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07)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07)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07)     

混世刁民652 高潮迭起三

一個已經謠傳死了的男人此刻站在眾人面前,眾人是什么反應?
  全場嘩然……
  “司徒南”眾人不約而同的喊道。
  有些人目瞪口呆,一臉不可思議。有些人嚇的直接從座位上站起來,有些人更是臉色鐵青,比如史秀妍。
  當看見司徒南那一刻,史秀妍已經想到很多事,回過神后,史秀妍轉身死死的盯著不遠處的張幸,眼神陰狠毒辣,一個女人這般眼神,可見這個女人有多么的憤怒。此刻的張幸已經不用再掩飾什么,張幸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笑容,絲毫不避讓史秀妍的眼神,實力決定一切,這不怪我,是你自己要相信我的,可惜的是,你從一開始就是錯的,還自以為自己已經掌控一切,笑話。
  “張幸”史秀妍咬牙切齒的喊道。
  司徒南緩緩走進會議時候,緊跟著司徒南進來的還有十幾個心腹,整個唐家公司已經被控制住,史秀妍大勢已去,司徒南王者歸來。
  這里面唯獨唐寧被蒙在鼓里,唐寧驚喜道“司徒先生,你沒有死”
  “司徒先生,我就知道你不會死”坐在后面的韓慶就差喜極而泣道,激動地有些語無倫次,相反旁邊的劉衛國一臉幽司徒南沒有理會唐寧的話,雖然他對這個年輕人沒有怨氣,不過誰讓他是唐家的繼承人,最終還是要站在自己對面的,沒有辦法,這就是利益和現實,他決定不了。只是對著韓慶點點頭,韓慶沒有背叛自己,這讓他很欣慰,至少這次考驗,韓慶挺過去了。
  “大家是不是很意外,是,我也很意外,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走到今天這一步”司徒南看著眾人擲地有聲的說道,呂方翹著二郎腿,洋洋得意,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劇情會這樣反轉。
  史秀妍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雙眼無神,沒有焦距,她知道自己輸了,但是不知道自己輸在哪里,張幸為什么會背叛自己,呂方為什么又和司徒南攪在一起,看來自己遠遠不知道真相,這唐家的水,深不可測,這些家奴們,早已窺覷唐家的利益。
  占據上風的司徒南面無表情,也是他這張臉很難有表情,但是司徒南還是繼續說道“你們肯定很好奇,外界不是謠傳我已經死了么?我又怎么死而復生,難道我是神仙,不不不,我不是神仙,如果我沒有出現的話,在場有人會堅定不移的認為我死了,因為是他她派人殺的我,可惜她沒想到,派來殺我的人并沒有殺我,僥幸饒了我一命,才讓我能有今天。可惜的是,李叔沒有我這么好的運氣,命喪黃泉,唉”
  韓慶惱火道“司徒先生,是誰要殺你,我一定替你報仇”
  司徒南盯著史秀妍道“你說呢,大嫂,是誰要殺我?
  不管是唐寧也好,還是唐云鶴的妹妹和妹夫,或者說幾位元老以及龐元,此時一臉疑惑,不知道現在是怎么回事,同時看向史秀妍。
  “大嫂,怎么回事?”唐云鶴的妹妹皺眉問道。
  唐寧也忍不住問道“媽,到底怎么回事?”
  史秀妍不說話,她總不能在這個時候親口承認是自己要殺司徒南吧,不過她不承認,有人會承認的。
  “大嫂,你不說,那就讓張幸說,張幸,你說”司徒南這時又看向張幸緩緩開口道,張幸是他的王牌,今天這場局,必須張幸一刀一刀的割在史秀妍的心里。
  史秀妍惱火道“張幸,你敢”
  “大嫂,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沒看明白么,我有什么不敢的,你敢做,怎么不敢讓人知道,這唐家被你弄成這樣,難道你不愧疚么?我張幸,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你繼續折騰下去”張幸口誅筆伐的針對史秀妍,最信任的心腹反水,這是什么情況,史秀妍整個人都徹底慌了神。
  “張幸,你說”司徒南沉聲說道。
  張幸起身對著眾人點點頭道“你們肯定很好奇,司徒先生怎么會突然被死亡,那我現在告訴你,是大嫂親自向我下達的命令,讓我殺了司徒先生,我去做了,不過司徒先生是唐家的現在的頂梁柱,我不想看到唐家沒落,所以放了司徒先生,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
  “你說什么就是什么?空口無憑”史秀妍反駁道,她不可能乖乖的認罪,這不是她的風格。
  張幸冷笑道“我知道你會這么說,可你肯定沒想到,我早早留了一手,我有你的錄音,不信,你讓大家聽聽”
  張幸說完,從兜里掏出來一只錄音筆,史秀妍的臉色瞬變,她現在才知道,不是張幸反水了,而是張幸本來就是司徒南安排在自己身邊的棋子,自己居然還如此相信張幸,史秀妍長嘆一口氣,真想殺了張幸。
  張幸按下播放鍵以后,里面傳出來那天晚上史秀妍和張幸的對話,史秀妍明確要求張幸去遂寧殺了司徒南,證據確鑿,所有人的臉上都寫著不可思議。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張幸沒好氣的說道。
  史秀妍不以為然道“就算是我想殺你,怎么了,你是云鶴的心腹,我殺你,難道不應該,你怎么不說說云鶴干的那些事?”
