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53 這就是結局一

司徒南這場大戲,就像韓國版無間道《新世界》里,主角本是臥底,最終卻悍然上位成為老大,不過不同的是,《新世界》里主角殺了黑白兩道所有知道他身份的大佬,司徒南卻不用這么干。
  司徒南在唐家公司里大殺四方逆襲奪位的時候,趙出息卻在錦江俱樂部里喝茶養性,林敏給他按摩著小腿,頗有些紈绔子弟的樣子。其余大佬分散在整個二樓里,最近幾天忙前忙后根本沒時間回六號別墅的芙蓉,從川南而來的陳濤從川北而來的孔林,正在揣摩趙出息的喬峰,以及無所事事打著臺球的黃土,周易和陳安逸倒是淡定,兩人淡泊如水,只管做什么,而不去想什么。
  有幸跟著趙出息進來的馬成才小心翼翼,這是他第一次見這么多大佬,以前哪有這樣的資格和資歷,每個大佬都是他需要仰望的偶像,曾幾何時,他也希望自己有一天能走到這個位置。不過現在看來,只要自己足夠努力,會有那么一天。
  “出息,你大清早把我們喊來,總不至于是讓我們跟著你一起喝咖啡吧,有什么事你直接安排就是,這樣耗著干什么?”陳濤終于忍不住了,直接走到趙出息面前質問道。
  趙出息連眼睛都沒有睜開,只是回道“不著急,再等等”
  “再等什么,我們又怎能不著急,譚鴻儒就要和史秀妍聯手了,我們的處境堪憂啊,你讓我如何不著急?”陳濤一臉沮喪道,他是聰明人,不然也不可能平平安安到今天。
  孔林也忍不住道“唐家已經停止和我們所有合作,先前本來要交給我們的地盤,現在也不給了,要是知道有這么一出,當時就該拿了該拿的,現在想拿都沒機會了”
  “是我們的終歸是我們的,不是我們永遠也不是我們的”趙出息很是無厘頭的說道,他很是享受眾人皆醉他獨醒這種感覺。
  不遠處的芙蓉走向黃土,低聲詢問道“這唱的是哪一出?”
  “再等等就知道了”黃土也是如此答案。
  芙蓉瞅瞅趙出息,又瞅瞅黃土,總覺得這兩個家伙有貓膩,卻不知道哪不對?他倒是知道唐家那邊死了兩個人,這兩個人的身份比較特殊,本以為趙出息喊他們來是討論進一步的對策,誰知道趙出息來什么也不聊,就是讓大家繼續等。
  半個小時后,小王急匆匆上樓,在眾人的注視當中走向趙出息,在趙出息耳邊低聲細語幾句,趙出息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盛,興高采烈幾個字形容的很到位。本來大家渾渾噩噩沒有半點精神,可趙出息的笑容讓眾人都打起了精神。
  小王說完以后,趙出息沉聲說道“好”
  這聲好,讓眾人面面相覷。
  趙出息徑直起身對著眾人說道“備車,出”
  “去哪?”陳濤滿是疑惑的問道。
  趙出息哈哈大笑道“唐家”
  說完,趙出息已經率先往出走,眾人大感意外,去唐家這是要干什么,雖然疑惑,可還是跟著往出走。
  黃土對著旁邊的芙蓉笑道“結束了”
  武侯區譚鴻儒的那棟古色古香的老宅子里,譚鴻儒面帶笑意的坐在大堂里望著眾人。不知道為何,譚鴻儒總喜歡這種民國風格的宅子,或許是因為當初那個女人喜歡民國范,久而久之他潛移默化的也養成了這種喜好。
  “那邊應該結束了吧”譚鴻儒淡淡說道,下面站著徐守望李文清等等心腹,今天他將和唐家聯手,從此定要讓趙出息沒有好日子過。
  李文清瞅眼時間回道“差不多了”
  “那我們出吧”譚鴻儒大手一揮,眾人跟著他魚躍而出,憋屈了這么長時間,終于要好好泄了,誰不高興?
  這棟宅子隱藏在小巷子里,畢竟這是省會,譚鴻儒可不想太高調,此時外面已經準備好車隊,譚鴻儒等人上車以后,車隊緩緩啟動,向著唐家別墅而去,那里史秀妍給他準備著唐家最高規格的家宴。
  這一路上,譚鴻儒的心情都不錯,新司機開車比獵鷹更穩,獵鷹死后,不過新來的這位司機比起獵鷹來說,似乎很難融入這個大圈子,不像獵鷹那樣雖然有些冰冷,但至少能和眾人打成一片。這位新司機,是真正的高冷,跟西嶺雪山上的雪一樣,常年不化。
  “中元,跟著我,是不是有些屈才?”車上只有譚鴻儒鬼叔以及這位司機,中元,便是這位臉色病態白司機的名字,當年譚鴻儒救過他一命,有人要他的命,那些人不是普通人,要不是譚鴻儒和鬼叔聯手,他估計早已命喪黃泉。
  中元不說話,只是繼續安安靜靜的開車,他當年欠譚鴻儒一個人情,說過要還,肯定會還,這輩子他不會欠別人。
  “我知道有些屈才,不過我現在缺人,等我渡過這個難關,到時候你再回西嶺雪山,你我的恩情,從此一筆勾銷便是”中元不說話,譚鴻儒不介意對牛彈琴,繼續自言自語道。
  中元依舊沉默,只是嘴角微微抽蓄,他的身材有些偏瘦,看起來很薄弱,手上的青筋看的很清楚,這樣一個甘于待在身上老林里修身養性的年輕人,世上不多見啊。
  中元不說話,譚鴻儒也不再繼續說了,他等著接下來如何對付趙出息……
  由于路上有些堵車,所以四十分鐘后車隊才到龍泉驛,再過十幾分鐘后,車隊這才到山背后的唐家別墅,那占地數畝的別墅算是龍泉驛這塊最奢侈的豪宅。
  坐在最前面那輛車的李文清率先下車,對著守著大門的唐家手下道“通知大嫂,紅爺到了”
  門口的幾位唐家手下二話不說,直接打開唐家大門,讓紅爺的車隊長驅直入。只是讓眾人疑惑的是,等到他們的車隊進去以后這才現,里面已經停滿了車,眾人微微皺眉,不過并沒有多想。
  車隊在唐云龍的別墅外面停下,眾人紛紛下車,而就在這個時候,從唐云龍這棟別墅里走出來十多位男人,帶頭的赫然是司徒南和趙出息。
  只是這一秒,時間停頓了,剛剛下車的譚鴻儒下意識愣在原地,死死的盯著趙出息,站在門口的趙出息也停下來,直視著譚鴻儒的眼神,兩人就這么你看著我,我看著你。
  至于譚鴻儒的心腹們,此刻震驚不已,他們根本不知道,趙出息怎么會在這里?還有,趙出息旁邊的司徒南不是已經死了么,怎么又活過來了。最后也是最關鍵的問題,史秀妍在哪?
