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60 就此結束

(月票越多,我就越給力,打賞可以出月票哦)
  程子欣有個壞毛病,就是認床,所以每次出去旅游或者出差,她最害怕晚上睡不著,每個人都有些不好的毛病,程子欣這個毛病這輩子估計是治不好了。
  所以雖然喝的有些迷糊,可躺在床上的程子欣依舊睡不著,半睡半醒很是難受,今晚基本都是她主動喝酒,倒是趙出息陪著她,蘇蘇和齊思都不勝酒力,所以喝的比較少。為什么要主動喝酒,除過高興還是高興。
  高興的是趙出息還活著,能見到趙出息很開心,雖然在西安的時候很不待見趙出息這牲口,總覺得這貨本就是個**絲,卻裝的道貌岸然,總是那么不卑不亢,搞的自己是多么牛逼的大人物似的,所以沒少打擊他。
  可誰又知道,趙出息是為數不多能在她心里留下深刻印象的男人,當初得知趙出息出事的時候,程子欣不知有多擔心,更是托人打聽趙出息怎么了,知道是徐少卿要殺趙出息,程子欣找到徐少卿大吵一架,就差撕破臉皮,能為一個認識時間不長的男人和自己喜歡很多年的男人翻臉,可見程子欣也是重情重義的女子。
  他鄉見故人,什么感覺?也只有程子欣自己知道,只是這個故人讓她大吃一驚,他不再是那個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而是一個突然飛黃騰達的陌生人,程子欣有些迷茫,她不知道如何再和這個男人相處。
  都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可看過以后呢,一切還能像以前那樣么,很難吧,很多東西就是那樣,再也回不到過去。
  旁邊的蘇蘇沒程子欣想的那么復雜,她見欣欣姐翻來覆去睡不著,知道欣欣姐老毛病又犯了,于是轉身面向程子欣道“欣欣姐,是不是又認床了?”
  程子欣有些委屈的點點頭道“這地方太陌生,我睡不著”
  “欣欣姐,你是不是想說什么?”聰明的蘇蘇善解人意的問道,晚上喝酒的時候,就看到欣欣姐有心事。
  程子欣抱著枕頭問道“蘇蘇,你喜歡現在的趙出息,還是喜歡以前的趙出息?”
  “現在的也喜歡,以前的也喜歡”蘇蘇很直白的說道,這是他的心里話。
  程子欣有些不解道“為什么?”
  “以前的出息可以陪我們一起玩一起瘋,我們怎么欺負他,他都不會生氣,總是樂呵呵的,可是以前的出息活的太累了太苦了,誰都能欺負他,要不然,他怎么舍得離開西安。現在出息不一樣,有人心疼他有人在乎他,雖然不能再陪著我們,可沒人再敢欺負他,他也不用活的那么累。欣欣姐,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只希望出息能過的好點,我不想看到他眼神里的憂傷”蘇蘇就是那么善良,她沒有千金小姐的任性,卻總是為別人著想,趙出息過的越好,她就越開心。
  蘇蘇的話,讓程子欣有些醒悟,喃喃自語道“是啊,他比以前過的開心,以前的他,看似樂呵呵,可是好像心里總是藏著事”
  “看得出來,齊思姐姐對出息很好,他們兩個應該是真心相愛的。其實,欣欣姐,以前我覺得,你倒是和出息挺般配的”蘇蘇捂著嘴嬌笑道,睡意也全無了。
  程子欣臉色瞬變,有些尷尬道“別亂說話,姐姐我這么漂亮,他那會就是個窮**絲,怎么般配,我看和你般配”
  “我倒是想啊”蘇蘇嘟著嘴有些失落道。
  程子欣自然聽見,知道這小丫頭的那點小心事,只是不想揭穿而已。
  “哼哼,可是人家現在不一樣了啊,比追你的那些富二代官二代們厲害多了,齊思姐姐也和你一樣漂亮,你有沒有后悔?”蘇蘇故意開玩笑道。
  程子欣賠罪道“后悔談不上,只是這狗犢子倒是挺厲害的,當初在西安我怎么就沒看出來他還有這么大的本事,這才一年半沒見,就從窮**絲逆襲到土豪了,坐擁上億身家,還找了個這么漂亮的媳婦,真是老天瞎了眼了,不過蘇蘇,你倒是可以給她當小的,反正你一直喜歡他”
  “欣欣姐,你欺負我”蘇蘇有些不樂意道。
  程子欣呵呵笑道“誰讓你先說我的,好了好了,不說了,不管如何,希望他能越來越好,其實我知道他為什么一直不愿意回西安,就算是現在出人頭地了也不愿意回西安,因為他心里憋著口氣怨氣,在西安吃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委屈,遭了那么多白眼,要是回西安不狠狠扇他們一個耳光,怎么對得起曾經的自己?”
  蘇蘇不說話了,她雖然一直不知道趙出息離開西安到底為什么,可要沒天大的事,他怎么會連個招呼都不打,就突然跑了呢?
