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55 這就是結局三

司徒南不需要趙出息做什么,除過關鍵時候的支援,只有信任兩字,自古多少王侯霸業不是毀在這兩個字上,所以他只需要趙出息的信任。很慶幸的是,至少到目前為止,趙出息很信任他,從來不過問太多事情,大小事務皆由他自己決定。
  趙出息為什么如此信任他,司徒南不知道,但這個年輕人的魄力讓他佩服,縱然是他年輕時候,也沒有這么大的膽量敢把前途放在別人身上,司徒南知道,自己一旦失敗,趙出息付出的代價將會很慘痛,幸好的是,他贏了。
  龍泉驛唐家別墅不再冷清,縱然已經是傍晚依舊燈火通明,韓慶在別墅院子里帶著心腹們巡邏,生怕有人鋌而走險,唐云鶴先前本就已經控制唐家,司徒南是那邊的核心,本來他們擔心史秀妍會秋后算賬,現在不用擔心了,因為司徒先生徹底掌控唐家了,他們歡天喜地,所以司徒南根本不用操心他們會亂來。
  都是刀口舔血的主,最明白識時務者為俊杰的道理,大家不就是想多掙兩個錢,然后過的舒舒服服的,誰還想再回到搶地盤那個年代去,再者,這也已經不是打打殺殺的時代。
  趙出息最終還是將一支小隊交給司徒南,這支小隊從此將由司徒-,ww◎w.南親自支配,也算是司徒南的親兵。
  能留在龍泉驛別墅的都是司徒南的心腹手下們,司徒南沒著急著和唐家中層核心們談心,他倒是想看看這些人會做出什么選擇,留下的他歡迎,想走的他不留,正好安插進自己的人馬。
  唐家高層核心們,此刻司徒南只留下張幸、龐元以及他的盟友呂方,唐寧和史秀妍都被軟禁起來,禁止接觸任何人,至于史秀妍那位弟弟,現在已經自身難保,沒工夫管唐家了,為什么?因為在下午的時候,史可明被雙規的消息已經被放出來,遂寧官場商場嘩然,和史可明有關系的人人自危,有些已經準備跑路,史可力自然不能跑,他一旦跑了,那就等于他們史家徹底完了,他的親哥哥也徹底完了,最重要的是,他公司在川渝有那么大的產業,怎么跑,何況能不能跑出去還不一定。
  除此之外,唐云龍唐云鶴的妹妹唐婉和妹夫汪飛也在唐家別墅,唐婉傷心過度已經昏倒數次,兩個哥哥都死了,二哥還是大嫂殺的,這些事情讓她無法接受。至于汪飛,他就是個混吃等死的草包,根本沒見過這種場面,現在戰戰兢兢,生怕司徒南把他怎么著,寸步不離自己媳婦。
  司徒南沒時間理會他們,他現在是要處理的是史秀妍,唐家眾人也在看著他如何處理史秀妍,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有事要做。
  客廳里坐著張幸呂方以及龐元,司徒南在書房里,他必須親自和這幾位聊聊,這關系到他日后在唐家的諸多政策。
  最先進來的是龐元,畢竟張幸和呂方都是盟友,龐元不一樣,他一直效忠于史秀妍,司徒南得讓他做個選擇。
  龐元敲門走進書房,這里以前是唐云龍的禁地,如今卻成了司徒南的囊中物,只是龐元不知道如何面對司徒南,更不知道如何稱呼司徒南,畢竟先前他和司徒南平起平坐。
  “老龐,坐吧”司徒南揮手示意龐元坐下,他也清楚龐元不知道如何面對自己。
  龐元悻悻一笑坐在司徒南的對面,司徒南給他倒上水,隨后開始打量著龐元,他知道龐元有很多話要問自己。
  “想問什么就問吧,我盡量回答”司徒南主動開口道。
  龐元盯著司徒南道“你從什么時候開始窺覷唐家的,是不是你在進唐家的時候就抱有目的性的,大爺的死,二爺的死,是不是和你都有關系,你給了呂方什么承諾,讓他跟著你冒險,你又怎么控制的張幸,這些我都想知道,我更想知道,你想把大嫂怎么樣,唐寧又你該怎么辦?”
  “這么多問題,看來你想知道的不少啊”司徒南呵呵笑道,現在開始,他終于可以肆無忌憚的談笑了,因為他已經得到了他想得到的。
  其實他并不想當唐家的主子,最開始的打算是把唐家拿下,然后交給趙出息,不過趙出息覺得自己控制唐家的阻力太大,與其那樣,還不如讓他成為唐家的主子,配合著趙出息。顯然,第二個辦法更加妥當一點。
  龐元克制著自己的沖動,繼續道“你可以回答,也可以不回答,這是你的自由,我也沒報希望自己知道這些事”
  司徒南玩味道“在回答這些事情之前,我想先問老龐你一個問題”
  “什么問題,你說?”龐元皺眉回道。
  司徒南雙手撐著桌面沉聲問道“我想知道老龐是想留下,還是想走,這個也是你的自由,我心里是想讓你留下,畢竟公司那邊,你懂的更多一點,總不能讓汪飛那個草包負責公司吧?”
