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61 女神女漢子

臨行山西平前一天晚上,齊思回蜀都花園,趙出息沒回蔚藍卡地亞,而是在保利中心宋青瓷那里待了一晚上,對于宋青瓷,趙出息這段時間有些內疚,從齊思回國開始,他就很少陪宋青瓷,加上圈那邊是關鍵時候,確實無法分心關心其他事情。⊙↗,
  宋青瓷絲毫不埋怨,只是安安靜靜的忙碌自己的工作,偶爾能見到趙出息,也為知足。宋青瓷表現的越大氣,趙出息對她也就越愧疚,試想這樣有能力有容貌的美女,放哪個男人那里不是捧在手心生怕融化,自己卻身在福中不知福。
  所以這天晚上,趙出息沒有給宋青瓷打招呼,直接拿著鑰匙進宋青瓷位于保利中心的公寓,他提前在超市已經買好各種菜,到保利中心后便讓周易和馬成才回去,明天早上來接他。
  趙出息忙前忙后折騰出四菜一湯,都是他的拿手菜,絕對的五星級酒店大廚級別,把菜和飯都端到餐桌上,又醒好紅酒,趙出息只等著宋青瓷回來吃飯。
  只是趙出息一直等啊等,宋青瓷都沒有回來,從六點一直等到八點,還沒有回來,趙出息本想給宋青瓷打電話,猶豫片刻后放棄這個想法,本來是想給她一個驚喜的,要是她知道了,這又算什么驚喜。
  無奈,趙出息只好給吳欣打電話,問宋青瓷在公司還是在應酬,吳欣正準備下班回家,接到趙出息的電話有些意外,趙出息為什么不直接給宋青瓷打?不過吳欣不是不懂事的小女孩,沒敢多嘴亂問,只是回道宋秘正在辦公室加班。得知消息后,趙出息這才放心,臨末掛電話時,還不忘提醒吳欣別給宋青瓷說他打過電話,這讓吳欣愈發的好奇。
  其實能有什么大事,不過是趙出息的一些小心思而已。
  宋青瓷沒回來,趙出息也不吃飯,只是拿宋青瓷家里那臺蘋果臺式機瀏覽新聞,順便看看接下來幾天平那邊的天氣,運氣很不好的是,等到他們到平以后,連續會有幾天大雪,縱然是大雪天氣,趙出息不但不沮喪,反而很慶幸,因為對于在祁連大山生活二十多年的趙出息來說,好久沒有見到雪,實在是想念。
  看會新聞以后,都快九點了,宋青瓷還是沒回來,趙出息只好關燈坐客廳里看電影,泰國鬼片,可見趙出息的口味多重,一個人看鬼片也是膽大。
  十點剛過,門口終于傳來開門的聲音,不過全神貫注盯看電影的趙出息并沒有聽見,電影里女豬腳變成厲鬼以后,居然每天騎在男主角的頭上,那一幕倒把趙出息嚇一跳。
  再說宋青瓷,以前西蜀集團加班到晚上十點的高管不多見,那幫高管要么早早下班要么直接去應酬了,現如今這波高管里,在宋青瓷的帶領下幾乎每個人都加班到深夜。誰讓以前那幫人是坐吃等吃沒有上進心,如今的西蜀集團野心大,每個人都想大展宏圖。
  晚飯宋青瓷在公司隨便吃的盒飯,把手頭工作處理的差不多后這才打算回家,作為董事局董事兼董事局秘書,同時還是董事局主席辦公室負責人,宋青瓷每天的工作很多,要開各種會,同時要幫趙出息處理很多事,還好后來有吳欣幫忙,才算輕松點。
  西蜀集團的發展速很快,各項工作有條不紊的進行當中,引進新股東擴充股本以后,緊接著便是兩家上市公司的并購重組以及定向增發,還有未上市公司的過會審批,以及全資公司的股權融資,這種擴張線為激進,有很多事情要忙碌,特別是西蜀控股的成立迫在眉睫,由此可見宋青瓷有多忙。
  她時常加班忘記時間,更有幾次忙完已經是凌晨,就在辦公室隨便將就一晚上,今天晚上也差不多,等到她回過神的時候快十點,這才收拾東西回家。
  拖著疲憊不堪的身體,宋青瓷有些累,就想回家洗個澡好好睡一覺,西蜀集團都說她是不要命的女強人,誰又知道她做這些事為什么,以前為簡姨,現在是為趙出息。
  停好車坐電梯上樓,道門口拿出鑰匙,就當宋青瓷準備開門的時候,卻隱隱約約聽見里面有動靜,宋青瓷下意識皺眉,臉色微變,小心翼翼開門,她并不擔心,因為知道對面的房間住著趙出息專門安排保護她的手下,只要這邊有動靜,那邊立刻會出來。
  宋青瓷開門以后,正好聽見電影女主角的恐怖慘叫聲,心緊跟著提起來,不得不說宋青瓷的膽挺大,要是一般人估計都嚇壞了,她卻輕手輕腳的繼續往前走,等走到玄關燈的開關時,宋青瓷毫不猶豫的打開燈,并大聲的喊道“誰?”