  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復雜,每個人的大腦都在飛的旋轉,他們要迅的判斷清楚,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雙方人馬旗鼓相當,司徒南和趙出息這邊,站著十多位心腹,此刻唐家別墅的院子里也站滿了兩邊的心腹手下,特別是趙出息的三個小隊,實力最為強悍。譚鴻儒這邊,便是他們帶來的二十多位心腹和手下。
  不知時間過了多久,譚鴻儒這才回過神,他的眼神有些冰冷,沉聲道“趙爺,我們又見面了,別來無恙啊”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紅爺吧”趙出息很是客氣的回道,他并沒有因為自己占據優勢,而不把紅爺放在眼里。
  譚鴻儒想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同樣他也有疑惑,趙出息旁邊的司徒南怎么還活著,不是消息說,史秀妍已經殺了他么?
  “今天是大嫂宴請我,不知道趙爺來這里何事?我似乎沒聽說過大嫂也請了趙爺?”譚鴻儒質問道,同時看向趙出息旁邊的司徒南,這個男人的出現讓他感到有些不對勁了。
  趙出息哈哈笑道“看來紅爺還不知道吧,今天是司徒先生宴請我,不信,紅爺可以問司徒先生”
  “司徒先生,沒想到司徒先生大難不死,真是讓人意外,司徒先生宴請趙爺,那是司徒先生的事情,我現在只想知道,大嫂呢?”譚鴻儒皺眉道,這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這時候,張幸往前走了兩步,對著譚鴻儒道“紅爺,不好意思,大嫂犯了唐家的家法,現在唐家由司徒先生暫代家主之位,從今天起,唐家所有大小事務,都由司徒先生負責,我們忘記通知你,大嫂的家宴已經取消,我們今天宴請趙爺”
  “什么意思?”譚鴻儒臉色極為難看的說道。
  趙出息笑呵呵道“既然紅爺不懂,那我就告訴紅爺,直白點就是,紅爺想和大嫂聯盟的計劃失敗了,你覺得唐家怎么可能和殺害大爺的仇人聯手呢?至于大嫂,以后不再會管唐家的事情,所有事情由司徒先生負責”
  譚鴻儒整個人瞬間慌亂……
  “我明白了,明白了。趙出息,司徒南,有意思,有意思。看來史秀妍十有**已經喪命了,我真沒想到啊,原來唐家最厲害的人,不是唐云龍不是唐云鶴更不是史秀妍,而是司徒南,果然是家賊難防”譚鴻儒冷笑道,這一刻,他已經知道自己輸了,司徒南這個家賊殺了史秀妍奪了唐家的位置,而趙出息便是幕后支持他的人。
  里外配合,好一處大戲,他唐云鶴完全被蒙在鼓里,還以為自己贏了,這一局,趙出息又贏了。
  司徒南淡淡說道“多謝紅爺夸獎,我只是做我該做的”
  “紅爺,各顯本事各拼道行,只能怪紅爺技不如人”趙出息忍不住說道,誰讓譚鴻儒這段時間很是囂張。
  “好一個技不如人,我譚鴻儒領教了”譚鴻儒被氣的渾身抖道,他已經很久沒有這么生氣了。
  譚鴻儒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必要留在這里了,說完便對著身后的眾人道“我們走”
  張幸這時候陰狠道“就這么讓他們走?”
  “路還長著,不著急”司徒南很是平靜道。
  趙出息這時候對黃土使了使眼色,然后又大聲說道“紅爺似乎忘記帶走什么了?”
  譚鴻儒下意識轉過頭,這時候才看見自己派到史秀妍這邊的幾位手下,其中便有衛晉和洪河,還好趙出息他們沒有痛下殺手。
  衛晉八風不動,洪河有些緊張,其余人早已被嚇壞,慌不擇路的跑向譚鴻儒那邊。
  譚鴻儒冷哼一聲,這才上車。
  趙出息面帶笑意,目送著譚鴻儒的車隊離開,等到消失不見以后,這才轉身對著司徒南道“司徒先生,剩下的就交給你了”
  說完,趙出息示意他們也該離開了,趙出息身后的芙蓉黃土陳濤孔林喬峰以及大小王,紛紛和司徒南告別,除過黃土,他們已經明白,司徒南便是趙出息那位天字號臥底。
  從此,他將掌控唐家,凌駕于所有人之上,地位僅次于趙出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