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0)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0)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0)     

混世刁民651 高潮迭起二

(下)
  趙出息沒有問司徒南太多問題,司徒南也沒告訴趙出息他怎么收官,趙出息做趙出息的事,司徒南做司徒南的事,互不打擾,但互相配合著。
  司徒南今晚來找趙出息的主要原因,是想打探史可明的事情到底有沒有落實,畢竟到現在為止他沒有收到任何關于史可明的消息。他本來計劃是明天早上在唐家的家族會議上直接向史秀妍難,然后里外配合拿下唐家。只是史可明依舊是最大的威脅,如果史可明沒事,那么這個計劃就得改變。
  不過,現在不用了,趙出息已經告訴他,史可明被雙規了,他最大的障礙被清除,所以明天早上唐家的家族內部會議,絕對是一場大戲。
  從書房出來,趙出息派馬成才親自送司徒南離開牧馬山六號別墅,至于司徒南要去哪,并沒有告訴趙出息,趙出息知道他是去準備明天早上的兵變。
  等到司徒南走后,趙出息立刻給黃土打電話,讓他迅回牧馬山蔚藍卡地亞六號別墅,趙出息如此著急的召黃土回去,正在外面場子巡視的黃土二話不說,直接開車回六號別墅。
  半個小時后,黃土到六號別墅進書房,趙出息正在那里等著他,進書房后,黃土皺眉道“什么事,這么著急?”
  “司徒南活著”趙出息風輕云淡的說道,這語氣像是烏云壓城后看到夕陽西下,也是,司徒南的生死給趙出息很大壓力。
  黃土臉色瞬變道“你怎么知道?”
  趙出息徑直回道“半個小時前,他就在這里”
  “他來過牧馬山?”黃土震驚道,不得不說,他越來越佩服這個男人的膽子了,真是一枚虎人。
  趙出息沒理會黃土的驚訝,繼續道“史可明被省紀委雙規了”
  “什么?”黃土再次大驚,他怎么沒有聽到消息,皺眉道“什么時候?”
  “傍晚的消息,不用懷疑,千真萬確”趙出息擲地有聲的說道,現在所有的布局都已經結束了。
  黃土知道趙出息想要說什么了,司徒南沒死,史可明已被雙規,接下來還有什么要擔心的?
  “司徒南想什么時候動手?”黃土很直接的問道。
  趙出息嘴角彎起一個弧度道“明天早上”
  “需要我們做什么?”黃土繼續問道,他不想問廢話,只想知道能做什么要做什么。
  趙出息沉聲回道“明早八點,讓大小王把兩只小隊全部交給司徒南,剩下的,我們就不用管了,只等他的消息”
  “就這樣,不會出問題?”黃土有些擔憂道,畢竟現在的局勢不利于司徒南,就算他沒死,他能力挽狂瀾?
  趙出息堅定不移的回道“我相信他”
  初冬的清晨,當第一縷陽光出現的時候已經快到八點了,趙出息和齊思不急不慢的起床,齊思昨晚回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不過看起來心情不錯,是啊,她正在為自己的婚禮忙前忙后,以趙出息如今的財力和能力,完全可以給她辦一場盛大的婚禮,可以去歐洲古堡辦,也可以去東南亞海島辦,更可以在成都最好的酒店舉辦,這一切都看她的選擇,趙出息完全支持。
  趙出息起床看見床頭鬧鐘時間,便已經知道,大小王已經把兩只小隊順利交到司徒南的手里,接下來就是司徒南的表演時間了。
  “老公,下午我要去見那兩家婚禮公司的總監,你有沒有時間,他們也想聽聽你的想法”洗漱完換好衣服以后,齊思幫趙出息整理著衣領,柔聲問道。雖然趙出息說婚禮完全交給齊思,可是齊思也想知道,趙出息對婚禮有什么要求。
  今天對于趙出息來說很關鍵,趙出息不禁皺眉道“他們什么時候走?”
  “早上到,明天晚上走,不過過段時間還會再來,到時候就是商量具體的策劃”齊思給趙出息整理好衣領后回道。
  趙出息這才放心道“今天事情比較多,也很重要,如果明天沒事,明天我跟他們聊聊”
  “也行”齊思沒有多想,知道趙出息如果沒事,肯定會答應自己。
  兩人吃完早餐,門口已經準備好他們的車,齊思和任曼去跟蕭湘匯合,趙出息周易馬成才出前往錦江俱樂部。
  與此同時,唐家別墅里,唐家眾人出前往人南路來福士廣場,唐家的公司就在這里,唐家的諸位心腹們,也在這個時候從下榻的酒店或者住的地方出,前往唐家公司大廈。
  已經接手兩只小隊的司徒南,在確認他們出后,悄然帶著兩只小隊向著唐家公司而去,至此,趙出息算是把三只小隊全部交給司徒南,張幸負責其中一只,剩下兩只由司徒南現在負責。
  能參加唐家家族內部會議的,除過幾個退下的元老,在位的也就,張幸呂方龐元等人,李叔同和司徒南都死了,唐云鶴這邊自然而然的補充進來兩個人,畢竟他們代表唐云鶴那邊的利益,這兩個人便是韓慶和劉衛國。
  半個小時后,唐家眾人都已經到來福士廣場,從地下停車場坐專用電梯直接到唐家公司所在的樓層,那里今天被嚴格把控著。
  等到眾人進會議室后,這才現,唯獨呂方還沒有到來,史秀妍不禁有些氣惱,唐家直系這邊,就是史秀妍唐寧以及唐云龍唐云鶴的妹妹以及她的丈夫,剩下的便是張幸龐元,四個元老,最后是韓慶和劉衛國,他們幾乎沒有言的權利。
  “這個呂方,越來越不像話了”張幸很是不滿的說道,如果說此時誰對局勢最明了,那唯獨張幸了,這個司徒南的左膀右臂,算是親手幫著司徒南將唐家整殘。
  “再等會”史秀妍并不著急,所有事情塵埃落定,再等一會有什么問題?
