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56 新時代

(最近還算勤奮,大家覺得滿意,就多投點月票和紅票,謝過)
  該怎么做?這是司徒南現在要考慮的問題,如果真讓呂方成為川東南的土皇帝,那拿來的這個唐家又有什么用,可要是背信棄義殺了呂方,這可能會造成呂方那邊的動蕩,更會讓張幸等人感到兔死狐悲,這對于他現在控制唐家很不利。
  所以,想來想去,司徒南最終只能用折衷的辦法,答應呂方所提的要求,等到假以時日,自己完全控制唐家,聯合趙出息在川東南向紅爺發難時,再借趙出息那邊的手,除掉呂方,拿下川東南。
  “罷了罷了,就讓你做幾天土皇帝吧”想清楚思路以后,司徒南搖頭苦嘆道。
  這時候呂方敲門進來,整個人神采奕奕滿臉笑容,也是,呂方能不高興么,終于如愿以償成為川東南的土皇帝,不再只是唐家的走狗,以后他將名滿川渝。呂方打量著唐云龍的書房,書房里什么都沒動,掛著幾幅唐云龍高價買來的油畫,還有一些他欣賞不了的中西方古董。
  “我呂方生平除過川渝那幾位傳奇人物,再沒佩服過誰,不過今天,這里面多了一個人,那就是司徒先生,司徒先生讓我知道,什么叫步步為營神機妙算,我想用不了多久,司徒先生將驚艷川渝,唐家在司徒先生的帶領下,定然能再創輝煌,司徒先生便是下一個簡姨,下一個紅爺”呂方不加掩飾的稱贊著司徒南,他這倒是誠心的,本以為自己已經錯過人生中最后一次機會,卻沒想到峰回路轉如此的突然,司徒南上演了一場驚天大逆轉,就是讓他想破腦袋,也想不到結局會是這樣。
  司徒南坐在先前只有唐云龍能坐的紅木椅子上輕笑道“要是沒有呂哥的幫忙,我也不會這么順利,所以,我得感謝呂哥”
  “這話太客氣,也嚴重了,我除過站隊,什么都沒做,相反卻是司徒先生忙前忙后,最后我卻分享勝利果實,呂方實在是慚愧”呂方呵呵笑道,那副虛偽的樣子,實在是讓人不忍直視。
  司徒南沒把這話當真,而是回道“正因為關鍵時候的站隊,我才敢這樣做,不然我也沒這么大的膽子”
  “哈哈哈,咱們兩就不要互相吹捧了,還是聊點正事吧”呂方哈哈大笑道,看來連他自己都聽不下去了。
  司徒南等著呂方開口,笑道“呂哥想說什么就說吧”
  “你想怎么處置史秀妍,還有唐寧怎么辦?以及唐家那些直系旁系怎么打理?遂寧圈子怎么交代?這幾件事比較重要”呂方很聰明,并沒有先問自己的事情,而是先問的這些當務之急。
  司徒南皺眉回道“史秀妍除過死,還能有別的結局?”
  “史秀妍是必須死,但是你不怕唐家直系旁系造反?唐寧總不能殺吧,他沒犯什么錯,要是殺了唐寧,會讓大家抵觸你”呂方善意提醒道,這話算是忠告,就算是司徒南有他們支持,可唐家畢竟對很多人不錯,難免讓大家心生仇恨,以后做很多事都不好辦。
  司徒南起身思索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所以我想來想去,才想到一個不錯的點子”
  “你說說看,我幫你參謀參謀”呂方好奇道。
  司徒南緩緩說道“我想好好和史秀妍談談,拿她的命換唐寧的命,我不想親自動手殺她,最好能讓她自殺,她不自殺,我就殺唐寧,她自殺,我就放唐寧走,讓唐寧出國,這輩子不準再回川渝。至于唐家那些直系外系,我會成立一個家族基金,每年該給他們的分紅不會少,但是他們從此不準再進圈子,不服的,那就殺雞儆猴。遂寧圈子那邊,我早有打算,過幾天我會派張幸先過去談談,他們先前不是窺覷唐家很多利益和地盤么,能讓的讓給他們,算是緩兵之計,不服的那就打壓,別忘了,我們的背后還有趙爺。等到我徹底控制唐家以后,也就不用再忌諱他們,他們都是聰明人,知道怎么取舍”
  “司徒先生果真厲害,我呂方真是佩服,這個辦法不錯,原來司徒先生早有計劃,我是空擔心了”呂方向司徒南伸出一個大拇指道。
  司徒南沉聲道“我從來不打沒有準備的仗,更會做出數種準備以防意外,小心謹慎不是壞事,細節往往能害死人”
  “受教了”呂方淡淡說道。
