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57 天字號臥底

(繼續求月票)
  從無到有,白手起家,叱咤川渝多年的唐家終于落下帷幕,都說這個圈子很難善始善終,以前的唐家兄弟肯定不信,到頭來卻還不過是家破人亡的結局,這也給川渝很多人敲響警鐘,居安必思危,畢竟這是個靠著利益關系維持的環境,談太多東西,只會讓人覺得幼稚。
  唐寧走的很不甘心,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在短短幾個月里見證了太多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誰也不知道唐寧心里是否帶著恨離開,只是他該恨誰呢?想來想去,離開或許是最好的選擇,至少不用在川渝活的提心吊膽。
  想來.經歷這些事情以后,唐寧該長大了,該成熟了,男人的成長總是伴隨著傷痛,誰也不例外。
  史秀妍的葬禮很簡單,沒有像唐云龍唐云鶴那樣高調,只是在內部舉辦了一個簡簡單單的追悼會,然后被送回遂寧和唐云龍葬在一起,畢竟她是唐云龍的正牌妻子。
  短短幾天內,唐家生的這些事,徹底亮瞎了整個川渝圈子,特別是遂寧本地勢力,有些高興有些頭疼,高興的是那些狼子野心想著搶地盤分利益的,頭疼的是那些先前依附在唐家勢力下面的。大樹底下好乘涼,但樹倒以后猢猻肯定散。
  史秀妍痛下殺手干掉唐云鶴,最后又畏罪自殺的事情川渝圈子已經人人皆知,這出大戲比電影更精彩,司徒南沒死卻悍然上位掌控唐家讓人陷入沉思,這個圈子生的很多事情都不是意外和巧合,大多數都是蓄謀已久,所以各有各的解讀,只是司徒南不在乎這些評論,成王敗寇,活著才是勝利。
  成為唐家新主子的司徒南開始大刀闊斧的改革唐家,裁撤了不少混吃等死的窩囊廢,將先前他早已挖掘出來的不少年輕人委以重任,唐家公司也被司徒南改革,親史秀妍的很多人被撤掉,請來職業經理人,像趙出息對西蜀集團那樣開始分拆唐家的公司,將優良陽光的資產整合進一家公司,將偏灰色見不得人的生意弄進一家公司。
  至于唐家直系旁系那些混吃等死的,包括唐云龍那位妹夫汪飛,也被清理出唐家公司,唐婉主動辭職,她已無心再管這些事。司徒南按照約定,和這幫人好好談了談,會弄一個家族信托基金,每年的分紅利益由這個家族信托基金管理,他們日常的生活費等等從這里支出,剛開始有人不服,畢竟很多人瞧不起司徒南,不過見識到司徒南的手段以后,終于妥協。
  最后,司徒南帶著張幸前往遂寧,和遂寧本地勢力的大佬們坐下來好好聊了聊,有人不認同他,司徒南不理,只管那些主動結交的,該給的利益給,然后該打壓的打壓。
  司徒南為什么底氣十足,而這幫人又不敢反抗呢,因為趙出息已經宣布,他全力支持司徒南掌控唐家,再者他們的勢力,哪能和唐家比,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何況唐家沒瘦死,所以只能敢怒不敢言。
  一切都在井井有條的進行當中,不管是唐家還是趙出息那邊,都開始進入休整期,動蕩多日的川渝圈子,終于安靜下來,安靜的讓人有些不適應,這讓本來以為會麻煩不斷的川北圈子大感意外。
  趙出息在干什么?
  那天晚上,趙出息把所有人喊過來,秘密制定了一項計劃,那就是讓眾人在他們各自的小圈子里挑選一些有潛力的年輕人出來,讓這些人干什么?