  呂方為什么遲到,其實他是故意遲到的,以此來表達自己對史秀妍的不滿,昨天下午張幸通知的他,他沒有辦法,連夜從資陽趕到成都,住在成都最繁華的天府喜來登,晚上在夜總會喝了很多酒,誰讓他錯過了這輩子最大的機會。
  此刻坐在車里,呂方頭疼不已,一身酒氣,司機開的很慢,不然這位大佬就要吐了,本來十幾分鐘的路程,司機愣是開了半個小時。
  “我心不甘啊”當奔馳停在來福士廣場的地下停車場時,呂方不禁感慨道。
  旁邊的心腹安慰道“老大,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我們還有機會”
  “有機會?”呂方呵呵一笑,他知道這是安慰的話,怎么可能還有機會,有些惱火道“這個司徒南,也不過如此啊”
  就在他說完這句話后,他的手機響起,本來他不想接,可是不想這么快上樓,只好接通道“哪位?”
  “我,司徒南”正在不遠處車里盯著這邊呂方的司徒南冷笑道。
  當聽到熟悉的聲音以及熟悉的名字時,呂方整個人瞬間清醒,有些遲鈍的反應道“你說你是誰?”
  “你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司徒南有些不屑的說道。
  這下呂方才回過神,大驚道“你沒有死?”
  “我要死了,誰幫你完成夢想,我要死了,誰現在又在給你打電話,我司徒南,又怎么可能這么輕易的死了”司徒南底氣十足的回道。
  聽到這話,呂方毫不顧忌的大笑起來,那笑聲實在是讓人不忍直視。
  “司徒先生,你果真沒讓我失望”笑夠了以后,呂方搖頭苦笑道,還真是峰回路轉,柳暗花明啊。
  司徒南沒有功夫和他扯淡,他知道史秀妍他們已經在樓上了,于是直入正題道“現在,該做我們約定好的事情了,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史可明已經被雙規”
  “真的?什么時候?”呂方驚喜道,這是他們先前最擔心的事情,也是他們最大的阻礙,現在沒了這個阻礙,還有什么能攔住他們?
  “昨天下午,還有,趙爺全力支持我們”司徒南繼續說道,他必須告訴呂方這些事,好讓呂方徹底放下所有懷疑。
  “哈哈哈哈,佩服佩服,呂方真心佩服司徒先生”呂方大喜過望道,這兩件事足以讓史秀妍徹底絕望。
  “司徒先生,你說吧,需要我做什么?”呂方強忍著內心的激動說道,
  于是,司徒南緩緩開口……
  幾分鐘后,呂方終于邁進會議室的大門,臉上帶著敷衍的笑容道“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路上有點堵”
  眾人不約而同的看向呂方……
  “呂哥好大的架子啊”劉衛國很是不滿的說道,史秀妍臉色不悅的看向呂方.
  呂方蠻不在乎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冷哼道“大嫂都沒說話,你算什么東西?”
  “你……”劉衛國指著呂方,氣不打一處的說道,也是,他本來是想向史秀妍表忠心的,誰知道呂方似乎不把他當回事。
  唐寧適時說道“劉叔,呂叔都說了堵車,我們理解理解”
  “我看他是故意的”劉衛國沒好氣的說道。
  史秀妍這時候開口道“現在人都到齊了,可以開始討論唐家的未來了,希望大家都放下彼此的成見,為唐家的未來籌謀劃策,云龍和云鶴也會安息,畢竟誰都不想看到唐家的家業,逐漸沒落”
  呂方很不合時宜的突然咳嗽幾聲,史秀妍看向呂方,愈不滿道“老呂,你有話要說?”
  “我只是想提醒大嫂,大嫂確定人都來齊了么?”呂方死死的盯著史秀妍,冷笑道。
  張幸的表情在這個時候開始有趣起來,看來到點了……
  史秀妍環視一周以后,有些不解道“我不知道老呂你什么意思,還有誰沒有來?”
  “大嫂似乎忘了一個人”呂方陰陽怪氣的說道,隨后看向眾人道“似乎大家也忘記了一個人”
  “誰?”史秀妍下意識感覺到不對,皺眉問道。
  就在這時候,會議室的大門從外面被人徑直推開,只見司徒南緩緩走進會議室,聲如驚雷到“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