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刁民》 最新章節: 第1094章是結束也是開始大結局(12-11)      第一千零九十章發火值了(12-11)      第一千零九十一章有所執有所成(12-11)     

混世刁民647 誰能笑到最后二

第六百五十八章**迭起(中)
  李叔同最近一直在遂寧,司徒南最開始是讓他過來負責這邊的事務,順便聯絡遂寧其他大佬以及唐云鶴生前的舊友們,好爭取到他們的支持。李叔同照辦了,他找這些人的目的是爭取支持,不過不是支持史秀妍,也不是支持司徒南,而是支持他。李叔同好歹是唐云鶴的心腹紅人,在遂寧有一定的人脈關系,加上他人緣很好,所以在他的游說下,有人確實認為唐云鶴死的蹊蹺。
  只是他沒想到,司徒南對他早已痛下殺心,按道理來說,李叔同沒有錯,他忠于唐家忠于唐云鶴,做的是他該做的事情,可現實就是,你做該做的,卻偏偏不是該做的。就像司徒南知道的太多,史秀妍要殺他,李叔同知道的太多,司徒南也自然要讓他閉嘴,畢竟只有死人是最讓人放心的。
  多事之秋的唐家再出波折,清晨,李叔同和司徒南昨晚皆出意外的消息就不脛而走,相比于先前唐云龍和唐云鶴死時消息的轟動,李叔同和司徒南的死由于被刻意隱藏,所以并沒有多少人知道,畢竟李叔同和司徒南的身份沒有那么顯赫。李叔同的消息,還是遂寧公安局通知的家屬,最后才傳到史秀妍等人耳中。
  司徒南的消息,是張幸故意放出去的,本來史秀妍的意思是讓司徒南平白無故的失蹤,諾大的川渝,失蹤一個人又有什么驚奇的,至于為什么失蹤,讓眾人去猜吧。可是張幸按照司徒南的意思,故意放出了消息,這下不少人就知道了。
  為此,當得知外面已經傳出司徒南跟李叔同死了的消息后,史秀妍大怒喊來張幸,對著張幸質問道“張幸,你不是說不會走漏風聲么,現在是什么情況?你告訴我”
  張幸臉色難看,低著頭皺眉道“大嫂,這次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保證我這邊沒有走漏風聲”
  “那你說,到底怎么回事?還有,李叔同的死是怎么回事,別告訴我這只是意外?”史秀妍有些著急的說道,李叔同和司徒南同時死了,不少人肯定會懷疑到自己身上,特別是唐家內部,畢竟先前她唐云鶴身邊的這幾個人鬧的不愉快。
  張幸思索會后,這才小心翼翼的說道“大嫂,司徒南這個人很是狡猾,我估計,這是他提前布局好的,只要他出事,就會讓人放出消息,至于李叔同的死,我不知道誰干的,至少不是我們這邊干的,不過,李叔同死了,對我們是個好事啊,這下二爺那邊那幫人沒了主心骨,我們就好控制他們了”
  史秀妍見問不出什么,看來張幸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許正如張幸所說的,司徒南提前想到自己有這么一關,早早布局好了。要不然,那就是唐家內部有臥底,可這個臥底是誰,她一時半會是找不到的。
  “話是這么說的,但你想過沒有,兩人同時死,老二那邊的手下怎么想,我們是能控制他們,可他們真愿意服我們,唉,這唐家人心越來越渙散了”史秀妍嘆口氣說道,好好的唐家,現在成了這樣子,真是讓人唏噓感慨不已。
  張幸眼神堅定道“大嫂,現在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是時候開始重建唐家了,我相信,在大嫂的帶領下,我們唐家絕對我重現往日輝煌”
  史秀妍很沒有底氣的說道“也許吧”
  司徒南的死,雖然沒有唐云龍和唐云鶴那么震撼,可他的死,卻讓很多人瞬間陷入迷茫當中,先是位于川東南的呂方,呂方在得到這個消息后,整個人震驚不已,他沒想到司徒南會死,老辣的司徒南不是將史秀妍吃的死死的么,怎么會死呢?