  司徒南沉默下來,并沒有主動提川東南的事情,他就是要讓呂方開口,自己掌握主動權,果不其然,呂方見司徒南不說話了,有些著急,生怕司徒南答應自己的事情反悔,想來想去只得硬著頭皮問道“不知道司徒先生先前答應我的事情,是否算數”
  “噢,差點忘了這事,呂哥這話說的,我要沒有呂哥的幫忙,怎么會這么輕松拿下唐家,答應呂哥的事自然算數,只是有些細節,我們得聊聊”司徒南故意做出一副才想起來的樣子,淡淡說道。
  呂方微微皺眉道“你說說看”
  “第一,呂哥今后得配合我的行動,不管是對內還是對外。第二,名義上川東南還是屬于唐家,不過實際上由呂哥全權負責,大小事情自己決定。第三,川東南的利益,以前是三成歸呂哥支配,七成歸唐家,以后五五分。除此之外,還有一點便是,以后你我必須聯手趙爺,一起對抗紅爺”這是司徒南想好的對策,也是比較中肯的妥協,如果呂方不識時務,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司徒南說完以后,卻發現呂方不說話,而是皺眉沉思,似乎在考慮什么,司徒南不禁說道“呂哥,你覺得怎么樣?有些事情也就是做給外人看,畢竟這個時候,不能讓太刺激大家,以后慢慢的,我想呂哥明白我的意思”
  “前兩條我同意,最后一點我也同意,只是第三條利益五五分,我有意見”回過神的呂方權衡利弊后說道。
  司徒南知道要討價還價,問道“呂哥想多少?”
  “四六,我六你死”呂方徑直說道。
  司徒南故意猶豫片刻后才說道“行,四六就四六”
  “那希望我們,合作愉快”呂方很是滿意道,他自然有自己的辦法應對,以后川東南歸他管,有多少利益,還不是他說了算?
  “合作愉快”司徒南伸出手,兩人握手笑道。
  其實,心里各有自己的如意算盤……
  處理完呂方的事情,司徒南長舒一口氣,總算是把這些破事處理的差不多了,最后只剩下史秀妍了,史秀妍會不會做出選擇,司徒南不知道,只能試一試了。
  此時,史秀妍被軟禁在自己臥室里,唐寧被軟禁在三樓他的臥室里,收繳了所有通訊設備,門口由司徒南的心腹把守著。
  司徒南走到臥室門口,對著幾位心腹揮揮手,示意他們開門,隨即走進臥室,臥室里,雙眼無神的史秀妍坐在貴妃椅上發呆,她到現在都想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失敗,司徒南為什么隱藏的這么深,張幸為什么背叛自己,呂方又為什么支持司徒南。
  “大嫂,我來看看你”司徒南走進臥室,主動打招呼道。
  史秀妍臉色蒼白頭發凌亂,很是狼狽不堪,頭也沒回道“司徒南,你贏了,我輸了,要殺要剮你隨便,想羞辱我,沒門”
  “大嫂,我不是來羞辱你的,我只是來和你好好聊聊,聊聊你的事情,再聊聊唐寧的事情,如果你不想聊,那我就自己看著辦”司徒南不得不威脅道,雖然說威脅一個女人很不地道,可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求能達到目的。
  聽到唐寧,史秀妍像是發瘋一般,突然起身沖向司徒南,卻被司徒南反手扔到床上,史秀妍大吼道“司徒南,你敢碰唐寧,我不會饒了你的,你不得好死”
  “你現在有資格和我談條件,你自己都自身難保了,難道你忘了,你輸了,要殺要剮都由我,你以為你還是那位大嫂,你不過是我的階下囚,現在整個唐家都知道,二爺是被你殺的,李叔也是你殺的,而我也差點死在你手里,你還有什么仰仗的,史家?你們史家都自身難保了,史可明被雙規了,史可力被帶走配合調查了,你覺得他們能沒事?好好想想吧”司徒南很不客氣的說著這些大實話,一點點擊碎史秀妍的防線。
  聽到這些話,史秀妍也算是清醒點,知道自己已經沒有任何還手的能力了,她只得痛哭流涕的跪在司徒南面前道“我求求你了,你別碰唐寧,你想怎樣,我都答應你,他還只是個孩子,他以后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求你了”
  這個時候,史秀妍不過是一個護子心切的母親而已……
  司徒南不想刁難史秀妍,他也沒必要這么做,連忙扶起史秀妍道“所以,我來找大嫂商量商量,怎么辦?”
