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6 敲打


  第六十二章發飆的二胖
  房間里躺著一堆人,有的掙扎著想要爬起來,有的疼的只能躺在地上吱哩哇啦的呻吟,胖子老喬靠在床頭忍著劇痛用對講機向趙出息求救,床上十六號裹著衣服眼神空洞的盯著眼前的一片狼藉,兩眼無神,瑟瑟發抖。走廊里,黃毛胸口疼的近乎喘不過起來,針扎般的刺痛壓迫著肺部,張弛狼狽不堪的站起來,二十號嚇的坐在地上一直往后挪,周圍包廂里的人都聽到外面的打鬧聲,紛紛出來看熱鬧,走廊盡頭也不知道是誰傳出的消息,一群小姐站在那里嘰嘰喳喳的議論個不停。
  趙出息緩緩走向馬超和祁漢,對講機里胖子老喬惶恐的聲音有些刺耳,祁漢依舊是一副笑臉,卻讓人感覺有些猙獰,馬超鐵青著臉打量著趙出息,相比于祁漢,他對趙出息并不陌生,趙出息的所有背景資料都是他負責查的。
  “兩位,沒必要鬧的這么僵吧”聽著房間里鬼哭狼嚎的聲音,趙出息異常冷靜的盯著祁漢說道。
  祁漢滿臉不在乎,風輕云淡般的說道“玩玩兩王一后而已,你們山水情非要整這么大的動靜,欺負我們兩個人少,沒見過什么世面?”
  “我數下,算上眼前這個,一共七個人,這場面有些嚇人”祁漢回頭望了眼包廂,有模有樣的數著,隨即回道。
  “兩位一看便不是什么普通人,沒必要和我們見識,我們山水情有規矩,雙飛可以,兩王一后確實不行,還望見諒,等以后這項服務開了,到時候可以通知兩位”趙出息顯的很有分寸,至少按照套路來,沒太激進,給足了祁漢和馬超面子。
  可惜,祁漢和馬超今天晚上來就是要鬧事的,最終的目標便是趙出息,現在正主出現了,他們怎么可能撤退?馬超冷哼道“可我們今天偏想要玩兩王一后,怎么辦?”
  “咄咄逼人?兩位看來這是要找茬”趙出息不茍言笑道,他沒想到眼前這兩個男人如此的緊逼,似乎絲毫沒把這當回事,底氣十足。
  祁漢笑著揮手道“找茬到不至于,只要你們讓里面那十七號陪我們玩兩王一后,我們就當什么事沒發生”
  什么事沒發生?
  趙出息不禁冷笑道“兩位打傷我山水情這么多人,現在說當什么事沒發生,未免太多囂張吧”
  “那又如何?”馬超盯著趙出息,一字一句的說道。
  該說的已經說了,現在趙出息就是傻子也知道眼前的兩個男人是來找茬的,山水情下面的保安紛紛趕了上來,站在趙出息的后面,整個走廊站滿了人,馬超和祁漢絲毫臨危不懼,靜待趙出息出手。
  趙出息轉頭對老六說道“通知于叔和何總,有人來鬧事”
  老六點點頭,迅速打電話,事情顯然已經鬧大……
  趙出息回頭看向祁漢道“既然兩位是來鬧事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趙出息便沖向馬超和祁漢,他是負責山水情安保的老大,自然不允許外人在山水情惹事。馬超和祁漢對視,最終由馬超不動聲色往前踏出兩步,趙出息沒敢輕視,兩個人能干翻包括保安在內的六七個人,顯然不普通。
  打黑拳出身的馬超經驗和實力毋庸置疑,趙出息則更多時候只是和老和尚切磋過,外加從鳳凰村打架一直打到西安,和馬超實力上有著明顯的差距。趙出息出手,自然更多的意思是試探,不然拿捏不準對手的實力,很容易暴露自己陷入死鏡。
  簡單直接的套路,趙出息一記勾拳直奔馬超面門而去,馬超幾乎是下意識便用胳膊格擋住,兩個胳膊碰到一起,趙出息感覺到自己就像是砸上鋼板,刺骨的疼。沒有太多想法,現在馬超就算是超人,他也得拿下。緊隨其后,趙出息出腿向著馬超的下三路而去,雖有些不光彩,卻是最兇狠的招數。只見馬超雙腿發力,瞬間騰空而起,這爆發力讓人驚訝,整個人離地近一米,沒等趙出息回過神,馬超從天而降的鐵肘便要落到趙出息的頭頂,這招可是要命的狠招,可見馬超似乎想要一鼓作氣拿下趙出息,趙出息大驚,這肘要是砸到頭上,絕對重傷,泰拳中這招往往能決出勝負。
  可惜的是,趙出息已經沒有躲閃的空間和時間,電光火石之間,趙出息不得不倉促的雙臂環抱在頭硬生生的抗下這勢大力沉致命的一肘,馬超沒想到趙出息會硬抗,略顯意外。嘭的一聲,馬超如同金剛一般的鐵肘不出意外的落在趙出息的頭上,只見趙出息臉色漲紅,整個人向下跪去,趙出息一咬牙,愣是雙腿半屈抗下。
  馬超冷笑,就這實力?