  程子欣也不說話了,她在想那幫人再見到趙出息以后,會是什么樣子,這耳光肯定響亮……
  接下來的兩天,趙出息和齊思推掉了所有事,安安心心的陪著蘇蘇和程子欣逛,每天從早上到晚上,總是有數不盡的歡樂,和齊思熟悉以后,程子欣不用再顧忌那么多,處處刁難趙出息,趙出息也不讓著她,兩人就伴著嘴。
  特別是周末中午在歡樂谷,四個人算是玩海了,整整四個小時泡在歡樂谷里,不管是有趣的還是刺激的,都玩了一遍,特別是玩刺激的跳樓機大擺鐘以及過山車,蘇蘇嚇的不敢玩,最終被程子欣和趙出息強拉上去,下來以后,蘇蘇早已哭的不行,旁邊的齊思也是大口喘著氣,趙出息忙著安慰蘇蘇,又忙著關心齊思,只有程子欣這瘋婆娘在旁邊,沒心沒肺的笑。趙出息真想一巴掌扇死她。
  大家玩的高興,齊思也很開心,雖然有點累,可她從來沒見到趙出息如此放肆過,沒有半點世故成熟的樣子,不加掩飾的開懷大笑,很厚臉皮的自戀,沒半點風度的搶吃搶喝,齊思真想知道,西安時候的趙出息是個什么樣子,那個時候趙出息才走出大山,是不是還保持這最原始的淳樸。
  可惜她知道,自己永遠見不到……
  周末的晚飯,是趙出息親自下廚,蘇蘇和程子欣再三央求他,趙出息沒有辦法只好操刀,知道她們想吃自己做的那熟悉的味道。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趙出息做的這幾道菜,便是那次在程子欣公寓做的那幾道菜,做好以后,蘇蘇吃著吃著就哭了,哭的稀里嘩啦的,把趙出息和齊思嚇了一跳,不知道這丫頭怎么了,好不容易才把她安慰好。
  吃過晚飯以后,趙出息和齊思便送她們去機場,在機場安檢口,程子欣和蘇蘇都有些依依不舍,程子欣拉著齊思的胳膊道“齊思,對他好點,照顧好他,別讓他太累了,他要是累到了,我們以后欺負誰”
  “放心吧,我會幫你們照顧好他的”齊思很感動道,越多的人在乎趙出息,關心趙出息,她越高興,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她都不會吃醋。
  蘇蘇這時候也說道“齊思姐姐,你們一定要好好的,我等著吃你們的喜糖”
  程子欣和蘇蘇已經知道趙出息和齊思明年結婚的消息,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程子欣和蘇蘇心里都瞬間有些失落,不過兩人都掩飾的極好,然后幫趙出息和齊思出謀劃策問東問西。
  “趙出息,是不是我們不來成都,你都不會回西安看我們?”程子欣很是認真的盯著趙出息問道。
  趙出息微微皺眉,不想騙程子欣,于是回道“至少短期內不會回去?”
  “為什么,你現在已經這么厲害了,為什么還不愿意回去?”程子欣不解的問道。
  趙出息苦笑道“子欣你不懂,如果我能回去,我肯定回去了,只是我現在沒有那個實力回去”
  “呵呵,那如果沒有這個實力,你是不是一輩子都不回去?”程子欣冷笑道。
  趙出息瞇著眼睛道“不會,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就該回去了,不然別人都快忘記我了”
  “多久?”程子欣不死不休的追問道。
  趙出息思索片刻,然后才說道“兩年,兩年之內,我一定回去”
  “好,那我就等你兩年,不見不散”程子欣擲地有聲的說道“蘇蘇,我們走”
  趙出息望著程子欣和蘇蘇離去的背影,有些自嘲,西安,等著我回去……
  程子欣和蘇蘇走后,趙出息和齊思的生活重歸正軌,齊思開始忙碌起來,每天除過籌備公司的事情,就是婚禮的事情,要和婚禮策劃執行團隊商量很多事情,從婚紗拍攝取景地這樣的大事,到要選那個攝影團隊等等小事。
  趙出息倒是稍顯輕松,唐家的事情已經落幕,司徒南如何處理殘局他已經知道,對此比較贊同,畢竟不能趕盡殺絕,這是個法治社會,真要拼下去,保不準就是魚死網破,不符合零和博弈的原則。
  圈子在休整,不管是川南還是川北都在休養生息,同時警惕著紅爺那邊,司徒南按照約定,把先前唐家答應給出的那些利益一次性全部付清,包括答應的半座廣安和成都市區的場子,司徒南對內宣稱是為拉攏住趙出息這樣的盟友,其實不過是給趙出息該給的,反正趙出息他們在這次爭斗中,算是大賺一場。
  譚鴻儒那邊也安靜下來,不再叫囂,偶爾有爭斗,都是息事寧人,顯然是想低調處事,現在的局面是,趙出息和司徒南不找他們麻煩就行了。
  雖說是暫代唐家家主位置,可眾人都知道唐家已經徹底成為司徒南的囊中之物,趙出息頻繁和司徒南見面,在司徒南的引領下,見了呂方以及遂寧本地勢力的大佬,雙方聊的都不錯,這些人也都支持趙出息,特別是呂方,勁頭十足,這讓趙出息很滿意,所有的一切讓他占據上風。
  西蜀集團這邊,雖然沒有以前忙碌,但也事情很多,趙出息又像以前那樣,每天都去西蜀集團上班,這讓吳欣很欣慰,終于不用再來回跑了,同時趙出息也有時間繼續去川大和西南財經上課了,只是落下很多課需要慢慢補回來。
  對此,最開心的自然是宋青瓷和裴卿,因為趙出息有更多時間能陪著她們,在西蜀集團,大多時間是宋青瓷的,在川大校園,大多時間是裴卿,左擁右抱,趙出息的生活極為舒服。
  終于到了十二月底,天氣越來越冷了,趙出息不敢再耽誤了,選了一個好日子,帶著齊思出發前往平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