  “大嫂,作為唐家的人,你居然說這樣的話,你讓我們這些人心寒,你知道么?”呂方適時插嘴道,這話也算是徹底孤立史秀妍。
  司徒南繼續笑道“我是唐家家臣,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可是有件事,你似乎忘了,二爺的死怎么說,你別告訴我,二爺不是你殺的”
  唐二爺是史秀妍殺的?
  這個消息一出,全場再次嘩然,所有人的臉色都變的極為難看,唐寧雙眼癡呆的盯著史秀妍道“媽,他說的對不對,二叔是不是你殺的,是不是?”
  唐云鶴的妹妹這時候也憤怒的站起來道“大嫂,你告訴我這怎么回事,你告訴我啊,我二哥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你殺的,你怎么這么狠的心啊,你為什么要殺我二哥啊,我就剩這么一個哥哥了”
  呂方很會演戲,這時候他也上場了,徑直起身道“史秀妍,你到底是誰的人,你為什么要殺二爺,告訴我,你為什么要殺二爺”
  史秀妍被眾人圍攻,徹底亂了陣腳,起身指著司徒南道“為什么他說什么,你們就信什么,你們都是糊涂啊,他才是唐家最大的敵人,云鶴不是我殺的,真不是我殺的,是他殺的,是他在西嶺雪山殺的”
  “張幸,你說,是誰殺的?”司徒南再次對著張幸開口。
  張幸垂頭喪氣的說道“是大嫂派人殺的,當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我也徹底慌了神,這才和司徒先生商量,我知道大嫂會說我空口無憑,不過這次我有人證,更有物證。那天有不少兄弟跟著大嫂去了西嶺雪山,有幾個是我的人,他們偷偷拍了照。我還有大嫂和史可力的聊天錄音,錄音里,大嫂和史可力商量著怎么殺二爺,怎么控制唐家”
  說完,張幸再次掏出一只錄音筆,同時示意外面自己的心腹進來,這些心腹都早已統一好了口供。
  錄音筆里傳出來的對話,史可力和史秀妍句句都在聊著如何殺唐云鶴,這證據已經無法讓人反駁了,幾位心腹也拿出證據,照片上,史秀妍正蹲在地上看唐云鶴的尸體,那個角度很好,剛剛只拍到史秀妍和唐云鶴。
  這些東西一扔出來,所有人都已經沒有辦法再說什么了。
  “大嫂,你還想說什么?”司徒南冷哼道。
  史秀妍像泄了氣的氣球靠在椅子上,癡癡的發呆,喃喃自語道“張幸,你這個叛徒,張幸,我不會饒了你的”
  唐寧這是已經面無人色,幾乎是哭喪著臉道“媽,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媽,你告訴我,你為什么要這么做,你為什么啊,那是我二叔啊”
  “史秀妍,你這個蛇蝎毒婦,我要殺了你,我要為我二哥報仇,史秀妍,你還我二哥的命”唐云鶴的妹妹淚流滿面哭著撲向史秀妍,卻被自己丈夫一把拉住。
  幾位元老都不說話,他們本來就是打醬油的,誰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唯獨能開口的龐元這時候也識趣閉嘴了,因為他知道大勢已去,當司徒南進來的時候,就已經代表什么都結束了,這個男人的城府和手段,不是一般人能夠相提并論的,沒有絕對的把握,他不會動手。
  何況,呂方明顯支持他,呂方可是真正掌握實權的人,張幸背叛了史秀妍,等于徹底將史秀妍踩死。
  “哈哈哈哈,司徒南,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真正的高手是你啊,是你,你才是幕后推手,我現在知道了,云龍的死是你干的,云鶴的死也是你干的,哈哈哈,你想要我唐家”史秀妍瘋瘋癲癲的喊道。
  司徒南不理會,冷哼道“大嫂,看來你有些瘋了”
  “我沒瘋,我沒瘋,司徒南,你以為你什么都做的天衣無縫么,哈哈哈,你不敢動我,你知道我堂哥是誰么,他是遂寧的政法委書記,你敢挑戰他么?你敢么?”史家的背.景是史秀妍現在唯一能依靠的東西,所以史秀妍只得拋出最后的依靠。
  司徒南就知道她會這么說,冷笑道“大嫂,你可能不知道,史可明已經被省紀委雙規了,我想下一個就是史可力了”
  轟的一聲,史秀妍的大腦徹底當機了,她沒想到會這么樣,抓狂道“你說什么,你說什么,我不信,我不信,你騙我的,你是騙我的”
  唐寧也徹底懵了,喃喃道“舅舅被雙規了?”