  趙出息還未放松,馬超落地后一個漂亮實用的回旋踢便擊中他,趙出息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狠狠的摔向地上。以老六為首的一群保安面面相覷,在老六的示意下沒人愿意上去幫忙,這些人大多和老六走的近,老六依舊記得趙出息對他的侮辱,難得報仇的機會,樂得冷眼旁觀,何況趙出息沒有招呼。
  房間里面剛剛倒下一片的經理和保安們都已經起來,心有余悸卻也不敢輕舉妄動,張弛躲在一旁不停的給老何打電話。馬超的回旋踢踢在趙出息的肩膀處,趙出息忍著劇痛,艱難的爬起來,緩緩向前道“再來”
  “有意思”馬超第一次正眼看趙出息。
  這次是他主動攻擊,套路刁鉆,招招都是殺招,直奔要命部位而去。剛剛趙出息保留著大半實力,吃了大虧,卻也弄明白馬超的實力。愣是和馬超打的難解難分,雖說大部分時間都是在防守和躲閃,廢話,雙方實力差距較大,趙出息只能如此尋找破綻才能破敵,果不其然,在挨了幾拳后,趙出息終于發現破綻,故意走錯位,馬超緊接著一記鞭腿殺向他的下腰。趙出息幾乎是在馬超出手的同時雙腿發力突然躍起,雙腿直接踢上馬超的胸口,馬超想要收手,已經為時已晚,整個人直接向后倒退而去,卻未倒下,趙出息的身體在空中成一字型后重重摔地。
  “這小子有兩下子啊”祁漢支著下巴嘀咕道。
  馬超雙手抱拳拉開,一個底氣十足的起勢,淡淡道“大意了,再來”
  馬超終于認真對待這個對手,腳底踩地,眾人幾乎能聽見那種地面和鞋底的摩擦聲,猛的沖向趙出息,趙出息皺眉,不退反進迎難而上,就在兩人快要接觸的時候,趙出息突然踩上墻面繞過馬超,隨即一腳踹向馬超的肩膀,馬超早有預料,這種小把戲對他來說過于簡單,猛的轉身一把抓住趙出息的腳踝,直接借著慣性扔了出去,趙出息撞上前面然后重重倒地。
  這次趙出息摔的可不輕,幾秒時間趴在地上一動不動,之后才緩緩爬起來……
  躲在旁邊的黃毛瞅見這情況,今天晚上趙哥是要栽了,山水情的保安對于這兩個男人來說絲毫無壓力,瞧著他們這實力,儼然不是普通人。老板和于叔的人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趕到,黃毛突然想到韓三強,知道韓三強在工地那邊混的不錯,趙出息之前也是工地上的,說不定韓三強有辦法,想到這,黃毛迅速躲在一旁給韓三強打電話。
  工地上,一幫工人們在玩炸金花,韓三強獨自一人坐在旁邊看書,晚上下工后去了趟醫院,剛剛回來,他看的不是什么名著巨著,不過是普通的讀者和意林,還好不是知音和故事會,不然保不準趙出息瞧見會罵他。接到黃毛的電話,韓三強有些意外這小子為何給自己打電話,當得知趙出息在山水情被人慘虐,韓三強暴怒,掛掉電話轉身對著一幫兄弟喊道“特么的,有人欺負趙哥”
  “誰特么不長眼欺負趙哥”韓三強的小嘍嘍怒罵道。
  韓三強大吼道“兄弟們,跟我去收拾這幫王八蛋”
  工地上車不少,都是工頭和那幫經理們的車,韓三強對他們打過招呼,沒敢帶太多人,只帶了兩車人,自己則開著吳建國的帕薩特直奔醫院而去,黃毛在電話里說的很清楚,這兩個人不是普通人,七八個人群毆他們連邊都沒沾上,何況連趙出息都不是對手,很明顯是練家子,估計工地上這幫中看不中用的莽夫過去也不是對手,韓三強只能去找二胖。
  醫院里,老太太早已經昏昏欲睡,二胖盤腿而坐在旁邊病床上打坐,韓三強踉踉蹌蹌的跑進病房,二胖超乎常人般的從病床上躍起,如同蜻蜓點水般落地擋在韓三強的面前,把韓三強嚇了一跳,二胖嬉皮笑臉的盯著韓三強,生怕這貨打擾奶奶睡覺。
  “二胖,趙哥出事了”韓三強是一路急跑上來,氣喘吁吁的說道。
  當聽見趙哥出事四個字,二胖的笑容突然消失不見,整個人充滿戾氣……
  距離山水情不是多遠的曲江國際大酒店某間套房里,幾個男人正在打麻將,每個人的旁邊都有一位美女出謀劃策,其中便有于叔和老何,坐在于叔對面的則是山水情的幕后大老板范敬軒,至于老何對面那位則是范敬軒的朋友。
  老何和于叔的手機不停的在響,范敬軒示意他們不要接,奈何手機一直響個不停,于叔最終忍不住接通,當得知山水情出事,于叔連忙說道“山水情出事了,有人鬧事”
  范敬軒淡淡一笑道“鬧事就鬧事,隨他們去吧”
  “不行,我得去看看,兩個硬茬子,身手不錯,一幫保安都不是對手”于叔皺眉不放心道。
  老何這人很聰明,范敬軒不讓接,他便意識到里面的貓膩,虛偽道“小趙都打不過?”