  “你覺得我會留下嗎?我沒有能力力挽狂瀾,但至少能不選擇同流合污,我是龐元,不是呂方和張幸”龐元擲地有聲的說道,好像司徒南的話在侮辱他一樣。
  司徒南冷笑道“好一個同流合污”
  “現在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龐元冷哼道。
  司徒南悻悻笑道“你猜的很對,唐家發生這些事情都和我有關,不過在進唐家之前,我沒有報任何目的性,我只是想混一口飯吃,多掙點錢給我女人看病,可惜唐家沒給我這個機會,所以也就別怪我做這些事。至于唐云龍和唐云鶴的死,只能說美色和仇恨以及利益蒙蔽了雙眼,唐云鶴為美色和利益,史秀妍為仇恨和利益,我不過是推波助瀾而已。剩下的問題,我不能回答你,不過你心里肯定有答案”
  司徒南的話讓龐元陷入沉思當中,是啊,唐家發生的這些事,很多都是咎由自取不作不死,也怪不了別人,如果他們本身沒有問題,司徒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掀起這么大的波浪。
  “你有沒有想過殺我?”回過神的龐元突然問道,死死的盯著司徒南。
  司徒南沒有逃避,如實回道“想過,但覺得留下你更劃算,不過你要走,我不攔,但是你要是作死,那就別怪我”
  “我懂了”龐元悻悻一笑,隨即起身離開書房,他知道從今天開始,這唐家再和姓唐的沒有關系了,屬于司徒南了,這就是這個圈子,弱肉強食。
  第二個進來的是張幸,相比于龐元的兢兢戰戰,張幸倒是臉上帶著笑容,誰讓司徒南能干成這件大事,他是頭號功臣。
  “恭喜司徒先生成為唐家主人,以后這唐家要改成司徒家了”張幸很是客氣的拍著馬屁。
  司徒南起身走到張幸面前,拍著張幸的肩膀道“要是沒有你,這件事也辦不成,張幸,告訴我,你想得到什么?”
  “司徒先生,張幸什么都不想要,只想跟著司徒先生繼續走下去,以后成為川渝有名的袍哥”張幸以為司徒南在試探自己,連忙表忠心道。
  司徒南搖頭苦笑道“你是怕我過河拆橋?張幸,我司徒南是善于陰謀詭計,但為人信守陳諾,答應的不會食言”
  “張幸還是那句話,愿意繼續跟著司徒先生,鞠躬盡瘁”張幸繼續說道,這句話倒是實話,難道讓他現在離開司徒南,笑話,司徒南已經得到唐家,作為頭號功臣,他會得到很多東西,金錢美女權利,以后才是他享福的時候,他才不愿意走。
  司徒南琢磨著張幸的話,樂呵道“張幸,你很不錯,不過你得回答我一個問題,這個問題很關鍵”
  “司徒先生,你問,張幸如實回答”張幸微微抬頭,沉聲說道。
  司徒南一臉平靜道“我想知道,你從什么時候開始愿意正兒八經效忠我的,這是我的猜測,或許你一直都沒打算效忠我”
  這個問題確實難住張幸,最開始他投靠司徒南,只不過是被司徒南抓住把柄沒有辦法,誰讓司徒南查出他從唐家貪了上千萬的資金,而且還和嚴若語有染,這要是被唐家兩位主子知道,只有死路一條。
  不過后來,他確實心悅誠服的效忠司徒南了,因為他終于知道司徒南的厲害了,在他眼里沒有誰對誰錯,只有誰強誰弱,司徒南將唐家一眾人玩的團團轉,這就是實力。
  想來想去,張幸認真說道“從唐云鶴殺唐云龍開始,那會我才正兒八經算是認識司徒先生,不為什么,只為司徒先生的實力,我不愿意站在司徒先生的對面,只想當司徒先生的盟友,最重要的是,我知道跟著司徒先生,我能得到很多,如果我背叛司徒先生,我先前做的所有事情都有可能暴露,緊跟著,我只有死路一條”
  “不錯,我很滿意這個答案,很誠實”司徒南淡淡一笑道“從今天開始,你將是我的左膀右臂,你的地位將僅次于我”
  “謝謝司徒先生,張幸一定全力輔佐司徒先生”張幸激動不已的說道,不過他從話里面倒是聽出一絲玄機,呂方呢?
  龐元離開,張幸留下,司徒南摘掉如果龐元留下,可能會給自己惹麻煩,所以還不如讓他走。相比于龐元,張幸倒是可以繼續利用,不過司徒南不可能徹底相信他,畢竟是反過水的人,有前科,誰能完全信任?
  等到張幸離開,司徒南有些頭疼,因為接下來要見的是呂方,這個男人可比史秀妍要難處理,難道把內江和資陽真的給他?
  司徒南在猶豫,該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