  很簡單,那就是他最終的大計劃,融合兩個圈子,將這些人安插進唐家的圈子,在司徒南的有意栽培下,這些人短短一兩年內就會成為唐家的核心力量,到那個時候,就不用再操心任何事情。
  眾人對這個計劃很支持,于是回去后便著手干這件事,趙出息也說了讓他們好好休養,把自己的小圈子打理好,特別是和地方勢力的關系,等到下次和紅爺刀兵相見,就不用再忌諱太多東西。
  隔天,眾人便回到各自的地盤……
  長舒一口氣的趙出息,終于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時間了,在休息這段時間里,他沒有別的大事,只有一件,那就是結婚生子。一想到這里,趙出息便有些莫名的激動,人生的頭等大事啊。
  所以接下來的兩天里,趙出息安排大小王和黃土配合司徒南控制唐家,自己則陪著齊思和婚禮策劃公司聊婚禮,這是樁大買賣,所以兩家高端婚禮定制公司很重視,各派了一個團隊,趙出息不差錢,拍板決定這次的婚禮由兩家公司一起負責,除過合同金額外還有獎金,這讓本來想獨享婚禮最終卻只得合作的兩家公司很滿意,趙出息對婚禮的預算只有四個字,上不封頂。
  婚禮策劃執行團隊終于成立,除過兩家公司的團隊,還有川府集團和西蜀集團組成的團隊,齊思的姐妹團算是顧問,幫著一起策劃,蕭湘和宋青瓷以及潘曉曉都是其中之一,讓趙出息挺意外的是,米可兒也在這當中。
  看來當初那件事,齊思和米可兒已經冰釋前嫌,也是,畢竟是多年的閨蜜,總不能真的老死不相往來。齊思剛開始怕趙出息生氣,小心翼翼的問趙出息介不介意,趙出息苦笑自己沒那么小心眼,再者米可兒當初不也是為齊思好么?
  不過米可兒在見到趙出息的時候,依舊有些顧忌,她知道自己當初輕視的這個男人,如今是川渝手眼通天的趙爺,如果他對自己有什么不滿,一句話就可能讓自己家破人亡。還好趙出息在見到她后,很客氣的打招呼,并沒有因為那件事而冷淡,這讓米可兒終于放下心。
  婚禮的事情很麻煩,不過趙出息現在時間充足,不用再管圈子這邊的事情,全權交給芙蓉姐和黃土負責,除過去西蜀集團按部就班,剩下的時間全部留給齊思了。
  只是讓趙出息有些頭疼的是,婚禮遠沒有自己想的那么簡單,有很多事情要做,還好不用他操心,每天聽著一堆美女嘰嘰喳喳的討論各種天馬行空的創意,趙出息不禁感慨,這些女人的腦子都是什么做的,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周五傍晚,本來齊思想讓趙出息陪她去看電影,不過趙出息有重要的事情要辦,他要去機場接朋友,齊思不解的問道什么朋友,趙出息淡淡一笑道,西安的故人。
  蘇蘇上周已經給他說過,這周末程子欣和她要來成都,后來蘇蘇只了航班信息,再沒理過趙出息,不過趙出息可不敢怠慢,今天早上主動給蘇蘇打過電話,詢問是不是晚上到,蘇蘇笑著點頭說是,顯然對于能見到趙出息很高興,最重要的是她想見趙出息的那位女朋友,上次齊思出國不在成都,蘇蘇只是見過照片便驚為天人,這次自然要見見本人。
  很意外的是,程子欣沒有搭理過趙出息,趙出息不信她沒有自己手機號,只是這姑奶奶故意冷落自己,或許她是在生氣吧。
  也是,趙出息知道西安有很多人一直擔心自己,自己卻一直沒有聯系他們,現在他們知道自己沒事,心里自然有怨言。
  今天趙出息自己開著奔馳g65來接程子欣和蘇蘇,馬成才和周易開著奧迪a6l跟在后面,七點半航班落地,在外面抽完一根煙的趙出息走進機場接機口默默的等著兩位姑奶奶的出現。
  七點四十,趙出息終于瞅見兩位姑奶奶,程子欣依舊是程子欣,只是比以前更加的女王和高傲,披著一頭微卷的長手里挎著包拉著行李箱,長腿皮靴和風衣掩飾不住她傲人的身材,搭配著墨鏡和黑色絲巾,渾身散著高冷的氣質,讓人不由自主的退避三舍。相比之下,蘇蘇依舊是那么可愛,長款薄羽絨服和圍脖,雪地靴和牛仔褲,天然的黑色長,最重要的是那清澈的眼神。
  氣質截然不同的兩人不緊不慢的往出走,似乎沒看見站在人群中的趙出息,出口接機的男人們眼神都放在她們身上,不加掩飾的打量著她們,不管是程子欣還是蘇蘇,早已見慣這種場面,美女到哪不被關注?