  “練家子,小趙不是對手”于叔沒想太多,回道。
  這時候,范敬軒不輕不重的說道“老于,坐下打牌,今天晚上他們就算是把山水情拆了,我也認了”
  “什么意思?”于叔盯著范敬軒問道。
  “有些人,是我們得罪不起的,小趙這孩子是不錯,可惜了”范敬軒搖頭道,這社會就是如此的殘酷,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他們的背景還是太淺。
  當范敬軒說完這些話,于叔似乎明白了,這幫人是沖著趙出息而來的……
  山水情里,趙出息鼻青臉腫的躺在地上,眼角和嘴角都流著血,馬超也付出不小的代價,臉上挨了趙出息數拳,一拳更是砸進眼睛,不過相比于已經毫無戰斗力的趙出息,馬超尚未傷筋動骨,站在趙出息的面前,馬超平靜道“還來么?”
  “來”趙出息掙扎著爬起來,再次沖向馬超,可是整個人體力不支,馬超輕輕一撞,他便已經倒下。
  “還來么?”馬超繼續問道。
  趙出息搖頭,強忍著劇痛嘿嘿傻笑道“不來了”
  他又不是超人奧特曼孫悟空之類打不死的變態,沒必要拿命去拼,他是山水情安保的負責人沒錯,可也沒說非得要玩命,做到這一步已經足夠,任何人沒的說,實力相差太大,不是他的錯。
  “我以為你還能再來”馬超不屑道。
  趙出息舔著嘴角的血笑道“命是自己的,還沒娶媳婦,真要被你們打殘打死,虧的不過是我”
  “挺識趣的”祁漢蹲在趙出息的面前,輕聲說道。
  趙出息半開玩笑道“哥,能告訴我你們是什么人嗎?至少我報仇也能找到人吧,這不明不白被別人干一頓,太虧了。你們玩兩王一后估計不過是個借口,鐵了心是來鬧事的?”
  “不錯,還算不笨,可惜只猜對一半”祁漢笑呵呵道,那種絲毫不把趙出息當回事的眼神,如同在看垂死掙扎的螞蟻。
  “什么意思?”趙出息不解道。
  祁漢拍著趙出息的臉笑道“趙出息,我知道你來自農村,有野心是不錯,從農村出來的孩子們,哪幾個不想混的出人頭地,衣錦還鄉。可有時候有些人是不能碰的,有些路是不能走的,有些人也是不能得罪的,他們分分鐘便可以讓你十年或許二十年的努力白費,何況現在的你”
  “沖著我來的?”趙出息再傻再笨已經明白祁漢的意思,他一直疑惑事情已經過去這么長時間,到現在為止,山水情能說得上話的老何和于叔都沒有出現,如果沒猜錯的話,今晚這一切都是為自己準備的,山水情幕后的老板也得罪不起這位要玩自己的大人物。
  “知道就好,希望你知道自己錯在哪,我能說的僅此而已”祁漢輕聲道。
  祁漢起身,看著馬超狼狽的樣子有些哭笑不得,安慰道“回頭,讓維維陪你一星期,你想怎么樣都行”
  馬超沒說話,只是盯著趙出息說道“不錯,是個苗子”
  說完兩人便旁若無人的打算離開,整個山水情幾十號人,客人小姐保安經理們議論紛紛,卻沒人敢阻攔他們。
  就在這時候,走廊里突然一陣喧嘩,眾人望向大廳方向,一幫穿的有些寒酸落魄的民工浩浩蕩蕩的向著這邊而來,帶頭的便是韓三強,引人注目的則是那近兩米高的壯漢,趙出息沒力氣回頭,馬超和祁漢下意識停下腳步。
  二胖往前踏出數步,盯著眾人,不怒自威道“誰打的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