  “你想怎么樣,你說,我都答應你,我答應你,只要你不碰唐寧”史秀妍淚流滿面道。
  司徒南嘆氣道“為了這件事體面的結束,也為了唐家的面子和大嫂的尊嚴,我希望大嫂自己了結自己,這樣大家都好看點,只要大嫂答應,我絕不動唐寧半根毫發,不過我會送唐寧離開國內,讓他繼續在美國讀書,唐家直系旁系該有的利益,每年也會打到他的賬戶,條件是,他不準回國”
  “你想讓我自殺?”史秀妍有些顫抖的說道,雖然知道自己可能會死,可真聽到這話,史秀妍還是有些害怕和恐懼,畢竟不是誰都敢直面死亡的。
  司徒南沉默,算是默認。
  “我會答應,可唐寧未必會答應”史秀妍瘋瘋癲癲的笑道。
  司徒南冷笑道“所以,我希望你和唐寧談談”
  史秀妍咬著嘴唇不說話,儼然內心在掙扎,在考慮,在權衡利弊,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史秀妍終于開口,整個人精神一大截道“你讓他來見我”
  司徒南知道,史秀妍妥協了,她沒有選擇的余地……
  幾分鐘后,唐寧走進臥室,看到如此模樣的史秀妍,紅著眼睛喊道“媽,你怎么了,媽,你這是怎么了?”
  “唐寧,媽沒事,乖,別哭,媽真的沒事”史秀妍強顏歡笑道,她不想讓唐寧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唐寧需要她。
  “媽”唐寧抱著史秀妍痛苦道。
  史秀妍安慰著唐寧道“寧寧,你知道媽最后悔的是什么么?媽最后悔的就是讓你回國,你不屬于這里,更不適合這里,都是媽的錯,媽不該這么做”
  “媽,二叔是不是你殺的,你為什么要殺二叔”唐寧哭著問道,這是他最想不明白的。
  史秀妍擦著眼淚苦笑道“沒有為什么,做了就是做了,我沒有辦法。寧寧,媽需要你答應我一件事”
  “什么事?”唐寧不想再問二叔的事,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史秀妍冰冷道“離開成都,離開國內,回美國去,你不適合這里,媽已經安排好一切,你明天早上就走”
  “我為什么要走,我不走,媽,我要留下來陪你”唐寧固執的喊道,他知道老媽現在很危險,所以他不能走。
  史秀妍哭的不能自已道“寧寧,聽媽的話,你是乖孩子,要聽話”
  “媽,我什么都聽你的,可這次,我不能扔下你,我知道他們要殺你”唐寧依舊堅持道。
  史秀妍只得欺騙道“放心,他們不敢殺媽,你留在這里,只會讓我操心,你回美國我才放心,去吧聽話”
  “我不要,我不走”唐寧大喊道。
  史秀妍沒有辦法,只得厲聲說道“你要是不走,我現在就死在你面前”
  “媽,為什么,為什么?”唐寧痛苦道。
  史秀妍拉著唐寧起身道“沒有為什么,這世上哪有那么多為什么,如果說為什么,只能問為什么你要生在唐家,走吧,我累了”
  說完,史秀妍推著唐寧往出走,唐寧拉著史秀妍的胳膊,堅持不走。
  “走吧,聽話,以后照顧好自己,找個好女朋友,好好珍惜人家,好好生活,忘記這里,也別再回這里”史秀妍心如刀割的說道,沒有人能理解她在說這些話時候的痛苦,那種痛,無法用語言形容。
  “媽”唐寧哭的像個孩子,哦,她本就是個孩子,沒有長大的孩子,最近這些事,早已壓垮了他。
  史秀妍狠心一把推開唐寧,怒吼道“走”
  唐寧沒有辦法,只得依依不舍的走出房間,雖然他知道唐家發生了什么,要經歷什么,可他沒有任何辦法,只是他不知道,他一走,媽媽就會死,他還天真的以為,媽媽能應付這些事。
  天亮,唐寧離開成都,被司徒南派人送回美國,史秀妍在臥室里吞服大量安眠藥自殺。
  唐家,就此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