  等到她們走近以后,趙出息這才對著她們揮手,很是煞.筆的喊道“美女,看這”
  趙出息今天穿的很**絲,不像往日里那樣西裝革履,土里土氣的羽絨服和牛仔褲,腳上還蹬著一雙運動鞋,誰能想到這位**絲便是川渝赫赫有名的趙爺?
  旁邊眾人一副看煞.筆的樣子瞅著趙出息,你丫是不是沒見過美女,不過有些人倒是對趙出息的臉皮豎起大拇指,臉皮真厚,程子欣和蘇蘇下意識看向趙出息,蘇蘇看見是趙出息,沒忍住噗嗤笑出聲。
  程子欣只是瞥眼趙出息,微微一愣,隨即拉著行李箱繼續往出走,根本沒搭理趙出息,蘇蘇對著趙出息吐了吐舌頭,那意思在告訴趙出息,自己想辦法吧,我幫不了你。
  眾人這才明白,感情人家認識啊。
  程子欣走在前面,蘇蘇跟在后面,趙出息屁顛屁顛的迎上去,順手想要接過程子欣的行李,喊道“姑奶奶,我來幫你拿”
  “不用”程子欣很冰冷的回道,這是她一如既往的作風,當年在西安的時候,她就沒給過趙出息好臉色,更何況如今呢?
  趙出息忙回話道“姑奶奶這是生我的悶氣?別介啊,氣壞身子多不好,你罵我兩句打我兩下都行”
  縱然現在是趙爺,可面對程子欣和蘇蘇這些故友,趙出息依舊只把自己當做當年西安那個愣頭青,傻不兮兮的找程子欣借錢,還幫程子欣追徐少卿,程子欣也傻的借給他,想想那時候,真有趣。
  “生氣?跟你這種人不至于,好狗不擋道,別攔著老娘的路”程子欣冷哼道。
  聽到這聲久違的老娘,趙出息突然哈哈大笑起來,笑的很是無厘頭,好像一瞬間,那熟悉的味道就回來了。
  外人眼里的女神,他眼里的女漢子,相比之下,趙出息還是喜歡那熟悉的女漢子。
  笑著笑著,趙出息不笑了,因為程子欣正怒目瞪著他,趙出息失去趕緊閉嘴,程子欣不屑道“笑夠了?”
  “姑奶奶,我知道您老生氣,小的給您賠不是,你想怎么樣都行,但您別不搭理小的”趙出息委屈求和道,要是外人看到堂堂趙爺這個樣子,不知道會不會嚇的驚慌失措。
  說完,趙出息又對著旁邊的蘇蘇使著眼色,蘇蘇上前拉著程子欣的胳膊柔聲道“欣欣姐,你別怪出息了,他有自己的苦衷”
  程子欣長嘆一口氣,沒好氣的瞪著趙出息,然后把行李箱遞給趙出息道“拿著,老娘累了”
  趙出息知道程子欣不生氣了,她就是這種性格,骨子里要強,其實豆腐心。趙出息猜的不錯,本來在西安,程子欣很生氣,她以為趙出息都死了,可是沒想到這牲口還活著,你活著至少給我打個電話說一聲,讓我別再擔心你,可你連個電話都沒有,任誰能不生氣?
  不過,在見到趙出息那一刻,程子欣感慨萬分,能活著已經不錯了,就像蘇蘇在西安說的,趙出息有自己的苦衷,程子欣能理解,所以也就不生氣了,現在不過是做做樣子。
  三人走出機場以后,趙出息拉著行李箱往奔馳g65那邊走,馬成才和周易規規矩矩待在車里,沒自作主張的下車幫忙。
  “這是你的車?”程子欣一臉疑惑看著已經打開奔馳g65后備箱的趙出息。
  趙出息有些詫異道“是啊,怎么了?”
  說完趙出息還挺好奇,難道蘇蘇沒給程子欣說他在成都的生活么?
  旁邊的蘇蘇望著欣欣姐目瞪口呆的樣子,不禁偷笑,就差說,欣欣姐,沒想到吧,現在的趙出息早已不是那個土包子趙出息了。
  不是蘇蘇不說,是蘇蘇知道,自己說了也白說,欣欣姐不可能相信,所以還是眼見為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