  “這下該么辦?”呂方的手下皺眉問道。
  呂方陷入沉思當中,他還是不相信司徒南死了,可是死了就是死了,這是事實,無法改變,只能說,司徒南的實力還是不夠啊。
  呂方恢復的很快,既然司徒南死了,那自己和司徒南的計劃就只能擱淺了,沒辦法只得支持史秀妍了,唯一可惜的是,自己這輩子最大的機會,就這么沒有了。
  呂方長嘆一口氣……
  在成都市區,司徒南和李叔同的死,讓唐云鶴那邊的心腹們,瞬間慌了神,如果唐云鶴的死讓他們意識到危機,那司徒南和李叔同的死,就是徹底擊碎了他們的防線,司徒南是他們現在的主心骨,沒了司徒南,他們都不知道該怎么辦了,本來還有李叔同,誰想到李叔同也死了,現在每個人都人人自危,已經有人準備跑路了,因為擔心史秀妍會秋后算賬,他們沒少給史秀妍下絆子。
  “我不相信司徒先生會死,絕對是謠傳”韓慶大聲質疑道,他沒想到自己才從遂寧執行完任務回來,就會聽到這樣的消息,難怪給司徒先生打電話,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劉衛國搖頭苦嘆道“韓慶,我知道你對司徒先生有感情,可是這是事實,不是你信不信的問題,我們都已經給司徒先生打過電話,沒有一個打通,你說呢,我們也不信,可又不得不信”
  “現在不是說信不信的問題,而是要想想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怎么選擇?”有人這時候不輕不重的說道。
  韓慶依舊執拗于司徒南的死,怒道“就算是司徒先生出事,你們難道就不想為他報仇么,絕對是史秀妍那個賤人干的,我們一定要給司徒先生報仇”
  有人回應道“報仇,我們拿什么報仇,殺了史秀妍?我們自己現在都自身難保了,怎么去殺史秀妍,他不殺我們都算好的了”
  “司徒先生和李叔死的如此蹊蹺,又是同時死的,外界不知道,可我們能不知道么,肯定是史秀妍干的,可惜我們無能為力啊”劉衛國無奈說道。
  韓慶不依不饒的說道“那你們想怎么樣,支持那個賤人,你們可以,我韓慶做不到”
  “我們又沒問你,現在是自己管自己,說白了,兩條路,要么拿錢帶著家人跑路,要么支持史秀妍,我想以唐家現在這種情況,她不會亂來的,頂多是邊緣化我們,但能保住這條命,知足了”有人如此說道。
  果真是人走茶涼,世態炎涼啊,所有的一切都抵不住現實兩個字……
  韓慶惱火道“你們隨意,我韓慶做不到,她史秀妍要敢招惹我,我絕對會讓她付出代價”
  說完,韓慶直接離開……
  趙出息得知司徒南出事的消息時已經是中午,他陪著齊思回蜀都花園吃午飯,潘玉英昨天打電話讓他們今天中午要是沒事,回家來吃午飯,也是好幾天沒見他們了,齊思最近挺忙的,沒時間回家,這不潘玉英就嘮叨起來。
  午飯的時候,潘玉英就問他們結婚的事情準備的怎么樣了,齊思有些不好意思,趙出息便告訴潘玉英和齊建國道,已經在準備了,最近正在選拍婚紗照的地方。
  也確實,趙出息這兩天還真操心結婚的事情,跟齊思好好商量了下,從西蜀集團公關部抽調了數位能力不錯的骨干過來幫忙,然后和國內兩家高端婚禮定制公司也見面聊過了,加上齊思的幾個閨蜜朋友,婚禮策劃和執行小組也算是籌備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他們了,齊思把關,趙出息只管聽從安排什么的。何況還有很多人會幫忙,干媽那邊,蕭湘蔣開山,西蜀集團這邊也會策應。
  于是,潘玉英便告訴他們,已經把結婚的日子選好,就定在明年農歷二月二,這是他們和胡雨嘉那邊商量好的,也請風水先生算過,是個黃道吉日。
  趙出息愣了愣,仔細算算好像沒有幾個月了,一想到就要結婚了,趙出息有些莫名的激動,雖然早已和齊思生活在一起,可結婚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人生的大事。
  趙出息只得回道,既然爸媽和干媽都已經商量好了,那我們沒有意見,回頭會告訴婚禮策劃那邊。
  旁邊的齊思和趙出息一樣,有些莫名激動,她為結婚可是操碎了心,光是婚紗現在已經定制出六套,有中式的有西式的,更有她在巴黎的時候,和著名婚紗設計師一起設計出來的,也是婚禮當天的主婚紗。
  一想到馬上就要結婚了,齊思知道自己要忙起來了,何況還有公司的事情。
  吃過午飯后,一家人在客廳聊天,其樂融融的,趙出息這時候接到黃土的電話,徑直走到陽臺去接電話,電話里的黃土沉聲說道“最新消息,唐家那邊有情況,昨晚,唐云鶴先前的兩位心腹李叔同和司徒南皆死于意外”
  當聽到司徒南死于意外這幾個字時,趙出息整個人瞬間愣住,手機也從手中悄然脫落,直接掉到地上,砰的一聲,惹來客廳里齊建國等人的異樣眼神。
  因為趙出息知道,司徒南要是死了,整個計劃就徹底結束了……
  ...