  “結束了”司徒南苦嘆道。
  張幸這時候吩咐道“大嫂瘋了,把大嫂帶回去”
  幾個心腹立馬上來,駕著史秀妍離開,史秀妍想反抗,可她的力氣怎么反抗?本來史秀妍今天要帶著譚鴻儒派給他的那幾個人一起來公司,最終卻被張幸阻止,史秀妍想想也是,這是唐家的內幕,不能讓他們知道,現在看來,張幸處處在算計她。
  “你們別碰我媽……”回過神的唐寧起身準備沖過去,卻被張幸一把拉住,張幸沒好氣的說道“唐寧,你最好坐著,現在還有很多事要處理”
  唐寧沒有辦法,只得坐下,可是雙眼通紅,因為他不能接受這個現實。
  司徒南毫不顧忌的坐在史秀妍的那個位置,現在會議室里很是安靜,除過唐云鶴妹妹和唐寧的哭泣聲,眾人都在等。
  “說說吧,這事情怎么處理?”司徒南沒有說話,總會有人說話,呂方迫不及待的開口道。
  張幸緊跟著說道“史秀妍殺二爺,殺司徒先生,殺李叔,這事絕對沒有回旋的余地,如果不處理他,整個唐家都會寒心,所以,我提議用唐家家法處置”
  “按唐家的家法處置,那就是死路一條啊”龐元有些不忍心道,可是他并沒有辦法反駁,畢竟已經沒有逆轉的可能了。
  呂方冷笑道“那交給公安機關,也不過是死路一條,最重要的不是她死不死,而是要平息唐家眾人的憤怒”
  “史秀妍不死,唐家誰人會服?”韓慶擲地有聲的說道。
  唐寧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媽媽死,他已經沒有爸爸了,不能沒有媽媽,唐寧大喊道“你們不能殺我媽,你們不能”
  “這里沒有你說話的份,把他給我帶下去”呂方惱火道,他根本不把這個小孩子放在眼里。
  呂方的命令一出,立刻有兩個人上來將唐寧帶走,唐寧掙扎著不想離開,卻無能為力。
  “現在我們繼續說吧,我還是那個意思,她必須死”呂方堅持道。
  張幸附和道“我同意”
  司徒南一直盯著眾人,這時候終于開口了,他語氣輕緩道“大嫂有錯在先,罪責難逃,是應該死,不過她畢竟是大嫂,我想我們應該給她該有的尊嚴,這事,還是讓我跟她談談吧,希望她能明白”
  司徒南的話,眾人立刻明白,他是想讓史秀妍自殺,而不是被殺,也許這是最好的結局,眾人點點頭,默認。
  呂方繼續說道“現在我說說第二件事,既然史秀妍已經不能負責唐家,唐寧又太小,沒有這個能力,在這個關鍵時候,唐家必須有人站出來,我提議司徒先生暫時負責唐家內外,大家是否同意”
  “我同意”
  “我同意”
  張幸和韓慶率先變態,緊接著劉衛國也沒有辦法表態,接下來是四位元老,他們本就不想陷入這場風波,跟著表態,龐元搖頭苦笑,只得點頭,最后是唐云鶴的妹妹和妹夫,唐云鶴的妹妹已經沒有表達能力,他的丈夫無奈跟著點頭。
  “眾望所歸,司徒先生,唐家靠你了”呂方轉身看向司徒南,沉聲說道。
  司徒南底氣十足道“我不會讓大家失望”
  這一刻,司徒南終于徹底掌控唐家,不管是對于唐家來說,還是對于整個川渝的局勢來說,即將到來的是一個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