  房間亮了,電影還在演著,趙出息一臉癡呆的盯著如臨大敵的宋青瓷,宋青瓷也傻眼了,她沒想到會是趙出息,以往趙出息過來肯定會給她打招呼,今天卻如此突然。
  “你這是唱的哪一出,我在看鬼片,你差點把我嚇死”趙出息茫然的說道,宋青瓷這一聲卻是把他嚇的夠嗆,趙出息發誓以后再也不一個人看鬼片了,這要命啊。
  宋青瓷詫異道“你怎么來了?”
  “突擊查崗,看看你在外面有沒有包養野男人,我好把他打殘打廢”趙出息放下手中的控器起身道。
  宋青瓷這才看到餐桌的飯菜,疑惑道“這都是你做的?”
  “不是我難道是別人?你可算回來了,你再不回來,我沒被你嚇死,早被你餓死了”趙出息緩緩走到宋青瓷的面前,將宋青瓷的包以及手中的電腦包都接過來。
  宋青瓷莫名紅了眼睛,女人就是如此的感性,一件小事便會把她感動的稀里嘩啦,宋青瓷再女強人,前提也都是女人,她沒想到趙出息會做好飯等她回家,有趙出息的時候,她才能感受到什么叫家的溫暖。
  趙出息把宋青瓷的東西放好,又順手把大門關上,等到她回來的時候,發現宋青瓷都哭了,好笑道“哭什么,做這么點小事就把你感動了?相比于你給我做的那些,我這些都無足輕重”
  宋青瓷一把抱住趙出息,也不說話,只是緊緊的抱著,男人的肩膀向來就是給女人依靠的,趙出息撫摸著宋青瓷的頭發,他只希望自己越來越強大,肩膀越來越寬厚,不管她們發生什么事,自己都能保護她們,不讓她們受半點委屈,因為遇見她們,已經是自己這輩最大的幸運了。
  良久趙出息松開宋青瓷道“好了,我把飯菜熱一熱,你洗漱下,馬上吃飯,省的咱兩都餓死”
  宋青瓷撲哧一笑,聽從趙出息的安排,她去洗澡,趙出息去熱菜。
  十幾分鐘后,宋青瓷洗完澡出來,趙出息已經重新把菜湯熱過一遍,倒好紅酒,兩人坐下開始吃飯,宋青瓷埋怨道“你怎么都不打個電話,嚇我一跳,我還以為家里進賊了”
  “你見過那個賊給你做好飯,然后看著電影等你回家,這賊也特么膽大了吧”趙出息沒好氣的說道。
  宋青瓷捂著嘴嬌笑道“你等了多久?”
  “六點做好飯到十點,你說我等多久了,你想想怎么補償我吧”趙出息很是委屈的說道。
  宋青瓷喝著紅酒,媚眼迷離的說道“你想讓我怎么補償?”
