把他們送到停機坪,飛機已經處于待飛狀態,趙出息帶著齊思等人上飛機,先和四個機組人員熟悉,一個機長一個副駕駛兩個空姐,相比于民航的空姐,私人飛機的空姐都是精挑細選的,特別是海航金鹿公務機空姐,在業界是最有名的。
  剛進飛機,奢華的氣息便撲面而來,灣流g550里面比起民航飛機來說絕對是天壤之別,趙出息等人放好行李后,周易和馬成才坐在后面的機艙,齊思和趙出息坐在前面的機艙。
  兩位氣質容貌絕對有八十分的空姐面帶微笑的服務,幫他們放行李詢問他們喝什么,她們知道這架飛機的主人便是眼前這個男人,年少多金,是多少美女夢寐以求的伴侶,如果是眼前這位男人單獨坐飛機的話,她們肯定要主動出擊,畢竟有過很多公務機空姐釣到金龜婿的先例,可惜今天這位貴賓還帶著位絲毫不輸于她們的美女,所以很是失望只得放棄。趙出息和齊思只要了杯檸檬水,如果是以前的趙出息,見到這樣的美女肯定會多瞅幾眼,不看白不看,可惜今天的他見慣各種美女,已經見怪不怪了,更多是抱著欣賞的眼神。
  “媳婦,你以前怎么不在公務機當空姐?”坐下以后,沒過多久,空姐告訴他們可以起飛了,趙出息望著齊思笑著打趣道。
  坐在趙出息對面的齊思好笑道“你以為公務機空姐只需要長的漂亮就行么?她們要學習各種國際禮儀和語言,需要最基本的行政溝通能力,都是從眾多空姐中精挑細選的,而且公務機空姐的名額有限,競爭壓力比較大。至于我呢,我只是想離家近點,不想太過奔波”
  趙出息仔細想想,點頭道“這倒也是,畢竟公務機服務客戶非富即貴,你要是公務機空姐,估計我也遇不到你,這就是緣分”
  齊思嬌笑不止……
  沒過多久,飛機終于起飛,向著山西太原而去,明天是平安夜后天是圣誕節,趙出息對這些洋節日沒什么概念,畢竟他從小生活在大山里。齊思倒是覺得有趣,看來今年的平安夜圣誕節都要在山西過了,不過有趙出息在身邊,才是最重要的。
  飛機起飛后,昨晚辛勤耕耘體力消耗很大的趙出息開始補覺,空姐拿來毛毯給他蓋上,齊思倒沒什么睡意,閑來無事便和兩位空姐聊天,顯的格外親切,畢竟她以前也是空姐,兩位空姐得知齊思以前也是空姐,很是意外和驚喜,于是她們的話題便很多,為避免打擾趙出息,她們待在后面的機艙,周易喜歡安靜,于是換到趙出息那個機艙,馬成才難得遇到這樣和美女搭訕的機會,怎么會錯過,留了下來,最重要的是他想和齊思多接近,關系越熟絡越好。
  下午四點半,飛機終于降落到太原武宿機場,和機組人員告別以后,趙出息他們下飛機,馬成才這牲口很不要臉的留下兩位空姐的微信和手機號。
  停機坪已經停著金鹿航空安排的路虎攬勝,趙出息他們不打算在太原待,趕晚上直接到平遙就行。
  馬成才開車周易副駕駛,趙出息和齊思坐后面,卸下行李以后,眾人向著平遙而去。
  從太遠到平遙只需一個半小時,趙出息上次來過,所以很清楚。再來平遙,已經是一年多以后,上次那個趙出息,悔恨迷茫墮落,差點就陷入無盡深淵,那個時候趙出息只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又想找個人訴說心中的困擾,想來想去他只想到這么一個地方,因為他和十六號的感情,是復雜而又簡單的,在趙出息的心里,十六號是這個世界上內心最干凈的女人。
  舟車勞頓,眾人不怎么說話,有些犯困的齊思靠在趙出息的肩膀上昏昏欲睡,馬成才不緊不慢的開著車,天逐漸黯淡下來,這路上貨車又比較多,小心點為好。
  不知不覺,趙出息再次睡著,睡夢中他見到了十六號,十六號正在向他揮手,等到醒來時,外面的天已經徹底黑了,這會都七點多了,北方的冬天,六點就差不多天黑了。
  路虎已經下了大運高速,正停在收費站的路邊,馬成才瞅見趙出息醒來,沉聲說道“趙哥,醒了?正準備叫醒你,接下來我們怎么走?”
  旁邊的齊思這時候也跟著醒來,有些迷迷糊糊,發現外面已經天黑,喃喃問道“這到哪了?”
  “到平遙古城了”趙出息淡淡說道。
  馬成才繼續問道“我們先去訂好的客棧,還是去哪?”
  趙出息喃喃自語道“先去該去的地方,城南堡村”
  馬成才用導航找到這個地方后,不急不慢的尋找,畢竟對這里人生地不熟,生怕走錯路。十幾分鐘后,他們終于到達目的地,路虎拐進城南堡村后,趙出息等人不禁皺起眉頭,不怎么寬敞的街道里站著不少人,通火燈明,更有人在大喊大罵,要知道外面的天氣很冷,西北風呼呼的掛著,眼看就要下雪了,這些人肯定不是在外面扯犢子打屁。
  由于街道兩邊站著不少人,還停著不少自行車摩托電動車,馬成才只得小心翼翼的推進,回頭問道“趙哥,哪家?”
  到目前為止,馬成才都不知道他們此行山西平遙是干什么,難道這里是趙哥的老家?似乎不是,聽他們說,趙哥的老家在大西北。不過馬成才不多問,安分守己,聽從趙出息的安排。
  趙出息指著人多的地方道“就是那家”
  馬成才繼續前行,連續按喇叭示意人群讓開,直到停在趙出息所指那家旁邊。其實當路虎攬勝開進街道時,圍在這里的數十人就已經注意到,畢竟大燈照的街道通明,大家都好奇這誰家的,這么囂張,卻沒想到最終會停在他們旁邊。
  車停穩以后,趙出息率先下車,外面寒風刺骨,趙出息忍不住裹緊羽絨服,齊思這時候也已經下車,隨意的挽著趙出息的胳膊,人群不禁有些騷動,豪車配美女,他們哪見過齊思這種級別的美女,一邊盯著齊思和趙出息看,一邊交頭接耳小聲嘀咕著什么。
  “這誰家的孩子?”有人不禁問道。
  旁邊的老婦搖搖頭道“不知道,沒見過啊”
  趙出息也在打量著眾人,他在尋找熟悉的身影。
  就在這時候,有個年輕男人終于認出來趙出息,興奮的推開人群大喊道“趙出息,怎么是你,你怎么來了”
  “秦炳”趙出息也認出來是秦炳那小子,哈哈笑道。
  秦炳走出人群后,一把抱住趙出息道“我就說看著這么熟,原來是你小子”
  說完,秦炳不理會旁邊眾人的眼神,對著里面大喊道“六叔,六嬸,英子,你們看誰來了”
  趙出息呵呵笑起來,一年多沒見,也不知道兩位老人身體怎么樣,等到秦炳喊秦英的時候,趙出息臉色瞬變,不怎么高興。
  這里圍著這么多人,何況是在秦冉家門口,趙出息自然要問個為什么,皺眉道“秦炳,這里怎么回事?”
  秦炳一臉苦笑道“唉,拆遷”
  “拆遷?”趙出息不禁自言自語道,難怪他剛才看到很多更像是地皮流氓混混的無業游民,看來任何地方都一樣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