  “你說呢?”趙出息故意調戲著宋青瓷,宋青瓷紅了臉,低著頭不說話了。
  趙出息得意洋洋的笑起來,比臉皮,他可比宋青瓷厚多了……
  吃完飯,宋青瓷在廚房洗碗,趙出息悄無聲息的走進廚房,從后面抱住宋青瓷,雙手在她的小腹作怪,宋青瓷嬌嗔道“別鬧,讓我洗完碗”
  趙出息聞著宋青瓷的發香在她耳邊喘氣道“我想現在吃了你”
  宋青瓷渾身有些發軟,而趙出息的雙手已經把她的睡裙掀起,游蕩在她修長的美腿上,西蜀集團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夜晚意淫過這雙美腿,宋青瓷放下手中的東西,用手按住趙出息的手,不想讓趙出息得寸進尺。
  可惜,防得住下面,防不住上面,趙出息用舌頭騷擾著宋青瓷的耳垂,這里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宋青瓷嬌.喘連連,全身已經酥軟,而趙出息的雙手適時逃脫宋青瓷的控制,伸進睡裙直接攀上宋青瓷的酥胸,溫柔不失力道的揉捏著。
  “不要,出息”宋青瓷嬌.喘道,可是內心那股**卻已經被激發出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是有生理需求的,特別是觸得性.愛的樂趣以后,就會食之入髓。
  趙出息根本不理會宋青瓷,從耳垂到脖,然后徑直把宋青瓷的身體轉過來,宋青瓷靠著廚臺,欲拒還休的看著趙出息,那眼神充滿**,趙出息再也忍不住,霸道的吻住宋青瓷的嘴唇,宋青瓷也不再克制自己,激烈的回應著。
  趙出息順手拉下宋青瓷的睡衣肩帶,宋青瓷的身體瞬間暴露在空氣中,只剩下內衣,趙出息的雙手齊下,游離在宋青瓷的身體上,挑逗著宋青瓷的敏感區。
  不知什么時候,宋青瓷已經全身**,黑色的蕾絲內褲被趙出息拉到膝蓋處,胸罩掛在香肩上,趙出息的頭深埋在她的酥胸里,大口的吮吸著,樂不思蜀,而趙出息的某只手,已經伸到宋青瓷下腹泥濘處,挑逗著那顆紅豆,那里早已洪水泛濫。
  “出息,別再折磨我了,我要”將趙出息頭按在自己胸前的宋青瓷忍不住說道,她的**被激發,只有徹底宣泄才能平息。
  趙出息故意調戲道“青瓷,你要什么?”
  “我要你,求你了”宋青瓷小聲哀求道。
  趙出息得意笑道“那你自己動手啊”
  宋青瓷白眼趙出息,她怎么不知道趙出息那點小心思,主動幫趙出息脫掉褲和內褲,當趙出息的親兄弟暴露在空氣中時,害羞的宋青瓷怎么都不敢看那里,她再怎么說,都是一個偏傳統保守的女人。
  趙出息知道時候差不多了,欲.火難耐的他讓宋青瓷轉身,示意宋青瓷趴在廚臺上,宋青瓷只得照做,那細腰和翹臀形成的完美弧線讓趙出息獸血沸騰,再也忍不住了,直接進入,宋青瓷嬌呼出聲。
  良久,廚房里只剩下最原始的呻吟聲……
  從廚房到客廳,最后再到臥室,趙出息不知疲倦的取,一次又一次的讓宋青瓷到達巔峰,宋青瓷主動配合,享受著性.愛帶來的滿足,直到兩人筋疲力盡,這才收場。
  激情過后,平淡往往帶著幸福。
  洗完澡的兩人躺在床上,宋青瓷靠在趙出息懷里,壞笑道“你和齊思都試過哪些姿勢?”
  “你試過的她都試過,怎么,要不要我們回頭再幾招,其實剛剛那招老樹盤根我最喜歡,需要女人的柔軟和男人腰腹耐力”趙出息細細回味的說道。
  宋青瓷瞪眼趙出息道“臉皮真厚”
  趙出息一臉淫.蕩的笑容道“我在想,哪一天我才能大被同眠左擁右抱”
  “我不介意,就要看你的本事啦”宋青瓷嬌笑道。
  趙出息冷哼道“等著吧,到時候讓你們兩下不了床”
  “那不一定哦”宋青瓷挑釁道。
  趙出息懶得理會,似乎某人忘了,剛剛是誰求饒的。
  “我明天去山西平,可能會待幾天,這幾天你照顧好自己,等我回來,我們去你家,答應你的事,已經拖了好幾次”趙出息一臉認真的說道。
  宋青瓷皺眉道“不著急,等你有時間再說”
  “除過不能給你名分,我能給的,你需要的,我都滿足你”趙出息繼續說道。
  宋青瓷不喜歡聽這些話,笑道“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就知足了,其余的都不重要”
  “也不知道我上輩積過什么德,這輩才能遇見你”趙出息感慨道。
  宋青瓷柔聲道“這話應該是我說的”
  “殺青瓷”趙出息抱緊宋青瓷自嘲道。
  宋青瓷淡淡一笑,轉移話題道“你去平做什么?”
  趙出息若有所思道“散散心,順便拜訪故人,我知道,她一直在看著我”
  不再說話,這一夜安安靜靜,躺在趙出息懷里的宋青瓷睡的很香,就像當初從孤兒院出來,睡在簡姨旁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